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生死雪域第三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生死雪域第三章字體大小: A+
     

    離開博物館,我沒有急着給楊博士打電話,事實上我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打電話也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反倒是王哥,他是我帶出來的,一路生生死死共患難過來,我不能對不起他。

    我推測,王哥很可能回了秦嶺,他雖然沒有了護林員的工作,但以他對山林的瞭解,要想在秦嶺深山裏生存下去很容易,說不定許多年後,人們會發現一個姓王的野人,我想到那個場景,不知該哭還是該笑,當務之急,還是要把他逮出來,解開誤會要緊,他視我和大伯爲親人,雖然大伯不在了,但我不能有負於他。

    只是秦嶺山林茂密,危險重重,他護林員的工作又沒了,自認不會回到當初的木屋裏,茫茫秦嶺,我一個人找,先不說山裏的豺狼虎豹,恐怕連路都『摸』不清,要想找到王哥,還得組織專業的搜索隊才行。

    這將是一筆不菲的費用,費用也是小問題,關鍵是人員問題,一來我沒有這方面的接觸,而來普通的搜索隊只怕還不行,秦嶺深處詭異的地方太多,普通搜索隊去了,只怕是有去無回,還得找知根知底的人,我立刻想到了身處北京城的小黃狗,立刻又打了個電話,那老頭依舊告訴我,說他們當家的還沒有消息。

    我起初相信了,後來又覺得不對勁,他們當家的都消失快一個月了,這老頭怎麼一點兒都不着急?小黃狗做的可是違法犯罪的買賣,稍不注意就會被抓到痛腳,失蹤一個月可不是鬧着玩兒的。

    我立刻意識到那老頭在說謊,不由得拍了自己一巴掌,心說孫邈你個笨蛋,怎麼現在纔想到。這老頭既然這麼說,肯定是有人授意的,這授意之人是誰,自然呼之欲出了。

    小黃狗很可能活着回來了,但他爲什麼假裝消失?他們在藏寶洞所逗留的時間明顯比我們久,在這個過程中,想必吃了不少苦頭,不知有沒有遇到大伯?

    想到此處,我也顧不得了,立刻趕到了小黃狗家,他家大門緊閉,不知道是不是由於地段的原因,周圍也人煙稀少,遠處的道路上,連車輛都很少,我先是敲門,敲了半天那老頭纔開門,他看到我挺驚訝的,正打算開口,我道:“你好,又見面了。”

    老頭收回驚訝的表情,說道:“哪裏,您是常客,前不久咱們才見過。”

    我道:“你是嫌我來的太勤快嗎?”

    “當然不是,請。”老頭做了手勢,給我讓開道,一進去,我就發現不對勁,小黃狗家裏是有保鏢的,我以前能看到站崗的黑衣人,但這次進來,院子裏空空『蕩』『蕩』的,只有老頭子一個人。

    其餘人去哪兒了?

    老頭子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說道:“當家的不在,他們都放假了,孫先生,如果你準備在這裏小住的話,這次的生活起居就要自理了,我一個老頭子,沒辦法做飯。”

    我道:“放心,我會叫外賣,怎麼,這裏就你一個人看家?”

    “是的。”

    “我不信。”我說完,便朝着小黃狗的房間而去,老頭子嚇了一大跳,立刻過來阻止我,他老胳膊老腿哪裏跑的過我,我一會兒翻欄杆,一會兒跳石階,將他甩的老遠,到了小黃狗門前,我將門一推,道:“兄弟,哥們我特意來看你了。”門一推開,一股強烈的惡臭撲鼻而來,我被薰的猛的後退,眼睛都下意識的閉上了,沒等看清門裏的景象,跟上來的老頭已經猛的將門關上,氣憤的說道:“客人,請注意你的舉止,這裏不是你的家!”

    我沒搭理老頭,站在門外愣了半晌。

    如果我沒有聞錯,剛纔那種味道……是腐屍的味道。

    小黃狗的房間裏,怎麼會有屍體的味道?

    他究竟在隱瞞什麼?

    我看着老頭,他的臉『色』明顯不正常,非常的不正常,像是什麼事情被撞破後的驚恐,一直盯着我的舉動,身體擋在門前。我逐漸定下心神,道:“你們當家的在裏面是不是?”

    老頭似乎是吃不準該怎麼回答我,神『色』有些古怪,沒吭聲。

    我道:“他現在不願意見人?發生了什麼事?”

    老頭兒終於出聲,說道:“孫先生,您是當家的朋友,既然你知道當家的意思,就趕緊走吧。”我正打算說話,從房間裏忽然傳來了小黃狗的聲音:“讓他進來。”

    老頭一愣,神『色』有些掙扎,片刻後才讓開了路,我心知裏面的情況肯定有異,便深深吸了口氣,推門而入,順手帶上了房門。

    小黃狗背對着我,丫的還穿着睡衣,似乎日子過的很懶散,房間裏那種**的味道很濃,是我再熟悉不過的腐屍味兒,這一年來,這種味道我依舊聞的太多了,下意識的我就在小黃狗的房間裏尋找屍體,但房間很乾淨,什麼也沒有。

    緊接着,小黃狗轉過身,一切和往常無異,只是神『色』有些蒼古怪,他打量着我,那種目光,彷彿我身後站着鬼魂一樣,讓我極其不舒服。

    和他,我也不廢話,直接問道:“什麼味道?你房間裏有死人?你不會再『奸』屍吧?這太齷齪了。”

    小黃狗嘴角抽搐了一下,道:“閉上你的烏鴉嘴。”頓了頓,他道:“你最近一直給我打電話,我不認爲你是在關心我的死活,說吧,找我有什麼事。”

    我這纔想起自己這次的來歷,便立刻說了出來,小黃狗聽完,『摸』了『摸』下巴,似乎在思考什麼,須臾,他道:“你最近有沒有出現什麼問題?”

    這和我找他借人的話完全牛頭不對馬嘴,我愣了一下,說道:“什麼問題?你纔有問題,我好的很,吃得飽睡的香。”

    “這樣……”小黃狗沉『吟』道:“人我可以借給你,而且不用你親自出動,這事兒可以全部交給我的手下去辦,但是你得留下。”

    “我?”我指了指自己鼻子,忍不住道:“兄弟,你到底打的什麼算盤?”

    小黃狗起身,道:“我給你看樣東西你就明白了。”

    東西?我道:“是從那個地方帶出來的?”

    小黃狗苦笑一聲,道:“算是吧?”接着,他就開始脫自己的睡衣,我以爲他是準備換衣服,倒也沒在意,便在一邊等着,但我沒想到,他睡衣一脫下來,頓時把我驚了個半死,小黃狗的衣服下的皮膚,竟然是暗青『色』的,而且隱隱帶着暗紅,如同淤血一般。

    如果要形容,就像是快要腐爛前的屍體,皮膚下全是壞死的淤血。

    正常人身上,如果有這種程度的痕跡,絕對已經死翹翹了,這種覆蓋全身的淤血,是不可能出現在活人身上的,我下意識的看向小黃狗的褲子,難道他下面也是同樣?

    小黃狗苦笑道:“如你所想,我現在全身都是這樣,還有這些味道……”

    難道這種猶如腐屍的味道,是從小黃狗身上散發出來的?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過了很久,我才找回自己的聲音,道:“你、你現在究竟是人是鬼?還是說你已經變成美國片裏的喪屍了?”

    小黃狗道:“有我這麼帥的喪屍嗎?”

    見他還能開玩笑,我被刺激的心臟平靜下來,道:“這就是你不願意見人的原因?究竟是怎麼回事?”

    小黃狗抓着頭髮,神情有些頹廢和無力,我還是第一次見他這樣的姿態,他說道:“我不知道,在那塊石頭裏,我們『迷』失了方位,後來無意聽到你們的談話,就是你們合作時的談話,他們兩人的合作,對於我來說並不是一個好消息,所以我偷偷溜走了。”

    原來如此,怪不得我當時會在附近看到小黃狗留下的碎料,卻沒有看見他本人。

    “然後呢?”我問道。

    “在裏面困了很久,但總算逃了出去,我看到了你留下的信號,帶着手下往回走,在離開那個地方之後,我們三人,都開始出現了現在的症狀,我認爲,這跟那塊石頭的輻『射』有很大的關係,我以爲你們也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但現在看來……”他看着完好無損的我,目光中帶着費解。

    我不知道小黃狗三人爲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如果說是跟那塊放『射』『性』石頭有關的話,那麼我、鬼魂陳還有假貨,我們都接受過輻『射』,爲什麼我們三人一點事都沒有?

    總不會是因爲我們運氣好吧?這個有點兒扯淡。

    我立刻詢問小黃狗的狀況,比如有沒有痛感,有沒有去醫院等等,小黃狗說,現在他不僅沒有痛感,任何觸感都消失了,就跟打了麻『藥』一樣,至於醫院,由於他身份特殊,所以暫時沒去,只安排了蠻子去檢查,但檢查的結果,讓醫院的專家們一個個頭髮直掉,說這種病症還是第一次發現,要好好研究,蠻子住了好幾天院,卻一籌莫展,體內的臭味也開始散發出來,在這樣下去,恐怕就要上頭條了,小黃狗不得不將他撤換下來。

    小黃狗本身就懂醫術,他如今也顧不得什麼寶藏了,躲在家裏翻閱各種古代典籍,幾乎進入了瘋魔狀態,而之所以會讓我留下來,正是因爲我完好無損,小黃狗道:“你們三個都沒有這種狀況,那麼,你們是不是有同時接觸過某種東西?又是不是吃過某些特別的東西?”

    我仔細回想了一下,特別的東西倒是沒吃過,唯一比較奇特的,是我們都進入過那個磁場混『亂』的空間,而共同接觸過的,恐怕就是那顆鐵球了,難道是因爲那個東西的原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
    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