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生死雪域第一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生死雪域第一章字體大小: A+
     

    小夢早已經從西藏旅遊回來,一口氣花了兩萬元找我報銷,我真不知道她哪裏來這麼大的勇氣,敢敲詐老闆這麼大一筆錢,但說實在的,我現在也不缺這兩萬,小夢和小劉兩人,雖說不太靠譜,但對於老闆的忠誠度還是很高的,我便也大大方方的給她報銷了,順便交給她照顧孫金金的任務。

    原本我是想將孫金金留在峽谷裏,但它一來太小,沒有捕獵能力,還需要吃『奶』,留下就是死路一條,二來這東西跟我一段時間,有些戀人,因此回程途中,便花錢去當地寵物醫院塞錢開了個證明,混了一個貓咪的身份證,坐飛機帶回了天津,等養大一點,再放歸山林,畢竟我住在城裏,如果是鄉下倒也算了,在城裏養金錢豹,除非我不想活了。

    這會兒,小劉在樓下看店,小夢正在給孫金金兌『奶』粉,『奶』粉里加了剁碎的牛肉,比我吃的還營養。我在自己房間上網,電腦的搜索欄裏,是北京各大博物館的信息,博物館當天有哪些專家,上面都寫的清清楚楚。

    但我沒有看到郝教授的信息,電腦上只顯示一週類的信息,或許郝教授要下一週纔會出現,現在的博物館都是統一管理,經常會有各系的專家定期駐紮一段時間,指導博物館的各項工作,就和醫院裏每週坐診一次的專家差不多。

    我沒有查到郝教授的信息,因此也無法判斷假貨的話究竟是真是假,只能等下一週再查一次了。

    趁着這些天,我將這一年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都整理了一番,很多事情當時身處其中想不明白,現在冷眼旁觀的在思索一番,反而想明白了。

    先說鬼魂陳這個人,我後來對他逐漸有些瞭解之後,以爲他是爲上面那些人辦事的走狗,走狗這個詞兒雖然不好聽,但形容的還是很貼切的,只不過經過大峽谷這一次我才發現,他這個人,並不像我表面上所看到的那樣,他和上面的人,應該不僅僅是上下級關係,還有一種互相牽制,互相利用的成分在裏面,而這一切,應該都和我們後來得到的那個鐵球有關。

    我們在髮廊分手之後,鬼魂陳這個人就徹底在人間蒸發了,想必他的一切財產或者身份,都會被上頭凍結,不過以我對鬼魂陳的瞭解,他這個人心機深沉,走一步會給自己留三步退路,或許還有其他什麼做掩護的身份,也不得而知,如今他和假貨合作,也不知下一步會怎麼走,那個鐵球又有什麼祕密,這一切如能不和我扯上關係,那是最好不過的。

    其次是小黃狗。

    我知道小黃狗家裏的電話,幾乎沒兩天就會往他家裏打一個電話,接電話的依舊是那個老頭子,每次得到的回答都一樣,小黃狗還沒有回去。

    其實小黃狗也挺冤枉的,他爺爺和我爺爺,也相當於是整個尋寶事件的受害者,不得已被牽扯出去,只不過不同的是,我的家人是保護我不參與其中,而小黃狗所處的位置不同,揹負的責任也更大,反而深陷其中不可自拔,他手裏的那份轉魂鏡,既然不是秦嶺的,那就說明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時候,黃家曾經也和我大伯一樣,做過很深的調查,想必爲此也一定付出了很多,否則也不可能得到第三面轉魂鏡。

    在這個過程中,他們必定掌握了很多我所不知道的信息,這大概就是小黃狗對於寶藏這麼執着的原因,但我實在想不通,竟然招魂鞭,時碑這些東西都不存在,那麼那個鐵球究竟蘊含着什麼祕密,讓衆人趨之若鶩?

    十多天過去了,小黃狗和他的手下還沒有回北京,難道真的折在那個地方了?

    其次是我們孫家。

    這件事情,我確信我父母是絲毫不知情的,他們或許知道一點兒,估計也只知道爺爺當年得罪了某個大人物,所以陷入牢獄病死,估計更多的,他們也不知道了。

    但假貨最後說的那句話很對,惹得一身『騷』還想明哲保身,這太不現實了。

    仔細想一想,如果大伯現在活着,那麼孫家就不可能從這場事件裏脫身,但如今大伯失蹤了,反而讓我們有了可以洗脫的機會,這個認知,我也是在思考一番後才明白過來的,當時便忍不住想到:難道大伯一直不『露』面,就是因爲這個原因?

    他和鬼魂陳一樣,打算詐死?

    可是他鬼化的事情是千真萬確,他究竟還有沒有意識,有沒有從那個危機重重的藏寶洞裏逃生?

    除了這三人,其餘人我也無法多做考慮了,說實話,我現在是自身難保,前路渺茫,至於被鬼魂陳設計的大腿等人,究竟能不能從那個地方出來,已經不是我能關心的了。

    我想起了小黃狗曾經說過的話,其中提及過鬼魂陳的身世,八十年前京城陳家,並且他還說過,這事兒不是什麼祕密,有很多資料可查,我百度了一下,竟然真的讓我搜到了一條信息。

    八十年前還沒有網絡,這條網絡信息,是九年前一位網友編輯上去的,那位網友的註冊名,一看就是隨意按的幾個字母,沒有線索可查。

    上面有一段簡短的文字介紹:中國最後一個驅鬼氏族的衰敗,北京城外的陳氏鬼宅。裏面還配了一張黑白照片,照片特別模糊,隱約可以看見是一大片古建築羣,彷彿是坐落在某個山腳下,模糊的黑白照片裏,古建築羣顯得陰森而毫無人氣,彷彿是處於另一個世界一般。

    雖然早在一百多年前就有了相機,但大多是有老外攜帶的,因此我斷定這副黑白照片,通過成像質量來看,應該是二十年前的產物,至於這位編輯信息的網友是否別有用心,就不得而知了。

    除了這一條信息,我便沒有再搜到更多的信息。

    我注意到了信息中的幾個關鍵字:驅鬼氏族。

    這和鬼魂陳的專業倒是很對口。

    於是我又在百度裏輸入這四個字,但出來的全是一大堆日本驅魔動漫,和我所要查的信息完全沒有任何聯繫,於是我又加了北京兩個字,這一次倒是跳出了一跳有用的信息,上面寫着‘陳遠刀清潔公司’,雖然是清潔公司,業務裏卻包含着驅鬼、看風水這類字眼,清潔公司?難道是隻清潔鬼怪?

    而且這個人也信陳?難道和鬼魂陳有什麼特別的關係?

    根據這些線索來看,鬼魂陳的家世應該是比較古老而牛『逼』的,但看樣子,現在已經恨衰敗了。

    我雖然對這些感到很好奇,但我畢竟不想攪入這堆事情裏,查到此處,便關閉了電腦,到了次週一在重新查詢博物館信息時,果然看到了郝教授的名字,他在週三時,會在一家西域文化博物館駐紮一週左右。

    我激動不已,在週三上午,立刻坐最快的高鐵趕到了北京,去的倉促,我也顧不得吃東西,又打的到了西域文化博物館門口,這個博物館比較清冷,大概是由於還沒有到週末,修建成三角形的博物館突兀的矗立在路旁,綠化做的十分好,看起來很清幽。

    我站在博物館門口,一時間反而有些膽怯。

    這種膽怯不是害怕,而是出於良心上的譴責。

    我當時就那樣扔下了他們三個,扔下了柔弱的女人和老人家,帶着大伯逃生,如今哪有有臉面去見他們?見了面又該怎麼說?只怕會無比尷尬吧。

    他們又是否真的知道王哥的信息?

    我在外面徘徊,透過博物館緊閉的玻璃門,可以看到裏面十分空『蕩』,只能看到一個守門的保安。這種地方,一般只有週末纔會有一些人氣,而且這年頭的年輕人,逛博物館的實在不多,會來這裏的,大多是一些上了年紀,或者家庭文化底蘊比較厚的,這方面的人相對較少,再加上又是西域文化博物館,人煙實在少的可憐。

    我在門口徘徊良久,守門的保安開始用一種警惕的眼光打量我,我心知在這樣下去,恐怕要被列爲重點監控對象了,爲了王哥,便厚着臉皮進了大門,對保安道:“你好,我想找從事古西域文化研究的郝教授。”

    保安見我說的比較清楚,略微放下警惕,說道:“有預約嗎?”

    還要預約?我愣了一下,想了想,說道:“我和郝教授認識,你給他打個電話,就說……就說有一位叫開『藥』店的孫先生找他。”

    保安滿臉疑狐,但還是打了個電話,須臾,保安道:“郝教授同意了,我帶你進去。”

    他引領我穿過正廳,進入扇側門,門後是走廊,被隔成了多個辦公室,在其中一個辦公室前,保安敲響了門,門後傳來熟悉的聲音:“請進吧。”是郝教授的聲音。

    我臉上已經開始發燒了,暗暗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將心中翻涌的情緒壓下去,走進了辦公室。

    郝教授坐在辦工桌前,桌上堆着層層疊疊的資料,身後是塞滿各種古文獻的書架,老教授比上一次見面似乎瘦了一些,也更顯老態,只不過脊背依舊筆直,看見我時,沒有我預料到的冷漠,顯得極爲平靜。

    但我知道,老教授一向是熱情而慈祥的,這種平靜的神態,估計已經是他對我這樣一個拋棄同伴的人,所能拿出的最和藹的態度了,我苦笑了一聲,真誠的說道:“教授,能看到您坐在這兒,我很高興。”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
    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