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68章 翻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68章 翻臉字體大小: A+
     

    重新回到通道,我們三人坐在地道里,各自講述着分手後的經歷,蠻子說:“也不知當家的怎麼想的,這地方寶貝倒是很多,不過以當家的財力,在外面也活的有滋有味,何必爲了這些東西,拆點兒丟了性命。”

    另一個綽號叫虎頭的人說:“誰會嫌錢多啊,古董這玩意兒吧,老值錢了,不是說去年有一幅畫就拍了一個億嗎?咱們能一人帶一個回去,就可以高枕無憂,誰還幹這挨槍子的買賣。”

    蠻子一瞪眼,拍了虎頭一把,道:“這話你可別被當家的聽見,他發起火來,小心你的小命。”我聽着他們之間的對話,也覺得疑惑,這個所謂的藏寶地我們也見過了,裏面的東西,確實都是不世出的寶貝,撇去那些保值的金條不說,很多珍惜古物,古書密卷,價值遠遠不能估量,如果小黃狗一直以來都是爲了這些東西,那麼他的目的可以算是達到了。

    但根據蠻子的說法,他們在與假貨的人匯合之後,雖然都有翻看那些財寶,但並沒有對那些財寶出手,而是讓吩咐他們尋找,有無其他的機關暗道,很顯然,小黃狗以及假貨的目的,根本都不是衝着那些財寶去的。

    如果不是爲了寶藏,那麼又是什麼?

    鬼魂陳說,上頭讓他來這裏尋找的,並不是一件東西,而是一個地方,這句話又任何解釋?

    難道小黃狗也是衝着那個地方來的?

    假貨並沒有走回頭路的跡象,在小黃狗等人和他的手下交鋒時,他卻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了,難道他找了那個衆人所尋找的暗道?

    我想到此處,發現極有可能,因爲之前我一直懷疑地圖是貪污肚偷的,現在看來,貪污肚或許只是一個障眼法,假貨在拿了地圖後,根本無法藏在身上,事實證明,後來鬼魂陳確實讓人搜了他的身和裝備,因此,貪污肚很可能是他的一個合夥人,在盜走地圖後,地圖就暫時交給貪污肚保管了。

    他跟我講,當時他是追蹤着大伯的痕跡,才走到鹽鹼地,發現機關已經被人打開,而真想很可能是,機關是他和貪污肚一起打開的,至於後來他和貪污肚爲什麼會分散,恐怕就不得而知了。

    假貨手裏有龐夏古城轉魂鏡的密碼圖,那副圖很可能記載了這個藏寶地的結構,他能知道某個暗道的機關,到也並非不可能。

    正想着,鬼魂陳已經帶着剩下的兩個出來,是神色疲憊的小黃狗以及他的另一個手下,袁大志。

    好在他們的裝備都還齊全,被鬼魂陳一併解救了出來,我們一行五人,架起了固體燃料,一邊取暖,一邊吃吃喝喝,我之前吃了些東西,現在到不是很餓,反而是小黃狗和他的三個手下比較飢渴,只顧吃,也不跟我們說話,須臾,小黃狗毫無形象的抹了一把嘴,目光打量着我和鬼魂陳,道:“你們兩個怎麼走到一起了,其他人呢?”他說最後一句話時,目光是看向我的。

    我知道他在問大伯,當時我和大伯一起失蹤,他會問我也是理所當然,只是這會兒,我反而不知該怎麼開口,想到大伯很可能被隨意扔在某個角落,正滿滿腐爛的屍身,就有種說不出的痛苦。

    小黃狗精明過人,見我神色不對勁,臉色一變,道:“是不是師父出事了?他很快又道:“是那個姓王的乾的?”

    我點了點頭,勉強剋制住自己的聲音,道:“大伯已經去了。”

    小黃狗神色驚愕,似乎受到了極大的打擊,語調帶着疑惑:“師父去了?”我又點了點頭,小黃狗旋即沉默了,這種沉默保持了很長時間,最後小黃狗擡起頭,神色已經恢復平靜,但眼球有些發紅,佈滿血絲,他鎮定的問道:“是誰幹的,是不是那個姓王的使得詭計?他心機太深,居然可以潛伏在我們身邊這麼久。”

    我道:“跟王哥無關。”

    小黃狗平靜的神色瞬間產生了裂痕,顯得有些猙獰,道:“他是泥帶出來的!害我差點兒全軍覆沒,師父,你的大伯也死了,你居然還袒護他?”

    我看得出小黃狗爲了大伯的死,是真的暴怒了,心中很不是滋味,大伯雖然嘴上沒有說過,但我知道,小黃狗是他最驕傲的徒弟,在收留小黃狗的四年裏,他實際上也在盡最大的努力,希望能夠感化小黃狗,在小黃狗身上付出了很多,後來小黃狗的背叛,對大伯來說,實在是一個不小的打擊,也是一個終身的遺憾。

    如果大伯能看到小黃狗此刻的模樣,大概會感到諸多安慰。

    我拍了拍小黃狗的肩膀,道:“事情有很大的誤會,你聽我講。”接着,我將真假王哥的事情告訴了小黃狗,小黃狗聽完,忍不住抓了抓自己頭上的黃毛,嘆了口氣,道:“原來姓王的真的死了,他跟你出山,可算有情有義。”

    我忍住想流淚的衝動,平靜道:“是啊,可惜,我居然到現在知道他的死訊。”

    小黃狗沉默了一下,又看向鬼魂陳,咄咄逼人的問道:“這麼說,那個假貨其實是你原本的上司?你連自己的上司都不認識?我不信。”

    他這句話,事實上也是我心中的一個疑點,只是鬼魂陳一路上對我怎麼樣,我心裏跟明鏡似的,沒有他的屢屢相救,我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因此這個問題,我一直壓在心底沒有問。

    他替上頭辦事,總該見過上頭的人,又怎麼會一直認不出假貨?又或者,我們假設,那個假貨的地位,和他的地位是一樣的,是上面新派出來,負責寶藏事宜的人選,那豈不是說,早在龐夏古城的時候,鬼魂陳就已經不受到信任了?

    再者,在龐夏古城的似乎,鬼魂陳曾經看到的黑衣神祕人,也就是現在的假貨,他當時曾經追過假貨,卻追丟了,換句話講,假貨的身手,只怕和鬼魂陳不相上下,是什麼組織,可以不斷培養出這麼多身手不凡的人?

    小黃狗的話問完,鬼魂陳冷冷的盯着他,卻沒有開口的打算,小黃狗顯得有些惱怒,道:“姓陳的,我不吃你這一套,說句不好聽的,你現在也不過是一隻無爪貓,你也別怪虎落平陽被犬欺,雖然你今天救了我和我的弟兄們,但你身上的疑點太多了,我不允許還有任何的威脅存在,如果你今天不說清楚,就別怪我翻臉不認人了。”

    他這話一出,三名忠心的手下已經提槍,黑洞洞的槍口從三個方向對準鬼魂陳,鬼魂陳背靠石壁,卻是無路可退了。

    我心知不好,連忙出來打圓場,對小黃狗道:“現在就咱們這些人,都是生生死死過來的,走到這一步,何必傷了和氣,大家有話好好說,都把槍放下。”

    蠻子對我露出一個抱歉的表情,說:“孫兄弟,當家的都發話了,我要是放下槍,飯碗可就保不住了。”

    我爲之氣結,對幾人道;“現在都什麼時候了還內訌,想一想咱們死去的弟兄們,我們是爲了什麼纔來到這裏,是,這個人是有很多疑點,但你們捫心自問,這一路上,有沒有少受他照應,咱們沒下洞之前,他是不是一直打頭陣,出了事兒從來沒有退縮過,現在拿槍指着自己人,算什麼本事。”

    蠻子三人臉上現出遲疑的神色,這幾人都是重義氣的,也不算泯滅良心,顯然都想起了鬼魂陳之前的所作所爲,但端槍的手卻依然很堅定,小黃狗聞言,氣的鼻子都歪了,道:“你小子,這是在挑撥離間啊,既然你這麼信任他,行,你們兩個從我的視線裏消失,咱們各不相干。”

    我的火氣蹭的也上來了,道:“他媽的,少了你老子還活不了?走就走,小黃毛我告訴你,咱們的交情從今兒個起算是到頭了!從今以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奶奶的,大爺我不伺候了。”

    小黃狗被我噎的半晌說不出話來,須臾,他道:“姓孫的,別他媽不識擡舉,我一直以來沒有動你,完全是看在孫國民的面子上,既然今天你話說到這份兒上,成,兩位走,不送。”

    我一看他們滿滿的裝備,心裏就開始發虛,火氣歸火氣,要真這麼一走了之,我吃什麼,喝什麼?吃喝都沒了,我怎麼從這鬼地方出去?

    我這邊和小黃狗吵翻了天,鬼魂陳卻是極爲鎮定,這時候,便聽他慢吞吞的說道:“時間不多,他很可能已經找到東西了。”先前還一臉怒火的小黃狗,猛的一拍額頭,伸腳就想來踹我,被我躲開了,他道:“都是你,差點兒連正事都耽擱了。”他目光轉動了幾下,似乎是在權衡利弊,須臾,他扔了一個裝備包給鬼魂陳,說道:“那個人不能出去,他一出去,咱們可都完了,暫時合作。”

    鬼魂陳吭都沒吭一聲,拿起裝備包,直接掉頭往石門的方向走去。【?-?爲您精選?】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
    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