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59章 女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59章 女人字體大小: A+
     

    見王哥在休息,我只能祈禱趕緊和小黃狗他們匯合,便藉着兩邊的燈火,觀察眼前這個大洞窟。

    這麼大的洞窟,絕非人力所能開鑿,應該是天然形成的內部孔洞,而修建此處的人,大概也是順勢而爲,將兩天連通在了一起。

    這裏絲毫不覺得逼仄,黑沉沉的洞窟裏,隱約似乎籠罩着濃厚的霧氣,探照燈的光芒也被壓縮了。

    在地道的盡頭處,有兩根凸出的方孔石條,石條中央位置,有一個水車一樣相連的石輪,有點兒像現代齒輪,全部都是鑲嵌在石壁裏,石輪兩邊,各垂了一跳大拇指粗的繩子,黑漆漆的,直垂到不知名的深處。

    看這構造,我心裏頓時有了底,這應該是一個比較古老的滑輪,用來上下調度物資,或許寶藏,就是通過這個古老的石輪來運作的。

    大伯蹲下身扯了扯繩子,說:“下面吊着東西,大概是木升子一類,這繩子真是古怪,這麼長時間,居然還很柔韌。”

    鬼魂陳也沒有糾結於王哥的事情,他道:“這繩子泡過黑油,水火不侵,經久不腐,東西應該就在下面。”

    這麼說,我們還是第一撥靠近寶藏的人物,小黃狗和大胸那兩幫人,還指不定在哪裏轉悠呢。

    說着,鬼魂陳手一抖,開始試着推動石輪,雖則石輪的轉動,繩子也慢慢往上收,我們的目光直勾勾的注視着黑沉沉的洞底,須臾,便看到一個四四方方,黑漆漆的東西慢慢升了上面。

    那是一個木升子,就和電梯差不多,用來裝東西用的,由於光線晦澀,一時也看不清**程度,但如果木升子尚能使用,無疑就大大的方便了我們。

    然而,就在木升子逐漸靠近我們的時候,我們突然發現,木升子的邊緣,還吊着一個東西,起初不知道是什麼玩意,仔細一看,竟然是一個人,他被一根繩子吊在升子下方,繩子的另一頭大約綁在他的腰腹部,使得他整個人往後仰,呈現出一種對摺的姿態,也不知是死是活。

    木升子下面,怎麼會有人?

    一時間我和大伯面面相覷,我連忙也去幫忙,石輪轉的快了,木升子也升的更快,緊接着,木升子升到了石輪下方,只見這木升結構嚴謹,可以清楚的看見周邊一排排柳釘,木質漆黑,表面刷了一層黑膠,我敲擊了一下,砰砰作響,顯得很是牢固,並沒有腐壞的跡象。

    在木升子邊緣的圍欄處,打了一個死繩結,這繩子的材質裏夾雜鋼絲,一看就是現代工藝,還是屬於那種特別好的專業設備,順着繩結往下看,兩米處,就拴着一個人,鬼魂陳將那人提了上來,我一看,頓時嚇的倒抽一口涼氣。

    這個人沒有臉皮!

    他穿着酷似軍裝的黑色制服,顯然是鬼魂陳的手下,但他的臉,臉上的臉皮,就彷彿被大熊的舌頭舔過一樣,血肉模糊,白皮完全不見了蹤影,根本辨不出外貌。

    這是怎麼回事?

    鬼魂陳臉色一沉,立刻開始檢查屍體,看他的表情,應該是從屍體的某些外部特徵,已經確認了屍體的身份。

    屍體身上有很多傷,大多是皮外傷,刮的、撞的、摩擦出來的,還有一些小的咬傷,但都不足以致命,真正的致命傷,或許就來自於他的臉部。

    我忍不住想到,難道他的臉,是被人活活剝下來的?有誰會這麼殘忍?

    而且照這個情況來看,我們並不是第一撥到達這裏的,被鬼魂陳甩掉的人馬,居然先我們一步到了。

    奇怪,他們是怎麼趕超在我們前面的?他們又沒有結構圖,一路上肯定會遇到不少機關,於情於理,他們的進度,都應該落後纔對啊。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鬼魂陳盯着屍體,若有所思,突然,他將目光看向了黑沉沉的對面,彷彿那對面有什麼東西似的,我雖然知道鬼魂陳可以通過某種祕法開啓夜視能力,但夜視並不等用於遠視,難道他不僅可以穿透黑暗,還可以看見對面的東西嗎?

    就在這時,鬼魂陳突然脫下來自己的外套,露出下面破破爛爛的黑色背心,我搞不明白他爲什麼突然脫衣服,按理說現在這天氣,也不該熱纔是啊。

    緊接着,他將我脫給他的外套,在手裏快速擰動,外套很快變成了一個結實的球形,接着,他吹滅了左手邊的燈,將外套在燈油裏狠狠一蹭。

    我頓時明白了,他是想做一個球形的火把。

    緊接着,鬼魂陳點燃了佈滿燈油的衣服,火焰瞬間升騰而起,一眼看去,彷彿他的手中憑空升起了一團火似的。

    在我們驚訝的目光中,鬼魂陳猛的將火球扔了出去,火球劃出明亮的拋物線,霎時擴寬了我們的視野,我這才發現,原來這是個圓形的大洞窟,而洞窟的四面八方,都有一模一樣的洞口,每個洞口前都有石輪,我們只不過恰好處於其中一個罷了。

    我瞬間想到了鬼魂陳所說的歸一。

    難道這裏就是所有機關的盡頭嗎?

    鬼魂陳的手下,是不是通過其它入口下到底部的?那他爲何,又會在死後,被綁在我們所在的入口處?是他自己綁上去的,還是在死後有人綁上去的?

    火球飛到對面後,撞上了對面的石壁,再加上燃燒了很多,立刻四散開來,化作幾道火光下墜,如同流星一樣,無聲無息的消失了。

    雖然疑點頗多,但我們就這樣想下去也沒有辦法,何況已經有人先走一步,再耽擱下去,別說什麼寶藏,估計連渣都不剩一個。

    我們沒有多耽擱,立刻跳到了木升子裏面,那具屍體也不作理會,操縱着繩子,將木升子往下放。

    操縱繩子這件事是鬼魂陳在幹,他大約不放心我毛手毛腳,我也樂得清閒,便打着探照燈,趴在木升子邊緣往下看,燈光流轉間,一張女人的的突然從我眼前一閃而過。

    女人?

    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忍不住懷疑自己是不是花了眼,我們這次行動需要很強的體力,因此全是一幫大老爺們兒,都快趕上西天取經的四人組了,這地方,哪裏會有什麼女人?

    正當我愣神時,光線與黑暗交接的地方,那個女人的臉又出現了,這一次她停留的比較久,大約有兩秒鐘左右,我看得真真切切,她的臉長得特別漂亮,以至於看清她模樣的一瞬間,我心裏凸的跳了一下,沒有別的意思,而是一個男人在見到一個特別漂亮的女人時,都會有的正常表現。

    隨着我心裏的這一跳動,肚子裏安靜了許久的情歌蠱又開始發春,唱起了王者之音,我瞬間有種捂臉的衝動,摟着肚子說不出話,大伯眼睛一瞥,看了看我的肚子,似笑非笑,道:“崽崽啊,想女人了?年輕人就是好啊,在這種關頭都能想入非非。”

    連正在移動繩子的鬼魂陳,都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看着我。

    我連忙辯解道:“誰想女人了,是下面,下面有個漂亮姑娘,不信你們看。”我將探照燈重新往下打,卻看不到那個女人了。

    大伯爺跟着往下看,道:“傻小子,這地方哪來的姑娘,大伯也年輕過,不會笑話你的,哈哈哈……”

    那女人去哪兒了?

    我百口莫辯,但也同樣意識到,在這個地方確實不可能出現女人,我們隊伍裏全都是一幫大老爺們兒,而且當時衆人淋雨落水,全都脫得赤條條的烤衣服,都是上平下凸,也不可能存在什麼女扮男裝混進來的情況。

    我回憶着那張女人的臉,卻發現又想不出具體模樣了,只記得十分漂亮,女人分爲很多種,大多數男女剛接觸的時候,都是先談感情,有了感情纔會產生衝動,但還有一種女人,就是男人看了,即便沒有感情也會產生衝動,剛纔那個女人的臉,看一眼簡直就讓人丟魂了,我的小兄弟立刻就背叛我了。

    而且我們現在正處於石壁上,石壁上怎麼可能有女人?難道她像壁虎一樣,一直在石壁上趴着?

    奶奶的,我該不會是見鬼了吧?

    大伯嘲笑我,突然,他的笑聲戛然而止,駭然道:“真有個姑娘!”他的目光看向了我們左側的山壁,我猛的將視線移過去,大伯笑道:“上當了。”

    靠!

    我頓時氣的肺都要炸了,心知大伯是想緩和一下緊張的氣氛,但也不能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我的痛苦上啊,剛想教育一下大伯,要懂得愛護幼小,我們身處的木升子,突然發出了砰的一聲,似乎撞上了什麼東西,腳下的木板也一陣抖動,就如同要脫落一般,我們驚的頓時止住了話頭。

    “什麼東西!”鬼魂陳冷喝一聲,猛的放開抓着繩子的手,單手扣住木升子的邊緣,整個人翻了出去,半吊在空中,查看木升子的底部。【?-?爲您精選?】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
    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