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58章 遮鬼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58章 遮鬼眼字體大小: A+
     

    而且如果這真的是一個屍陣,那麼我們先前所見到的東西,很可能是有假的,比如來時的頭通道,它或許並沒有那麼狹窄,只是我們受到了矇蔽而已,視覺和感官,都被屍陣給矇蔽了。

    “那你有辦法嗎?”我不是道士,也不會驅鬼,事到如今,也只有依靠鬼魂陳了。他側頭,淡淡道:“需要你幫忙。”

    我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我能幫你什麼忙,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會招鬼還差不多。”

    鬼魂陳搖了搖頭,道:“這地方全都是鬼,我即抓不完,也對付不了,唯一的方法,便是讓它們忽略我們。”

    我道:“我們幾個大活人,陽氣沖天,鬼又不是傻子,怎麼會忽略我們,這會兒沒準正排着隊遮咱們眼睛呢。”

    大伯在我後腦勺拍了一把,道:“別打岔,聽小陳說。”

    接着,鬼魂陳講出了自己的計劃。

    首先,屍陣的力量是很龐大的,必是在設計之初,經過了高人指點,使得這些鬼魂無法超生,集聚在此,鬼氣日益加重,我們相當於已經走上了一條錯誤的道路,但按鬼魂陳的推測,雖然十六道門裏,只有一扇生門,但其餘十五扇,最終的目的地應該是同樣的,這在陣法中,叫做‘歸一’。

    即便逃出這個屍陣,再回頭重新走,不僅耽誤時間,也浪費精力,況且,我們沒有失食物和水源,眼前的情況,並不容許我們一再耽擱,唯一的辦法,只有闖過屍陣。

    這屍陣很龐大,毀滅是不可能了,只能耍些偏門手段闖過去,要是一般人,恐怕會無從下手,也不懂得什麼偏門,但鬼魂陳在這方面也是行家,他想出了一個對策,叫‘隱形’。

    鬼遮我們的眼,我們也可以遮它們的眼;鬼物靠陽氣感受活物的位置,我們也可以隱藏自己的陽氣。隱藏陽氣的辦法,鬼魂陳懂得,信手便可拈來,所以主要的是‘遮鬼眼’。

    他說,這個任務只有我能完成。

    我曾經用過『藥』墨,這東西乃是稀世珍寶,它的成分中,含有一種叫‘石龍血’的東西,據說石龍血,是龍滴下的血所變化成的石頭,會自行生長,初時和普通的石頭一模一樣,不能見風、不能見水,一但見風和水,就和普通的頑石一樣,再也不能生長,因此真正能長成的‘石龍血’十分罕見,它們大多出現於高山上的洞窟裏,屬於陽氣很重的東西,相傳能研磨成粉用來泡澡,吸收『藥』力後能脫胎換骨。

    我不知道自己什麼傷都比正常人好的快,是否是因爲被‘脫胎換骨’原因,反正按照鬼魂陳的說法,我的血『液』裏,含有極其重的陽氣,這種陽氣不屬於人自身的陽氣,而是『藥』物補助出來的,這種陽氣一但施放出來,會擴散出很大範圍,在這個範圍內的陰物,除了能看到一團灼灼燃燒的陽火外,便什麼也看不清楚。

    我道:“你的意思是,讓我放血?這方法靠不靠譜,我以前遇到民國小姐時,身上也有血,怎麼沒看它被遮住?”

    鬼魂陳淡淡道:“光有血當然不夠,後面的事情交給我。”接着,他扔了一把匕首給我,根據鬼魂陳的需求,我的放血量還挺大,因此我在手上比劃着,腦海裏卻不斷閃過萬一不小心割斷動脈之類的念頭,要知道,我的外科手術經驗,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比劃了一下,最後我將匕首遞給大伯,說道:“大伯,我的『性』命就交給你了,你悠着點兒。”大伯二話不說,一點兒都不擔心會把我割死,我只感覺手掌一涼,隨後便是疼痛,鮮血順着掌心往下流,全部留到了鬼魂陳那面鏡子上,須臾,鏡子完全被獻血覆蓋了,我覺得頭有些犯暈,終於聽鬼魂陳說了句:“夠了。”

    接下來大伯便趕緊給我包紮,我只覺得頭暈眼花,也顧不得看鬼魂陳動了什麼手腳,大伯一邊包紮一邊安慰我,說;“沒關係,你用過『藥』墨,恢復力是普通人的三倍,這傷口,一天就能結痂了。”

    我道:“那我流失的血呢?”

    大伯一怔,用不太確定的語氣說道:“大概也恢復的比較快吧。”

    我翻了個白眼,心說不靠譜,而這時,我突然聽到了一陣鈴聲,之間鬼魂陳不知何時在鏡子的正前方,繫了個銀『色』鈴鐺,我知道那鈴鐺是沒有芯的,但此刻它卻無風自動,叮鈴叮鈴,極有規律的想着。

    在鬼魂陳身上,我看到了太多正常人無法理喻的現象,因此也懶得問他怎麼回事了,起身一看,發現鏡面紅彤彤的,全是半乾涸的血跡,在中央的位置,鬼魂陳用手指畫了一串符文,『露』出銅鏡本來的面目,乍一看,紅底金印,符文在反光下,彷彿有金光在流動似的。

    鬼魂陳手持銅鏡,鈴鐺作響,朝着之前王哥所在的位置走去,他每往前踏一步,我便覺得周圍有什麼不一樣,仔細一看,似乎是我們所處的空間擴大了,也就是說,鬼真的被糊弄過去了。

    這時,我終於看到了王哥的身影,他原本是被鬼按在牆壁上,此刻直接順着牆壁跌坐在地,也不知情況怎麼樣,鬼魂陳立刻道:“帶上他,跑!”

    我們事先已經策劃好,因此我和大伯也不落後,顧不得看王哥的狀況,一左一右架起他,就開始往暗門的地方跑,得虧鬼魂陳用鑿子撐住了,石門一直無法關閉,出去後,鬼魂陳的腳順勢一踢,將鑿子踢開,石門頓時無聲無息的合在了一起,將屍堆擋住。

    此刻,我們外面的通道也發生了很明顯的變化,根本不狹窄,反而十分寬闊,兩邊的牆壁上還有燈座,是銅製的神獸童子燈,也不知還有沒有燈油,但現下我們也不會再這裏停留,便沒有去管那些燈,我們駕着王哥,鬼魂陳在前面開道,一行人快步往前走,漆黑的通道里,連腳步聲都沒有,只有鈴鐺空靈的叮噹聲,彷彿是從天盡頭傳來一樣。

    我們這次能成功逃出來,得虧有鬼魂陳這個大宗師在,想必那貪污肚,估計已經遭殃了。

    潛意識裏,對於貪污肚的遇難,我是有些高興的,雖說我們孫家和鬼魂陳之間的糾葛,並不是什麼好事,但好歹鬼魂陳確實和我同生共死過,從情理上來講,我還是有些偏向他。

    往前急行了大約十來分鐘左右,我發現石道的地面有一些劃痕,而且劃痕是豎直向前的,似乎在很久之前,曾經有大批的重物通過這裏,我心說:莫非這條通道,曾經是運寶的通道?

    如果真是如此,想必寶藏的所在地就不遠了,只是不知小黃狗等人現在怎麼樣了。

    如今分散,互不知狀況,多想也無意,我搖了搖頭,集中注意力,夾着昏『迷』的王哥往前走,須臾,我們走到了通道的盡頭。

    盡頭處是一個上不見頂,下不見底的大洞窟,探照燈打過去也看不見對面。

    通道口兩邊有一個凹陷地,裏面有黑漆漆的燈油,爲了節約電源,我們將燈油點燃,燈芯比較粗,兩盞燈加在一起,照明範圍比較廣,但依舊看不到對面。

    “這是什麼地方?”在我們觀察的時候,王哥幽幽轉醒,我立刻將他放下,讓他靠着石壁休息,道:“是通道的盡頭,也不知是什麼地方,你先休息,我們探一探再說。”

    王哥點了點頭,閉上眼,我『摸』了『摸』他的額頭,燙的嚇人,恐怕傷口已經感染了,再這樣下去,恐怕……我突然想到鬼魂陳的醫術,忍不住拍了拍鬼魂陳的肩膀,壓低聲音道:“兄弟,我知道你有辦法,你幫幫忙。”

    鬼魂陳看了看王哥,又看了看我,淡淡道:“我爲什麼要幫他?”

    我急了,心知他肯定有辦法,道:“咱們好歹同路一場,誰沒救過誰?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比起你的手下,王哥可從來沒害過你。”

    鬼魂陳側頭,慢吞吞的說道:“我有什麼好處。”

    我心裏的火氣蹭的就冒上來,道:“好處?姓陳的,你究竟有沒有良心,這對你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

    鬼魂陳雙手環抱在胸前,漆黑的目光顯得極爲冰冷,慢吞吞的聲音也沉了下去,冷冷道:“你怎麼知道我是舉手之勞?”

    我一時啞然,喪氣道:“對不起。”

    我曾聽大伯講過一些道醫的知識,道醫是中醫和道術的結合體,大部分的時候,他們也是用『藥』材爲人治病,只有在遇到一些棘手,或者手頭沒有『藥』材的情況,纔會用道術治病,有些情況下,甚至會傷及自身。

    我聽着鬼魂陳冷冷的反問,便知道是自己將事情想得太簡單,只得道歉,心想: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確實沒有立場要求鬼魂陳犧牲自己去救王哥。



    上一頁 ←    → 下一頁

    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
    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