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52章 撞運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52章 撞運氣字體大小: A+
     

    石門在乾屍巨大的力道下,終於被完全推開了,石門後面黑漆漆一片,完全看不清楚,我將探照燈打進去,一眼就看到後面的中心位置處,擺放了一件青銅器。

    我勒個乖乖,這是古董啊。

    青銅器始於殷商,但由於年代久遠,幾乎沒有什麼東西傳下來,現今所見的青銅器,大多爲五代十國時期遺留下來的,青銅器爲禮器,古代皇家主要用於祭祀,十分貴重。

    但到了唐宋時期,早已經過了青銅器的輝煌年代,按理說,這地方是宋時修建的,就算放一本唐詩宋詞,也比青銅器靠譜。

    那玩意鼎不像鼎,爐不像爐,約有兩米高,呈現正方形,下有四足,我上歷史課時,也見過不少古代青銅器的圖片,還從來沒見過造型這麼古怪的物件,它更像是一個被放大了的青銅印章。

    推開門後,我們依次走進去,我擡頭去看鬼魂陳說的自來石,當這裏位置比較高,探照燈的『射』程其實挺遠的,但居然打不到頭,我懷疑這個地方,應該是有某種吸光的材料。

    緊接着,打開的石門突然反彈了回去,啪的一聲悶響,緊接着便是一聲巨響,我這才反應過了,搞了半天,所謂的自來石居然是在外面。

    而這時,鬼魂陳已經奪過我手裏的探照燈,徑自往那具青銅器的方向走,我們手頭上光源有限,也無法分開查看,便一起圍了過去。

    腳下的地板比較特殊,‘鋪’了一層華麗的地毯,事實上卻是用顏料繪上去的,但惟妙惟肖,如果不是踩上去的觸感不一樣,我還真以爲上面鋪了地毯。

    這青銅器年代看起來非常古老,外面有許多銘文,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我雖然對古董不瞭解,但它的表面已經有密密麻麻的銅花,這種程度的銅鏽,沒有幾千年是出不來的,我估計這玩意兒,放在宋朝都是一件古董,將這件古董放在這裏幹嘛?

    而且這玩意兒造型古怪,有什麼用?

    隨着仔細的觀察,我們發現它的頂部有一個青銅蓋,這種設計就有些像香爐了,由於它高兩米,我們不得不踮起腳,才能將蓋子接起來,然而,隨着鬼魂陳接蓋子的動作,一道瑩白『色』的光芒突然從青銅器頂部沖天而起,直直照『射』向了頂部,頂部是一面黃澄澄的大銅鏡,大銅鏡在反光作用下,將這個黑漆漆的地方立刻照的明亮無比。

    我踮起腳一看,才發現在青銅器內部,鑲嵌着一顆怪模怪樣的石頭,它只『露』出了上面一面,散發出瑩白『色』的柔和光芒,顯得聖潔無比。

    “這是什麼東西?”我道。

    即便是夜明珠,也無法散發出這樣的光芒吧?

    大伯驚了一下,道:“好像是舍利子。”

    “胡扯吧。”我道:“我聽說過很多高僧火化後會留下舍利子,而且道行越高,舍利子越多,有些舍利子還會發光,但電視裏模擬過舍利子的光芒,還沒有夜明珠大,這道沖天而起的白光,就跟白熾燈差不多,怎麼可能是舍利子,而且這東西長的就跟爛土豆似的,表面坑坑窪窪,哪裏像舍利子了。”

    大伯被我問噎了,也顯得很鬱悶,我發現大伯現在神『色』不錯,似乎沒有鬼化的危險,大概是由於我們離隕石已經有一段距離,所以隕石對於鬼化的影響減弱了,於是我問道:“大伯,你記憶現在怎麼樣,有沒有想起是誰拿了你的玉佩?”

    他沒料到我會突然轉移話題,愣了愣,隨後皺眉道:“想不起來,只有一個很模糊的輪廓。”

    相較於我們對爐鼎裏發光體的探究,鬼魂陳則顯得沒有多少興趣,他開始探查起這個地方。

    這是一間很古怪的石室,之所以說它古怪,是因爲它有整整十六面牆!

    而青銅器就位於這間石室的中央位置。

    我們就如同被困入了一個多面的菱形空間一樣,每面牆的寬度大約爲三米,而且每面牆體上都刻着卦象。我只能認出最簡單的乾坤兩個卦象,乾卦是三道實槓,坤卦是三道虛槓。

    其餘的實槓和虛槓互相組合的,我便認不全了。

    但這些東西很顯然是鬼魂陳的老本行,他快速的一眼掃過,隨後慢吞吞的說道:“先天八卦和後天八卦。”這個歷史課時我也學過,據說先天八卦,是人皇伏羲俯仰天地變化而總結出來的,而後天八卦,則是周文王姬昌根據先天八卦而推演出來的。

    相對來講,先天八卦是自然大道,而後天八卦,更多的是人爲,世間能演算後天的人有很多,能先算先天的人卻不多。

    除了這些皮『毛』知識,更多的我也不懂了。

    於是我道:“畫這麼多卦象在這裏,難道是讓我們算命?對了,陳哥,你會不會算命?有空幫我算一算我的財運怎麼樣。”

    鬼魂陳看了我一眼,慢吞吞的說道:“不算命,成事在人,謀事在天。”接着,他靠近了乾卦,在卦象的上方,還有彩繪的壁畫,上面是一支三足金烏。

    相傳太陽便是由三足金烏變幻而來,在古代,天陽又暗喻天,或者一切的正面事物。

    轉過身向後看,乾卦的對面,便是一個坤卦,那裏畫了一隻眼睛血紅的玉兔,除此之外,每個卦象所配的圖案都不一樣,有些圖案詭異離奇,似乎蘊含着某種暗示,但這種博大精深的東西,我實在不懂,反觀大伯還看得懂一些,正所謂不學道不足以爲醫,大伯當年還學過手札裏的一些道醫祕術,自然比我這個半吊子懂的多,看了一會兒,他便對鬼魂陳道:“這就像諸葛亮的八陣圖一樣,用來困人的,十六面牆,應該都是一道門,但只有一扇是生門。”

    我道:“那找出生門,我們就能走回正確的道路上去?”

    大伯道:“這只是我的推測,不確定,古代的大戶人家家裏,經常會有一些運用奇門遁甲設置的**陣,不過所運用的,要麼是先天,要麼是後天,像這種組合在一起的,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或許小陳會有辦法。”

    我們只好又將希望放在鬼魂陳身上,他圍繞着十六面牆一次次的走,走的我幾乎頭都暈了,但我也知道,看這樣子,恐怕是鬼魂陳也難以下手。

    我以爲鬼魂陳在這方面已經很厲害了,沒想到竟然在這方面被攔住了。

    最後他停下腳步,道:“設計這裏的,是一位奇人,造詣深厚,我想不出辦法。”

    奇人?哪個奇人,告訴我,我把他挖出來鞭屍!

    見所有人都沒有頭緒,我便沉不住氣,道:“乾脆一扇一扇的試,推開之後,有機關的就是死門,咱們立刻退出來,沒有機關的就繼續往前走。”

    王哥苦笑,道:“這、這方法太……”

    我道:“是很爛,但我們難道就在這裏等着餓死?”我一邊說,一邊看向大伯,詢問他的意見,大伯嘆了口氣,道:“說來說去,也怪這次行動時機並不成熟,如果有龐夏古城的地圖,我們也不至於像沒頭蒼蠅一樣了。”

    我一看,心說這不行啊,士氣太低落了,便鼓勵道:“按照原先的計劃,咱們沒準兒連寶藏在什麼地方都找不到,現在好歹也算是進了門,咱們也別太氣餒,俗話說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咱們好歹有四個呢。”

    大伯頓時哭笑不得,道:“混小子,怎麼說話的。”就在這時,一直研究卦象的鬼魂陳,突然做出了一個出人意料的舉動,他轉身,一手按着青銅器,整個人一躍而起,雙腳穩穩的站到了青銅器的上方,隨後伸出手,看樣子,似乎是打算將裏面的東西給掏出來。

    我驚了一下,道:“別動,這種免費光源,弄壞了多可惜。”鬼魂陳沒有搭理我,而是探出手伸了進去,片刻後,一顆不規則的石頭東西被他握在了手裏,那玩意兒挺大,鬼魂陳一隻手都捏不住,柔和的白『色』光線從指縫中四『射』開來,隨着位置和光線的變化,上方的大銅鏡也跟着變得暗淡,然而,就在這時,我們卻發現,那十六道牆壁,不知爲何,全都變成了黑漆漆的入口。

    門全部打開了。

    我們三人面面相覷,一時弄不清楚狀況,就這這時,鬼魂陳跳了下來,道:“就按照你說的辦。”

    “不是吧。”我自己也嚇到了,說:“我只是隨便這麼一說……”

    “沒有時間了。”鬼魂陳突然打斷我,指了指旁邊的四方形青銅器,卻見發光石被拿開後,從青銅器的頂部,赫然升騰起了藍『色』的煙霧,沒有什麼味道,但煙霧蔓延的很快,顏『色』詭異,顯然不是什麼好東西。

    這地方又是乾屍陣、又是『迷』宮的,想也不會出現什麼好東西,我心知這裏是呆不住了,便道:“隨便選一個,你們說,選哪兒?”

    鬼魂陳道:“跟我來。”他帶着我們往左前方的一條通道走,我也不知道他是基於什麼原因而選着這條通道,走了不出幾米,在回頭時,身後的那間石室,已經被藍『色』的煙霧給充滿了,不知是不是我眼花,我似乎看見,那煙霧裏,有很多模糊不清的人影在走來走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
    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