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46章 移動的迷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46章 移動的迷宮字體大小: A+
     

    火油完好無損,顯然,並沒有人到過這裏,王哥雖然有種直覺,這裏肯定和藏寶地有關,但寶藏什麼的對於王哥來說並不重要,他思考一翻,便立刻做出撤退的決定,認爲還是要找到師父要緊,然而,當他往回走時卻發現,回去的路竟然在不知不覺間發生了奇特的變化。

    通道變寬了,地上因爲機關觸動而產生的暗弩也消失的一乾二淨,彷彿從來不曾存在過,確切的來說,就像是走入了一條新的隧道一樣。

    王哥意識道不對勁兒,加快了角度跑,但無論跑到最後,他竟然有跑回了火油的地方。

    王哥話不多,但他是個膽子很大的人,確切的來說,是因爲承受了太多苦難,而對一切的危險和痛苦都已經麻木的人,如果是我遇到這種情況,肯定會抓狂,但王哥只是愣了愣,目光直勾勾的盯着火油,他想:自己之前之所以沒有看到師父留下的痕跡,會不會是因爲師父遇到了和自己一樣的情況?

    痕跡爲什麼會消失?

    通道爲什麼會變化?

    爲什麼會跑不出去?

    難道是……鬼?

    想到鬼,王哥也並不害怕,民間傳說中,遇到鬼打牆有很多可以破解的辦法,比如原地左轉三圈,右轉三圈,然後狠狠的罵句髒話,又或者保持心無所懼,閉上眼睛,左腳狠狠一跺。

    據說左爲陽,跺左腳可以激『蕩』人體的先天陽氣,將周圍的一切陰晦都滌『蕩』於無形。

    王哥淡定的放下包袱,心無所懼,閉上眼睛狠狠一跺腳,再睜開眼時,還是同樣的情況。

    他並不是一個病急『亂』投醫的人,也沒有驚慌的到處瞎跑,或者瞎做實驗,而是靠着石壁做下來,仔細思考其中的可能,然而,隨着時間的推移,王哥的暈眩感與噁心感越來越重,最後冷汗直冒,當他意識到不對勁時,一切已經晚了,等他從昏『迷』中醒過來時,自己被困在了一間石室裏,石室中央擺放着一顆雞蛋形狀的綠瑩瑩的寶石。

    越靠近寶石,身體奇異的症狀就會加強。

    他又一次暈了過去,再次醒來的時候,又是一間石室,但離奇的是,那個寶石卻消失了。

    根據王哥推測,他也認爲,那石頭應該是一種放『射』『性』隕石,會對生命體造成不同程度的變化,或許變強,或許就像外面的植物一樣變大。

    經過查看,王哥斷定,這不是自己之前所在的石室,自己的位置已經被轉移了。

    他被困在石室裏,身邊雖然有裝備,但卻都是槍支和食物,並沒有攜帶大型的爆破裝備,因此石室對他造成了很大的困擾,在被困也不知多久之後,王哥自己都有些灰心喪氣,想到自己將默默被困死在這個地方,心情更加沮喪,然而,就在他嘆了口氣,目光緩緩遊離時,突然,在他右手邊的地方,不知何時,竟然出現了一條通道。

    剛纔還沒有……這通道什麼時候冒出來的?

    通道來的太詭異,黑洞洞的,就如同怪獸張開的大嘴一般,王哥只想快點兒離開這裏,哪裏顧得上什麼詭異不詭異,況且他本來就不是個膽小的人,於是王哥帶着裝備包朝通道衝過去,往前衝了一段距離,王哥便看到了熟悉的綠光,身體也越來越不適,最終,他又見到了之前那塊綠『色』的隕石,等他被折磨的暈過去一次後,就一直重複這種情況周而復始,彷彿這裏有很多石室,總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在自己神智模糊之時,將自己悄悄從一間石室,轉移到另一間石室。

    王哥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因爲輻『射』,使得大腦損壞,從而產生了臆想或者幻覺。

    在這裏,王哥一共六次受到隕石的關照,第六次時,他在隕石旁發現了昏『迷』的我。

    事情的經過到此結束,王哥沉默的『摸』了『摸』旁邊的裝備道:“食物已經被我吃光了,你剛纔吃的是最後一包。”

    我一時啞然,只覺得王哥所說的情況,實在令人匪夷所思,但不得不承認,我們現在確實是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了一間密封的石室裏。

    石室會自己轉移?

    以爲這是美國科幻片嗎?但聽完王哥的話,我反而舒了一口氣,這樣至少證明,我之前的懷疑,很可能都是不切實際的。王哥和我們走的路線根本就不同。

    並且還有一件事情,王哥說過,他到鹽鹼地時,石像的機關已經被打開了,那個人顯然不是大伯,因爲大伯和我們走的都是水路,那麼打開機關的人,很顯然就是擁有地圖的人。

    他是誰?

    似乎只剩下大肚子和堪輿師,但在鬼魂陳昏『迷』時,這兩人都被證實從沒有靠近過鬼魂陳,他們又如何取得地圖?難道是有同夥?

    又是那個神祕人嗎?

    見我一直沒說話,王哥抿了抿脣,道:“我所知道的就是這些,如果你不相信,我沒有辦法。”這時候我反而不知道該說什麼話,感覺很對不住王哥,但畢竟現在一切都只是王哥的一面之詞,說我多心也好,說我不識擡舉也好,我這一年,已經被很多人耍的團團轉,再不多個心眼兒,我就真成了傻帽了。

    王哥說完,看了我一眼,沒再吭聲。

    我知道他現在心裏肯定有梗,便不打算在糾結這個話題,事情已經做了,話也說了,現在後悔也,就如同小黃狗當初說的那樣,與其後悔,不如彌補,王哥之前問我這邊的情況,我沒回答他,這會兒不等他問,便自己交代了一遍。

    大概是感受到我的誠意,王哥一直低着的頭擡了起來,道:“這樣看來,現在咱們都被困住了。”

    “是啊。”我說着,便起身準備查探一下這間石室,雖然王哥說沒有辦法,但我的『性』格就是這樣,不親自證實一下,我沒辦法放心。

    敲擊石室時,聲音比較悶,可見石牆很厚,後來是不是空心的根本拿不準,但王哥說過,隔一段時間,那個放有綠『色』隕石的石室就會自己出現,由此我推測,這很可能是一種活動的石室。

    我曾經在一部電影裏看過,古代歐洲貴族有一種活人『迷』宮遊戲,據說『迷』宮的設計原理,還是從中國的機關術流傳過去的。『迷』宮設計好之後,裏面的石牆可以自己不斷變換,而被困在裏面用以取樂的僕人,則無論如何也走不出去。

    有時候不用人,也用動物。

    放同樣品種的動物進去,一般動物是不會吃同伴的屍體的,但那些動物在『迷』宮裏走不出去,沒有食物,就會逐漸死亡,最後甚至會出現食草動物互相毆鬥致死,吃同伴屍體的情況,而貴族們則在『迷』宮上方,如同大劇場一樣的階梯上,俯瞰『迷』宮裏面的情況,從而產生了一種賭博,賭人或動物,那一隻最終會活下來。

    只不過這種娛樂因爲工程龐大,只流行了一段時間便銷聲匿跡了。

    既然這種活動的『迷』宮技術是從中國傳入的,那麼由此可見,在很早以前,老祖宗們就可以製造大型的移動機關了,就如有魔方一樣,而王哥所說的情況,恰好就如同魔方。

    設想一下,如果我們周圍的石壁,都是按照一定規律自己活動的,那麼我們就會陷入一個『迷』宮一樣的死循環裏,不斷在這些石室間轉移,卻永遠也出不去。

    我將自己的想法告訴王哥,王哥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道:“我怎麼沒有想到。”隨後他笑了笑,聲音平穩了許多,似乎已經沒有生我的氣了,說道:“其實你很聰明。”

    眼見王哥心裏的梗消失了,我也鬆了口氣,樂道:“這是大智若愚,關鍵時刻,那顆最重要的螺絲釘指的就是我。”王哥道:“那你說,我們應該怎麼從魔方里走出去?”

    “這……”我有些拿不準,道:“說實話,我這只是理論,究竟靠不靠譜我也不知道,要想走出去,就必須找出石牆運行的規律,那需要很多時間。”

    王哥將手搭到我肩膀上,道:“我相信你,需要怎麼弄,你來說,我來做。”

    我沒想到王哥這麼信任我,一時間感動的心口發熱,不經有些忐忑,道:“王哥,別對我抱太大希望,我壓力很大的,我只能盡力試一試。”

    王哥看了我一眼,說:“盡力一試,大不了一死。”王哥語氣沉穩,看不出絲毫急躁,他的穩重讓我安定了不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推測出一個大致的計劃,便拿出紙筆,開始講解。

    “如果我們的想法是正確的,那麼現在我們所看到的石室,其實都是和『迷』宮一樣,通過牆體的移動和組合造成的,這種組合肯定是有它的規律,我們要做的,就是找出這個規律。首先,我們需要時間,將所有的石室都查看一遍,並且給石室編號,記錄下它們依次出現的順序、間隔的時間等等,通過這些數據,我有把握將石牆的移動規律找出來,找出規律後,才能知道從什麼地方入手,但是……要想給每間石室編號,我們就需要很多的時間,或許是一天,或許是兩天,我們的食物、水源都是個大問題。”

    王哥很聰明,他顯然明白了我的意思,點頭道:“一兩天不吃東西死不了人,這個沒有關係。”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
    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