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39章 味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39章 味道字體大小: A+
     

    緊接着,他夾着燃燒的符紙,快速在自己額頭和雙肩各點了一下,三下之後,符紙燃燒殆盡,紙灰卻彷彿有生命一般,圍繞着鬼魂陳飄飄灑灑落下。

    緊接着,我便發現,剛纔還面『色』蒼白的鬼魂陳,瞬間顯得精神煥發,他目光中精光閃閃,跟着起身。

    就在這時,其中一個執勤警戒的人突然喊道:“前面……快看!”

    跳動的火光中,前方的黑暗處,一個黑沉沉的龐然大物正朝着我們靠過來,一開始我沒有意識到那是什麼東西,待它越來越近,慢慢顯出輪廓後,我才發現那是一艘船,而且是一艘和我們一模一樣的船。

    船筆直的朝我們靠近,爲了避開它,開船的兩個人不得不費力的將我們的船往右移,須臾,它到達了與我們齊平的位置,這時我才發現,船上一個人也沒有。

    很明顯,這就是大伯當時開走的那條船,在大伯離開後,船便順着水流自己往下游,或許會回到原來的位置,這種設計,大概是這裏的建造者有意而爲之。

    鬼魂陳打了個手勢,他的手下立刻扔了一根繩子,並且幾個人跳到了那一艘船上,阻止了船向下滑的移動方位,他們開始在船內搜索,片刻後,有人驚叫道:“老大,這上面有彈痕。”

    彈痕?

    鬼魂陳神『色』中也透『露』出一絲驚訝,我問道:“我大伯身上有帶槍?”

    他搖了搖頭,神『色』顯得深沉,淡淡道:“他身上什麼也沒有。”

    那也就是說……開槍的不是大伯,而是有人對船上的大伯開槍!

    靠,是誰?

    我腦海裏迅速掠過幾個人,貪污肚、堪輿師、或者王哥?

    他們是什麼時候進入這裏的?

    須臾,那幾人跳了回來,搖了搖頭,表示沒有收穫,鬼魂陳道:“注意警戒,前進。”放開了那艘船,任它隨流而下,我們則繼續逆流而上,但剛纔輕鬆的心情現在已然不在了,老吳和大腿兩人走的挺近,湊在一起不知在商量什麼,我心說:難不成老吳又想將大腿發展爲他的盟友?那可夠嗆,大腿是鬼魂陳的死忠派,他這如意算盤怕是要落空了。

    這時,小黃狗起身走到船頭,突然打開了一盞探照燈,我們關掉燈本是爲了節約電源,他突然開一盞大功率的探照燈,讓所有人都覺得眼前一花,但也沒人敢說什麼,我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看着明晃晃的前方,道:“幹嘛?”

    小黃狗還在爲衣服的事情不爽,拍開我的手,不冷不淡的說道:“咱們不熟。”

    我道:“行了行了,我剛纔是事出有因,向你賠罪,你要是實在不爽,打不了我把衣服給你,我自己『裸』奔成不?”

    打了個噴嚏,小黃狗搓了搓鼻子不搭理我,但我察覺到,他的神情有些嚴肅,肯定是發現了什麼,但他又不肯說,我便耐心等在旁邊。

    須臾,小黃狗眯着眼道:“我聞到前方有一種味道。”

    小黃狗的鼻子很靈,什麼『藥』材,一嗅便可以分析出成分,但我現在聽他的口氣,他似乎不能斷定是什麼味道,於是我沒有打擾他,任由他站在船頭細細辨認,期間蠻子手裏拿了塊肉乾過來給他送吃的,我道:“你們當家的正在辦事,肉乾香味兒太濃,會影響他的嗅覺。”

    蠻子一愣,道:“那我先離開。”

    “不用。”我阻止他,拿過他手裏的肉乾,道:“我勉爲其難替他解決了。”

    蠻子臉一黑,一幅吃了蒼蠅的表情,僵着聲音道:“孫先生,那真是辛苦你了。”

    我揮揮手,示意不客氣,一邊吃一邊注意小黃狗的動靜,就在這時,他臉『色』一變,失聲道:“是屍體的味道。”、

    “咳咳。”這正吃着飯呢,說什麼屍體。我被嗆了一下,邊咳邊道:“屍體……我、我怎麼聞不到。”

    小黃狗翻了個白眼,將我手裏的肉乾奪過去,直接開始往嘴裏塞,我一時不知道究竟該抽他,還是感謝他不嫌棄我的口水。

    我道:“你確定?”

    小黃狗道:“我們離它還有很長一段距離,但就在我們前面,味道若有似無,提醒他們小心。”我點了點頭,將小黃狗的話轉告給了鬼魂陳,鬼魂陳給大腿使了個眼『色』,大腿便將消息傳遞給衆人,一聽說前面有屍體,一幫人立刻跟打了雞血一樣,他們這幫人不怕死人,怕的就是未知事物,能在這種時候見到一具屍體,就意味着有人打了頭陣,從屍體上,或許可以得到很多線索。

    這條地下河挺長,再加上是逆流而上,因此我們的速度很慢,大約二十分鐘左右,小黃狗喝道:“就是這裏!”

    很顯然,有屍體的地方到了,我們立刻打開探照燈,照向四面八方,但周圍都是黑漆漆的石壁,哪有什麼屍體?

    查看了一圈,衆人看向小黃狗的目光充滿了懷疑和不屑,大胸等人更是一臉被耍後的惱怒表情,如果不是有鬼魂陳在場,這小子恐怕會直接撩槍不幹了。

    但不知爲何,我卻下意識的鬆了一口氣,因爲根據剛纔帶着槍痕的船隻來看,大伯顯然被人開槍攻擊了,緊接着,小黃狗又說有屍體,一切似乎都預兆着大伯已經遇難了。

    我心情忐忑無比,這一刻,真希望確實是小黃狗的鼻子出了問題。

    鬼魂陳似乎挺信任小黃狗的,他並沒有因爲什麼都沒有發現而放鬆,而是打了個手勢,我發現他下達命令時,大多都是用手勢,而且很多手勢都是我沒有見過的,大概是他們這個組織內部的通訊方法。隨着鬼魂陳的安撫,他手底下的人壓下不滿,重新開始警戒起來,幾盞明晃晃的探照燈照來照去,卻依舊什麼也沒有。

    然而,就這時,寂靜的地下河裏,突然傳來了一種喀呲喀呲的聲音,就像是有人在用手指甲刮玻璃一聲,聲音十分刺耳。

    聲音是從我們船的底部傳出來的。

    船底有東西!

    一船人面面相覷,鬼魂陳指了指大胸,做了個下水的手勢。

    大胸臉『色』陰沉,顯然不太樂意,但他不敢公然和鬼魂陳作對,目光一轉,突然停留在我身上,壓低聲音道:“老大,我看不如讓這小子下去,他這一路上太清閒了,也該做點兒貢獻纔對。”

    清閒?你他媽哪知眼睛看到我清閒了?你這個禍害,當初我揹人的時候,真不該把你背出來,現在真是自找罪受,我還想說什麼,鬼魂陳看向我,做了個下水的動作。

    我一愣,心說不是吧兄弟,看在我忍辱負重爲你偷『藥』的份兒上,你也不該這麼對我啊。

    這時,鬼魂陳又道:“你們一起。”大胸無可奈何,但非要拉一個墊背的,於是我們只好帶着武器跳下水,入水前,我特意將自己的乾衣服脫下去,衣服一沾地就被小黃狗拿過去穿着身上,嘴裏還說道:“放心去吧,我幫你保管。”

    臥槽!

    從船上跳下去,冰冷的地下水瞬間讓人渾身打顫,十一月份的季節,能有我這份勇氣的人實在不多見,我水『性』還算不錯,下了水很快穩定下來,手裏拿着匕首,眯着眼去看船底,大胸在我右側,我們一起朝船底游過去,腰間『插』着水底冷煙火,綠濛濛的冷光,將周圍的一切都照『射』的陰慘慘的。

    在這片慘淡的光線中,我發現一個人形的東西,正附着在我們的船底,那是一具青銅『色』的盔甲。

    我只覺得腦海裏嗡鳴一聲,立刻聯想到了大伯在將軍洞的遭遇,這裏……怎麼會有盔甲?

    就在這時,那具盔甲似乎承受不了重量,開始倒栽着往水裏去,這一瞬間,我看到了一張通紅的扭曲的臉,但只一眼我也認出來,是大伯!

    我靠!

    如果不是因爲在水底,我真想罵娘。

    我也顧不得什麼詭異,什麼危險了,立刻衝上去接住了大伯,真***沉,我抱着冰冷的窺見往水面上竄,真不明白,大伯怎麼會把這玩意兒穿在身上。

    見我一下子抱着個盔甲鑽出水面,船上觀望的人也顯得很錯愕,我叫道:“快,拉我們上去。”

    大胸鑽出水面,罵道:“姓孫的,你發什麼瘋。”

    我沒搭理他,帶着大伯上去,衆人一見盔甲裏還套着一個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東西,立刻愣住了,大腿一瘸一拐的湊過來,道:“就是這東西在撈我們的船底板?這、這人怎麼長的像孫老爺子?”

    什麼叫長得像,根本就是。

    小黃狗差點兒沒蹦起來,道:“怎麼會這樣。”他立刻伸手去『摸』大伯的脖頸,探了探脈象,道:“還活着,但有溺水的徵兆,快,把這幅盔甲弄下來,做排水處理。”

    我和小黃狗七手八腳去解盔甲,但『摸』了一半卻驚訝的發現,這個盔甲竟然是一個整體,根本沒有辦法打開。

    那大伯是怎麼進去的?

    這時,我注意到了大伯的手指甲,他的手在流血,指甲磨損很嚴重,很顯然,剛纔是大伯在摳船底,或許是他出了什麼意外,所以只能用這種方法引起衆人的注意。

    試想一下,如果他剛纔沒有撈船底,那會不會就帶着這一幅沉重的盔甲淹死在水裏?想到這兒,我頓時感覺一陣後怕,心說大伯啊大伯,你能在這種關頭恰好遇上我們,真可謂是福大命大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
    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