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頂三十四章叩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頂三十四章叩頭字體大小: A+
     

    小黃狗支着手電筒在前方,四下掃了壁畫一眼,隨後燈光停留在了右側。

    那裏有一個長方形的石臺,石臺高約一米,上面雕刻着一種怪模怪樣的野獸,有點像麒麟,小黃狗道:“這是神話傳說中的‘狸犴’,據說狸犴會認第一個見到它的人爲主,至死不離不棄,古人視其爲忠義之獸,這種獸翅生雙翼,主人可以騎着它傲遊四海。”

    我道:“什麼忠義,應該是雛鳥情節吧。”

    小黃狗在我後腦勺拍了一巴掌,道:“跟你說話怎麼這麼費勁,不要用現代思想去揣測古人的境界,你沒發現這些獸有什麼特別的嗎?”

    我心知武力值比不過小黃狗,也懶得跟他鬥嘴,一邊揉後腦勺,一邊去仔細觀察那些狸犴,一看之下,我突然發現,這些狸犴都是兩隻爲一組,互相撕咬,我忍不住道:“難道它們不能羣居?”

    小黃狗道:“不是不能羣居,這代表着糧谷勢力再打架,你看,有很多狸犴都死了,這是一種意寓。

    而且逐漸的我還發現,這個長髮形的石臺,事實上並沒有那麼規整,朝南的一頭,似乎要大一些,而朝北的一面則小一些,一開始由於光線昏暗,我們沒有反應過來,但現在仔細一看,儼然是個棺材的造型。

    而石臺頂部,則又是一塊約兩人高的石碑,上面有宋楷,寫着一篇忠義辭。

    想來,所謂的忠義碑,應該就是這裏了。

    石碑上記載,凡是宋室子弟,到了忠義碑前,需叩首祭拜,我們不是姓趙的,自然不用管這些,然而就在這時,我突然發現,忠義碑的旁邊,有一個黑色的長木匣子,有點兒像一個縮小版的棺材。

    什麼玩意兒?

    難道是什麼機關?

    我試着碰了碰它,沒有別的反應,隨後輕輕一推,木匣子上層,竟然如同棺材板一樣,被我推開了,從裏面,露出了三支黃色的香。

    給死人供香,三支爲一炷,我沒想到,這盒子裏居然是放置着一炷香,而且也不是香是不是經過特殊處理,時隔千年,竟然還完好無損,顯然,這是用來讓後人祭祀忠義碑的。

    石臺前方還有一個小平臺,平臺處有裂縫可以插香,一開始我以爲那是用來踏腳的,可以供人踩上去,現在想來,應該是用來插香和祭拜時用的地方。

    除此之外,整間石室便沒有別的出入口,小黃狗看完一圈,譏諷我道:“以左爲尊,我說醫大的高材生,你倒是把出口給我找出來啊。”我知道小黃狗這丫沒上過大學,對於我文憑比他高的事情十分介懷,其實人就是有這麼個心理,別管你多有權有勢,世界上比我學歷高的,一抓一大把,但人一般都只跟身邊的比,爲此,小黃狗曾經對着我的大學畢業證比過中指。

    靠,我找誰惹誰了。

    被他這麼一說,我覺得面子掛不住,不願意走了,一見那一炷香,便道:“你看過張無忌沒有?他是怎麼得到乾坤大挪移心法的,知道嗎?”

    小黃狗揉了揉自己的額頭,嘆了口氣,道:“ok!小祖宗,我承認我剛纔說錯話了,我平時沒什麼時間看電視劇,所以請你不要在這種關頭,跟我討論這個無關痛癢的問題,張無忌關我屁事啊!”

    我打定主意要試一試,便道:“明教教主就是用磕頭祭祀的方式,來隱藏武功心法的,沒準兒……”

    小黃狗打斷我,道:“雖然我跟張無忌不熟,但聽你的意思,你是要給這塊石碑下跪?”

    其實我話一說出口,也覺得自己挺異想天開的,都是金庸害的,但看着小黃狗一幅鄙夷的神情,我愛面子的老毛病的犯了,道:“我就是試一試,萬一有機關怎麼辦。”

    “好。”小黃狗一擊掌,突然將臉湊近,說道:“你要是能弄出一個機關來,我管你叫爺爺。”

    我一咬牙,道:“孫子,你等着吧。”

    說着,我讓他交出打火機,點燃了那一炷香,隨即跪在了地上,將香插進去,磕第一下的時候,沒反應,第二下也沒反應,我有些心虛了,心想:完了,這次丟人丟大了,以後要永遠活在鄙視中了,我發誓,從今以後,再也不看任何武俠劇。

    一橫心磕完最後一個頭,我做好讓小黃狗嘲笑的準備,正準備起身,就在這時,這間石室裏,突然想起了咔嚓咔嚓的聲音,這種聲音我已經不算陌生了,是某種機關運作時的聲音,而且機關越小,聲音就越小,而現在根據聲音的情況來看,應該是某種大型機關開始運作了。

    比如:石門?暗道?

    我一陣激動,一邊起身一邊道:“快,快叫爺爺!”小黃狗也一幅見了鬼的表情,但他很快警惕起來,注意周圍的動機,估計是想看暗道會出現在哪個方位,但我們誰也沒有想到,暗道居然會在腳下!

    等我反應過來時,只覺得腳底一空,整個人就開始往下掉了。

    “啊……”

    砰!

    “我操。”高度不大,應該有五米的樣子,瞬間我就摔到了地上,小黃狗也直接砸我身上,砸得我差點兒沒吐出來,手電筒也咕嚕咕嚕滾到了一邊,光線十分暗淡,一切都看不清。

    我推了他一把:“咳咳……別壓了,我快死了!”

    “gotohell!”小黃狗估計是惱怒了,開始飆洋文了,我立刻爬起來,道:“手電,手電拿過來。”小黃狗有我當肉墊,摔的不重,率先走過去拿起了手電筒,隨着光線增高,可視度也加強了,我們竟然又到了一間石室。

    很明顯,這間石室是位於忠義碑的底部,我不禁道:“修建這裏的人,腦回路太不正常了,我以爲暗門鐵定在牆上,沒想到是在腳下。”

    小黃狗冷笑一聲,道:“暗門?你自己看看,這裏像是有暗門的樣子嗎?”聽他一說,我才忽然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這裏居然是密室!

    沒有其它任何出入口!

    而我們頭頂的石板,也早已封閉了。

    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跟我預想的不一樣?

    沒等我理清思緒,小黃狗便嘆了口氣,道:“我發誓,從今天,不!從現在開始,我會無視你的任何話,你這張烏鴉嘴,給我閉緊。”是着,他做了個拉鍊的動作,示意我不準在開口說話。

    我只能幹笑,心知自己似乎闖禍了,便沒吭聲,就這時,我突然注意到,石室裏有一種類似檀香的味道,看了一圈才發現,原來那柱香也跟着掉下來了,而且竟然沒有毀壞,雖然貼着地面,卻持續在燃燒,散發出獨特的氣味。

    我心裏咯噔一下,覺得不對勁兒,正常人都知道,香一類的東西,一但有一面貼地,就會很快熄滅,而這三炷香,爲什麼不滅呢?

    在我觀察地面的三支香時,小黃狗已經彎腰將它們撿了起來,顯然他也覺得不對勁兒,所以準備近距離的觀察一下,然而香一拿近,我們頓時大吃一驚,因爲香正在以極快的速度燃燒着。

    香被譽爲鬼的食物,吸食了香火據說可以給積德,這比供奉食物更重要。

    而我們眼前的香,就像……就像真的有鬼在吃一樣。

    小黃狗倒抽一口涼氣,猛的將杏扔了出去,但香依舊沒有熄滅,如果不是它比較粗,照這種燃燒速度,普通的香,早就到底了。

    “難道……難道這間石室裏,有那種東西?”我道。

    “閉上你的烏鴉嘴。”小黃狗看也沒看我,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緊接着,他用腳踩香,估計是想將香踩滅,謝天謝地,僅僅兩腳,香便滅了。

    在民間,踩香是大忌,因爲據說香火點燃時,鬼物就會將臉湊到香火旁,踩香就是在踩它們的臉,會惹怒不乾淨的東西,而且點香也不能用嘴吹,一來嘴氣濁,二來帶陽氣,只能用手煽,總之忌諱很多。

    小黃狗踩完香,雖然熄滅的紅點讓我鬆了口氣,但民間種種的禁忌還是一下子從我腦海裏冒出來,甚至還形成了一幅小黃狗正踩着一張鬼臉的畫面。

    他奶奶的,我以前怎麼沒發現,自己的想象力原來這麼好。

    小黃狗還算挺了解我,他踩完香,看了我一眼,估計知道我在想什麼,於是揮了揮手,道:“別想東想西,兄弟,我算是怕了你,事情已經發生就算了,找找看有沒有什麼方法能出去。”

    說着,他開始觀察周圍的石牆,估計是想看有沒有別的機關,然而,這裏完全是空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看完一圈後,小黃狗嘆了口氣,道:“找不到,密封的,或許,這裏本來就是一個機關,用來將人困死的。這裏氧氣不多,我們必須得儘快想到辦法。”

    我一咬牙,指了指上方,道:“上面的石板不知能不能推開,咱們加起來也有三四米,你再一伸手就能夠到,踩着我的肩膀上去,別跟我客氣。”

    小黃狗翻了個白眼,道:“都是你害的,我沒有踩死你都算輕的。”見我紮好馬步,他也不客氣,踩着我的大腿,跨上我的肩膀,拿着匕首,伸手摸索着上方,我也看不見他的動作,只能努力站穩,集中力氣,盼望着他能快一點。

    然而,就在這時,黑暗中,突然出現了一個東西。【?-?爲您精選?】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
    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