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20章 蠱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20章 蠱惑字體大小: A+
     

    鬼魂陳簡單的解釋了一番,大意是說,旱魃是屍體入土後產生的一種屍變,而水魃同樣是一種屍體入水後產生的一種屍變,並且這種機率很小。

    國人講究土葬,因此歷來很少有人知道水魃一說。

    袁虎聽完,立刻道:“這麼說,這裏曾經死過人?除了咱們,還有誰會來這個地方?”

    我們一干人面面相覷,都摸不着頭腦,我白天原以爲是什麼大魚,卻想不到,母豹子是被一隻水魃害死的,而且根據鬼魂陳的說法,他道行有限,沒辦法對付水魃。

    在關於水魃的傳說中,還有最爲重要的一點,據說在水魃如同水藻一樣的身體下,其實是有一對極其犀利的眼睛,誰要是和它對視,水魃就會記住那個人,吃肉喝血。

    我慶幸鬼魂陳之前阻止了我,要不然我可能就被水魃給惦記上了。

    老吳心有餘悸的說道:“那咱們在這兒,應該安全了吧?”

    鬼魂陳點了點頭,沒有吭聲。

    緊接着,大腿便放射了一隻信號彈。

    此刻天色已經很晚,經過一夜的殺戮與奔波,此刻安定下來,便覺得又累又餓又困,老吳等人拿出了自己的食物,衆人分食了,我給孫金金吃壓縮餅乾,它吃了兩口就一直打嗝,大約豹子不適合吃這些東西。

    由於沒有帳篷,所以我們都是直接圍着火堆睡覺,小黃狗在火堆裏添加了一些幹硫磺,這東西可以薰蚊蟲,大都數的蛇蟲鼠蟻都不喜歡硫磺的味道,聞到之後就會遠遠的避開,我們幾人吃喝完畢,便就地休息。

    山裏極其冷,寒氣又重,再加上我的衣服給鬼魂陳分了一半,因此時不時便被凍醒,不知第幾次醒來的時候,我忽然發現,有一個黑影鬼鬼祟祟的在周圍徘徊,我頓時一個激靈,猛的睜開了眼睛,我們是有安排人守夜的,守夜的人去哪兒了?

    緊接着我便發現,那個鬼鬼祟祟的人,正是守夜的袁虎,他身處於火光於黑暗的交界處,身形顯得模模糊糊,我心裏鬆了口氣,心想自己真是杯弓蛇影了,於是也沒有爬起來,只迷迷糊糊的看着袁虎的動作。

    這小子不會是在放水吧?

    也不知找個遠一點的地方,就在這附近,也不怕把我們薰死。

    一想到放水,我也有些尿意,剛想爬起來,卻突然被人按住了,我側身一看,是鬼魂陳,他不知何時也醒了,眼神看起來很清明,躺在地上,衝我微微搖頭,示意我不要動。

    我立刻就感覺到了不安,很明顯,鬼魂陳是發現什麼了,我忍不住再一次去看袁虎,發現他突然直挺挺的轉過了身,朝着我們走過來,出於警惕,我立刻閉上眼睛裝睡,只留下一絲縫,接着餘光觀察。

    在朦朧的視線中,袁虎朝着我們走過來,他彎着身體,似乎在尋找什麼,四肢的行動顯得有些古怪,片刻後,他來到我身邊,同樣彎下了身,並且越彎越低,最後整個人的下巴幾乎是貼在地面的,眼睛與我平時,透過餘光,我霎時看清了袁虎的模樣,雙目赤紅,嘴角還留着涎水,看我的表情,就跟我平時看見烤鴨一個模樣。

    天吶,他……他怎麼會變成這樣?

    我瞬間緊張的渾身僵硬,這時,身後有人不動神色的捏了捏我的手臂,我這纔想起鬼魂陳在身後,一時也安定下來,片刻後,袁虎越湊越近,似乎在聞什麼味道,大概是覺得我身上的味道不怎麼好聞,他轉身離開,走到了我身後,也就是鬼魂陳的位置。

    我看不清他對鬼魂陳做了什麼,但一切都是在一種極其安靜的條件下進行的,我又不敢翻身,一時間顯得很糾結,然而,就在這時,我聽到了一聲低吼聲。

    是孫金金。

    與此同時,袁虎站直了身體,使得我可以看見他的動作,他提溜着孫金金的後脖子,就像提起一隻貓一樣,隨後湊近自己,細細的聞,孫金金自然不甘心被提着,所以奮力的扭曲,但這個姿勢或許是壓制了它的聲帶,因此它發出的聲音很小,如果我睡着的話,可能根本就聽不見。

    袁虎他要幹什麼?

    難道這小子有夢遊症?

    就在我揣測時,袁虎突然張開了嘴,幾乎張到了人類的極致,猛的朝着孫金金的脖子咬過去,那一刻,我驚的魂都飛了,也顧不得鬼魂陳的暗示,抄起附近的一支長槍,一下子蹦躂起來,將槍當木棍用,一下子砸到了袁虎的後脖子上,這一下子,竟然把他給敲暈了。

    孫金金掉在地上,走到我腿邊扒我褲子,顯得十分委屈,嗷嗷叫喚,鬼魂陳一個鯉魚打挺翻起身,隨後迅速跨到了袁虎的背上,將他整個制住,隨後他道:“拿繩子給我。”

    這一翻動作已經驚醒了其他人,我也顧不得解釋,連忙找出繩子扔過去,鬼魂陳立刻將袁虎的手腳給捆了。袁虎是小黃狗的手下,小黃狗臉色不善,道:“你這是幹什麼?”

    淡淡的看了小黃狗一眼,鬼魂陳皺眉道:“他肯定和水魃對視過,已經被蠱惑了。”

    “蠱惑?”我不太能明白他的意思。

    鬼魂陳道:“水魃不能離水太遠,但它可以蠱惑和它對視過的人。”

    小黃狗緩了緩神色,臉色陰沉,道:“那怎麼辦?”

    沒人吭聲,我看着沉默不言的鬼魂陳,不由道:“難道連你也沒有辦法?”

    鬼魂陳看了我一眼,淡淡道:“爲什麼我要有辦法?我是人,不是神仙。”

    “那袁虎難道就一直會這樣?”老吳和袁虎關係不錯,因此顯得有些不忍心。

    鬼魂陳將袁虎裹的結結實實,最後對小黃狗道:“我救不了他,被水魃蠱惑後,會嗜人血嗜人肉,一但達到有水的地方,就會往水裏鑽,最後淹死,你的手下,你自己做決定。”

    小黃狗沒吭聲,他直直的盯着昏迷中還在流口水的袁虎,目光閃爍不定。我知道,他現在的內心一定是很糾結的,如果說鬼魂陳可以毫不猶豫的殺了自己的手下,那麼小黃狗很難辦得到,畢竟小黃狗這次所帶出來的人,都是跟了他很久的弟兄。

    但現在的情況,連鬼魂陳都沒有辦法,難道我們就任由袁虎這樣下去?這實在是一個危險,而且一但真的遇到水源,袁虎自己跳下去,反而被淹死,也是一件極其痛苦的事。

    小黃狗臉色幾度變幻,最後他擡頭看向上方,道:“天快亮了。”緊接着,他走到袁虎身邊,按了他幾個穴位,拍着袁虎的臉道:“醒醒。”

    須臾,袁虎慢悠悠的睜開眼,小黃狗盯着他道:“我是誰?”

    袁虎眼睛赤紅,眨了眨眼,猛的張開口朝着小黃狗的臉咬過去,小黃狗一把將人推開,袁虎撞到樹上,由於四肢被束縛,很快又倒在地上,不斷掙扎,嘴裏口水直流,盯着我們,彷彿在盯着香噴噴的烤肉一樣,眼神極其瘋狂。

    小黃狗長長舒了口氣,隨後靠近袁虎又一次將人提了起來,開始提着袁虎朝遠處走,我預料到小黃狗接下來要做什麼,想阻止,卻發現自己根本沒有阻止的立場。

    現實十分殘酷的擺在我們眼前。

    這就像我當初扔下楊博士三人一樣。

    片刻之後,遠處傳來砰的一聲槍響,聲音刺破黑暗,預示着一個生命的終結。

    我們其餘人圍坐在火堆旁,沒人能睡的着,片刻後,小黃狗回到了隊伍,神色淡然,似乎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但我看到,他握槍的那隻手,指關節幾乎發白。

    接下來,我們都沒有再睡覺,一行人靜默的等着白天的來臨,大約一個鐘左右,林間逐漸明朗起來,火焰也燃燒的差不多,按照原計劃,我們並沒有急着趕路,而是等待大部隊匯合,但這一夜都沒有任何人前來投靠,我們在火堆上蓋上新鮮的樹葉,捂出信號煙霧,煙霧裊裊上升,就如同進入峽谷之後這一個個消失的生命,又輕又薄。

    袁虎的事情,讓隊伍裏的氣氛顯得沉默,但吃喝拉撒還是要繼續,由於人少,我們就沒有煮餅乾糊,而是直接啃壓縮餅乾,孫金金吃不了這玩意兒,而且我們本身所攜帶的肉乾也比較硬,小豹子暫時還消化不了,我想了想,便拿了一隻槍,準備在周圍打一些鳥或者其它什麼東西。

    小黃狗眼皮也不擡,說道:“你最好待着別動。”

    “爲什麼?”我心說,再不動,孫金金就要餓死了,那我就太對不起它媽了。

    “如果你再引出些什麼蟒蛇、恐龍,我是不會浪費體力去救你的。”

    我知道小黃狗現在的心情很糟糕,因此也沒有心裏去,摸了摸鼻子,道:“我不會走太遠,就在附近轉,放心,不會給大家帶來麻煩。”

    有了袁虎的前車之鑑,我知道,在這個峽谷裏,還有很多我們無法戰勝的東西,一但危及到整個團隊的利益,是沒有人會顧忌我的性命的。

    說完,我便提着槍在周圍轉,運氣不太好,我竟然無意間轉到了小黃狗解決袁虎的地方,袁虎的屍體就這樣倒在叢林裏,血紅的眼睛至今沒有閉上,而且身體缺了一部分,大約是被什麼野獸啃過了,我小心繞開這片區域,遇到了一些不知名的鳥類,這些鳥沒有見過人,所以根本不怕我,當我在樹下瞄準它們時,還是傻兮兮的不動彈,因此被我獵到了一隻。

    就在我準備回程的時候,我突然發現,不遠處的空曠地,竟然有一頂帳篷。



    上一頁 ←    →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
    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