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13章 榃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13章 榃伯字體大小: A+
     

    剎那間,我只覺得眼眶發熱,有一種想流淚的衝動。

    然而,就在這時,我背上的鬼魂陳突然醒了,用一種接近氣聲一樣微弱的聲線,低聲道:“……鹽,鹽。”

    鹽?我聲音嘶啞道:“你也知道餅乾糊難吃?其實我吃餅乾糊吃的嘴裏都淡出個鳥了,但現在不是吃鹽的時候,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說。”

    鬼魂陳劇烈的咳嗽了一聲,似乎要斷氣一樣,隨後,他的手指搭在了我的耳朵上,繼續說道:“……要鹽。”

    我急了,道:“現在命都快沒了,上哪兒給你找鹽去。”

    鬼魂陳沉默了片刻,我側頭一看,居然暈了,但緊接着我就覺得不對勁,鬼魂陳不是那麼不靠譜的人,這種時候,他要鹽做什麼?

    鹽除了可以吃以外,還有消毒的作用,而且有很多微生物和植物也會對鹽產生反應,難道鬼魂陳是想讓我用鹽對付這些東西?我看着眼前兩張幹扁的人皮,越想越有可能,於是也不敢將他放下,一路揹着他去帳篷裏找鹽。

    事實上,我雖然因爲藥墨的原因,傷勢恢復快,對藥物也有抵抗力,但畢竟抵抗力有限,這麼一番高強度折騰下來,早已經是雙腿打顫,提溜着裝鹽的包,剛出帳篷,肌肉就抽搐了一下,手裏的鹽頓時撒了出去,我整個人也撲倒在地,背上的鬼魂陳直接滾了一圈,滾到了一邊。

    我擔心他被人蔘果纏住,連忙爬起來準備扒人,結果擡頭一看,頓時呆住了,因爲我們附近的藤蔓竟然開始往後退,以帳篷爲中心,露出了一個直徑約三米左右的圓。

    我立刻意識到這些東西怕鹽,於是連忙將地上的鹽均勻的撒在周圍,形成了一個防護圈,丟下鬼魂陳,便去救大伯等人。

    由於我這片刻的耽誤,已經有不少人蔘果重新纏住了大伯等人的腿,我舉着匕首揮砍,那些藤蔓比較容易弄斷,斷口處流出墨綠色的汁液,噴濺到人的皮膚上,有些癢酥酥的,我也顧不得有毒還是沒毒,立刻一手架起一個人,往返於安全區,足足十來趟,纔將所有人都運到了安全區裏。

    這裏只有一頂帳篷和少量裝備,而人蔘果被逼到了周圍,眼見煮熟的鴨子飛了似乎顯得很狂躁,藤蔓顫動起來,上面的嬰兒也跟着抖動,發出一種哈哈哈、簌簌簌的聲音,像是小孩子在笑,又像是在尖叫,聽來十分滲人。

    而大伯他們也重新陷入了昏迷,此刻正是上午,陽光明媚,但峽谷裏霧氣十分濃厚,使得我眼前的能見度很低,一眼望去,石灘的盡頭也全是這些人蔘果,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可以自己逃跑,但不可能帶着其餘人逃跑,除非我是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可以將這二十來號人外加裝備全部舉起來。

    人蔘果彷彿有生命一樣,顯得越來越急燥,它們逐漸深處藤蔓靠近,一但碰到鹽,又離開縮回去,目前看起來,這些鹽還能抵擋一陣,我們暫時是安全的。

    藉着這個機會,我抹了些鹽在自己的腳上,隨後去其它帳篷搶救裝備,用所攜帶的醫藥對大伯他們進行救治,勉強起了效果,衆人都甦醒了過來,力氣也恢復不少,比我之前用尿管用多了。

    但隨着時間的推移,人蔘過聚集的越來越密集,剛開始我還能衝出去,到後來,我一往外衝,就會立刻被纏住,而地上的鹽,由於水汽和溫度的原因,也在一點點的慢慢減少。

    該怎麼辦?

    在這種時刻,人都會下意識的依賴強者,於是我去看鬼魂陳。他已經醒了,默默抿着脣,注視着周圍的人蔘果,不知是不是在思考對策,我湊過去,問道:“陳老大,你快想個辦法。”

    大胸哼哼唧唧道:“現在叫老大也沒用。”

    我道:“給老子閉嘴,信不信我把你扔到外面去。”此刻他們體力還沒用恢復,論起武力來,我現在是最強的,早在他揍老吳時我就已經覺得不爽了。

    大胸噎了一下,臉色顯得很難看,這時,之前受傷的大腿勸道:“是孫老弟救了咱們,你就彆嘴上不饒人了。”

    這時,小黃狗不知從裝備包裏翻出了個什麼東西,模樣挺奇怪,是一種我從沒有見過的武器,只聽他道:“水火無情,不如試試這個。”

    “這玩意長的像煙花筒,是幹嘛的?”我道。

    小黃狗道:“去你媽的煙花筒,這是燃燒彈,爆炸後可以散開三米,咱們只要朝着三個不同的方向分別射擊一次,就可以將這一片都燃燒起來。”

    我聽的直翻白眼,道:“這附近根本就沒有水,這些東西離咱們這麼近,萬一燒到我們自己怎麼辦?”

    小黃狗聳了聳肩,一臉欠揍的說道:“我只是提個意見而已,具體操作方法,咱們可以慢慢商量。”我覺得這小子不靠譜,想來鬼魂陳當時既然可以想到人蔘果怕鹽這一點,想必對這種奇怪的東西,應該有一些瞭解,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讓鬼魂陳拿主意,可比小黃狗靠譜多了。

    於是我問鬼魂陳:“你怎麼知道它們怕鹽,難道你認識這些東西?”

    鬼魂陳淡淡道:“是榃伯。”

    我道:“tan?哪個tan?”

    鬼魂陳在我手心裏寫了個字,這個榃字極爲生僻,我從來沒有用過,然而,就在此時,老吳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道:“啊。榃伯,是不是古西域一帶供奉的一種守護神?”

    鬼魂陳似乎感到挺意外,他點了點頭,道:“應該是。”

    老吳便解釋道:“古西域有很多原始神崇拜,崇拜的對象也各有不同,其中就有一支奇特的文明,他們崇拜一種名爲榃伯的東西,據說榃伯會結像人一樣的果子,果子一直長不大,但如果有誰老死了,或者病死了,將屍體拿去喂榃伯,榃伯的其中一個果實就會成熟,變成一個活生生的嬰兒,那個文明據說就是靠這樣繁衍生存的。”

    我只覺得荒謬,道:“靠這樣繁衍,那男人和女人幹什麼?”

    老吳攤了攤手,道:“這我就不知道了,我以前當金人的時候,曾在新疆呆過很長一段時間,也走過很多人跡罕至的地方,這個傳說,也是在一些老一輩的人嘴裏聽說的,現在知道的人已經很少了。”

    然而,就這時,突然有人拽了拽老吳的袖子。

    那人是小黃狗的一個手下,長的很瘦小,但爲人機靈,而且說話也比較圓滑,不會輕易得罪人,他挺粘老吳的,因爲他自己說,老吳長的像他死去的一個老爸,老吳就這麼平白無故的,多了個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乾兒子。

    老吳不待見他,虎着臉道:“幹什麼,別拉拉扯扯的。”

    那人名叫袁虎,他苦着臉道:“老吳,你看那邊。”他指着的是我身後,我立刻轉身往後看,兩個巨大的綠色嬰兒出現在了我們眼前,它們的頭還連接在藤蔓上,但身體已經比周圍的人蔘果大了很多。

    所有人都愣住了。

    人蔘果怎麼長這麼大?

    袁虎又道哭喪着臉道:“那個傳說不會是真的吧。”

    老吳罵了句娘,一時也沒有注意,他看向鬼魂陳,鬼魂陳眯了眯眼,順手抄起旁邊的槍,槍口倆擡兩放,啪啪;兩次點射,那兩個人蔘果頓時被打爆了,爆出綠色的液體,果殼也一瓣瓣裂開,緊接着,兩個渾身沾滿綠色粘液的嬰兒,伸胳膊動腿,放聲大哭。

    我們所有人都鴉雀無聲。

    小黃狗拍了拍我,說:“兄弟,掐我一把,我怎麼覺得自己是在做夢。”

    我沒掐他,而是掐自己。

    疼,真他媽疼。

    幾乎所有人都狠命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以確認眼前這一幕的真僞,然而,當我再睜開眼時,那兩個嬰兒還是在原地,甚至哭聲更加響亮。

    我、我……我勒個去,這個世界太瘋狂了。

    我們二十來號人都呆若木雞,連鬼魂陳也露出茫然的神情,片刻後,他扔下槍,左手突然露出了四隻飛刀,隨後朝着那兩個詭異的嬰兒緩緩走了過去。

    離奇的事,出現嬰兒的方向,人蔘果都顯得很平靜,我想到了一個比喻:就像剛生完孩子,沒有力氣的產婦一樣。

    鬼魂陳在我們所有人緊張的注視下走到了那兩個嬰兒勉強,隨後他蹲下了身,撕了自己的一塊衣角,從我們這個角度,之只能看到鬼魂陳的背影,他似乎在擦嬰兒身上的粘液,沒等我們所有人從刺激中回過神,我突然發現,鬼魂陳不着痕跡的後退了一步,隨後飛起一腳,將其中一個踢的老遠。

    嘶……

    有好幾個人,包括我,下意識的都抽了口涼氣。那兩個嬰兒絕對不是人,但那外形太有欺騙性了,因此當鬼魂陳一腳將其中一個踢飛時,我還是心驚了一下。

    隨着鬼魂陳的動作,那個飛到遠處的嬰兒,趴的摔到了地上,摔的四分五裂,而從裏面,則流出了墨綠色的粘液,以及一種如同種子一樣的東西,那些東西一落地,便快速的吸收嬰兒流出的粘液,抽成了一株嫩芽。

    原來是一種奇特的繁殖方式,自然界裏,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東西存在。



    上一頁 ←    → 下一頁

    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
    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