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12章 救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12章 救人字體大小: A+
     

    鷹嘴見衆人都被他的發現吸引了目光,不禁面露得意,道:“這果子挺少見,我弄一個下來,看是什麼東西。”

    小黃狗涼絲絲的說道:“你敢動一下,我就把你的手宰下來。”

    鷹嘴拿刀的手一縮,道:“當家的,我這不是開個玩笑嗎,您別當真啊。”我們不欲多事,所以這果子索然奇怪,但也沒打算怎麼樣,我觀察了一會兒,便跟着衆人繼續往前走,然而,接下來的這一段路,都是這種樹,乍一看,彷彿四面八方都是吊死的嬰兒,雖然明知道是假的,但也顯得很滲人。

    相比之下,其它人安定許多,我走在最後一個,只覺得脖子涼颼颼的,下意識的看了看我沒來時的路,結果我一回頭,頓時驚的頭皮都發麻了,因爲我突然發現,河邊那顆樹上的‘人蔘果’,不知何時,竟然全部面朝向我們,彷彿在偷窺我們一樣。

    果子還會自動轉身?靠,以爲自己是向日葵嗎!

    我只覺得寒毛倒豎,立刻衝進了人羣裏,找最靠譜的那一位,我拽着鬼魂陳的胳膊說:“這些樹有問題,你看。”我手一指,示意他們回頭。

    這時,我們正巧看到其中一棵樹,它的果子,正慢慢轉過身,隨後模糊不清的五官直勾勾的盯着我們。

    這下子所有人都被驚到了,鷹嘴道:“這果子好像捨不得咱們走,是想讓咱們摘幾個嘗一嘗嗎?”

    我徹底被他不靠譜的個性打敗了,欲哭無淚的說道:“我說鷹嘴啊,要不你去和它們談判一下。”

    鷹嘴道:“還是算了。”

    鬼魂陳從懷裏掏出了那面照鬼鏡,我就在他旁邊,因此很清楚的看到,鏡面澄黃髮亮,說明附近沒有鬼,那麼這些果子,應該是和向日葵一樣,有某種生物反應。

    我鬆了口氣,道:“咱們還是快走吧,這些娃娃夠滲人……”我話音還未落,整個林子裏,突然想起了刷刷刷的聲音,再仔細一聽,又明顯是哈哈哈的聲音,彷彿又什麼人躲在林子裏笑一樣。

    沒有鬼,那就是人了。

    有幾個漢子立刻喝道:“什麼人!”

    聲音傳來的方向不定,那幾個漢子逐一朝着不同的方向放槍,然而,笑聲不減反增,很快我就發現,是那些果子在笑。

    它們掛在樹上,身體輕微抖動着,發出古怪的笑聲。

    ***,這年頭,連水果都能成精了!

    我知道它們不是鬼,心裏的膽氣就足了,其實從某種角度來說,我這個人比較怕鬼,但不太懼怕現實中的東西,現實中的東西有血有肉,就是遇到虎狼,我也知道該怎麼對付,但鬼物就太恐怖了,

    眼見那些人蔘果笑的歡樂,我怒從心頭起,直接開槍,最近槍法越來越準,啪的將其中一個打的稀巴爛。我的舉動感染了其他人,立刻有人跟着開槍。

    那些果子被打爛後,立刻裂成幾片,裏面濺出一大堆墨綠色的汁液,我一看,才發現這些果子的內部是空的,沒有果肉,全是這種液體。

    我們‘屠殺’了一會兒之後,這些果子既沒有什麼反常行爲,也沒有停下怪笑,最後我們只能把它當成一種尚未被發現的其它植物,置之不理,走了大約二十來分鐘左右,我們走出了人蔘果的林子,到達了一片比較荒涼石灘。

    這裏的地形比較陡峭,是典型的峽谷地貌,石塊凹凸不平,縫隙間長了一些不知名的雜草和藤蔓類植物,兩邊是比較低矮的懸崖,形成了夾擊的姿勢,從這裏看上去,視線頓時被收窄了。

    這一年來,我看過了許多常人難以見到的風景,但在前一刻,我的眼前還是一望無際的大峽谷,下一刻,就變成了一線天,這種落差感實在很大,也不得不感嘆大自然的神奇造化。

    由於日近黃昏,我們開始在石灘上紮營,這一晚是很安全的,但睡到快要天明的時候,我突然覺得很不對勁,往常這個時候,已經有幾個負責伙食的人在準備餅乾糊早飯了,怎麼今天一點兒動靜都沒有?

    起初我以爲他們只是太累,所以會多睡一會兒,但又過了很長時間,我還沒有聽到動靜時,我覺得不對勁了,於是準備起身,但剛一動,我就發現自己被繩子給捆住了。

    這個認知讓我心中一驚,立刻醒了過來,但眼前的一幕讓我驚呆了。

    我依舊是睡在帳篷裏,但帳篷的頂部、四周,甚至我的身上,全都覆蓋着一層墨綠色的藤蔓類植物,它們如同爬山虎一樣,爬滿了目所能及的一切地方。

    怎麼會這樣?

    我使勁眨了眨眼,以爲自己是在做夢,但等再睜開眼時,一切都沒有改變,甚至我在其中一條藤蔓上,還看到了熟悉的人蔘果。

    是這東西……

    原來它不是長在樹上,而是長在藤蔓上。

    但是,爲什麼它們會爬進帳篷裏?

    我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植物是吃肉的,它們甚至可以移動,但能移動這樣大的距離,弄出這樣大的陣仗的植物,我卻聽也沒聽說過。

    我掙扎了一下,有些緊,但不至於完全無法動,於是我找準藤蔓間的空隙開始往前爬,由於位置的變化,我很快發現,跟我同睡一個帳篷的大伯和王哥也被藤蔓蓋住了,但他們睡的很死,似乎完全沒有感覺到。

    大伯也就算了,王哥很警覺,他怎麼也會睡死過去?

    隨着爬動,我察覺到自己的皮膚上,起了一個個如同被蚊子咬的小疙瘩,而那些藤蔓,也如同南瓜藤一樣,上面佈滿了一層毛茸茸的刺,雖然扎不到人,但感覺癢酥酥的。‘

    我立刻意識到,衆人之所以會昏睡不醒,很可能能事這些茸刺裏,含有某種昏迷素,可以讓獵物陷入昏睡,就像蜘蛛消化獵物一樣,先將獵物麻痹,然後注入腐蝕性液體,將獵物的內部腐蝕成一灘液體。

    我幾乎頭皮發麻,掙脫出來後,立刻去救大伯兩人,估計是因爲我身體裏有藥墨,大多數的傷都比正常人恢復的快,所以藤蔓的麻痹素沒有對我產生太大的效果。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纔將大伯和王哥扒出來,拖着他們除了帳篷。

    外面原本荒涼的石灘上,佈滿了綠色的藤蔓,藤蔓每隔一段還結了一個如同嬰兒一樣的果實,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感覺它們似乎長大了很多。

    一眼望去,這些東西幾乎鋪天蓋地,周圍死一般的寂靜,我知道,其它人都已經被麻痹了,我必須儘快將他們扒出來,但是……但是大伯和王哥怎麼辦?這裏全是藤蔓,根本沒有一處安全的地方,他們現在昏迷着,我應該把他們放到哪裏去?

    就在我思考這個問題時,我發現,地面上有許多果子,都無聲無息的轉過身,以各種不同的姿勢倒在地上,但無一例外的,它們模糊的五官,都朝着我的位置。

    我只覺得一陣寒氣從腳底往上冒,彷彿被無數怨鬼盯上了一樣,緊接着便也顧不得那麼多,在民間的一些偏方里,人的尿液可以用來解大多數迷藥類的毒素,我抱着死馬當活馬醫的態度,撕下身上的一塊衣服,將布尿溼了,隨後捂着大伯的口鼻,謝天謝地,大伯嗆了一下,總算醒了過來。

    我立刻如法炮製的叫醒了王哥,但二人的毒性沒有完全解開,雖然醒了,卻是挪動一步都困難,我對他們也沒有別的要求,只求別倒在地上就行了,保持站立的姿勢,至少還安全一些,緊接着,我便如法炮製,衝進帳篷裏面救人。

    我們二十多號人,全是清一色的壯漢,一來一回間,我幾乎累的要吐血,但大約是對於生命的敬重給了我力量,在這種時刻,我沒有被累趴下,而是成功將所有陷入帳篷中的人都解救了出來,並且用我的神尿將他們弄醒了。

    最後一個被我背出來的是鬼魂陳,他原本就受了傷,再加上這一翻折騰,昏迷的更厲害,大伯這時候已經緩過氣來,勉強能開口,他氣息微弱的說道:“快、快離開這裏……”

    大部分人都急道:“不……行,動不了,麻痹了。”

    鷹嘴虛弱道:“兄弟,你……你的尿還有嗎?要不加量試一試。”

    我急了,道:“是限量版的,現在已經放光了。”這幫人身體機能被麻痹,只能如同殭屍一樣站着,完全挪不動步子,這可如何是好?

    我揹着鬼魂陳,急的額頭直冒汗,我能背的動他,是因爲他相對比較輕,而且連站都站不起來,但其他人呢?我一個個揹出去?這顯然不靠譜,這時,我還發現了一個更嚴重的問題。

    隊伍裏少了兩個人,是那兩個守夜的人,他們當時沒有進入帳篷,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應該是在那個位置……

    我揹着鬼魂陳,朝着記憶中篝火燃燒的位置走去,用腳使勁的撥弄藤蔓,僅接着,下面露出了兩個人,確切的說,是兩張幹扁的人皮。

    他們……被吸空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
    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