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26章 防空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26章 防空洞字體大小: A+
     

    思索間,通道的盡頭處出現了一扇鐵門,準確的來說,是一種鐵欄柵門,將我們的前路完全阻隔了,欄柵中央是一把鐵鎖,鎖卻是開着的。

    鐵欄柵上已經鏽跡斑斑,很顯然這這裏已經存在了很長時間,而且這是在山體的內部,無法現場澆築,這些鐵欄柵,想必都是當年從外面一捆一捆運進來的。

    欄柵的後面黑漆漆一片,也不知道是什麼地方,不過根據這柄鐵鎖的情況來看,那些僧人似乎也經常進出這裏,繁複的開關,使得鐵鎖與欄柵的結合處沒有一點鐵鏽,反而摩擦出了一種光澤,接着手機慘白的閃光燈,可以瞧見欄柵後面的一片空地,是土洞結構,山石延伸到這裏,已經消失了。

    賤嘴摔下扒下鎖,將鐵欄柵完全打開,步入了前方的土洞裏,我緊跟其後,一進入其中,便覺得有一種土腥味兒撲面而來。

    而且我們發現,土洞的走勢是傾斜向上的,也就是緩緩拔高,賤嘴猜測道:“咱們會不會順着這條土洞走到山頂去?沒準兒山頂會有別的洞口。”

    張易霄道:“看這走勢也說不定。”

    此刻,我是走在最後一個的,土洞略微狹窄,因此眼前只能看到張易霄的背影,周圍的土洞打磨的十分平滑,一丁點兒土渣滓也沒有,像是在打磨初期,經過特殊加工一樣。

    結果我們往前走了沒一段距離,前方的賤嘴突然哎喲一聲。

    我忙道:“咋回事兒?”

    緊接着,便聽賤嘴的悶聲道:“摔死我了。”張易霄嘴裏嘶了一聲,道:“怎麼會這樣?”

    我覺得有些沒頭沒腦,於是扒開張易霄的肩膀往前一看,只見在張易霄前方三四米處左右,地面露出了一個方形的大洞口,洞口幾乎佔據了整個地道,只有挨牆的兩邊,有約二十釐米左右的落腳點,賤嘴則完全不見了蹤影。

    不用說,他肯定是掉到前面的土洞裏去了。

    我和張易霄趴在土洞旁邊往下看,只見這個土洞高約三米左右,長約有兩米多,賤嘴此刻正四腳朝天的倒在土洞裏,嗷嗷直叫。

    我道:“這地方怎麼會有個洞?小賤,你走路好歹也留神點兒,你這麼重,要把你拉上來可夠費勁兒的。”

    賤嘴一邊哀嚎,一邊試着站起來,道:“姓孫的,你他媽的就缺德吧,哥們兒我屁股都快摔開花了,趕緊把我拉上去。”說話間,他掙扎着站起來,結果疼的呲牙咧嘴。

    我心說不好,別真是摔出什麼問題了吧?正打算問他要不要緊,賤嘴便將手摸到屁股後面,動作下流的摸過來摸過去,我趕緊道:“哥們兒,有人在呢,你注意點影響。”

    賤嘴不搭理我,片刻後,他手一頓,似乎摸到了什麼東西,緊接着便往外拔,我一看,竟然是一截小拇指大小的尖木頭。

    緊接着,賤嘴低下頭,打着手機,似乎是在觀察地下的情況,隨即便聽他罵道:“我操,這是個機關!”

    我道:“什麼機關?專門用來對付肥胖人員的?”

    賤嘴道:“姓孫的,再敢往哥們兒傷口上撒鹽,哥們兒就往你嘴裏塞狗屎。我剛纔走的時候,前面是沒有洞的,結果一踩下去救踩空了,而且這下面有很多倒刺,只不過都是木頭做的,已經爛掉了,要是沒爛,我現在肯定被捅成刺蝟了。”

    我和張易霄驚了下,沒想到竟然是這麼回事,兩人趕緊合力將賤嘴拽了上來,他一上來,立刻嗷嗷直叫,道:“背上還有,趕緊給拔出來。”我倆一看,只見賤嘴後背上,插了好幾個木籤子,好在他脂肪夠厚,木籤子全紮在表皮上,只受了些皮外傷。

    我倆趕緊將他背上的木籤子拔下來,賤嘴道:“不行,不行,得消毒,這些木頭都不知埋了幾十年了,肯定有很多細菌,孫子,醫大畢業的高材生,趕緊的,拿出你的專業本事來。”

    其實賤嘴出國後,我們一直沒聯繫,他雖然知道我在學醫,但根本不知道我具體學了哪個專業,我那專業實在太丟人,也不好說出來,便道:“咱們眼下沒有消毒手段,不過我聽說人的口水可以消毒,要不我借你點兒?”

    賤嘴噎了一下,道:“這麼說我到時候還要還你?別介,我現在就還給你,張嘴,我吐了啊……”

    我直接就踹了他一腳,罵道:“噁心不噁心,這點兒小傷消個屁毒,別裝死了,你要想被那些和尚逮個正着,就自己在這兒躺着吧。”賤嘴估計也忌諱那些神經兮兮的和尚,立刻一個鯉魚打挺站起來。

    我們眼前的方洞並不算長,成年人一個助跑就能跳過去,想必那些和尚應該是知道這裏的機關的,否則也不至於現在被賤嘴撞上。

    我們三人挨個挨個的跳過機關,便接着往前走,這一次則更加小心翼翼了,我左思右想也想不明白,這樣一個破地方,又是挖地道,又是放機關,究竟是爲了什麼?

    像是瞭解我的疑惑,張易霄突然道:“我有一個猜測,只是暫時還找不到證據。”

    我道:“什麼猜測?說出來咱們合計合計。”

    “你有沒有聽過防空洞?”

    我愣了一下,瞬間會晤過來。奶奶的,怎麼會把這茬兒給忘記了呢!防空洞是在抗戰期間,爲了躲避敵人炮火的轟炸,用來保護人身、財物的安全而挖掘的洞穴。

    1960年代中期開始,**強調突出備戰問題,要準備糧食、布匹,挖防空洞、修工事,並且提出“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的指示。

    在那個時代背景下,全國展開了大面積的防空洞開鑿事業,

    當時除了青壯民兵被組織參加挖洞,一些黑五類、牛鬼蛇神也被強制參加懲罰性勞動改造,每天十幾小時高強度的****眼、爆破、除渣。這樣的全民行動,使得當時的防空洞遍佈全國,甚至有傳言,國家曾經派一支軍隊,到崑崙雪山裏挖過防空洞。

    當然,這個傳說是否屬實我不知道,但防空洞的意義很明顯,它是用來備戰的,並且是由當時的政府統一規劃,由民兵主要負責執行的,洞裏會存放各種物資,而且爲了防止敵人在最後一刻入侵防空洞,洞裏還借鑑了古代的軍事地道技術,埋伏了大量機關。

    凡是看過電影《地道戰》的人,只要想一想地道戰裏面是個情景,就可以想象出防空洞的情形了。

    只不過與之相比,地道戰是人民自發組織的,但防空洞卻是有明確規劃的,因此不管是從開鑿結構、加固程度等,防空洞都更勝一籌。

    現今有很多防空洞都處於空置的局面,因此近幾年來,逐漸有人將其發展成了旅遊事業,天津西青區附近就有一處防空洞,我曾經還想去參觀來着,但當時因爲出了一些事情,所以沒有達成。

    此刻張易霄這麼一說,我猛然覺得,此刻我們所處的這條結構嚴謹,而且還有機關的地道,豈不正是像極了防空洞的結構?

    賤嘴顯然也明白過來,突然雙眼放光,背也不疼了,激動道:“聽說防空洞裏曾經是用來放武器放糧食的地方,而且有很多防空洞由於被炸塌,所以很多物質都無法轉移出來,這地方這麼偏僻,沒準兒物資什麼的都還在,咱們或許可以弄到一兩支槍呢?”

    我以前也覺得耍槍是件特別帥氣的事,但或許是最近半年來槍支見的太多,因此我反而沒有賤嘴那樣的興奮感,而是比較冷靜的分析道:“要是真有槍,還會等你來撈嗎?估計早就被那些和尚處理了,而且這只是咱們的一個猜測,是不是防空洞還吃不準。”

    張易霄點了點頭,道:“不錯,不過如果真是防空洞的話,這地方的出口就肯定不止一個,因爲當時爲了防止被敵人圍困,防空洞的設計,採取的是狡兔三窟的策略,會設計很多隱祕的出入口。”

    賤嘴道:“那敢情好,咱們直接從其它出口出去,這樣就不怕被和尚逮個正着了。”

    這地道十分亢長,也不知通向哪裏,如果真要證明它是一個防空洞,就必須找到兩個標誌性的東西。

    第一是居住區,地面上的人們因爲抗戰而躲到地下,必須會規劃出生活居住區,一般這種區域,都會留下一些人類生活過的蛛絲馬跡。

    第二是物質儲備區,一般會設置成隔間,以防止發生火災等事件,引發連帶效應。

    這一路上,我們又遇到了兩處機關,一處是暗箭,牆壁上有一個個箭孔,只可惜裏面的竹劍早爛成了灰,因此什麼都射不出來。另一個是‘扎釘’,就是將尖木頭紮成一個方方正正的筏子,人躲在後面操控,敵人一進來,筏子就砸下來,將人砸成馬蜂窩,只不過那個筏子,同樣也爛掉了。

    看到此處,我們幾乎已經可以認定這是一個防空洞,但與此同時,我想到了一個很不對勁的問題。

    張易霄說過,二十一年前,律嚴寺曾經也毀滅在泥石流中,要知道,律嚴寺是處於懸崖半空的,如果當時的災情,連處於半空中的寺廟都受到波及,那麼整個清源鎮的人,幾乎都不可能有生還的機率。

    而我們在山外,小文則說,當時還活下來一批人,那批人都是地勢比較高,所以倖免於難。

    疑點來了,難道他們的地勢,比古寺還高?

    這顯然不可能,那麼那批活下來的人,是因爲什麼原因躲過那場災難?

    我隱隱約約冒出一個想法:他們躲入了這個防空洞!【?-?爲您精選?】



    上一頁 ←    → 下一頁

    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
    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