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25章 鬼哭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25章 鬼哭經字體大小: A+
     

    爲了確認賤嘴是否安全,我連忙喊道:“小賤,你怎麼了?”

    我一喊完,賤嘴立刻直起身,隨後猛的轉過頭,神色激動的朝我們打手勢,道:“快,過來!”

    我一看賤嘴的表情不由愣了,這小子根本沒哭,但哭聲還在繼續,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他肚子裏也有一隻變異的情歌蠱,這股不喜歡唱歌,喜歡哭?

    張易霄反應比我快,立刻朝着賤嘴走過去,隨後彷彿是發現了什麼東西,頓時咦了一聲。

    他倆奇奇怪怪的舉動,早就激的我心裏如小貓在撈,頓時也顧不得那麼多,立刻舉着手機湊上去,結果一看見眼前的東西,我也愣住了。

    那居然是一隻老式的黑盒子收音機。

    哭聲是從收音機裏面傳出來的。

    賤嘴道:“我剛纔發現了這個,一按開關它就響了。”

    張易霄神情一變,立刻伸手將開關按下,哭聲立即消失了。隨後,他道:“別把那些和尚招來了。”緊接着,他蹲下身,打着手電筒仔細觀看那黑色的收音機,上面有幾個可以轉動的按鈕,標準銀色的豎線,也不知是什麼意思。

    我小時候家境比較闊綽,別人都在聽收音機的時候,我家已經有了21寸的黑白電視,因此對於收音機,我還真不太瞭解。

    張易霄比我和賤嘴年長,他似乎對這東西很瞭解,立刻伸出手在手機上轉動,似乎在調試什麼,片刻後,他按下了開關,這一次,哭聲又響起來了,只不過聲音很小,根本無法傳出去。

    賤嘴罵罵咧咧道:“原來每天晚上就是這東西在裝神弄鬼,老子現在就給它砸了!”他膽子一向大,但就是怕鬼神之事,估計這兩天,確實將他嚇的夠嗆,這會兒氣的臉都青了。

    我連忙一攔手,道:“別衝動,先看看怎麼回事再說,這些和尚沒必要裝神弄鬼,這東西放在這兒,肯定有原因。”

    我們說着,便仔細去聽那哭聲。

    這是一種氣聲,聽不出男女,彷彿被人扼住喉管一般。

    這是誰的聲音,爲什麼會被錄下來,每晚回放呢?

    我聽着聽着,終於聽出了不對勁。

    這不是在哭,而是有人在說話。

    類似哭一樣的氣聲中,還夾雜着一種說話的聲音,只不過這種聲音音調很怪,彷彿某人說話的時候,有東西掐住了他的喉嚨,導致他的語音完全變調,因此根本無法聽出他在說什麼。

    我和賤嘴面面相覷,沒人能說出其中的原因,然而,就在這時,張易霄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這是‘枯歸精’。”

    賤嘴道:“什麼精?家樂雞精?”

    張易霄搖了搖頭,在地上寫了三個字:哭鬼經。

    經?

    我驚訝道:“難道這是經文?”

    張易霄點頭,道:“不錯,這是一種叫哭鬼經的經文,佛教分爲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唐以前主要是小乘佛教,唐代以後至現代,則多是大成佛教,不同教派之間又有很多支,據說,在雲南本地,流傳着一種比較古老的佛教分支,叫‘娑門’,他們超度亡靈時,會念一種發聲十分奇特的經文,念出來的效果,就彷彿有鬼在哭一樣,你們聽……”

    “嗚嗚……呀……啊……”

    氣若游絲般的鬼哭經在石室裏飄散開來,我們聽了這許久,反倒不覺得恐怖了,氣聲中,帶出了一種蒼涼孤寂的感覺,聽着聽着,便讓人覺得揪心,內心中一下子想起了很多悲傷的事情。

    在這種經文聲中,我一下子回憶起了一些很不愉快的事情。

    其實,我的人生並沒有那麼快樂。

    我的父親爲人嚴謹,由於在醫學上沒有什麼發展,所以便轉行在一間民辦學校當老師,他將全部的熱情傾注在學生的身上,很少來關注我。

    大部分時間,每逢假期,我都是在大伯家渡過的,這也是爲什麼我和大伯特別親近的原因。

    大約是由於我的個性以及大伯過於縱然的教育方法,我的個性在學校裏很不受歡迎,充其量只不過因爲長的還不賴,所以比賤嘴要好一些而已。

    後來,我大學畢業,靠着大伯的資助開了一間藥鋪,和我同一批畢業的,有些人靠着自己的努力,得到了比我更好的生活,有些人則平平淡淡的開始了上下班的日子。

    我其實有些羨慕他們,不管怎麼樣,他們的生活,都是靠自己的雙手得來的,而我不是,很多時候,我想一氣之下關了鋪子自己創業,但等我站在大街上,看着來來往往的人,我才發現自己的想法太不靠譜了。

    年輕人的熱血,被一盆涼水澆了個透頂。

    然後就是今年的事,在這半年裏,我最痛心的不是被鬼魂陳又揍又罵,而是我突然發現,自己這些年來,過的有多麼渾渾噩噩。

    我從來不知道爺爺當初是如何慘死的。

    我從來不知道大伯在老頑童的背後,揹負了多麼巨大的壓力。

    我從來不知道,自己最信任,比賤嘴還要親密的好友,事實上是個臥底,而自己在他眼裏,不過是個不諳世事的傻子。

    如果僅僅是這些也就算了,但緊接着,我還殺人了。作爲一個醫生,我親手將三個奄奄一息的人推向了死亡,這將是我一輩子也難以忘記的一幕……

    這一切沉甸甸的壓在我心裏,但我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樣,將一切的痛苦都抱怨出來。

    等我從記憶中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賤嘴也正盯着收音機發呆,這種經文顯然有某種魔力,他不知想起了什麼傷心事,眼眶有些發紅。

    連賤嘴這樣的人都差點兒哭了?

    我立刻醒悟過來,這經文有些不對勁,連忙在賤嘴和張易霄的後腦勺上各打了一巴掌,道:“醒醒,別聽了。”

    兩人一個激靈,同時看向我,我伸手將收音機一關,道:“這經文彷彿能勾魂一樣,不止鬼哭,人都快給它弄哭了,還是不聽爲妙,趁着和尚們還沒發現,咱們探一探這個地方,保不準能有什麼發現。”

    賤嘴道:“我看,這就是和尚們用來放靈位的,能有什麼發現,孫子,我看咱們還是不要攙和張警官的事兒了,再不找到蠱王,那隻蟲子,沒準兒就要在你肚子裏下崽了。”

    我聽得直噁心,道:“您能不能別這麼洗刷我?咱們現在就算出去,山裏的路被封了,照樣要躲在古寺裏,與其這樣,都不如找一找相關的線索。”

    賤嘴眼皮一翻,道:“啥意思?”

    我道:“根據信裏的說法,苗疆蠱王就是搖搖的奶奶,而張端和蠱王則有最直接的接觸,你記不記得,張端的第二封信裏,蠱蟲曾經說要讓他給搖搖償命。咱們如果能找到張端這條線索,或許就能摸清蠱王的下落,即便蠱王死了,她總該有傳人吧?”

    說這話時,我沒有避諱張易霄,事實上也沒有什麼好避諱的,他和我們,不過是萍水相逢,如果不是因爲可以共同利用,我們根本不會走到一起。

    張易霄沒什麼表情,靜靜的聽我和賤嘴討論完,才道:“我們有共同的目標,這也是我當初會找上你們的原因,還有一點,我是一名警察,在必要的時候,我會優先考慮你們的安全。當然,你們如果要中途放棄也可以,我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不要將今晚的事情說出去。”

    我們三人本來就不算交惡,因此張易霄說完,賤嘴便道:“你是查你小叔的下落,而我們要想找到蠱王,就必須先弄清楚你小叔當年的事情,咱們爲了共同的目標彙集到一起,剛纔的話就當我沒說,趁着還有時間,咱們速戰速決,別被那些和尚給堵住了。”

    我們三人說通這一點,便順着張易霄所說的地道往下走,一進入地道,給人的感覺立刻就變得不一樣了,如果說我們之前走過的地道和石室是劣質品的話,那麼我們現在所處的這條石道就是精裝版。

    石道寬約兩米,四角被打磨的很方正,筆直的向前延伸,也不知通往何處。這種規整度以及筆直的弧度,顯然在開鑿之初,開鑿這裏的隊伍,曾經攜帶過很專業的測量儀器,我心裏隱隱有一種猜想,莫非這裏是由某個時期的軍隊開鑿出來的?

    但是,軍隊爲什麼會在這種深山裏開鑿這樣的工程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