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14章 玉骨(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14章 玉骨(下)字體大小: A+
     

    當時,賤嘴想吃肉想瘋了,看見兔子,腦海裏就自動出現了一隻烤的金黃香脆,油滋滋的小兔子,緊接着,他也顧不得我了,肥胖的身體立刻衝了出去。

    那兔子跑的很快,以賤嘴的體格,哪兒能追上,沒多久就消失的無影無蹤,而此時,賤嘴則走進了一片繁茂的草叢地裏。

    他不死心,心說這地方山林茂密,肯定不止一隻兔子,狡兔三窟,沒準兒在附近就能找到兔子洞,於是他開始耐心搜尋,兔子洞倒是沒找到,讓他發現了一個大坑。

    這裏的泥土是黑土,土質比較鬆軟,這個大坑,很明顯是水土流失形成的塌陷,洞比較深,而且很不穩固,也不知通向哪裏。

    賤嘴心知自己體格比較重,爲防踩破錶層的空土殼子,他於是繞着大坑走,誰知繞到一半的時候,突然發現大坑裏出現了反光。

    是什麼東西在反應?

    賤嘴有些好奇,於是彎下身體,朝着發光的位置看,但由於視角原因,他只能看到一小塊白乎乎的東西,賤嘴是個行動派,他好奇心一上來,立刻就展開了行動,跳進大坑裏,準備看看是什麼東西。

    這坑土質鬆軟,賤嘴走的很小心,走到深處時,陽光幾乎透不出來,需要藉助打火機的光芒,而這時,賤嘴噎發現了反光的東西,那是位於大坑口部的一個金屬,挖出來一看,居然是一支金屬打火機。

    也就是說,這個大坑,曾經還有其它人下來過。

    打火機並沒有腐蝕的跡象,除了沾了些黑泥以外,都顯得比較新,也就是說,應該是最近才留下的。

    來這地方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古寺裏的和尚,一種就是遊客。

    而遊客又分爲兩類,一種是蹬高黎貢山的遊客,一種是在寺廟裏借宿的遊客。那麼這個打火機會是誰的呢?他進這個洞又是爲了什麼?

    賤嘴立刻朝着洞口深處走去,緊接着,在行進洞口的途中,他突然發現前方站了個人,而且彷彿在對自己招手,好像在讓自己過去一樣。

    賤嘴嚇了一跳,黑漆漆的洞裏,突然冒出個人衝自己招手,該不會是遇鬼了吧?他立刻道:“誰在前面?”

    沒人回答他,反而是不堪重負的大洞,掉下了一些碎土塊,賤嘴不敢在大聲喧譁,於是小心翼翼朝着那個人影走了過去,待走近一看,賤嘴愣住了,同時也嚇的一蹦,腦袋都頂上了泥巴頂,糊了一腦門子黑泥。

    那個人影,居然是一具死屍。

    從外表來看,死屍身上的衣服已經沾滿了掉下來的黑泥,讓人無法辨別,但從身高來看,死者應該是個男性。

    而且更加古怪的是,這具屍體,竟然沒有腐化,而是變成了如同乾屍一樣的東西,他並不是站立着的,而是做靠在土洞邊,只不過由於這裏的地勢漸高,因此賤嘴一開始纔會產生屍體是站着的錯覺。

    難道入口處的打火機,就是這兄弟留下的?

    賤嘴雖然家底不錯,但也只是個普通的富家子弟,平生哪裏見過屍體,立刻覺得渾身惡寒,什麼好奇心、求知慾,全部拋到了九霄雲外,嘴裏念着各路神佛的名號,就往外跑,在逃跑的過程中,不知是不是因爲他動作太大,土洞竟然開始塌陷,如果不是賤嘴跑的快,估計就要被活埋在裏面了。

    逃出昇天時,賤嘴還是晚了一步,被埋住了,但他運氣好,只是下半身被埋,上半身還是自由的,於是他在泥土裏掙扎,使了力氣往外爬,一邊爬一邊叫我的名字,希望能將我吸引過來幫他,可惜我一直沒回答。

    等賤嘴好不容易從土裏掙脫出來,他的腳帶出了一個東西,就是我們眼前的這隻人頭骨。

    賤嘴愣了。

    回憶着自己逃跑時的經歷。

    當時由於土洞塌陷,賤嘴只顧着逃命,連乾屍的恐懼都忘了,但他記得,自己原本是可以在洞口完全坍塌之前逃出來的,但當時,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自己腳脖子上拉了一把,使得賤嘴慢了一步,這才被埋了一半。

    賤嘴想到這兒,再去看眼前的人頭骨,頓時渾身發毛。緊接着,他也發現了人頭骨的質地不對勁,似乎像是玉石。

    由於這事兒太過詭異,賤嘴想了想,將人頭骨用衣服包起來,一路小心翼翼的回房,等着我的到來,好跟我一起商量。

    這段經歷不可謂不奇怪,但我卻覺得有些問題,我是比較瞭解賤嘴的,以他的脾氣,如果真遇到這種事兒,他肯定是一腳將人頭骨踹的老遠,但這次爲什麼會帶回來?

    我這麼一想,便問了出來。

    賤嘴猛的嚥了咽口水,道:“你以爲我想帶嗎?你看……”說着,他掀起了自己的褲腳,我一看,頓時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

    賤嘴的腳脖子上,竟然有一個漆黑的手掌印。

    我伸出手指戳了一下,賤嘴嘶嘶吸氣,道:“疼的厲害,別碰。”

    這下子,我也無計可施了,我們兩人對着眼前的人頭骨,大眼瞪小眼,半晌,賤嘴道:“你別愣着,我知道你鬼主意多,到是分析分析,這究竟是咋回事兒?”

    我道:“你自己有什麼想法?”

    賤嘴指了指自己的腳脖子,道:“還能有什麼想法,擺明是撞鬼了唄,而且八成就是這人頭骨搞的,想讓我帶它重見天日呢。”

    我道:“既然你心裏都有數了,還問我幹什麼。”

    賤嘴叫道:“哎喲,孫子唉,想法是想法,但你不覺得這些神神鬼鬼的事情太不靠譜嗎?好歹咱們都是大學畢業,接受新時代教育,能不能別這麼迷信?你就給分析分析,這人頭骨究竟是什麼來歷?”

    要是在以前,恐怕我和賤嘴的想法是一樣的,但現在,誰敢跟我說這世界上沒鬼,我就想抽他一巴掌,於是我說道:“新時代的教育雖然很先進,但老祖宗留下的知識也是有根據的。”

    賤嘴愣了,道:“他媽的,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道:“你腳脖子上的東西,有百分之八十的機率是某個鬼兄鬼弟留下的,至於這個人頭骨……要想直到它究竟是什麼,砸開不就行了。”

    賤嘴倒抽一口涼氣,就如同看怪物一樣的看着我,半晌,他砸了砸嘴道:“你小子,以前膽子小的跟兔子一樣,真不敢相信這話是從你嘴裏說出來的。”他眼光閃了閃,道:“但這不失爲一個好辦法。”

    說着,他便在房間裏轉悠起來,尋找能砸開人頭骨的東西,但這人骨十分堅硬,真要砸開,必須得要重一點的鐵器,但我們手頭上根本沒有。

    或許能在地上摔開,但這樣一來,動靜未免太大了。

    我趁着賤嘴瞎轉悠這段時間,將寺廟裏發生的變故一一講給賤嘴聽,一聽說成了嫌疑犯,賤嘴立刻嚷道:“不行,我得找張老大說清楚,我們倆是清白的。”

    我道:“我和你當然是清白的,但現在沒有證據,事情已經不清不白了,不過那和尚死的實在蹊蹺。”

    賤嘴想了想,道:“他是被嚇死的?”

    “張大哥說,這個可能性很大。”

    賤嘴嘀咕道:“難道我唱歌真唱的那麼難聽。”

    我安慰道:“跟你的歌聲無關,如果是這樣,死的就不是他一個,應該是所有的僧人都被嚇死。”

    賤嘴道:“去你媽的,有你這麼安慰人的嗎?”我倆在房間一合計,決定還是等晚上去見張易霄,看他究竟怎麼說。

    由於這兩天風頭緊張,我們也不四處瞎逛了,儘量走些比較正大光明的地方,以免顯得自己行爲鬼祟,緊接着,我們將人頭骨收了起來,賤嘴打開窗戶通風,然而,他一推開窗戶,立刻便低聲叫道:“孫子,快看!”

    我順着他的目光看過去,心裏頓時咯噔一下。

    又是那個人影。

    他早上去一次,現在怎麼又了?

    要知道,從我們這裏爬到那塊大石頭的位置,至少得整整一個小時,他就不嫌累得慌?

    我和賤嘴對視一眼,賤嘴道:“這小子究竟是誰?”

    “你怎麼確定是男的?”

    賤嘴道:“這裏的女的就三個人,體力都很差,我不認爲她們能來回折騰。”

    距離吃完午飯到現在,過去了剛好有一個多小時,也就是說,當時在食堂裏吃飯的人,都有可能從新爬回那個位置。

    但那個位置,究竟有什麼吸引人的呢?

    我心裏就跟有小貓在撈一樣,有種想看清他臉的衝動,這時,賤嘴想出個辦法,道:“你等我一趟。”說完便出去,片刻後,他脖子上跨了個相機,是孫師師的那個相機,我記得這一款是專業攝影工具,光鏡頭都要八千多。

    我立刻明白了賤嘴的想法,當即將相機舉到眼前,對着岩石上那個人影,隨後開始調整相機遠近,鏡頭中的人影被越拉越近,身材面目也逐漸模糊起來,但直到拉近時我才發現,看樣子,應該是個男人,但我根本看不到他的臉,他的衣服,我也沒有見任何人穿過,而且背對着我。【?-?爲您精選?】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
    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