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13章 玉骨(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13章 玉骨(上)字體大小: A+
     

    形容枯樹一樣的臉上,僅僅包裹了一層薄薄的皮,彷彿是常年在陽光下勞作,皮膚顯得暗黃髮黑,此刻,那張光頭下的五官,以一種極其扭曲的姿態拼湊在一起,眼珠子彷彿要突出來一般。

    屍體表面沒有任何傷口。

    或許是突然死亡。

    但這具屍體的神態,給人的感覺,更像是活活被嚇死的。

    張引霄是一名高級警官,從小幹警到現在,已經從業十年,見過的兇殺案和死者,多的已經記不清了。

    但他從來沒有看過一具屍體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在臨死時,這個和尚究竟看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情?

    難道他真的是被嚇死的?

    要想判斷和尚是不是被嚇死的,必須要進行屍體解剖,分析腎素等數據,但眼前顯然沒有這種條件,而且暫時也沒有辦法報警。

    就在張易霄思考着案情時,消失的胖和尚終於到來了,胖和尚不知去了哪裏,渾身都是汗,看着眼前的景象,直直喘着粗氣。

    當他看到屍體的神情時,頓時愣住了,彷彿是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瞬間閉上了眼睛,不斷轉動手裏的佛珠,嘴裏急急的念着佛號,汗水不停的從光頭上滲出。

    胖和尚就一直保持這個動作很久,久到張易霄忍不住想打斷他,然而就在這時,胖和尚道:“給圓回準備後事吧。”隨着他的聲音,有和尚開始準備搬動屍體。

    然而張易霄卻愣住了。

    眼前的屍體,雖然沒有傷口,但死因明顯不正常?沒有警方的調查,怎麼可以救這樣處理掉?

    眼前的這羣和尚的表現,實在太古怪了,自己的同伴就這樣死在禪房了,難道就沒有任何懷疑,任何猜測嗎?

    張易霄看着一幫如同鬼怪的僧人,又看了看神色平和的胖和尚,眼神暗了暗,作爲警察的直覺告訴他,這間寺廟有很大的問題,於是他朝胖和尚亮出了警官證,道:“我將介入這次調查,在當地警察沒有到來之前,屍體不能動。”

    胖和尚臉色瞬間就變了,嘴角抽動,最後看着張易霄的眼睛,只得唸了聲佛號。

    但由於山體滑坡,現在所有人都被困在古寺裏了,要想報警,至少也要三天後,那麼這三天該怎麼辦?

    屍體依舊放在原來的位置,禪房的大門被緊緊鎖住。

    現在正是夏季,天氣悶熱,屍體的存放是一個很大的難題,因此一切必須要速戰速決,最多不能超過七天。

    我聽到這兒,點了點頭,道:“張大哥,真的有必要查下去嗎?會不會那個和尚只是猝死的,比如心臟病?”

    張易霄搖了搖頭,目光中閃動着一種光芒,道:“即便真的是心臟病,也要等法醫的鑑定結果才能結案。”

    我有些無語,至於這樣嗎?

    而且那中年富豪,雖然長相可惡,但還不至於能活活把和尚嚇死吧?

    在聽完張易霄的講解之後,潛意識裏,我已經認定那個僧人,應該是自然死亡,畢竟住在這裏的人,都沒有殺人動機。

    但唯一奇怪的是那些活着的僧人,反應似乎有些冷漠,就好像死人是家常便飯一樣。

    大約是看出來我的疑惑,張易霄抿了抿脣,道:“今天晚上,你到我房間來一趟,我給你看一些東西。”

    孫師師好奇的湊過來,道:“張大哥,我能看嗎?是什麼東西?”

    張易霄搖了搖頭,嘴角露出一個古怪的笑容,道:“這東西,小孩子不能看。”

    孫師師叫道:“冤枉,我早就十八歲成年了,雖然我長了一張娃娃臉,但我的胸膛裏,是一顆成年漢子心啊,張大哥,要不我給你看身份證?”

    張易霄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接下來,我們沒有在說下去,我端着給賤嘴打的飯菜,步上通往宿舍的石階,往自己的302走。

    路過分叉口時,我下意識的望向禪房的位置,老鬆遮蔽了我的視線,除了山石,什麼也無法看到。

    但我知道,在那個位置,正躺着一具屍體,一具或許是被活活嚇死的屍體。

    這座古寺裏,難道真有什麼可怕的東西?

    想到這兒,我又想起了胖和尚,該死的,他這麼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究竟在幹什麼?蠱王的事情,這胖和尚爲什麼遮遮掩掩的?

    我端着餐盤迴宿舍區,沒有直接進自己的302,而是敲響了賤嘴的房門,僅僅一瞬間,門就從裏面被打開了,我一下子被人扯了進去,緊接着身後又響起了關門聲,這一連串得動作,使得我餐盤裏的蘑菇頭濺出了一些。

    將我扯進房門的人是賤嘴,我一看到他的模樣頓時就愣了,忍不住道:”你……你不會真的被那隻兔子給強姦了吧?”

    此刻,賤嘴幾乎是衣不蔽體,衣服破破爛爛,身上沾滿了泥巴,有些地方還有青紫的傷痕。

    賤嘴道:“放屁,你滿腦子能不能別這麼齷齪。”我看他牀上放着一套乾淨衣服,很顯然,他正準備換洗,但這地方沒有水,賤嘴只是用溼毛巾用力擦自己的皮膚。

    我知道不對勁,放下餐盤,道:“你不是追兔子去了嗎,怎麼追成這幅德性?”賤嘴道:“等等再跟你說。”他擦乾淨身上的土,換了身乾淨的衣服,隨後坐到我旁邊,大口大口吃着已經冷掉的飯菜,活像餓死鬼投胎一樣,幾乎,沒下兩分鐘,賤嘴就掃蕩一空,打着飽嗝抹了抹嘴,緊接着壓低聲音道:“兔子我沒追到,但我弄到其它東西了,你過來看。”

    我這才發現,賤嘴將房間裏的窗戶也關閉了,由於門窗同時關閉,因此我總覺得房間裏很空氣不流通,有種憋悶的感覺。

    但賤嘴不理這些,他拽着我的胳膊走到牀前,我這才發現,牀上用衣服,包着一個凸起的物件。

    “這是什麼?”我問。

    賤嘴道:“你打開看看就知道了,但千萬別嚇的尿褲子。”

    那件衣服上也沾了黑泥,明顯是賤嘴從身上脫下來的,我看他表情有些神祕兮兮的,不由也升起一絲好奇,將衣服掀開一看,那一瞬間,我差點兒沒嚇的叫出來。

    是一個人頭骨!

    其實,我也不是第一次看見人頭骨了,但之所以會反映這麼大,完全是因爲沒有任何準備,一掀開衣服,首先就看到了人頭骨的兩個眼窟窿,直勾勾的和我對視,那種感覺,就彷彿頭骨裏,還徘徊着一個沒有退去的幽靈一樣。

    但幾乎是片刻我就冷靜下來,問賤嘴,道:“這是哪兒來的?”

    賤嘴挺驚訝,看着我道:“你居然沒嚇的尿褲子?行啊,幾年不見,膽子漸肥了。

    他哪裏知道,我這半年來遭遇了什麼,別說是一個人頭骨,現在就算是一具腐屍放在我面前,估計也很難嚇到我了。

    我沒搭理他,重複的問了句,說:“哪兒來的,你把人骨頭帶回來幹嘛,不嫌膈應嗎?”

    賤嘴道:“先別管怎麼來的,你好好看看,這是不是人頭骨。”或者話時,賤嘴神情挺嚴肅,讓我忍不住一愣,下意識的蹲下身去觀察眼前的人頭骨,但沒看兩眼,我就覺得不對勁了,骨頭的顏色不對勁。

    一般人骨在地下埋久了,骨頭表面都會染上沁色,要麼是發黃,要麼微微發暗,但我眼前的這個人頭骨,卻有種近乎於玉石的質感。

    爲了辨別,我伸手在它的頭蓋骨上摸了一下,瞬間,我彷彿摸到了一塊上等美玉,質感溫潤,色澤雲白,令人有種不忍釋手的感覺。

    難道這不是人頭骨,而是玉石?

    有誰會把玉石雕鑿成這個樣子?

    我對玉石不太瞭解,但至少也摸過一些,手感還是有印象的,我敢保證,我現在摸到的這個玉人頭,絕對是我有生以來摸到的最好的一種,想必價格不菲。

    賤嘴追兔子,怎麼追出了這東西?

    難道是偷來的?

    像是知道我在想什麼,賤嘴道:“別瞎想,我懷疑這不是玉,就是人頭。”

    我道:“你別懵我,人的頭骨怎麼會玉化?石化倒是有可能,你到底從哪兒弄來的?可千萬別干犯罪的事情。”

    賤嘴道:“哥們兒我家資萬貫,雖然這東西挺誘人,但還不撼動我的尊嚴。”

    我道:“別跟我扯這些,究竟怎麼回事兒,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好好交代,組織上才能給你寬大處理,要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賤嘴苦着臉道:“急什麼,你聽我給你說。”緊接着,他向我講起了這個人頭骨的來歷。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
    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