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55章 歌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55章 歌聲字體大小: A+
     

    我摸着石壁走到了對面,這裏又露出了一個通道,正當我準備摸着這個地方往下走時,我突然覺得不對勁兒,因爲歌聲應和的方向,跟我眼前的通道不搭配。

    通道在我前方,但聲音卻是從右邊傳來的。

    難道右邊還有通道?

    我微微一遲疑,便決定摸過去看一下,等我摸到右邊時,果然又摸到一個入口,並且這個入口並不大,我站直身體,張開雙臂,左右手掌剛好可以抵到兩側的石牆,石牆堅硬而冰冷,讓人很難想象它是處於沙漠底下。

    我一邊唱,一邊辨別那種應和聲,或許是唱的久了,對於自己唱歌的聲音,我已經分辨不出好與壞,只覺得聲音有些空洞,彷彿不是我自己的,聽起來讓人心底有些發毛。

    這條通道不太好走,地面有很多阻礙物,我一共被絆倒了四次,撞上不明物體八次,折騰的我整個人火冒三丈,就在我忍不住停下唱歌,罵了句操你娘時,我突然發現,通道的盡頭,及遠處的黑暗裏,有一點如同螢火蟲大小的光芒。

    螢火蟲的光芒是綠色的,但那一點光芒卻是黃色的。

    是蠟燭?

    還是手電筒?

    我精神振奮起來,也顧不得受傷,立刻大步大步往前摸,就在這時,那一點光芒也突然像我靠近,光芒中,逐漸露出了一個人影,是個男人的影子,我激動了,叫道:“陳哥!”

    緊接着,那個逐漸走近的人影切了一聲,道:“誰是你陳哥。”我一聽這聲音頓時愣了,小黃狗?這是小黃狗的聲音?

    隨着燈光的靠近,人影不再只是一個輪廓,面目也清晰起來,我一看小黃狗的身影,頓時不知該說什麼好。

    怎麼講呢,我們所有人,包括鬼魂陳,都是一身狼狽,衣服破破爛爛,我更是悽慘的只剩一條內褲。但是小黃狗……誰能告訴我,爲什麼在同樣的環境下,這人居然衣冠整潔,彷彿是來旅遊的一樣?

    他穿着完整的沙漠戶外服裝。全身上下只剩下臉露在外面,手上戴着軍綠色的手套,背上揹着一個脹鼓鼓的裝備包,身材筆挺,容光煥發,跟我們一行人的狼狽,完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太不公平了!

    無視我震驚的眼神,小黃狗手裏的手電筒從我腳上打到了我臉上,隨後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我就說有誰會唱那麼傻逼的歌,果然是你,看來你心情挺不錯的。”

    不錯個屁,老子如果手裏有刀,現在就想砍人了。

    我壓下心中的怒火,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裏?”

    小黃狗笑了笑,從兜裏摸出一個東西,隨手扔給我,我下意識的接住,低頭一看,居然是我當初扔下的打火機,當時爲了給小黃狗留記號,我特意撒了一泡尿,後來又擔心尿不夠醒目,所以掏出了自己的打火機扔在旁邊。

    看來小黃狗和我當初猜想的不錯,順着記號找到我們了。

    我有些疑惑,說實話,小黃狗現在的樣子,實在不像經歷過什麼危險,他臉上,甚至一點兒髒污都沒有,這讓我覺得很難以理解,難道他是剛下來?

    又或者,他還隨身攜帶了換洗的衣服?

    彷彿沒有看到我懷疑的眼神,小黃狗無所謂的揣着雙手,打量我,道:“你跟其它人走散了?”

    我點了點頭。

    他又問道:“這裏還有誰?”

    原本我是不用忌諱的,但小黃狗這次來的目的,明顯也是轉魂鏡,而大伯再之前又告訴我,決不能讓鬼魂陳得到轉魂鏡,那麼大伯對於小黃狗又是什麼想法?

    是想讓他和鬼魂陳互相牽制?還是有其它原因?

    我沒吭聲,盯着小黃狗不說話。他似乎顯得有些意外,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道:“兄弟,我終於發現你變得成熟了。”

    我道:“我該謝謝你的誇獎嗎?”

    “不用。”小黃狗晃了晃手電筒,道:“我很樂意看到你的成長,不過,希望你能回答我的問題。”如果是以前,我確實會被小黃狗三言兩語的套出話,但現在我不敢掉以輕心了,連大伯都能有一堆祕密瞞着我,這個世界上,還有多少人是能夠交付真心的呢?

    我於是說道:“只有姓陳的,其餘人跟我走散了,我不知道他們在哪裏。”當然,我知道大伯就在那條水道的對面,但在不能確定小黃狗的心思之前,我還是不要交了底爲好。

    我說完後,小黃狗用毫不避諱的懷疑眼光打量我。

    靠,難道我說謊就這麼容易被看出來嗎?

    在小黃狗的打量下,我繃着臉,儘量不讓自己露出心虛或者其它什麼情緒,我相信,自己現在的表情,估計就是鬼魂陳的翻版。小黃狗注視了我半晌,神情一如既往,最後他笑了笑,拍了拍自己的裝備包,道:“好吧,那就讓我來拯救你吧。”說完,他放下裝備包,從包裏取出一套戶外服扔給我,隨後我一邊穿衣服,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起來。

    當然,時光已經回不到過去了,我們聊的,大多是一些無關痛癢的事情。

    緊接着,我問了小黃狗的情況,他交代的很含糊,也很理直氣壯,說道:“我很早就追上你們了,不過當時你們似乎有什麼事情耽誤了,在同一個地方紮營了很久,所以,我就繞過你們,提前到達了,至於這裏……我是從其它地方進來的,沒有遇到什麼危險。”

    我想起鬼魂陳和大伯之前看到的那個人影,總覺得小黃狗的說法沒這麼簡單,但我又拿不出確切證據證明,那個人就是小黃狗,於是只能將這件事情放到一邊,轉而我想到了另一件事,於是問道:“這麼說來,你比我們更早到達遺址的外圍,那麼你當時有沒有遇到毛老五那些人?”

    毛老五等人突發變故,留下一個駝鈴暗號,明顯是遭遇了什麼危險。

    小黃狗挑了挑眉,道:“遇到過。”

    我心頭一跳,連忙追問道:“後來呢?”

    小黃狗道:“他們手裏有一份地圖,應該是這座神廟的結構圖,當然,地圖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誤差,這是我進入這裏後才發現的。”

    我驚了一下,毛老五等人手上居然又神殿的地圖?

    鬼魂陳怎麼從來沒有提到過?

    他們這次居然是有備而來!

    我立刻意識到,自己似乎又被人耍了,不,或許連帶着大伯也被耍了,而耍我們的不是別人,正是鬼魂陳!打從一開始,他手裏就有地圖,當然,這個地圖誤差很大,但在這不見天日的地底,能有百分之五十的正確率,也已經很難得了。

    難怪鬼魂陳當初要急着追毛老五等人,看來他真正想追的是地圖。

    只不過……這些事情,小黃狗怎麼會知道?

    我和小黃狗到底不像鬼魂陳那麼生疏,我有了這個顧忌,立即不客氣的問道:“這事兒你怎麼知道?你小子是不是有什麼沒交代清楚?”

    小黃狗聳了聳肩,道:“我確實遇到了毛老五三個,他們不太聽話,所以我給了他們一點兒顏色瞧瞧。”

    我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道:“你一個人?你把他們怎麼了?”

    “我一個人不行嗎?”小黃狗依舊在笑,道:“不過是三個酒囊飯袋,我收拾他們,就跟收拾三隻喜歡亂跳的青蛙一樣。”

    毛老五三人,別的我不說,但槍法絕對靠譜,這樣的人是青蛙,那我豈不是螞蟻?

    我總覺得小黃狗這句話彷彿是在暗示我,他如果要弄死我,絕對比弄死一隻螞蟻還簡單。

    這讓我心裏覺得很不舒服,但我和小黃狗之間,一直是一種比較微妙的平衡,其實小黃狗論地位和能力都遠勝於我,他如果要對付我,確實很容易,但除了秦嶺那一次,後來小黃狗似乎一直沒有要和我鬧僵的意思。

    既然如此,我自然不會主動把關係搞僵,搞僵了吃虧的只會是自己。

    於是我忽略了小黃狗青蛙的比喻,問道:“你怎麼收拾他們的?”

    “你問這麼多幹嘛?過程你不需要知道,就算我告訴你,你學八百年也學不會……”頓了頓,小黃狗道:“我不過是脅迫他們帶路而已,沒想到……”

    “沒想到什麼?”我敏銳的抓住了事情的關鍵點,難道毛老五之死,三角眼的瘋癲,都和小黃狗有關?

    我問完,小黃狗沒回答我,而是緊緊皺起了眉頭,就在我以爲他不會開口時,小黃狗舒了口氣,皺起的眉頭同時舒展開,臉上又掛起了笑容,道:“那並不是什麼好的經歷,咱們繼續找東西要緊。”我們此刻是位於一條通道里,顯然,小黃狗是從對面走來的,正要往我之前所待的地方去。

    我搖了搖頭,道:“後面沒有出路。”

    小黃狗道:“沒有出路你是怎麼來的?”我將自己的經歷大致說了一遍,省去了和大伯等人匯合的橋段,然後道:“那斷路我都走過,沒有任何其它的通道。”

    小黃狗眉頭皺了起來,道:“不可能……地圖上明明有一條路。”他眼神閃動了幾下,突然將臉湊近,道:“孫邈,你沒有騙我吧?”

    我繃着臉,將他的腦袋推開,道:“你是我的好兄弟,我怎麼會騙你。”

    小黃狗嗤笑了一聲,道:“你一說這句話,我就更不能相信你了,現在你說謊說的比以前可順溜多了。”說完,揹着裝備包朝我來時的路而去。

    我沒想到這小子竟然完全不信任自己,一時也無法可想,只能跟了上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