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15章 失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15章 失散字體大小: A+
     

    那個叫馬選的年輕學生,之前還挺傲的,但現在的表現比我還不如,開槍的手都在抖,雙腿幾乎在打顫,楊博士剛說完,便聽他道:“我不想死,肚子會被咬爛的,太可怕了!”

    郝教授雖然年老,但老年人見過的世面比較多,此刻到極爲鎮定,一邊點射,一邊道:“黑嘴蜥的中樞神經在兩眼的額頭之間,大家儘量節約子彈,瞄準位置,只打兩眼之間,咱們先攻出一個薄弱的部位再逃跑。”

    郝教授說完,鬼魂陳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將自己的槍支交給了我,道:“你打掩護。”

    把槍交給我,那他自己怎麼辦?

    此刻情況危急,我即便是想問也沒時間了,便按照鬼魂陳說的打起了掩護,即專門盯一些伺機而動的漏網之魚,此刻情況複雜,衆人難免會有所遺漏,萬一被哪知黑嘴蜥鑽了空子,貼身上來,那可就不好辦了。

    接下來的時間,我們找準了面朝沙漠的方位,開始一個勁兒猛攻,而且有了郝教授的指導,在沒有浪費槍子的情況下,很快殺出了一片薄弱帶,一行人開始朝着那個方位移動。

    而鬼魂陳我總算明白他爲什麼要將槍交給我了,因爲他手上出現了一排銀色的小飛刀,速度又快又準,幾乎全都扎進了黑嘴蜥的中樞神經處,最陰毒的是,飛刀沒有子彈的殺傷力大,子彈打上去,直接穿過黑嘴蜥的頭蓋骨,將黑嘴蜥給擊斃,而飛刀卻沒有那個力道,只剛好紮在外面,斬斷了黑嘴蜥的中樞神經,卻又不致命,相當於被鬼魂陳飛刀射過的黑嘴蜥,全都癱瘓了。

    在動物界,癱瘓不就等於等死嗎?

    這招可太陰毒了。

    很快,我們殺出了一個包圍圈,而此時,周圍的黑嘴蜥屍體外加癱患者,至少也有十來頭,這些東西皮糙肉厚,很多受了傷卻並沒有死,反而兇性更大,但我們的實力擺在這裏,黑嘴蜥也知道到嘴的肥肉恐怕吃不到了,不少都慢慢後退,隱入了黑暗中,而只剩下極小部分受了傷,發了狂的黑嘴蜥,對我們窮追不捨。

    這東西體型大,在地面本來是很好射殺的,只可惜現在正是黑夜,再加上旅人蕉扇葉一樣的造型,黑嘴蜥將黃澄澄的眼睛一閉,我們就什麼也看不到了,哪裏能提什麼瞄準。

    很快,所有人的體力便見分曉了,跑在最前面的是郝教授的兩個學生,兩人攙扶着郝教授當先逃命,緊跟在他們後面的是楊博士,別看是個女人,魄力卻不小,跑起路來十分有勁兒,緊接着便是大伯,剩下墊後的是我、鬼魂陳以及王哥。王哥槍法好,鬼魂陳飛刀無敵,兩人邊打邊跑,阻擋剩下一部分比較瘋狂的黑嘴蜥,而我雖然槍法不好,但這時候也勉強算是一大勞動力,便牟足了子彈打,瞎貓碰上死耗子,也能幹掉兩隻。

    剩下這一批比之前更難對付,它們都是殺紅了眼的動物,根本沒有害怕一說,除非把它打死,否則它就不會停下追擊的腳步,因此即便我們一直在戰鬥,但到後來,黑嘴蜥已經留我們越來越近,加之林中漆黑,難以辨別路徑,更加影響了我們的速度,因此等我回過神來時,楊博士一批人已經跑了個沒影兒。

    大伯到底上了年紀,氣喘的厲害,眼見已經落在後面,離他最近的黑嘴蜥,幾乎只有不到三米的距離,我嚇的魂兒都飛了,腦海裏只有一個念頭,立刻一邊開槍,一邊對王哥吼道:“你帶大伯先走,聽我的!”

    大伯氣喘吁吁道:“不行了,我記得王重陽留下的古醫術裏,還……還有一招叫‘驅物’,據說可以號令山裏的動物。”我一聽,頓時急的眼睛都紅了,心說我滴個大伯耶,既然有這手段,怎麼不早點兒使出來?

    誰知沒等我問,大伯又邊跑邊喘道:“可、可惜,我還沒學會。”

    這個玩笑,一點兒也不好笑!

    此刻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王哥對我的話置若罔聞,只說了一句:“你帶師父走。”

    我急了,一邊跑一邊道:“哥唉,這時候你就別迂腐了!這黑林子我連路都分不清楚,哪裏有你懂經驗,你先帶大伯到安全地帶,擺脫了這些玩意兒,我們再循着線索來追你。”

    王哥一聽,估計也知道我說的沒錯,像木乃伊一樣的頭點了點,立刻停止放槍,拽着大伯就往前跑,只剩下我和鬼魂陳。

    我讓王哥帶着大伯先跑,其實相當於給鬼魂陳踢掉了一個幫手,我不知道鬼魂陳會不會一怒之下宰了我,但現在這種情況,不是敵死就是我活,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王哥一走,主要的勞力就成了鬼魂陳,好在他手裏的飛刀分爲兩種,一種是帶鋼絲的,一種是不帶鋼絲的,有些還可以二次利用,到不至於能源枯竭,我一邊跑一邊放暗槍,別的沒長進,槍法到還真長進了。

    然而,一切的變故都來的很突然,我們正一邊抵抗,一邊狼狽逃跑時,我身邊的鬼魂陳,卻突然消失了!

    不錯,前一刻他還在我的視線裏,後一刻,他就消失了。

    我傻了,難道鬼魂陳會隱身法?

    又或者這小子是魔法世界穿越過來的,擺了個傳送陣,把自己挪移到安全地帶了?

    這顯然不太靠譜,鬼魂陳的消失來的太過突然,我一時間忘記了奔跑,下意識的往鬼魂陳之前所在的位置跨了一步,結果頓時就踩空了,也不知踩到了洞穴還是其他什麼東西,整個人就順着往下滾。

    我頓時明白過來,合着姓陳的剛纔是踩空了,我們會掉到什麼地方去?

    這個念頭剛一轉過,我人已經到了底,並且底下還有光亮,光源來自於鬼魂陳手裏的手電筒。

    我能感覺到自己掉的很深,但卻並沒有受什麼傷,因爲底部是沙礫結構,比較柔軟,而且還有一層淺水,此刻,我正趴在淺水中,鬼魂陳渾身都溼透了,顯然也是剛剛從水裏爬出來,正在用手電筒觀察周圍的環境。

    手電筒先是往上打,沒有黑嘴蜥的蹤跡,這些畢竟是畜生,估計也搞不清楚我們怎麼突然消失了,而且黑嘴蜥的兩隻眼睛比較靠前,眼皮包裹的部分也比較多,可以想象到,這東西的可視範圍應該並不大,跟人眼可以靠餘光看一百八十度是不能相比的。

    我下意識的鬆了口氣,只要不用面對那些黑嘴蜥,掉什麼地方都行,我立刻爬起來,打開自己腰間的手電筒,和鬼魂陳站在一處,開始觀察我們所處的環境。

    我們掉下來的地方,是一個橢圓形的洞口,長大約有四五米,寬僅有一米左右,高度大約有六七米,而且全是泥沙結構,比較鬆軟,尋常人根本無法攀爬上去。

    而洞口的底部,也就是我們身處的地方,是一個直徑約十五米左右的坑洞,可以看出,應該是自然的地質下陷形成的,底部有一層可以沒過手背的淺水,水透明而清澈,冰涼舒爽,應該是滲出來的地下水。

    我看了看鬼魂陳,他沒跟我說一句話,而是很認真的看着上方的洞口,顯然是在思考該怎麼上去。

    我見他半天沒發表意見,便主動說道:“這洞大概有六七米,咱們身高加起來,應該也快滿四米,不如這樣,搭個人梯,你踩着我肩膀爬出去。”

    我記得當初在前往納衣寨的路上,鬼魂陳爲了躲熊而爬樹時曾經露了一手,十分厲害,他爬樹跟我們不一樣,我們是直接先用手抱住樹幹,而鬼魂陳卻是用腳在樹上一蹬,一下子就飛起三米多高,就像會輕功一樣,緊接着雙腿一夾,將樹幹夾住,呈現出一種倒掛金鉤的方式,最後才腰一挺的直起來,開始往上爬,因此當我們還在努力時,他已經爬到安全地帶了,這一幕給我的印象比較深刻。

    而此刻,雖然搭完人梯也還有三米多的距離,但鬼魂陳如果在我肩膀上借力一躍,或許可以翻出去,到時候在拉我上去也不遲,當然,這個辦法,我的肩膀絕對會很吃虧,沒準兒還會脫臼。

    鬼魂陳聽完我的主意,終於肯正視我一眼,上下打量我一番後,他不緩不慢的說道:“你不怕我翻出去之後,把你一個人丟在下面?”

    我一愣,對啊,我怎麼沒想到這個事兒?

    本來我和王哥的強行跟隨就是不受歡迎的,鬼魂陳之所以沒有對我們動手,完全是看在大伯的面子上,這下可不好了,現在只有我和他,他該不會……殺了我吧?

    孫邈啊孫邈,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姓陳的,他是一個典型的人格分裂患者,你怎麼能應該剛纔這小子把你往後擠一下,就產生幻覺,認爲他是好人呢?

    真是該抽自己一個大嘴巴!

    這個念頭一閃,我立刻後退一步,乾笑道:“其實吧,我覺得我的肩膀一向是靠不住的,咱們可以想一個更靠譜的方法。”頓了頓,我看着鬼魂陳面無表情的臉,實在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只能可憐巴巴的打感情牌,說道:“好歹咱們一路也算是同生死,共患難了,買賣不成仁義在,現在殺人可是犯法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