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13章 槍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13章 槍聲字體大小: A+
     

    我正想着,突然,黑暗中傳來了一聲刺耳的尖叫!

    是女人的尖叫聲!

    楊博士!

    我殘餘的一點睡意,頓時無影無蹤,一個翻身爬起來,黑暗中,大伯顯然也被驚到了,我倆一個撞頭,頓時哎喲一聲,大伯罵道:“小崽子,慌什麼慌。”說話間,拉開了帳篷的鏈子。

    鬼魂陳一批人果然訓練有速,動作居然比我和大伯更快,我們倆出帳篷時,鬼魂陳一行人已經人人手裏都亮着手電筒,四五道手電光芒挨個照向前方。

    緊接着,鬼魂陳看了一眼最後出來的大伯和我,吩咐老阿滿和三角眼,道:“你們留守,其餘人跟我走。”這一連串事情都發生的很快,我還沒反應過來,鬼魂陳等人已經揹着槍支,打着手電筒往前走。

    此刻,我們的紮營地是在河邊上,沿河兩岸樹木十分冒盛,旅人蕉一個個長到了足有四五米高,十分不利於行走,最後所有人都乾脆下水往前走。

    水並不深,在手電筒光芒的照射下,清澈透明,氤氳着黃色的光芒,十分動人,如果不是之前楊博士那一聲驚恐的尖叫太令人映像深刻,估計我們都會爲這美景駐留一會兒。

    鬼魂陳一行人走在前頭,我、大伯以及王哥走在最後,手裏除了匕首,什麼槍支裝備也沒有,顯然,鬼魂陳叫上我們,並不是讓我們幫忙的,只不過是爲了防止我們在營地搞破壞罷了。

    就在這時,走在最前面的鬼魂陳突然停了下來,四下裏黑幽幽的,我一時也不明白怎麼回事,剛想探頭往前看,大伯突然拽了拽我的胳膊,緊接着指了指腳下。

    腳下?

    是水啊!

    我下意識的順着大伯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清澈的淺水中,竟然有一縷極其豔麗的血紅色。

    是血!

    與此同時,空氣中也傳來了十分濃烈的血腥味兒,似乎就在我們前方不遠處。我如果沒有記錯,咱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已經離楊博士等人的聚集地很近了。

    看着水中的血,我不由愣了,腦海裏下意識的閃過楊美女的臉,心說怎麼回事兒,怎麼會有這麼多血?難道是遇見什麼危險了?

    在沙漠中,往往相隔很遠纔會有一個綠洲,因此,這個綠洲也成了各種動物共同的飲水地,蛇、狼、蜥蜴等,到了該喝水的時候,幾乎都會往這裏聚集。

    難不成楊博士等人,是遭到沙狼的圍攻了?

    這麼一想,我立刻豎起耳朵聽四周的動靜,但四野裏除了風聲,就再沒有別的聲音。

    不對啊,連狼嚎都沒聽到半句,不像有狼啊。

    這時,鬼魂陳突然又從鏡子裏掏出那面照鬼鏡,上面黃澄澄的,顯然周圍並沒有剛死的人,也就是說楊博士等人,現在暫時是安全的。緊接着,鬼魂陳下令繼續前進,這次不用他說話,我們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腳步,如今,我們身處同一片綠洲,相隔的方位又這麼近,如果真是什麼傷人的東西,難保我們不成爲下一個目標。

    然而,就在我們前進的過程中,前方突然響起了砰砰砰的槍聲。

    鬼魂陳的其中一個手下愣了,道:“老大,他們有槍。”

    中國對於槍支的監控算是相當嚴格的,除了小黃狗和鬼魂陳這種變態,一般人是很難持槍的,楊博士一夥人,身上居然還帶着傢伙?

    那看來一時半會兒是出不了什麼事了。

    毛老五也愣了,嘴裏嘶了一聲,道:“你們別都看我啊,他們就是一支普通的考察隊,真的。不過考察隊也是公職人員,你說進沙漠又有狼又有蜥蜴,帶兩隻槍防身,也不算犯法吧。”

    最開始說話的那人從鼻子裏哼了一聲,道:“是不算犯法,可聽着槍的聲音,可不是一般的民用槍支,我說老毛,你這次摸底,不會是摸到蹄子了吧?”

    毛老五臉色一變,明顯也沒底了,但嘴裏還是不認輸,道:“現在說這些沒用,先看看情況再說,要真敢糊弄毛爺爺我,我先收拾了他們,反正在這地方殺人,也只有天知地知。”

    鬼魂陳皺了皺眉,道:“你們不是殺人犯,不要給我找麻煩,我討厭自作主張的人。”

    毛老五撇了撇嘴,似乎有些不屑,但也沒有跟鬼魂陳頂嘴,我一看這情況,心說不對啊,原本我以爲這些都是鬼魂陳的手下,怎麼現在看情況,這裏面似乎還有什麼我不知道的門道?

    看毛老五剛纔的神情,對於鬼魂陳的話,明顯是很不屑的,但又沒有公然抵抗,這種情況,倒是有點兒像一個領導,剛剛接受了一個新部門一樣,部門裏的人對於新領導都還處於不瞭解、不服氣,但又不得不聽從指揮的情況。

    難不成這幫人,根本不是鬼魂陳的親兵?

    但看毛老五等人的動作和效率,明顯是一批受過專業訓練的,甚至還有可能是退伍軍人,那這幫人又是怎麼聚集到鬼魂陳麾下的?

    顯然,大伯也看出門道了,但大伯是個老奸巨猾的人,他不像我,什麼疑惑都寫在臉上,大伯神情不變,只是多看了毛老五兩眼,這老狐狸尾巴一翹我就知道他要拉什麼屎,看大伯的意思,估計是準備從毛老五這方面着手,比較整個隊伍裏,只有他比較喜歡說話。

    說的越多,就越容易出錯,越容易露底。

    鬼魂陳說完,便命令我們加速,很快,我們找到了血水的源頭。

    那是一頭死駱駝。

    駱駝的身體一半躺在淺水裏,肚腹下血淋漓的,顯然是被什麼東西給咬開了下面。

    我們出了淺水,繞到駱駝的肚腹處往裏看,只見駱駝的肚子裏面空蕩蕩的,內臟和腸子全都不見了,除此之外,駱駝身上還揹着兩個裝備包,包上有幾道裂痕,露出了裏面的一些瓶瓶罐罐,我一看,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給嗆死,因爲裏面的東西真可謂是五花八門,什麼花露水、防曬霜、皮炎平,還真當自己是出來旅遊的。

    毛老五一看,立刻嘲笑道:“看見沒,這幫人一看就是文化人,細皮嫩肉的,進沙漠連花露水都沒落下,一看就是沒吃過苦頭的,有兩把槍,沒準兒也是上頭友情贊助的。”

    鬼魂陳眯了眯眼,將眼神從駱駝上移開,打着手電筒,觀察周圍的環境。

    楊博士等人選擇的紮營地點跟我們差不多,也是在河岸上找了一個林木相對稀疏的區域,空地上紮了兩頂帳篷,帳篷前還有一堆快要燃盡的篝火。

    篝火似乎被人動過,不是規矩的圍圓,而且散亂一地,將熄未熄,而那兩頂帳篷也歪歪斜斜,似乎被什麼重物壓過,上面還有幾個彈孔。

    除此之外,並沒有其它人的蹤跡。

    爲什麼要朝着帳篷放槍?

    我有些好奇,湊上前將半敞的帳篷簾子拉開,結果才一湊近,立刻感覺到一股濃烈的血腥味兒,而此時,帳篷也被我完全掀開,裏面露出的一幕,幾乎讓我當場吐了出來。

    裏面有一個死人。

    就是我們白天所見的年輕嚮導,而他的肚腹也被咬開了,肚腹上面趴着一隻巨大的黑蜥蜴。我以前也經常喜歡看動物頻道,對蜥蜴也算有了解,但這隻黑蜥蜴,足有成人大,頭部就像鱷魚一樣,渾身漆黑,也不知是什麼品種。

    而這隻黑蜥蜴,顯然是在咬嚮導的時候,被人叢帳篷外面給射殺了,因此這個帳篷裏全是血,嚮導的內臟,蜥蜴也沒來得及吃,腸子流了一地,血腥味兒和內臟古怪的惡臭混在一起,我只聞了一下,就忍不住衝到一邊吐了。

    別說我沒用,正常一輩子,能看到幾次這麼血腥的場面?這不是電影裏的情節,而是真真實實的出現在我眼前的景象,就在白天,這個年輕人還是活生生的,而到了現在,他就變成了一具屍體,甚至連死亡最基本的尊嚴都被剝奪了。

    我的怪異舉動很快吸引了鬼魂陳等人,下一刻,他們無一例外的看見的帳篷裏的情景,我正吐着,也看不見他們的表情,只聽毛老五倒抽一口涼氣,道:“是沙漠黑嘴蜥,這玩意兒嘴的咬合力特別大,食物稀缺的時候會捕食任何獵物,食物充足的時候就開始挑嘴,專吃動物的內臟。”

    緊接着,響起了一連串腳步聲,便聽毛老五又道:“你們看,有很多黑嘴蜥的腳印兒,看來數量不少……頭兒,看腳印的方向,他們是朝這個方向跑了。”

    此時,我胃裏總算不那麼翻騰了,轉身看着毛老五手指的方向,是背對着河的林子裏,也就是往沙漠邊緣而去的位置,看來楊博士等人是想逃出這片沙漠,只是這些黑嘴蜥如此厲害,駱駝身軀龐大,在這林木茂盛的地方,其實根本不方便奔跑,憑藉着人的速度,他們能擺脫蜥蜴嗎?

    我想到郝教授那老胳膊老腿,頓時心涼了。

    他們逃生的可能性太低了,不過他們手中有槍,如果我們這時候趕過去支援,或許就能拉他們一把,但是鬼魂陳這裏……

    他會答應嗎?

    鬼魂陳這個人我不太瞭解,但他給我的映像是非常冷漠的一個人,對於陌生人的死活,一般是不會去關注了。下意識的,我又想起了妞妞以及老李一家人,雖說老李的媳婦兒,鬼魂陳最終沒有救過來,但他至少去做了,這是不是意味着,他或許並不是那麼冷血的一個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