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63章 再聚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63章 再聚首字體大小: A+
     

    緊接着,我又覺得不太可能,因爲謝老頭今年六十,而我爺爺如果現在還活着的話,應該也有七十多。

    我爺爺準確的壽數是五十四歲,也就是說,他五十四歲時曾經來過這裏,而謝老頭,今年剛過六十,二十三年前,他才37歲,怎麼可能跟我爺爺產生交集?

    當年跟着爺爺一起行動的,應該另有其人,或許在爺爺感覺自己要死,所以準備留遺書時,又被自己的同伴給救了,因此才留下了這樣一份不完整的遺書。

    另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線索。

    外面的石碑在我們來之前,並沒有被破壞,也就是說,爺爺他們當時,無論是進來還是出去,都和我們的路線是不同的,也就是說這個地方,肯定還有其它出入口。

    如今我和王哥勢單力孤,要想報復鬼魂陳幾人,恐怕是不太可能了,唯今之計,還是找到爺爺他們當年的出入口,逃命要緊。

    思索間,我和王哥已經到了門口,兩人開始將石板往外移,才略微移動,木門就抖動的更加厲害了,彷彿要被撞塌一般,一想到外面全是密密麻麻的藥大扁,我就覺得渾身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但怕也沒有用,伸頭縮頭,早晚都是一刀,我讓王哥閃到一邊,自己一鼓作氣打開了大門,但我明顯失算了,門剛一打開,我就被門外鋪天蓋地的藥大扁給淹沒了,手裏雖然拿着手電筒,但卻什麼也看不見,甚至不敢睜開眼睛,因爲這些藥大扁甲殼十分尖銳,扭動間就如同小刀一樣鋒利,我被它們淹沒的瞬間,身上立刻多了幾道口子,於是連忙護住眼睛,萬一割到眼球,那就真的完了。

    但與此同時,令人比較欣喜的是,雖然被藥大扁淹沒,但這些東西並沒有用大鰲咬我,它們彷彿沒看到我一樣,一個勁兒往石室裏面衝,似乎將我當成了它們中的一員,隨着它們的動作被推推擠擠。

    此刻,我耳裏盡是大鰲咔嚓的聲音和藥大扁互相摩擦的聲音,再加上眼睛也不能睜開,一時無法判斷王哥的位置,只能自己先逃。

    憑藉着記憶中的方向,我開始往外擠,出了石室後,向右拐,就是我們之前所跑的方向,也就是通往鬼坑的地方,那裏一直有暗風,很可能有其它出口。

    這段路十分艱辛,因爲藥大扁比我想象的更多,它就就像蛇團一樣,互相糾纏在一起,而我在它們中間穿梭,不僅要忍受那種藥大扁身上特有的腥臭,還要忍受甲殼刮破皮膚的痛苦,大約一分鐘後,我終於鑽出了藥大扁,回頭一看,只見後面的隧道黑漆漆的,完全被藥大扁給堵住了,而此刻,我身上敷的東西也被蹭的差不多,只怕再待下去,很快就會不安慰這些東西給重新吸引過來,想到此處,我也不敢再等王哥,連忙拔腿往前跑。

    在打開木門時,我們就有過約定,一但失散,便去鬼坑處匯合,如果另一個人發生意外,一直沒有等到,便自尋生路,這實在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此刻未免夜長夢多,我也只能自己先跑了,也不知王哥是還陷在藥大扁裏,還是已經先我一步,跑到前面去了。

    越往前,前方的路就越泥濘,腳下的地面,佈滿了一種粘稠的東西,就像是某種動物的糞便一樣,在這些形如淤泥的糞便上,我看到了很多腳印,不出意外,應該是鬼魂陳等人的。

    他們利用我身體裏的藥味兒吸引了所有藥大扁,現在明顯已經安安全全的走到了我前頭,一想起這事兒,我就覺得十分不對勁。我爺爺當年給我吃的,究竟是什麼東西?

    即便他真給我吃了,小黃狗和鬼魂陳又爲什麼會知道?

    這事兒,連我大伯都沒有提起過,他們兩個都是外人,怎麼會知道這事兒?

    這實在是一個巨大的謎團,我思來想去,也無法理清其中的思緒。比如,爺爺當年五十四歲,也算老大不小了,爲什麼要冒險來這個地方?難道也是爲了轉魂鏡?他真的相信轉魂鏡身上詭異的傳說嗎?

    後來爺爺又是怎麼出去的?

    鬼魂陳是爲了轉魂鏡而來,那小黃狗又是爲了什麼?

    我一直覺得,小黃狗當年會被大伯收爲徒弟,完全是一種巧合,而現在,將所有的線索聯繫在一起,我卻發現,這簡直就像是事先策劃好的一起陰謀。

    他在大伯家,潛伏整整四年多,任勞任怨,任我打,任我罵,究竟是爲什麼?

    四年並不長,但也絕對不短,一個人將自己最珍貴的四年青春,放在一件事情的謀劃上,那麼這件事情背後真正的目的,該是多麼可怕。

    我一邊跑,一邊只覺得遍體生寒,越往前,腳下大糞一樣的東西就越深,而地道間的距離,也越來越寬,似乎呈現出一個放射狀,越往前空間就越大,就在這時,前方突然傳來了密集的槍聲,緊接着,便聽到有一個人在喊:“快,聚在一起!”

    是小黃狗!

    我愣了一下。

    前方傳來的槍聲十分雜亂,顯得很激烈,而小黃狗剛纔那一嗓子,在激烈的槍聲中也清晰可辨,顯然是吼的很用力,幾乎都以後寫嘶啞了。

    難道是他們遇到了什麼危險?

    這個念頭一閃過,我立刻幸災樂禍,活該!

    然而,沒等我高興完,又一個聲音道:“太多了。”這個聲音相對比較沉穩,但我一聽,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這不是王哥嗎?他果然跑到我前面去了,只是,他怎麼跟小黃狗等人攪合在一起了?

    我頓時覺得不對勁,連忙加快腳步,前方越來越寬敞,最後手電筒幾乎照不到左右了,盡頭處,總算出現了幾人的身影。小黃狗、鬼魂陳、肉團還有王哥,他們四人背靠背,幾乎是接連不斷的在放棄,而王哥手裏原本只有一把小手槍,此刻不知是誰那麼大方,給他換成了小衝鋒,只見黑暗中,有無數的血紅色眼睛在閃動,一開始我沒反應過來是什麼,但隨着距離的逼近,我頓時就覺得頭皮發麻了。

    那是鬼蛟,密密麻麻棲息在石壁上的鬼蛟。

    這是一個巨大的洞窟,洞窟的中央有一個黑洞,也看不清也多深,應該就是當年宋人挖出來的鬼道。鬼道四周,是一片平地,平地周圍連接着山壁,筆直向上,山壁上棲息着的鬼蛟,速度極快的飛竄,稍不注意就會被它們的利爪攻擊,王哥四人幾乎沒有停止過放槍。

    而這時,肉團突然注意到我,他喜道:“快,快來幫忙!”話音剛落,王哥猛的轉過頭,道:“快,快往回跑!”

    肉團臉色立刻扭曲起來,一邊放槍,一邊道:“放你媽的屁!他要敢跑,爺爺我現在就斃了他!”王哥立刻調轉槍頭,也不管那些鬼蛟,眼神嗜血道:“反正大家今天都活不了了,我先斃了你!”

    就在這時,小黃狗吼道:“都他滿安靜,現在時內訌的時候嗎?”緊接着,他一邊開槍,一邊從裝備包裏掏出一把武器,看也不看朝後扔,剛好朝我扔過來,立刻被我接住了。

    緊接着,小黃狗頭也不回,吼道:“有什麼恩怨到時候再說,現在不團結,我們都得死!”

    這麼多鬼蛟,我幾乎懷疑是不是自己的幻覺,下意識的去看小黃狗等人的屁股,上面都沒有尾巴,看來他們是真的,就算是我產生幻覺,也不可能所有人一起產生幻覺。

    我到不在乎鬼魂陳等人,但王哥我不能不管,更不可能像他說的那樣先逃命,當下,我就站在地道與洞窟的交界處,朝着那些不斷偷襲的鬼蛟放槍。

    很快,我的蹤跡也敗露了,開始有一部分專門來攻擊我,黑暗中,它們的速度太快,我打死了這隻,卻沒顧的上另一隻,眼見它的爪子直朝我眼睛挖過來,我嚇的連忙一閃,就地一個打滾,滾出了地道,朝着小黃狗等人滾去。

    很快,我們五人匯合在了一起,就在這時,小黃狗突然將我往身後一擠,把我擠到了四人中間的位置,形成了一個包圍圈,緊接着,用一種極小的聲音說道:“這次可能真的要栽了,如果不行你就跑,咱們兄弟一場,這是我最後能爲你做的了。”由於槍聲激烈,他說這句話時,即便離我極近,我也幾乎要聽漏了。

    一時間,我心裏說不上來是什麼滋味,往日的影像一幕幕在腦海裏回顧,一起上山掏鳥窩,下河摸魚的兄弟,怎麼一轉眼,就變得完全不一樣了。

    我無法言述這種心情,也不知道該用怎樣的心態面對小黃狗,於是我沒吭聲,架起槍就開打,槍法雖然不準,但勝在子彈充裕,也打掉了幾隻。

    片刻後,小黃狗彈匣告罄,趁着換彈夾的片刻,肩頭頓時被抓出了一道爪印,幾乎掉了一塊肉,他疼的嘶了一聲,聲音發顫,道:“不行,子彈再多也有用光的時候,咱們得想個辦法。”

    肉團抹了一把臉,道:“要不咱們回去,保命要緊,讓這小子去前面引那東西。”我頓時怒了,直接一腳踹過去,道:“滾你媽的,別太把自己當棵蔥,反正都要死了,信不信大爺我現在就給你來個對穿!”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