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60章 招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60章 招神字體大小: A+
     

    時間是金人攻宋那段時期,不知爲什麼,具體年月卻沒有記載,似乎是有什麼忌諱。

    根據上面的記載。

    當時宋室微弱,金人蠻橫,有一個官員突然出現,像當時的皇帝,敬獻了一樣寶貝,據說這樣寶貝,如果運用得當,就可以抵抗金人大軍,於是宋皇祕密在此地修建密道。

    這個消息,被金人所得,金人雖然兵強馬壯,但有謀士說漢人多詭計,沒準兒是想出了什麼陰毒的計謀,不可不妨,於是金人便率一股兵力進入此地,卻發現了一個驚天祕聞。

    原本,那個文官所敬獻的寶貝,居然是一面轉魂鏡,這鏡子的來歷,金人很快就打聽清楚了,生人照一照,返老還童,百病全消,益壽延年,死人照一照,可起死回生。

    但還有一點,卻沒有人知道。

    那就是這面鏡子的具體來歷,相傳,它源於商末,乃是姜丞相子牙所鑄造,據說周攻商時,商軍兵馬強壯而周弱,姜丞相便鑄造了一面轉魂鏡,它當然不是用來照活人或者是死人的,而是用來照地府,通過這面鏡子,可以打開人間與地府的通道,向閻王爺調兵。

    這段已經湮滅與歷史中的歷史,被後人賦予了很多的神話色彩,比如姜子牙封神榜、楊戩的三隻眼,彷彿這不是歷史,而是一個神話故事,但這些擁有三隻眼,擁有奇怪能力的人,都是從哪兒來的呢?

    不錯,這些根本不是神,而是地府的鬼軍,有了這批傳說中的神人相助,周終於滅傷,而後姜子牙所謂的封神榜,也不過是送二郎神這些惡鬼,回原來的地方。

    如果再將這批商時的惡鬼請出來,襲擊金人,只需一夜,金軍必敗,而這個地方,就是宋軍給鬼開道的地方。

    金人聽聞此言,皆大驚,有人不信,認爲是怪力亂神,宋人有意恐嚇,有人卻說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還是早些毀去爲好,金人爲了不出變故,便調派數千士兵,來此地阻止宋人的行動,結果宋軍在自己所挖掘的通道里,開始和金人打起了迂迴戰,這就有點像中國近代史上的地道戰,因此金人吃了大虧。

    但金人畢竟人多示衆,終於將宋軍全部消滅,只留下了一些鑄造工匠,讓工匠帶路,準備毀了這面所謂的寶鏡,看它什麼二郎神,哪吒,還能不能從地裏冒出來。

    結果工匠帶他們一看,金人大爲驚訝,只見寶鏡懸空,無光而自生輝,鏡下有一大坑,人工所挖掘,深不可見底,已然快要成事,金人見此異象,越加覺得這事兒沒準兒挺靠譜,萬一真把二郎神這批惡鬼給邀出來,那金軍就要像那商朝一樣,烏呼哀哉了。

    於是金人立刻決定,爲防萬一,先把這坑給填起來,把鏡子給取下來。在這段時期裏,奇異的事情頻頻發生,先是從大坑裏,冒出了十數只鬼蛟,緊接着,還真鬧鬼了,又請能人做法,總之不得安生,這樣一來,金人更加相信轉魂鏡的傳說,加大力度填坑,結果待得時間越久,金軍就逐漸爆發了一種時疫,時不時就會腹內絞痛,口吐長蟲,也不是一般常見的蛔蟲,而是一種從未發現的蟲子,也不知是怎麼進入人體的。

    但填坑的工程又不能放棄,於是金人或請或抓,找來了當時各路醫生,修建古樓,在此給金人治病,並給死去的金人,豎立忠義碑,藏於此處,以此大碑,堵住往後的入口。

    在碑文結尾處言明,鬼道已平,餘軍撤退,但寶鏡水火不傾,難以毀壞,以沉於大水。

    我們看完,頓時面面相覷,合着這地方根本沒有什麼寶藏,所謂的祕方或許有,大概是當時的各路名醫生平的心血,金人撤離後,爲防這裏的祕密被泄露出去,必定會殺這些醫者滅口,這樣一來,他們的醫札或者是其它寶貝,肯定就留在了此處,至於藥材,能夠千年不腐的,都是比較珍惜的藥物,大概所謂的寶藏,就是指這個。

    而鬼魂陳顯然不是爲了這些東西而來,他的目的,明顯是轉魂鏡,只不過,按照這碑文上面所說,轉魂鏡已經被金人,扔進了水裏。

    這周圍,似乎並沒有水啊?

    難道是我們之前進來的那個水洞?

    這對於我來說,並不重要,碑文上的記載,我也權當是一個故事看。

    畢竟傳說中得二郎神究竟是神仙,還是姜子牙請出的三眼惡鬼,跟我完全沒有任何關係,現在我到要看看,轉魂鏡早就被金人毀了,鬼魂陳還能怎麼辦?

    我正想着,鬼魂陳突然道:“不可能,東西還在。”

    我一門心思想着讓鬼魂陳倒黴,聞言不由幸災樂禍,道:“還在?何以見得?”

    鬼魂陳沒理我,而是看着眼前的石碑,道:“密碼圖是在這裏被荒廢之後纔出現。”我明白鬼魂陳的意思,換句話來說,也就是這裏荒廢之後,又有人找到了這裏,所以才留下了密碼圖,這個人,無疑就是留下醫札的王重陽。

    而且之前的種種線索就已經表明,王重陽當年來到這裏,肯定是見過那面轉魂鏡,只是礙於某種原因,所以沒有取走,那麼,他當年是在哪個地方見到的?

    顯然,鬼魂陳並不打算放棄,我此刻也是破罐子破摔,便道:“你爲什麼非得要找那東西?難不成想借來二郎神,反抗**?你膽子可真夠大的。”

    鬼魂陳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緊接着便和小黃狗翻動裝備包,兩人細細拿出炸藥等東西,顯然是準備將這塊大石碑炸掉。說起來也算是巧合,當時剩下的三個裝備包,一個在小黃狗手裏,一個在鬼魂陳手裏,一個在我手裏,沒想到現在三個人就湊齊了。

    根據石碑上的記載,石碑所處的位置,恰好堵住了一條密道,而不出意外,這條密道,應該就是通往當年宋軍所挖的‘鬼坑’,只是不知道,鬼魂陳現在進去,究竟還能找到什麼。

    見那兩人在一邊忙活,我將視線投入了與石室相連的通道,不出意外,這條通道鬼魂陳等人應該已經查看過,估計是沒有什麼發現,否則這三人也不會湊在一起研究石碑了。

    如今沒我什麼事,我便朝着通道口走,這處地方,好歹也算故宋遺址,長長見識也不錯,我乍一動,肉團立刻跟了上來,生怕我逃跑一樣,我沒搭理他,帶着王哥走到了通道後面,只見這是一件略小的石室,只不過裏面整整齊齊碼放着各種工具,全都是宋時工匠挖掘這裏是所使用的器具,有些跟現如今的農具沒有什麼差別,有些卻樣子古怪,我幾乎從來沒見過。

    正看得興起,便聽外面傳來砰的一聲巨響,聲音震耳欲聾,幾乎讓人耳心都發麻了。

    肉團面露喜色,這地方沒有其它通道,因此也不看管我和王哥了,立刻衝了出去,我和王哥趕緊抓住這個機會商量對策。

    我道:“王大哥,這次是我識人不清,害的你也受牽連了,快想個辦法,該怎麼擺脫他們。”

    時間緊急,王哥也不多廢話,道:“這地方沒有什麼可以躲藏的東西,而且他們對你看管非常嚴,即便我能跑出去,恐怕你很難脫身。”

    我道:“別管我能不能脫身了,我他媽是活該,記着啊,待會兒只要有機會脫身,你就趕緊跑,我會給你掩護的。”王哥眉間頓時皺起一個疙瘩,還待說什麼,肉團已經在外面叫道:“通道開了,你們還在裏面磨磨唧唧幹什麼,非得要老子請你們出來是不是!”

    我和王哥立刻往外趕,一出去,那肉團就卸了王哥身上的裝備包,我們兩人頓時變得赤手空拳,期間小黃狗一直沒吭聲,像是躲避我們一樣,壓根都不看我們,這種明顯的心虛,讓我覺得挺難受,又很憤怒,但現在我明白,自己沒有憤怒的資格,只是讓我難以理解的是,小黃狗究竟有什麼目的,竟然在去納衣寨之前,就開始算計我了。

    不,確切的來說,他真正算計的應該不是我,而是大伯。

    之前我沒有想到這一點,但現在再回顧起來,一切就顯得很清晰了。當時,小黃狗完全可以自己去跟蹤大伯,但他並沒有這麼做,因爲他一但這樣做,以我大伯的精明,勢必會對小黃狗的來意產生懷疑。

    而帶上我就不一樣了,鼓動我和他一起行動,這樣與大伯相遇後,就完全可以用一種‘被師父的寶貝侄子脅迫,迫不得已纔跟上來’的假象,大伯一見是我帶的頭,自然不會懷疑小黃狗有什麼不對勁,說到底是我太蠢,暗地裏,小黃狗早就布好了局。

    只是……他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難道,他也在打轉魂鏡的主意?

    我一直感覺,石碑裏所謂的招二郎神那幫人出來,完全是扯淡,一面被傳說塗的面目全非的古鏡,究竟有什麼吸引力,讓小黃狗和鬼魂陳都窮追不捨,活像在找走失的媳婦一樣,生怕晚一步,就被皇軍給搶了。

    此時,原本放置着石碑的位置,已經被一個黑幽幽的洞口所代替,洞口的周圍,全是炸裂的石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