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58章 利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58章 利用字體大小: A+
     

    脖子上掛着幾柄小刀,我倆便接着往前走,一路上看到了不少遺蹟。

    之所以說它們是遺蹟,因爲這些東西都已經殘破不堪,有些是食物,早已經變成了煤一樣的漆黑塊狀物,有些是繩索一類,大多都斷成幾節,我幾乎可以想象,當年這裏絕對發生過什麼事情,有那麼一個人,或者是一批人,在這扇門後的通道里快速奔跑,或許他們是在躲避什麼危險,也或許有其它原因,但無論是哪一種,現在都已經無法證實了。

    很快,這條通道就到了盡頭,我們還沒走過去,便聽到通道盡頭處,傳來了人的對話聲。

    那聲音讓我瞬間就愣了,是鬼魂陳。

    我怔了怔,道:“王哥,你剛纔是不是在想姓陳的?”我懷疑,這會不會又是鬼蛟在搞鬼。王哥道:“他跟我又沒關係,我想他做什麼。”

    都沒想,難道是真的?

    我立刻關了手電筒,將聲音壓得極低,道:“咱們上去看看。”由於距離隔得有些遠,因此我雖然聽出是鬼魂陳的聲音,但他具體說了什麼,卻沒有挺清楚,當即,我和王哥兩人在黑暗中慢慢往前摸,即便我們關了手電筒,也可以看到通道盡頭有黃色的光暈,應該是鬼魂陳等人打開了手電筒。

    很快,我們摸到了通道口的位置,這裏實際上是有一扇石門堵住的,但石門一半還開着,另一半卻塌了,一看就是被炸藥炸塌的,也不知道是誰這麼暴力。

    我和王哥隱在後面,悄悄冒出頭往外張望,由於視角關係,我能看到的並不多,在通道外面,是一間大型的石室,而鬼魂陳等人沒有站在石室中央,而是在靠左邊的位置,因此我探出頭,只能看到半個背影,連頭都看不到呢。

    這時,只聽一個聲音道:“老大,現在怎麼辦?”一聽這欠揍的腔調我就知道,說話的是肉團,你說老劉的死了,這肥乎乎的肉團居然還活着,真他媽是一大奇蹟。

    緊接着,只露出背影的鬼魂陳道:“再找一找,密碼圖沒有細緻到這份兒上,這地方,應該有通往藏寶室的機關。”聲音依舊沒有什麼情緒,也聽不出喜怒。

    這時,便聽肉團罵道:“老大,那姓謝的老頭也真有本事,在那天梯裏,居然能想到辦法出去,還想把咱們給甩了,要不是老大你英明神武,咱們這次差點兒就見了閻王爺,嘿嘿,他只要沒死,就肯定會摸到這個地方來,到時候,我手裏的槍,非要射他個對穿。”

    我心裏不由一樂,看樣子謝老頭果然說了假話,什麼鬼魂陳下黑手,非明是姓謝的下黑手纔對,只是他能陰到鬼魂陳,這份手段,還真不能小看。

    肉團的身形我是看不見的,他說完後,我便聽到一陣衣物摩擦的響動聲,估計兩人是開始找所謂的機關了,我正琢磨着要不要現身,畢竟我沒做什麼對不起鬼魂陳的事情,現在兩撥人湊在一起,人多力量大,也總比我和王哥單打獨鬥要強,更何況,小黃狗還下落不明,既然姓謝的說的都是假話,那麼小黃狗的蹤跡,沒準兒也是假的,保不齊,鬼魂陳會清楚。

    想到這一點,我正打算現身,突然便聽到了第三個聲音。

    “找到了。”我一愣,這、這不是小黃狗的聲音嗎?難道是我聽錯了?下意識的,我腳步停頓了一下。

    緊接着,便聽肉團急道:“在哪兒?”

    “呵呵,不急,咱們先談談正事兒,反正時間都耽擱的差不多了,也不差這幾分鐘吧?”這油腔滑調的,不是小黃狗又是誰?我一直懸着的心,終於放回了肚子裏,只要小黃狗沒事,我、王哥、他,我們三個能穩穩當當的來,平平安安的去,就萬事OK了,什麼寶藏,那便隨緣了,經歷過這麼一番折騰,我對寶藏實在是沒興趣了。

    緊接着,便聽鬼魂陳冷冷道:“你想變卦?”

    “不、不、不,陳先生,我在京城好歹也算有頭有臉的人物,說出去的話絕對不變,咱們來之前就做過交易,我也提供了不少幫助給你,現在地方快到了,該怎麼分贓,是不是應該好好議論一下了?”

    我霎時愣了。

    來之前就做過交易?

    什麼交易?什麼時候做的?

    我和小黃狗,明明是偷偷跟上鬼魂陳,想暗地裏分一杯羹的,根本沒有做什麼交易。小黃狗爲什麼要這麼說?

    這時,只聽鬼魂陳道:“但是我要的人,你並沒有帶來。”

    小黃狗沉默了半晌,才用一種無所謂的語氣說道:“他自己掉下了懸崖,如果你逃命的時候能順便帶他一把,事情就不會發展到這個地步。而且……你確定,他真的對密室裏的那個東西有用?”

    鬼魂陳道:“孫一華當年得到那個東西,要麼會用在自己兒子身上,要麼會用在自己孫子身上。他那兩個兒子,都不像有什麼異變的。”

    小黃狗哦了一聲,道:“你這麼確定,那東西用在孫邈身上了?”

    只聽鬼魂陳淡淡道:“不確定,但跟我沒關係。”

    我頓時就愣了,躲在門後,一時連腳脖子都邁不開。

    事情到了這裏,一切都已經再清楚不過了。打從一開始,小黃狗就在騙我,什麼龍骨,全他媽是坑人的,這小子,早就已經和姓陳的做了交易。

    他們居然還提到了我爺爺?

    這事兒跟我爺爺又有什麼關係?

    那件不是用在兒子身上,就是用在孫子身上的,又是什麼玩意兒?

    搞了半天,我居然是最傻的那一個,完全被人牽着鼻子走,什麼跟蹤,全都是一場笑話,這一切,只不過是因爲,鬼魂陳的這次行動中,需要用到我,而他們顯然知道我貪生怕死的個性,肯定不會主動來這裏,便設置了這個局,利用了我對小黃狗的信任……

    我感覺自己的心臟如同被潑了一層涼水,霎時間冷了下來。

    這種冰冷,不僅只是因爲我被人利用,更讓人覺得寒冷的是,我一直當成生死兄弟的人,居然與外人合謀起來利用我。

    我對密室裏的東西有用?

    密室是指哪裏?

    密室裏的東西又是指什麼?

    這時,只聽肉團道:“我說黃大帥,現在八字兒還沒一撇的事情,這時候提利益多無聊啊,而且那姓孫的墜崖了,即便咱們到了地方,密室裏那東西能不能對付過去,都是個未知數,誘餌丟了,魚可不一定能上鉤。”

    我聽着這三個人的對話,只覺得遍體生寒,戌時,我才感覺自己找回了知覺,黑暗中,我也看不清王哥的表情,只能看到他的眼神充滿憂慮,半晌,我才勉強擠出兩個字,用脣形說道:“咱回。”

    說實話,此刻我手裏有槍,這種被背叛,被利用的感覺,讓我恨不得提起一把槍,對着石室裏的三個人來一番掃射,但我知道我不能。

    有槍的不止是我,而小黃狗和鬼魂陳的身手,都遠在我之上,他們制住我不要緊,但我身邊還有王哥,從頭到尾,所有人都在騙我,但王哥是個例外,他原本是不該牽扯進來的。

    我頭一次覺得自己這麼冷靜,心底憤怒的在滴血,但頭腦卻能很鎮定的權衡利弊,衡量之下,我知道,自己這次是栽了。我只是個小人物,在這裏,我不僅武力比不上他們,即便出了這個地方,回到社會上,我依然比不過他們,他們想要捏死我,恐怕比捏死一隻螞蟻還容易。

    雖然很不甘心,但我只能認了,擠出這兩個字後,我做了個手勢,示意往回走,否則……恐怕真要去當肉團口中的誘餌了。

    誰知我纔剛動了一步,鬼魂陳突然喝道:“誰!”

    我嚇的停住腳,心臟瞬間跳了一下,被發現了?我可是一點兒聲音都沒有弄出來啊,鬼魂陳是屬貓的吧?

    王哥也驚了一下,猛的停下了身形,這時,就見石室裏突然竄出一道黑影,它速度極快,幾乎讓人無法看清,但鬼魂陳等人看不清,我和王哥卻是太熟悉了,那不是鬼蛟嗎?它怎麼出現了!

    緊接着,我就明白它爲什麼出現了,因爲它竟然朝着我們所在的通道竄過來,而鬼魂陳三人也立刻被它引了過來。

    鬼蛟據說能聽懂人話,它……它是故意把姓陳的引過來,讓我們露餡兒。

    它幾乎一瞬間就從我和王哥身邊掠過去了,隱約間,那雙血紅色的眼睛在我和王哥身上打了個轉,與它對視那一刻,我只覺得看着我的不是一隻動物,而是一隻剛從地底爬出來的惡鬼。

    緊接着,鬼魂陳等人就打着手電筒衝到洞口了,我們五個人乍一見面,全都沉默了,而鬼蛟也在這片刻就沒了蹤影。

    肉團嘴巴張成了一個O型,看着我就跟見到鬼一樣,緊接着,他道:“緣分啊。”

    我忍不住苦笑,道:“跟你們有緣分,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說這話的時候,我沒有看其它人,而是看向小黃狗,他先是一臉震驚,隨後神情有些尷尬,但緊接着,就恢復了正常的神色,乾笑道:“沒事兒吧?”

    我道:“沒事兒。只不過被好兄弟從背後捅了一刀而已,死不了。”

    小黃狗假裝沒聽到,轉身走回了石室,道:“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就不用演下去了。”雖然我一再告誡自己要忍,但他這麼囂張,我實在是忍不住了,直接衝上去,掄起拳頭揍,罵道:“姓黃的,**你祖宗!”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