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51章 老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51章 老劉字體大小: A+
     

    這條青龍道,真如龍形,蜿蜒曲折,十分亢長,我心裏有些納悶,挖這麼長的地道,修建這裏的人難不成是吃飽了撐的?

    很快,我就知道自己錯了。

    大約三十多分鐘後,我們走到了青龍道的盡頭。

    盡頭處是沒有路的,全部用地磚封死,不出所料,後面應該也是實心土,也就是說,這條青龍道,到此就戛然而止了。除了封死的地磚,唯一剩下的東西,就是青龍道盡頭,有一口井,我們衆人面面相覷,一時無言。

    難道是怕我們走累了,所以特意在盡頭打一口井,讓我們取水喝?

    謝老頭搓了搓手,立刻走道井邊,唯一的手電筒在我手裏,於是謝老頭笑着讓我走近一些,俗話說伹手不打笑臉人,他這張老臉一笑,我也不好說什麼,便走到他旁邊給他掌燈。

    我看到這井的第一反應是,橘井泉香到了,這井是有,但橘子樹在哪兒?

    走近一看,才發現橘子樹是長在牆壁上的。

    那是一顆約有一人高的橘樹,被古人做成了標本一樣的東西,貼在了地磚上,我摸了一下,觸手乾燥,隱隱還散發着一種藥味兒,大概就是經過這些藥的處理,所以才千百年都沒有腐壞,甚至橘樹的葉子,至今都還是綠色的。

    蜈蚣圍着井繞了一圈,最後道:“爺,這裏沒路了,難不成是讓我們下到井裏去?”

    橘井泉香過後,便是貔貅護寶,也就是說,我們離真正的藏寶地應該不遠了,而這裏的路是封死的,唯一有的只有一口井,看來應該在這口井上下功夫。

    我立刻將手電筒打向井裏,想看一看這井的構造,但燈光打下去,卻沒有照到底,我這手電筒,只是普通的民用手電筒,而且還是民用中較好的哪一種,中心射程爲五米,光源輻射可以照十米開外,但即便如此,我也探不到井底。

    我忍不住驚了一下,十米,相當於兩層樓高了,看來這井打的挺深。

    我於是立刻放下裝備包,提出了裏面的強力探照燈。

    這東西只有一個,特點是光線強,打開後,可以照三十米左右,但缺點是耗電量大,最多長亮半個小時,電池就會用光,因此一路上,我們都沒捨得用。

    架上強力探照燈後,立刻就照到井底了,只見井底一片黑水,高約有十五米左右,水面上還漂浮着一個東西。由於燈光太過強烈,那東西具體是什麼,反而還看不清楚,王哥立刻從裝備包裏摸出一套繩鉤,將那東西給弄了上來,我們既然環視一看,謝老頭頓時倒抽一口涼氣,道:“完了,讓姓陳的搶先一步了!”

    只見勾上來的不是別的東西,而是一個食物的包裝袋,我腦海裏只有一個念頭:亂扔垃圾,真不環保。這是牛肉乾的包裝袋,正是我們當時準備的口糧,反過來一看,還能看到出產日期,2013年1月17日,不用說,鬼魂陳等人,肯定來過這地方了。

    蜈蚣見此,立刻道:“看來,他們肯定是下水了。”

    我雖然也懷疑鬼魂陳等人下水,但卻有一個很現實的情況擺在我們面前,我道:“但是這水下也不知道有多深,咱們要找的東西,大概是藏在某個水洞裏,肯定要遊很長一段時間,姓陳的又沒有水下設備,他們怎麼下去?”

    謝老頭眉頭皺了起來,他看起來雖然只有五十來歲,但實際上已經是六十多,早已經是個老頭子,原本這一翻折騰就已經很吃不消了,如果還要下水,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夠嗆。

    顯然,眼前的這口井將謝老頭攔住了,我們剩下的都是年輕人,在水下憋個兩分鐘也差不多,但謝老頭就不行了,人畢竟老了,保養的再好也沒用,估計能憋個四十秒,已經是不錯了。

    不管怎麼樣,我們肯定要先下井探一探虛實。

    最後謝老頭對蜈蚣道:“如果通道真在井下面,我恐怕是去不了了,事情就全權交給你辦,我在這裏等你們。”事到如今,謝老頭也不得不妥協了。

    蜈蚣看起來還比較忠心,立刻表示沒問題,讓謝老頭安心在這裏等着,一定將謝老頭想要的東西帶回來。緊接着,我們便準備商議下井的事情。

    我小時候得過游泳冠軍,雖然一共只有三個人蔘賽,但我的水性還是不錯的,否則早已經溺死在納衣寨的神湖裏了,商議完畢,便決定由我和蜈蚣下水打探,至於王哥,一來,我不放心謝老頭一個人看裝備,二來王哥臉上之前被白毛屍弄傷了,能不沾水就儘量不沾水,所以由他和謝老頭在外面等着。

    如果我們下了水,發現可行的通道,再由王哥帶着裝備下水,僅給謝老頭留一些吃食。

    我第一個趴在井邊,衆人拿出繩子,我正打算順着繩子往下時,一低頭,卻發現水底下似乎還有東西,而且那東西,正在慢慢往上浮。

    那是一個比較大的黑影,我的第一反應就是,難不成又是什麼大魚?上一次在納衣寨,那條超級食人魚,可是將我們折騰的夠嗆,如果這水裏也有什麼大魚,井下空間狹小,那我們一下水,不徹底死翹翹了?

    很快,那東西徹底浮了上來,我一看,頓時頭皮發麻,喉嚨發癢,升起一種想作嘔的**,只見浮上來的,哪裏是什麼食人魚,分明是一具腐屍。

    而且這屍體不是別人的,而是曾經跟我一起守過夜的老劉。

    由於井道狹窄,他的屍體是豎着浮起來的,頭朝上,不知爲什麼,臉上的肉全爛了,又像是水泡爛得,又像是被什麼東西咬爛的,臉上將落未落的肉渣,在井水裏飄來飄去,那情景,簡直令人想吐。

    我驚的一聲大叫,立刻直起身體倒退一步。

    後面的蜈蚣被我嚇了一跳,皺眉道:“怎麼回事?”

    我被嚇了一跳,心理不平衡,於是指了指水井,道:“你自己看。”結果老劉伸長脖子一看,臉色也變了,道:“怎麼是他。”這時,王哥和謝老頭才圍過去,四人一時間面面相覷。

    老劉這個人伸手不錯,能當鬼魂陳的手下,自然也差不到哪裏去,但現在,他卻死在井裏了。

    他是怎麼死的?

    難道是下水後,在水裏遇到了什麼危險?

    鬼魂陳呢?他們是不是也遇難了?

    我想起鬼魂陳,覺得有些不靠譜,他這個人,並不是一個普通人,之所以說他不普通,不僅是因爲他有會對付鬼怪的絕技,除開這個,他本人的身手也是十分了得的。

    就這樣一個人,我還沒死,他怎麼會死?

    但眼前的情況,卻讓我們都迷惑了,難不成這水下,還有食人魚一類的東西?

    我們幾人面面相覷,無人在提下水的事情,如今井下就有一具屍體,下去之後,井道狹窄,勢必要跟他有一番親密接觸,這太刺激了,我可受不了,之前在納衣寨的藏寶洞裏,搬完那具腐屍後,我噁心的渾身起雞皮疙瘩,差點沒把三年前得隔夜飯給吐出來,要再來一次……

    片刻後,我問道:“還下水嗎?”

    謝老頭咬牙切齒,卻沒有說話。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不僅是老劉的原因,更大的原因是水下未知的危機,連老劉這樣的身手都會中招,我們幾個下去,恐怕也夠嗆的。

    生命只有一次,誰不珍惜?

    一時間,青龍道里變的格外沉默。

    實際上,如果不是因爲小黃狗,我早就要打退堂鼓了,此刻心裏不由發虛,心說:小黃狗啊小黃狗,不是哥們兒不想救你,實在是有心無力,如果你活着,想必以後也能自己摸出來,如果你死了,又何必讓兄弟我去犯險,萬一搭上一條命,咱哥倆黃泉相見,那得多悲傷啊。況且,你這麼尊師重道,肯定捨不得讓你師父傷心,既然如此,不如……不如我就先回去吧……

    正想着,王哥突然道:“你們聽,什麼聲音?”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