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18章 中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18章 中毒字體大小: A+
     

    我幾次想開口問他,是不是發現了什麼不妙的情況,但每次沒等我開口,他已經如同獵豹一樣快速往前竄,讓我不得不緊隨其後。

    終於,等到我累的無法喘氣時,他停了下來,猛的轉過頭,眼睛直直的盯着我,道:“你在騙我。”

    我氣息都還沒喘勻,他的話讓我一時有些錯愕。

    騙他?

    我一時覺得心虛,自己確實在騙他,但他是怎麼發現的?

    緊接着,他又道:“你們到底是來幹什麼的?”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們這夥人,不僅攜帶了槍支彈藥,而且動機也不純,萬一他直接下山舉報我們怎麼辦?現在他顯然是發現了什麼漏洞,估計我在瞎掰也哄不了他了,只得磨磨蹭蹭的說出兩個字:“尋寶。”

    他表情沒有什麼變化,盯着我看了很久,似乎在確認什麼,最後緩緩點了點頭,道:“嗯。”

    嗯?

    這就沒有了?

    正常情況下,他不是該問我尋什麼寶纔對嗎?

    嗯完之後,護林員繼續往前走,提示我跟緊一些,他道:“你的夥伴走到這個地方的時候變道了,這是在往秦嶺的溝裏走,這一片據說埋了很多古墓,冤魂很多,一到晚上就鬼哭狼嚎。”頓了頓,他道:“而且這地方陰氣很重,還有很多不知明的危險,你們太冒失了。”說着,他微微嘆了口氣。

    我總算明白她那句騙人是怎麼得來的了,估計把我們這夥人當成土賊了,後來我又告訴他是尋寶,豈不是更加坐實了他的猜測?想到這兒,我不禁大呼冤枉,我們孫家祖祖輩輩都是清白人,跟土賊絕對是沾不上邊兒的,這頂帽子可扣大了。

    但一時間,我又無法解釋,只能吃了這啞巴虧,不過根據護林員的態度,他雖然把我們當成土賊,但似乎沒有要舉報我們意思,想到這兒,我便安心下來,跟着他繼續往前走。

    這片地方,越往下,樹木就越稀,但個頭反而更大,地面全是一層厚厚的腐葉,到達這裏後,護林員的動作明顯慢了下來,我問他爲什麼,他說:“這片地方很危險,我也沒有來過。”

    我覺得奇怪,道:“你沒來過還知道危險?”

    他道:“是上一任老護林員告訴我的。”頓了頓,他給我講了件真實的故事。

    據說有一次,老護林員在巡山的時候,發現了兩個偷獵者,這兩個偷獵者大約之前遇到過什麼危險,裝備什麼的都沒有了,老護林員瞅準了這個機會,當然要把這兩個人逮起來。

    但這兩人十分狡猾,在林子裏亂竄,竟然竄入了我們現在所行走的這片地域。

    老護林員也聽過這裏頭不乾淨,但他僅僅遲疑了一下,工作的責任感,讓他毅然決然的進入了這片林子,他追蹤那兩個獵人,一直到了晚上,不知怎麼回事,就沒了聲息了。

    四周黑洞洞的,老護林員手裏只有一盞小功率的手電筒,看什麼都不太清楚,他有些着急,怕功虧一簣跟丟了,然而就在這時,他突然聽到遠處有腳步聲,當時,老護林員以爲是偷獵者的腳步聲,於是像只貓一樣,輕手輕腳的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移去,準備給兩個獵人出奇不意的一擊,結果越往前走,老護林員越覺得不對勁。

    這腳步聲怎麼有些多?

    這可不是兩個人能發出的腳步聲。

    難道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還有什麼人混進來了?

    秦嶺這一帶多古墓,經常會有土賊冒出來,老護林員心想,如果真是土賊,這幫人大多心狠手辣,自己恐怕要避一避,但就算要避,也得先探明情況,於是他更加小心的貓過去,就在這時,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老護林員回頭一看,嚇傻了,自己身後站着的,竟然是一個古人。

    他穿着古時候士兵的盔甲,臉色青白如鬼,面無表情,衝護林員擺了個手勢,輕飄飄的說道:“請到府內一聚。”老護林員當時渾身的寒毛都豎起來了,他下意識的順着士兵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前方的佈滿落葉的大地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大坑,大坑下面有兩具血肉模糊的屍體,仔細一看,不正是那兩個偷獵者嘛?

    去坑內一聚。

    這、這是索命啊!

    老護林員雖然害怕,但他在大山裏住了半輩子,見過很多奇奇怪怪的事,因此也沒有慌了陣腳,當即,他直接掏出身上的火摺子,點燃後扔到了地上。

    那時真是夏季,草木乾燥,地上有很多落葉,一下子就點着了火,火光升騰起得剎那間,一切都消失了,老護林員也不敢多留,連夜衝出了林子。

    好在夏季雨水多,還是半夜就下起了大雨,沒有造成什麼損失,後來,老護林員再也沒進過這片林子。

    頓了頓,他道:“他也囑咐過我,不要進來。”此刻雖然是大白天,但聽着這個故事,我雞皮疙瘩都冒起來了,說不害怕是假的,一時間不由暗暗叫苦,那地圖上所指的地方,究竟是哪兒?鬼魂陳幾個,怎麼跑進這林子裏來了?

    護林員沒再開口,大約是看出我的緊張,他道:“要加快速度,在入夜之前穿過去。”

    我不知道這片林子有多大,但他既然這麼說,想必也有一定的把握,至於鬼魂陳等人就更不用我擔心了,姓陳的是鬼魂剋星,那個士兵去找他麻煩,估計夠嗆。

    比起這個,我反而擔心小黃狗。

    如果小黃狗還落在後面,我們所有人都進入這片林子,那他一個人,到時候該怎麼辦?

    一邊想着一邊前進,不知不覺,時間已經到了下午四點鐘左右,一路上沒有什麼危險,只不過大約是最近行程太累,我覺得自己渾身發軟,全身肌肉痠痛,每走一步,幾乎都是在打顫。

    我懷疑自己是不是病了,於是摸了一下自己的額頭,體溫正常,也沒有咳嗽或者其它症狀。

    前面的護林員不知何時,速度也慢了下來,但他還是比我快,不多時,我們間的距離就拉開了,逐漸的,我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如果他在稍微下一個坡,估計就完全脫離我的視線了。

    於是我準備叫他等我一下,雖然自己確實很沒用,但這種時刻,沒面子總比掉隊好,如果我一個人呆在這個地方,我肯定會被嚇傻的。

    我開口叫了聲王哥。

    話音剛落,視線盡頭的身影突然搖擺兩下,緊接着,軟趴趴的倒在了地上。

    這一倒,瞬間如同一盆涼水潑在我身上,讓我疲憊的身體和混沌的大腦,霎時間清醒過來,整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怎麼回事?

    大約是由於緊張,我力氣大了些,立刻加快腳步往前走,很快走到了護林員邊上,我將他翻過來,發現他臉上沾了很多樹葉,將樹葉掃開後,他的眼睛是睜着的,眼珠子緩緩轉動,隨後停留在我身上,嘴脣哆嗦,似乎想開口,卻說不出話來。

    我此刻已然累得肌肉痠軟,但見他的狀況,我不禁懷疑:難道是被蛇咬了?

    緊接着,我去查看他的身體,但衣服完好無損,裸露出的皮膚,也沒有被咬的痕跡,正當我打算脫下他的衣服,看看是不是其它部位受傷時,他嘴裏慢慢吐出了兩個字:“有……毒。”

    我怔了一下,道:“你被人下毒了?不是我,真的不是我!”護林員咳嗽了一聲,劇烈的喘息起來,道:“樹林……有毒,快、快離開這裏。”

    說着,他無力的手推了我一把,示意我快些跑。

    我整個人都愣住了。

    很顯然,護林員的意思,是讓我跑,別管他。

    此時,我終於發現了不對勁。雖然我體力不好,但在沒有和小黃狗分散之前,我們爲了追蹤鬼魂陳,體力耗費更大,就算那時候,我也沒有累得渾身虛軟,而現在卻……

    我試着動了動,身體就如同高燒病人一樣,肌肉痠痛無力,走路都在打顫。

    而這片林子裏,佈滿了一種氣體,這種氣體,起初我們都沒有在意,因爲在深山老林裏,由於樹木太過密集,陽光很難透下來,因此水汽蒸發慢,大部分時間,林間都會佈滿霧氣,這並沒有什麼奇怪。

    然而此時,我卻發現,這些霧氣,似乎隱隱透着一種青色。

    這種青色非常非常淡,我甚至懷疑是不是自己的視覺幻想,但倒地的護林員卻讓我認識到,這片林子真的有問題,或許是林中積聚了千百年的**之氣,或許是某種有毒的植物在揮發,總之,我們兩人都中毒了,只不過看樣子,護林員中毒比我深,因爲他此刻,連說話都很困難了。

    我想起自己包裏帶了些解毒顆粒,那是小黃狗調配出的,將中藥磨成麪粉狀,每人的裝備包裏塞了一小袋,可以內服,也可以外敷,可以對付比較常見的中毒情況。

    我不知道有麼有效,但此時,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護林員還在說:“……跑。”

    我顫巍巍的給他灌藥,道:“跑個屁,我跑了你怎麼辦,咱們一起進來,一起出去。”

    他喘着粗氣,道:“我走不動了……別、別管我,我這樣的人……死活,都不會有人介意,你、你走吧……”

    “呸。”我道:“別人不介意,我介意成不,你是我的大恩人,我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嗎?”給他灌完藥,我自己又倒了一些在嘴裏。

    藥粉又幹又苦,但此刻,我從來沒有覺得,世間上還有比藥更好的東西,因爲它能救你的命,而現在,它就是一份希望,一份活着走出去的希望。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