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81章 水中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81章 水中影字體大小: A+
     

    大伯看了我一眼,皺了皺眉頭道:“小天,給他抹一點口水消毒。”

    口水?

    我瞪大眼,道:“那多髒啊……”

    問題不是口水的原因,而是大伯的態度。

    大伯,我可是孫家的獨苗苗,難道您真的不管我了?小黃狗在手上吐了口口水,準備往我腳上抹,我趕緊收了回來。開玩笑……我們出門又沒帶牙刷,你他媽的六七天沒刷牙了口水裏得多少細菌啊。

    雖然口水確實可以消毒,但我還是覺得大伯在陰我,頓時有些鬱悶。

    大伯奇怪的態度讓我很不能理解,但我又不知道該怎麼問,難不成直接說:“喂,大伯,你應該來關心一下我。”這太沒面子了。

    瘦子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我和大伯身上,之前我曾經向他誇下海口,說我大伯醫術高明,就算沒有不老石,這病也不在話下,正是因爲對於大伯的信任,因此在被傳染後,我其實並沒有太多的恐懼,但這時候,大伯這種不痛不癢的態度,讓我心裏有些沒底。

    他到底是怎麼回事?

    是不會治,怕說出來丟面子,還是有什麼隱情?

    瘦子的目光明顯透着一股失望,好似我欺騙了他的感情一樣,讓我覺得有些狼狽,下意識的便轉頭,一開了視線。小黃狗見我不領情,在水裏涮了涮手上的口水,從一旁的裝備包裏,拿出了一些吃食。

    我們三人早就餓的狠了,一看見吃的,就是天塌下來,也顧不得了。

    那是一塊白麪餅,說實話,我雖然不是個富二代,但從小也算小康家境,這種白麪餅,擱在以前,我看都不會看一眼,現在我只覺得它比我媽還親,小黃狗的手移到哪兒,我的視線就跟到哪兒。

    他得意的笑了幾聲,將麪餅給我和瘦子分了,我倆狼吞虎嚥,乾麪餅雖然難以下嚥,但人一餓了,吃什麼都香,我覺得比天津皇尚樓的東西還對味兒。

    正吃着,掌槁的巴達猛嚥了幾聲口水,肚子裏咕嚕咕嚕直叫喚,道:“唉、唉,給我留點,好歹我也是一勞動力。”小黃狗立刻去將巴達換下來,我們三人對坐着啃麪餅,互相之間對視一眼,全都是腮幫子鼓鼓,一臉狼狽相,真有種患難見真情的意味。

    小黃狗技術不如巴達,平穩的竹筏瞬間變得搖搖晃晃、磕磕碰碰,我正吃着幹餅,竹筏也不知是撞到了什麼,砰的一聲,伴隨着一陣巨大的顛簸,一口面堵在喉嚨裏,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差點沒把我噎死。

    “咳咳,大爺好不容易死裏逃生,咳……你他媽的想謀殺我啊!”我欺負小黃狗習慣了,嘴上也不忌諱,將那口乾面艱難的嚥下去後,直接就開口教訓人,正準備再站起來踹他兩腳,發泄一下心中的不滿,卻見小黃狗雙手掌槁,背對着我,撐的筆直,對於我的喝罵,連頭都沒有回一下。

    他反而輕輕地,極其小心的撥動竹槁倒退,似乎是前面有什麼東西攔住了去路。

    雖然有風燈和手電筒同時照亮,但桑澤買的手電筒是水貨,射程不遠,風燈光芒本就黯淡,因此前方的環境,在我眼裏,只剩下一片橘黃晦澀的光芒,遠處隱隱照射出凹凸不平的石洞。

    但即便如此,前方的水道上,似乎也是平整的,沒見有什麼東西攔路啊?

    我覺得不對勁,放下吃了一半的麪餅,起身走到船頭,之間小黃狗神色緊繃,連眼神都沒有遞一個給我,警惕的目光死死盯着前方的水域。

    那裏難道有什麼東西?

    我順着他的視線看過去,是平靜的水面,水面由於風燈的原因,反射出我們兩人的倒影。

    我,身材挺拔,面容英俊,滿臉正氣,一看就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小黃狗身形猥瑣,賊眉鼠眼,鼠目寸光,光天化日,強搶民女,等等……

    我正在心裏自我誇耀並貶低小黃狗的同時,忽然發現,水底下不止只有我倆的倒影,似乎還有其它什麼東西,具體看不清形態,絲絲縷縷、若有若無,像深處暈開的水墨畫一樣,讓人彷彿感覺是看花眼一樣。

    我忍不住眨了眨眼,懷疑是不是自己眼睛之前在水底下泡的太久,受了什麼損失,以至於產生幻覺,但我一眨眼之後,水底深處,那種若有似物的東西,反而更加清晰了。

    我忍不住看向小黃狗。

    好吧,事實上身材挺拔、滿臉正氣的人不是我,是小黃狗,但他現在的神情就如同見了鬼一樣,整個臉都扭曲了,於此同時,原本小心翼翼往後退的竹篙,也加快了動作。

    這小子……究竟發什麼瘋?

    由於小黃狗的大力動作,竹篙很不平衡的搖晃起來,於此同時,小黃狗猛的喝道:“準備武器,水下面有東西!”

    不用小黃狗說,因爲我已經看到了。

    那些沉在水底深處,絲絲縷縷的東西已經浮到了水面上,幾乎覆蓋了前方大半塊水域,那是頭髮,女人的長頭髮,但我可以肯定,這絕對不是蝶彩的,因爲蝶彩的頭髮並沒有這麼長,而且在現代社會,即便留長髮的女人,也很少會長的這麼恐怖。

    長頭髮聚集的中央是塊圓形的東西,緊接着,那個東西猛的從水裏冒了出來,一顆慘白的人頭,頓時浮在了水面上。

    瘦長的臉,猩紅的長舌頭,彷彿快要漲破的雙眼,距離我們極近。

    我身後的巴達等人明顯也看到了,只聽巴達倒抽一口涼氣,罵道:“又是它!這到底是什麼玩意!”

    這東西明顯是人,但絕對不是活人,不是活人又能動?甚至還能如同獵食一樣的攻擊人?

    我只想到了一種東西:殭屍。

    但那基本只是在電影裏纔出現的東西,而且……殭屍不應該是僵的麼?這殭屍還會游泳?而且還他媽是潛泳?

    我被這東西嚇怕了,立刻後退一步,將小黃狗擋在身前,讓他擋靶子。

    小黃狗原本嚴陣以待,我這麼一做,他頓時氣的鼻子都歪了,嘴裏不清不楚也不知罵了句什麼,就見水裏的那東西猛的靠近了竹筏邊緣,就在船頭,猩紅的舌頭頓時朝着小黃狗的腳捲過去。

    大伯情急之下,喊了聲小天,緊接着,便道:“敲它!”

    小黃狗被長舌頭一卷,頓時倒地,那長舌頭的巨大力量我是領教過的,小黃狗一倒下,立刻就被往水裏拉,我雖然一開始拿他當靶子,但關鍵時刻也不可能真的放下他逃跑,眼見小黃狗就要遭殃,我聽了大伯的話,頓時抄起竹篙,一悶棍敲在那長舌頭的腦袋上。

    這一下是用了狠力,直接將竹篙都打斷了。

    這是一種名爲‘黃金竹’的竹種,特點是堅硬柔韌,密度比較高,別以爲它打着不疼,事實上,這一竹篙下去,打斷手腳都是有可能的。

    我只覺得虎口發麻,斷竹槁頓時脫手,竟然直接掉到了水裏,但幸運的是,長舌頭受此一擊,也被打進了水裏面,我顧不得其它,趕緊拽着小黃狗往後退。

    瘦子已經拔出了那柄長竹刀,擺了一個如同忍者神龜的姿勢,注視這周圍水面的動機。

    小黃狗大概是氣我剛纔拿他當靶子的行爲,一把甩開我的手,自己爬起來。

    我挺不好意思的,說實話,我那就是下意識的反應,人一般遇到大的危險,只有少部分人才會挺身而出,大多數都跟我一樣,往人羣裏一鑽,躲在別人後面。

    我就是一個普通人,屬於絕大部分人。

    小黃狗生氣也情有可原,我斟酌着要不要道歉挽回一下關係,卻聽大伯在船尾怒喝:“還站着幹什麼,快過來!”他的意思,是讓我們不要站在船頭,因爲這裏是最容易受到攻擊的位置。

    這時,巴達大叫道:“不好,竹篙掉進水裏了,咱們還怎麼走!”

    我心裏咯噔一下,只有一個念頭:完了,又闖禍了。

    天知道我不想闖禍,但我這不也是爲了救人嗎?瞧瞧,爲了敲那個長舌頭,我虎口都震裂了,活生生的震裂了!

    就在這時,那長舌頭又從水裏冒了出來,只聽大伯倒抽一口涼氣,驚道:“巫屍!”

    大伯似乎認識這個東西,他立刻道:“其它地方沒用,砍斷它的脖子!”

    看它的脖子?

    我後退一步,恰好對上那一雙泡的腫大的眼睛,忍不住想哭了,道:“大伯,這任務太難了,換一個唄。”事實上,我已經腿軟了。

    大伯呸了一聲,道:“誰讓你去,小天!”他最後一句話說出口,從瘦子手裏奪過長竹刀,直接朝着小黃狗扔過去。

    小黃狗反手將竹刀捏在手裏,狗腿後蹬,一腳將我踢了個踉蹌,跌坐在竹筏上,而此時,那長舌頭已經重新卷着紅舌纏上來,於此同時,一直隱藏在水裏的身體也漸漸露出來,幹扁的乳房,細瘦的彷彿皮包骨的兩條胳膊,撐着竹筏邊緣往上爬。

    它的動作在我看來已經是極快的了,但我沒想到小黃狗的動作更快,腰一扭,竹刀在手裏掄了一圈,一刀砍向了長舌女的脖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