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55章 溺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55章 溺水字體大小: A+
     

    爲了不成爲給蜘蛛墊底的那一個,我立刻使出了吃奶的勁兒往前遊,但說到底是我平時懶慣了,渾身都是亞健康,根本比不上巴達他們這些常年在山裏鍛鍊的人,因此依舊落在最後。

    僅僅幾十秒的時間,我就感覺後背突然傳來一種劇痛,就像肉被活活咬了一口一樣,而且還是從不同的地方傳來的,我登時連哭的心都有了,不用回頭我都知道,這些東西肯定已經追上我了。

    而此刻,鬼魂陳已經和我拉開了至少六米的距離,先別說他願不願意來救我,能不能救都是一個很大的問題,這次,我恐怕真要被活活啃死了。

    一想到這個,我簡直是不寒而慄,也顧不得身後的疼痛,發了瘋的往前遊,此刻我就是朝前面的三人求救也於事無補,因爲他們不可能返回來救我,一旦返回,四人都會被蜘蛛給包圍,鬼魂陳的飛刀再厲害,也只有那麼幾把,而這水裏的蜘蛛,一眼望去,幾乎都看不到頭。

    我心裏涌起一股絕望,更多的是害怕。

    我想,任何一個普通人,再知道自己下一秒會被一口一口咬死時,估計都淡定不下來。

    大約是人的應激反應起了作用,就在被咬的這一瞬間,我突然想到了個辦法,既然別人不能救我,那這種時候,就只有自救了。這些小蜘蛛只能在潛水裏遊,無法下到水深處,現在要想暫時躲過它們,只能往水下走。

    此刻,我背上幾乎已經爬了密密麻麻的蜘蛛,疼的人都有些抽搐了,這個想法一閃而過,我立刻深吸一口氣,毫不遲疑的鑽入了水裏。

    水下黑漆漆的,水流混亂,我也無法睜眼,一如水就立刻往下游,大概也就兩三米深的高度,背上的蜘蛛就全部鬆口了。但我憋氣最多也就憋兩分鐘,而上面的蜘蛛則遊的更快,我必須在這兩分鐘裏,游到一個蜘蛛到不了的地方。

    但這個地方在哪裏?

    我想不到,同時也沒有時間給我去想,因此只能向着原本的方向游去。

    大約幾十秒後,眼睛適應了水流,我才得以勉強睜眼,擡頭往上看時,依稀可以看到鬼魂陳幾人打水的腳,由於風燈的光芒透水不深,我看到的所有東西,都是一種暗淡的狀態。

    然而,就在這時,大約是發現了我的消失,鬼魂陳三人同時頓了一下。

    我當時逃命逃的太急,根本不可能有時間知會三人,在那種蜘蛛就在我背後的情況下,難道我還要向三人打招呼,說:“喂,我要躲到水裏去,你們要不要一起?”這顯然不太可能,因此上面的三人同時頓了一下,估計以爲我被蜘蛛啃了。

    片刻後,其中一個人開始往回遊。

    我驚了一下,從褲子上來看,這個人應該是鬼魂陳。

    他瘋了?那蜘蛛速度本來就很快,他不但不快點跑,居然還往遊!

    但片刻後我就會晤過來,心中頓時涌起一股熱流,如果我沒估計錯,這小子應該是想回去找我。這一刻,我真不知該如何表達自己的心情,我實在沒想到,這個我一直討厭的人,居然會冒這種生命危險返回去救我。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出家人的慈悲爲懷?

    我有些感動,但爲了鬼魂陳的生命安全,我立刻就往上游,恰好抱住了他的一隻腳,我本來是想阻止他回去,但鬼魂陳大約以爲是被鬼扯腳什麼的,我拽住他其中一隻腳後,他的另一隻腳,立刻就朝我腦袋上踹。

    靠!

    這一腳踹不輕,我幾乎在水裏翻了一個跟斗,肺裏的一口氣也憋不住,直接吐了出來,整個人在翻滾的過程中冒出了水面,鬼魂陳一見我,明顯愣了一下,我氣的肺都要炸了,只見那蜘蛛竟然已經將我們包圍了,而巴達和瘦子,明顯沒有那麼有義氣,但也沒有拋下我們走人,顯然是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回來就我們。

    我此時也顧不得計較那麼多,立刻大叫道:“這些東西只能在淺水處,大家往水底下游。”我說完,深吸一口氣就重新紮進了水裏,很快,我感覺到鬼魂陳也緊跟着我下了水。

    隨着瘦子和巴達的入水,那盞風燈也因爲入水而熄滅,水底下頓時漆黑一片,我除了在撲打水時偶爾能碰到鬼魂陳以外,便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觸不到,周圍全是水。

    這樣呆在水裏也不是辦法,普通人在水下憋氣,至多三分鐘爲極限,而我們比游泳,肯定比不過那些小蜘蛛,唯一的辦法,只能躲在水裏。我不信那些小蜘蛛會一直浮在水面上等我們。

    但現在唯一的問題,一是光源,二是我們必要要找個地方換氣。

    我和鬼魂陳依舊朝前遊,但由於水下黑暗,一直沒能和巴達他們碰上,在黑漆漆的水下,只能憑觸感,其餘的什麼都不靠譜,因此我和鬼魂陳最後不得不互相挽着手臂纔沒有分散,但巴達兩人卻是遇不上了。

    我們朝前遊了大約有兩分鐘,我實在憋不住了,掙扎要上去換氣。凡是有過憋氣經歷的人應該都很清楚,憋到極致,那是一種比死還難受的經歷。

    而此刻,我就是那種感覺,一開始因爲畏懼上面的蜘蛛而忍着,但真正憋到極致時,我只有一個念頭,哪怕被咬掉幾塊肉,也要先換一口氣再說。

    但此時,我和鬼魂陳是手挽手的姿勢,他肺活量估計比我好,還沒有憋到我這個份兒上,因此當我不顧一切往上游時,他卻死命將我往下拽。

    我腦子裏只有一個念頭:完了,這小子想活活淹死我。

    淹死和被咬死,究竟哪個比較痛快?

    媽的,哪個都不痛快。

    我一開始是掙扎,但掙扎不過,那小子用他的肺活量來衡量我的肺活量,一個勁兒將我往水裏拖,我到最後,一口氣終於吐了出去,緊接着便是水直往鼻子和咽喉裏灌,那種滋味,實在不必多做贅述,到最後,我除了痛苦,便什麼也感覺不到,連大腦都停止工作了。

    正當我以爲自己就要成爲一個水鬼時,周圍的水突然消失了,空氣迎面而來,我連眼睛都睜不開,一邊咳嗽吐水,一邊猛吸氣,等我睜開眼時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竟然處於一個山洞裏。

    之所以能看到這個山洞,是因爲在山洞旁邊還擺放了一盞風燈。風燈溼淋淋的,還滴着水珠,但這種風燈內部是納衣族的固體燃氣,形如蠟燭,倒也不怕水沁,旁邊依次坐着巴達和瘦子,我這纔想起鬼魂陳,不由怒火中燒。

    好哇,這小子剛纔差點沒把我淹死,現在到沒影兒了。

    我四下看了一圈,這應該是山洞靠裏面的一段,兩端都有拐角口,因此看不到入口,大概是我暈了之後,巴達兩人將我們擡到這裏的。

    見我四處張望,巴達便道:“別找了,就咱們三個,陳兄弟不見了。”我原本還一肚子氣,聞言不由呆了一下,如果我沒記錯,就在我快要昏迷的前一刻,鬼魂陳都一直在我旁邊的。

    我用眼神示意巴達說下去,他頓了頓,解釋道:“我們在水裏面找不着南邊,接着就感覺有人扯我們的腿,將我們往一個水洞裏帶,等我們點起燈才發現你也泡在洞口邊上,但陳兄弟不知道去哪兒了。”

    按巴達的話來說,之前扯我的,以及後來扯巴達兩人的,應該都是鬼魂陳纔對,他不知用什麼方法發現了這個山洞,所以纔將我們往這裏帶,但他自己跑哪兒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