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37章 天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37章 天坑字體大小: A+
     

    這一趟走的挺久,似乎要去他們寨子聽不容易,我覺得奇怪,便問道:“你們怎麼把地開闢在那麼遠的地方?走來來回回,有沒有公共汽車,不是很累人?”

    那兩個壯小夥,一個叫巴達,一個叫多羅,聽名字,也不知是什麼意思。

    巴達比較豪爽,直接道:“我們的寨子的地是統耕的,在寨子後面,你之前看見的那塊地,叫‘護答’,在我們族裏的意思,就是守護的意思。

    統耕?難道是統一勞作,統一非配?這倒是很新鮮,我回憶了一下,這種生存模式,在過去的少數民族中確實還存在,只不過大凡這種模式的民族,都是靠家族管理,內部很嚴苛。

    我聽得似明非明,道:“護答,就是一種形似,守護的寓意對吧?”

    “對。”巴達笑了笑,又道:“我們每天都有人輪流去各個入口巡邏,這山裏有很多野獸,而且時不時也會有一些外來人,如果是偷獵的,我們就打暈了弄出去,如果是跟你們一樣落難迷路的,我們就……”

    “就怎麼樣?”他賣關子,我忍不住問了一下,巴達露出一個十分奇怪的笑容,道:“我們不怎麼樣,不過……你以後就知道了。”一個淳樸的山民,突然露出這樣的表情,我還是有點很不舒服的,感覺有種被算計的意思。

    緊接着,我心中一動,突然想起之前在溶洞裏看到的壁畫,根據壁畫的內容,當時搬遷進來的,應該是一支漢族人,爲什麼到這兒,就全部成少數民族了?

    當然,這事兒我不好問,因爲我現在扮演的是遇難流落古寨的陽光攝影師。

    穿過花海後,是一片岩石地帶,不多時,我們前方出現了一個大洞。

    確切的說,從我現在所處的位置看過去,可以看到地面凹進去了一大塊,如同一個大型隕石撞出的天坑,而當我走到天坑邊緣,看清裏面的情景之後,我整個人如遭雷擊,頓時呆住了。

    不僅我,連鬼魂陳的臉色都變了。

    像是早已經料到我們會如此驚訝,多羅自豪道:“這就是我們的納衣寨。”

    我和鬼魂陳對視一眼,看清了彼此眼中的驚訝之情。

    這個天坑非常大,而且也很深,一眼都望不到頭,低頭可以看到,如同一體的建築,雖然是瓦房木製,但製作的十分用心,而且從佈局來看,就如同古時候的漢宮,完全是連在一起的一片大型聚集地。

    而天坑的盡頭處雲霧迷濛,但也隱約能見,那裏應該有什麼大型建築,在雲霧中時而藏頭,時而露尾,俯覽下去,就如同漢宮跌入天坑,其景象,簡直讓人瞠目結舌。

    我們此刻正處於大坑的頂上,許久之後,我平復下心中的震驚,道:“咱們怎麼下去?”我下意識的看了看,納衣寨的總部在坑底,那麼爲了方便人的進出,應該會鑿石梯一類的東西,但我順着天坑的崖壁看了一圈,似乎沒有石梯的痕跡。

    歧築從包裏掏出兩條黑布,道:“外人如果進寨,是要矇住眼睛的,出入的方法,是不能泄漏出去的。”我心中有些不以爲然,雖然這天坑對我來說很大,但如果有飛機經過,要想下去,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再不濟,弄個降落傘,登山繩也行啊。

    不知是不是看透了我的想法,巴達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擠眼道:“以後你就知道了?”

    以後?難不成還要留我們常住?那敢情好,更方便我們的動作。

    一想起我們是來偷人家的寶貝,我就覺得挺過意不去的,乖乖帶上黑布,但我這人有時候特沒有安全感,一帶上黑布我就覺得心裏發虛,生怕這些人會突然捅我一刀,人一但眼睛看不見,對周圍的一切都很難信任了。

    鬼魂陳一路都沒有說話,巴達甚至還問我,你朋友是不是啞巴,我頓了頓,壓低聲音道:“他不是啞巴,不過他掉下水的時候,也不知是不是摔壞了腦袋,一直就這樣,算了,先別管他,呆是呆了點,但人不壞。”

    巴達頗爲同情的點了點頭,隨後我們兩人在黑暗中,被人牽着開始走。我能感覺到先是在往右,走了挺長一段距離,緊接着,便有石階,而且周圍挺窄,似乎是進了某個有石階的地道。

    地道里七彎八拐,時不時歧築等人會停下來,片刻後,便會聽到一種咯咯咯的聲音,像是有什麼機關在啓動。我心裏有些緊張,大約是因爲第一次接觸這類東西,有一股很強烈的衝動,想扒開布看一看。

    但我的自制力還算不錯,也僅僅是想了一下。

    我們在地道中又穿行了很久,路線什麼的,我一開始還能記住,後來就完全被繞暈了,等我都有些不耐煩時,突然感覺到一陣冷冽的山風迎面而來。

    這時,便聽歧築道:“過了橋就到了。”

    還有橋?

    說話間,我被巴達牽引着往前走,很快,我感覺到自己踩上了木製的橋板,但橋身立刻就搖晃起來了,似乎是在空中一樣,而且橋搖晃的非常厲害,間接還能聽到橋身咯吱咯吱的搖晃聲,我有些害怕,乾笑道:“這、這橋應該結實吧?”

    巴達老實的回答:“結實,才用了一百多年。”

    一……一百多年?

    木橋?

    還是懸空的?

    我腿軟了一下,幾乎要哭了,道:“巴達,好兄弟,你可把我扶緊了,我餓的沒力氣了。”這橋實在搖晃的很厲害,我以前去景區遊玩,也走過不少的懸索橋,但從來沒走過搖的彷彿要散架的橋,走上去令人膽戰心驚,每一步都是生死的較量,等我終於腳踏實地時,我感覺自己渾身已經溼透了。

    這時,我們又被領着走了一段路,歧築便道:“可以摘下來了。”

    我急不可耐的將黑布扯下來,只見自己不知何時,已經進入了一棟古色古香的木屋裏。

    當然,這裏面的佈置都是少數民族的風格,歧築說這裏是他家,我們可以先暫住這裏,等族長召見我們後,會給我們收拾行裝送我們出山。

    還要等族長召見?

    我覺得有些暈,到時候是不是還要領旨謝恩?

    不管怎麼說,我們算是成功打入了敵人的內部,但我現在最關心的不是這個,而是大伯他們的行蹤,於是我問歧築:“我們的同伴落水,他們有沒有進你們寨子?”

    歧簇搖了搖頭,道:“寨子裏來了外人,全寨的人都會知道,我們有自己的通知方式,暫時還沒有接到你們的同伴。”他所說的通知方式,估計就是那種哨子,這是在中國歷史上流傳很久的短途通訊手段,將不同的音調賦予不用的意義,這樣,每個宗族都會有自己特殊的聯繫方式,不是同族的人,根本聽不出意思。

    我心裏有些着急,我和鬼魂陳都在外面過了一夜了,大伯他們怎麼還沒有了?難道是遇到了什麼事情?

    歧築見我着急,便道:“你們是從小澗瀑布掉下來的?”

    小澗?我估計他說的是飛龍淵,於是點了點頭,道:“嗯,然後掉進了大湖裏,就失蹤了。”

    歧築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道:“大湖……我跟其它巡邏的人說一下,如果你同伴他們也是沿湖而下,肯定會路過我們的巡邏點。”

    我有些不安,但此刻,也只能如此了,如果實在不行,恐怕我還是要離開寨子,重新搜索,不管怎麼樣,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