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32章 迷眼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32章 迷眼洞字體大小: A+
     

    這一路上風平浪靜,偶爾會有一些急灘,但好在小黃狗撐木槁的技術不錯,算是有驚無險。[最快的更新盡在*]由於是水道,因此行進的速度快了很多,直到當天下午五點多,我們前方突然出現了一道山峯,將前路攔腰截斷。

    那山峯主體呈黑色,猶如一柄利劍只差雲天,山崖上佈滿了一種藤蔓植物,上面開滿了密密麻麻紫白相間的花朵,形狀有些像金銀花,從雲霧繚繞的山頂倒掛下來,如同一條由鮮花組成的瀑布,再加上水霧蒸騰,看起來更是如夢似幻,彷彿進入了人間仙境。

    風裏傳來了一種極其好聞的花香,我們一行四人,幾乎都被那一道花海瀑布所吸引,目光不由自主的停在上面,半晌,小黃狗突然大叫道:“哎呀,不好!前面沒路,咱們要撞崖了!”

    我心裏驚了一下,恨不得抽自己兩個耳光。

    現在是看風景的時候嗎?命都快沒了!

    我連忙道:“撐住撐住,別讓筏子撞上去。”

    我和小黃狗慌成一團,鬼魂陳卻不疾不徐,他懷揣着雙手,慢悠悠的問大伯:“怎麼回事?”

    大伯擺了擺手,道:“不要急,慌成一團,像什麼樣子!”頓了頓,他道:“你爺爺跟我說過這個地方,這地方,名叫‘迷眼洞’,山體中央有一個大洞,可以從這兒穿過去,洞就在花藤下面,別慌。”

    “真的假的?”我有些不信。

    大伯沒搭理我,示意所有人都蹲下身,他道:“這洞比較窄,進去了都別擡頭,撞傻了可不負責。”說話間,我們的木筏已經被水流帶向了崖壁,而且正好是朝着那一道花海瀑布而去。

    這下我總算是信了,因爲如果前方真的是死路,那麼水流必定是死的,但推動我們木筏的這股水流,卻是條活流,說明花藤後面有通水口,所以水纔會往那個方向流動,將我們往花藤出處推。

    我們四人都匍匐下身體,木筏逐漸分開了鮮花瀑布,駛進了洞窟裏,裏面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見。

    我試着擡了一下頭,才一動,頭就碰到洞頂了,而且洞頂的石頭不是平的,倒有些像鐘乳石一樣,有些長有些短,稍不注意就容易受傷。

    我吸取了教訓,當即爬在木筏上動也不動,四人沒有誰說話,黑漆漆的,我覺得這麼安靜有些滲人,便沒話找話說,問大伯:“這洞爲什麼叫迷眼洞?”

    大伯道:“這名字是你爺爺起的,據說這洞裏,有些不乾淨的東西,會障眼法。”

    我恨不得扇自己兩個嘴巴,心道,讓你多嘴,沒事兒問這個問題幹嘛。

    大伯這麼一說,我更覺得周圍寒氣嗖嗖的,下意識的縮了縮身體,準備打開一盞手電筒,給自己撞一下膽色,結果我纔剛摸到手電筒,大伯突然將我的胳膊按了一下,警告道:“別開燈,看見什麼不該看的東西,我可救不了你。”

    大伯一說話,我嚇的都快尿褲子了,因爲……因爲他的聲音,不知何時,變成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這木筏上,可是正正經經的四個大老爺們,什麼時候多出一個女的了?特別是,這個女的,現在還按着我的胳膊,我幾乎可以感覺到,她指甲很長,又長又硬。

    我眼淚幾乎都要下來了,哆哆嗦嗦的叫道:“陳哥……救命。”話音剛落,我覺得有隻手突然從我身後探過來,隨即人中的地方被狠狠掐了一把,緊接着,鼻子裏便聞到一股臭味,像爛水果一樣,讓我腦袋霎時間清醒過來,而這時,我才發現,抓着我手那個女的,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了。

    洞裏亮起了手電光,打手電筒的是大伯,他爬在木筏的最前面,轉頭憂心的看着我,道:“是不是看見什麼不該看的了?”這一次,大伯的聲音恢復正常了,我一摸自己腦門上,居然全是汗。

    這時我纔看清,掐我人中的是鬼魂陳,而且他手裏還拿了個鼻菸壺一樣的小瓶子,臭味似乎就是從裏面散發出來的,我下意識的往後縮脖子,閉着那陣味道。

    大伯見此,解釋道:“這裏面究竟有沒有不乾淨的東西,你爺爺也不知道,不過他說,這跟外面那種藤蘿花有關,它的花粉能麻痹人的神經,產生至幻作用,所以人一進了洞,就容易看見些虛假的東西。”

    大伯這番解釋倒是合情合理,事實上,有很多植物都有這種作用,古時候,據說還有一種叫做‘石沽花’的植物,它能讓人產生很多愉快的幻覺,形成了如同毒品般的作用,當時據說還有商人將這種野生的‘石沽花’販賣到西域去換貓眼、換特產。

    大伯正說着,我忽然發現,隨着木筏的浮動,在大伯頭頂的方向,突然掉下來一根黑漆漆的東西,足有成人手臂那麼粗,像一條增肥版的地癩子。

    又是幻覺?

    我看着它在大伯頭頂上彈來彈去,再差十釐米左右就能咬到大伯的頭了,於是提醒道:“大伯,你頭上好像有東西,我不知道是不是幻覺。”

    大伯哦了一聲,轉過頭去確認,緊接着,他猛的往下一縮,吼道:“狗屁幻覺,這是真的!無敵地癩子,咬斷你手臂就跟咬火腿腸一樣!”

    小黃狗驚了一下,連忙將木槁橫靠着,由於洞穴狹窄,木槁頓時抵住了洞穴的細縫,使得木筏停止了前進,而那隻地癩子,還掉了一半在撲騰,緊接着啪的一聲掉到了我們的木筏子上,黑漆漆的身體粗如手臂,像蛇一樣靈活擺動,扭曲成好段,嗖嗖嗖朝大伯爬過去。

    大伯當時身上有帶一些驅蟲粉,但已經因爲河神搗亂,而掉進了水裏,此刻我們身邊可謂是一點驅蟲的辦法都沒有,眼睛大伯手無寸鐵,情急之下,我立刻拔出匕首,朝着那條地癩子扎過去。

    那地癩子很粗,因此紮起來並不困難,一匕首就將它釘住了,這東西頓時在木筏上彈來彈去,十分噁心,粘稠的血流了一地。

    地癩子喜歡生活中潮溼的石縫裏,天氣乾的時候,也會躲進潮溼的泥土了,民間有句俗語,叫:貼地一分閻王親。就是說像這種東西,最容易跟死物打交道,特別容易鑽墳,據說有些富戶給家裏遷祖墳的時候,墳一挖看,裏面全是黑漆漆的地癩子。

    所以,地癩子也是不吉祥的東西,老一輩的人還說,這東西就是孤魂野鬼變的,一般家裏如果來了地癩子,是不能打死的,要把後門打開,把地癩子趕出去,因爲過去的時候,農村的後門,不論逢年過節,還是平時,都會粘門神,就是用來擋不乾淨的東西。

    那地癩子被我釘在木筏上彈來彈去,不多時便死透了,它一死,一直緊閉的嘴就張開了,我忍不住湊過去看,只見它的嘴成四方形,像一朵喇叭花一樣,嘴裏全是三角形密密麻麻的小牙齒,牙齒不大,但勝在數量多,一直延伸到很裏面,簡直看不清有多少。

    要是被它一口咬住,即便不會像人一樣咀嚼,估計也被那些牙齒給戳爛了。

    我正慶幸自己下手快,否則大伯這老胳膊老腿,沒準真的被咬殘了,誰知沒等我開口,小黃狗驚呼了一聲,道:“壞了,地癩子是羣居的,它的血會引來很多同伴,咱們快走。”

    “來不及了。”鬼魂陳輕飄飄的說了一句,猛的打開了手電筒,隨着兩柄手電筒的光芒匯聚一處,視線變得更加開闊,而眼前的一幕,幾乎讓我渾身的寒毛都豎起來了。

    只見前方的洞頂上,密密麻麻懸滿了地癩子,每一條都有手臂粗,此刻全部在掙扎,似乎要從洞窟的隙縫裏出來,不多時,有些掉進了水裏,便像蛇一樣朝我們的木筏游過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