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30章 河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30章 河神字體大小: A+
     

    邪靈祕錄

    “什麼?還有!”小黃狗頓時怪叫了一聲。

    我想起之前見到的黑影,忙道:“不錯,好像一共有三四個……天吶,這些是什麼東西?”我問完,沒有人回答我,或許他們也不知道。

    小黃狗抄起木槁就開始划水,加上原本的水流助力,我們的速度一下子就變快了,昏黃的風燈搖搖晃晃,將周圍的一切都照的隱隱綽綽。

    鬼魂陳沖我打了個手勢,示意我端槍注意警戒,現在的情況也不是鬧彆扭,搞內戰的時候,我點了點頭,將槍指着水面,留意周圍的動靜。

    鬼魂陳半蹲着身體,手中夾滿了銀色的小刀,盯着水底下,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這時,大伯才道:“你爺爺當初可沒跟我說有這些,不敢照我看,這玩意有些像民間傳說中的‘河神’。”

    河神?我驚了一下,心說是河怪纔對吧?這東西,渾身上下,哪一點像神了?

    大伯見我不信,搖了搖頭解釋道:“這你就不懂了,在古代,有很多神都是妖魔變化來的,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山鬼你聽說過吧?”

    我點了點頭,大詩人屈原便有《山鬼》一詩,裏面讚美說: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薛荔兮帶女蘿;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將山鬼形容爲一位身着藤蘿,往來於深山的女神。

    大伯見我點頭,便接着道:“其實,最開始的山鬼,就是枉死在山裏的野鬼,經常作惡,民間就有人燒香,求乞山鬼少作惡事,漸漸地,便被賦予了神職,成爲了大山的守護神。這河神也是一樣,最開始,據說是冤死的水鬼常年找不到替死鬼,就變爲人身魚皮的怪物,凡是有船行駛過,必定要使之傾覆,才肯罷休。那時候,最開始被稱爲河鬼,後來逐漸有人燒香供奉,時間久了,便也成了河神。”

    我聽大伯分析的好像在理,但總覺得這些事情有些不靠譜,你說,來個女鬼,我還勉強能接受,但水鬼變成有實體的河神,這就有些光怪陸離,讓人難以置信了。

    然而,就在我和大伯說話這片刻間,鬼魂陳突然倒抽一口涼氣,猛的後退一步,卻見木筏的尾部水花四濺,從尾巴部分,猛的冒出一顆光禿禿的頭顱。

    河神!

    它一竄出來,就張開了鋒利的牙齒,露出裏面暗紅色的肉,彷彿要一口將我們吞下去。光是看到那張大嘴,我都已經覺得噁心不已,更別說它還想來咬我,想也沒想,一直上膛的槍對着河神就開了兩槍。

    我以前從來沒用過,雖然瞄準的比較差,但勝在距離近,又連發兩槍,因此其中一槍,十分幸運的打中了河神的頭部,它也不知死了沒有,慘叫一聲,瞬間就埋進了水裏。

    我挺得瑟的,舉着槍站起身,道:“大伯,有我在這兒,管它河神還是河鬼,我保管他有來無回!”誰知我話音纔剛落,我們的木筏突然又被頂了一下,這一次木筏沒有倒的趨勢,而是緩緩被拖出了水面。

    小黃狗整個人都呆了,握着木槁,咕嘟嚥了聲口水。

    此刻,我們身處的木筏,竟然被架空了,滴滴答答淌着水,似乎被什麼東西給舉起來了。

    我心裏頓時升起一個不詳的猜測,爲了證明這個猜想,我幾乎立刻就探頭往下看,這一探頭,我那個驚悚的猜想頓時就被證實了。

    此刻,水面上有三隻河神,大半個身體冒出了水面,形成了一個三角形的分佈,正用長了腳蹼的雙手將木筏托起。

    我了個去……

    ……這個世界太瘋狂了。

    在我看見河神的一瞬間,其中一隻擡起了死魚一樣的眼珠子,猩紅的眼球直勾勾的盯着我,隨即,它們像是約好了一樣,猛的一推,我們的木筏,頓時傾斜,以一個倒栽的姿勢掉進了河裏。

    我幾乎是一瞬間就被河水給淹沒了,如水的那一瞬間,我看見我們的裝備包全部都掉進了水裏,除此之外,便什麼也沒看見,鼻腔立刻嗆水了。

    但或許是這兩天遭遇的危機太多,我反而沒有大亂陣腳,入水的一瞬間,我的理智十分清晰的告訴我,快點浮出水面,木筏雖然翻了,但並沒有沉,我必須快點爬到木筏上去,否則就完了。

    一個正常人在水裏,是根本無法與河神較量了。

    但我這個念頭剛升起,還沒等我往上浮,就感覺自己的腳被一隻堅硬的手抓住了,我可以很清晰的感覺到,那雙手上佈滿了堅硬的鱗片,它一抓住我,立刻就將我往下託,速度極快。

    我落水時很突然,連個深呼吸都來不及做,此刻肺裏的空氣早就耗光了,隨着那隻手不斷將我往下託的動作,掙扎之際,再也憋不住,水直往我口鼻裏灌,那種溺水的感覺,簡直讓人恨不得立刻死去。

    我此刻什麼也無法想,求生的本能讓我另一隻自由的腳,不斷去蹬拽着我的那隻手,我蹬了好幾下,除了溺水加重外,沒有任何改變。

    就在大腦因爲缺氧和溺水而陣陣抽痛時,我腦海裏閃過的唯一念頭是:完了,這次真成替死鬼了。這個念頭還沒消失,我下墜的動作猛然就停頓了一下,緊接着,有人揪着我的衣領將我往上提,由於情況太過混亂,我也不知道是誰,但可以猜到,不是小黃狗就是鬼魂陳,大伯那老胳膊老腿,能照顧自己就不錯了。

    不過相比之下,小黃狗的機率比較大一些,筆記我們平時雖然又吵又打,但到底是自己人,上山掏過鳥,下河摸過龜,比起那個遭雷劈的鬼魂陳,這份情義自是不必說。

    拽着我的力道十分大,我趁這機會,一邊被往水面上帶,一邊使出吃奶的力氣用腳去蹬那雙手,混亂中,也不知蹬中了什麼地方,那雙手終於放開了,於此同時,我也竄出了水面。

    此刻,我無法形容自己的感覺,一出水面後,我什麼都顧不得去聽,也顧不得去看,只猛吸氣,一邊吸氣一邊咳,吐了不少水,隨後就感覺到冷,再接着就有一種抽筋的感覺,肌肉的僵了。

    而這時我纔看清救我的人,一看之下不由愣了,是鬼魂陳。

    他將我拽上河面後,看都沒看一眼,猛的又竄入了水裏,而這一次,我突然發現,他手中沒有那種小飛刀,而是一柄斧頭。

    靠!這斧頭不是插在河神背上,掉進河裏了嗎?

    難不成趁着着落水的功夫,鬼魂陳又摸上來了?

    那現在不是應該逃命嗎?這小子還下水乾嘛?

    我張了張嘴,什麼話也說不出來,黑漆漆的河面上,只有我一個人。緊接着,我心裏驚了一下。

    現在不是想鬼魂陳的時候,我真正該擔心的,是大伯,那個老頭子,現在怎麼樣了?

    我下意識的望了望黑麪,陰慘慘,黑沉沉的,沒有一絲活人的氣息,難道他們已經……我有些不敢再想下去了,然而就在這時,我突然聽到有人叫我:“小崽子,快過來!”

    聲音似乎是從我背後傳來的,我立刻在水裏面轉身,但身後依舊是黑茫茫的,看不見一個人。

    那聲音還在叫,越來越急,我聽得出來,那是大伯在叫我,聲音有些嘶啞,像被水淹過一樣,但我根本看不見人。猛的,我心裏浮現一個詞:替死鬼。

    難道根本不是大伯人在叫我,而是他的……

    就在我爲自己這個想法而渾身發寒時,前方突然傳來了一道昏黃的光芒,隨着光芒穿透黑暗,我才終於醒悟過來,恨不得扇自己一個耳光。

    光芒是手電筒發出的,此刻,小黃狗正拿着手電筒,他和大伯兩個,都趴到了崖壁上,腳下就是幽黑的河水,看來是故意躲到上面去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