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邪靈祕錄 » 第5章 暗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邪靈祕錄 - 第5章 暗格字體大小: A+
     

    邪靈祕錄

    我立刻問道:“你還知道什麼?”

    小黃狗聳了聳肩,搖頭道:“沒了,後面的事情,都是我偷聽來的。”我們說這半晌,不知不覺已經接近下午,小黃狗便招呼着回家,等到了大伯家,我發現那個姓陳的已經走了,大伯一個人坐在葡萄架的太師椅下,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地面,神情有些憂鬱。

    我和小黃狗對視一眼,剛想開溜,便聽大伯招呼小黃狗過去,他神色很不對勁,眼神基本沒在我身上停留過,這要擱在以前,完全是不可能的事,小時候周圍十里八鄉的鄰居都知道,孫醫生疼他侄子,就跟自己的眼珠子一樣。

    我遲疑了一下,還是跟了上去,大伯一見,忍不住嘆了口氣,道:“小崽子,我有話跟阿天說,你自己找個地方玩。”

    玩?我忍不住嗆了一下,蹲下身與大伯平視,道:“大伯,我都這麼大歲數了,還玩什麼。”頓了頓,我道:“剛纔你徒弟可是什麼事都告訴我了,你要是還把我當外人,以後我也不上你的門了。”

    大伯驚了一下,幾乎要從椅子上蹦起來,緊接着一腳踹到小黃狗身上,罵道:“嘴巴長不緊,誰讓你瞎說的!”小黃狗哎喲一聲倒地,也不敢反抗,捂着屁股嗷嗷直叫,看我的目光哀怨無比。

    我撇過臉,假裝什麼也沒看到,拉着大伯的手,道:“別急,坐下、坐下。大伯,其實也就一本醫書的事情,如果真欠姓陳的,還給人家不就得了,咱們孫家祖傳的醫術,那也是名動一方,犯不着去學什麼畫符捉鬼的。”

    大伯氣的夠嗆,瞪了我一眼,道:“你個小崽子,不入這一行,你知道個屁!”我心道,就算我不是根正苗紅的中醫,好歹也有國家的紅本本,怎麼就不入行了?

    但大伯正在氣頭上,我憋住沒問。

    他頓了頓,終於又嘆了口氣,道:“東西早就丟了,上哪兒找給他去。”

    我一聽大伯口風鬆了,立刻知道有門,便斟酌着開口:“聽阿天說……那書一半被爺爺送人了,咱們還有另一半?”大伯怔了一下,看向小黃狗,目光嚴厲起來,警惕道:“阿天,我可沒跟你說這個,你是怎麼知道的?”

    小黃狗噎了一下,看我的目光,恨不得把我千刀萬剮,他囁嚅半晌,衝我大伯賠笑,道:“師父,不就是前幾天,你和……”

    “閉嘴!”大伯猛的喝了一聲,臉色頓時變得鐵青,似乎怕小黃狗再繼續說下去,接着,他指了指祖師祠堂,對小黃狗說:“跪着去。”那裏供奉的是一些神位,有中國民間經常供奉的藥王孫思邈等神靈,一般當醫生的,家裏都會供一尊,我大伯比較闊綽,因此修建了一個祠堂。

    待小黃狗乖乖罰跪之後,大伯嘆了口氣,起身道:“跟我來。”

    他帶我一路往裏走,進了他的書房。這間書房佈置的古色古香,裏面有很多醫書,一半是古代典籍,一半是現代的醫學著作,大伯說要與時俱進,西方人雖然不靠譜,但我們也不能搞歧視,取長補短、海納百川,纔是進步的訣竅。

    大伯進了書房後,走到了其中一面裝古書的書架旁,其中一個格子上,放着一個蓮花鼎的薰香爐,香爐後面,是一個毛筆架,上面懸掛着幾隻狼毫。

    靠牆的地方,是一幅豎掛的書法,上面寫了四個大字:懸壺濟世。

    大伯走到香爐前,伸手將牆壁上懸掛的字帖取下來,只見字帖後面,竟然露出了一個四四方方的暗格。

    我盯着那個暗格看了十幾秒,最後忍不住問道:“大伯,您是不是想告訴我,咱們孫家其實有很了不起的來歷?”一般電視劇裏都是這麼演的,我實在想不到,在大伯家裏,竟然還會有暗格這麼古老的東西。

    現代社會,哪個正常人家,會在自己房間裏挖一個暗洞?

    大伯瞪了我一眼,說了句荒唐。

    緊接着,他將手伸進了那個暗格。那裏面很深,黑漆漆一片,也看不清究竟放了什麼,我正琢磨着,裏面是不是什麼傳家之寶,就見大伯從暗格裏,掏出了一個平平無奇的木匣子。

    那木匣子,充其量只有成人巴掌寬,烏黑,上面的漆都已經掉得差不多了,整個一塊爛木,我心想,難道另外半本書就裝在這個木匣子裏?那可真委屈了王重陽的寶貝。

    大伯將匣子放到了書桌上,轉身拉上窗簾,隨後衝我做了個手勢,示意我走進一些,我看大伯這種神神祕祕的舉動,心裏就覺得有隻小貓在撈一樣,恨不得直接將木匣子打開。

    房間裏沒有開燈,再加上窗簾被合上之後,光線更是晦暗,我看着大伯拿出一把小巧的鑰匙,打開了老式的銅鎖,一顆心頓時就揪的老緊,記載了長生不老丹的醫札,究竟長什麼樣子?

    我嚥了咽口水,咕嘟一聲響,大伯擡起眼皮看了我一眼,似乎在嘲笑我沒出息,接着,他將木匣子緩緩打開,頓時,一陣柔和的青光從匣子裏散發出來。

    我驚呆了,匣子裏,竟然是一顆雞蛋大小,散發着柔和青色光暈的珠子!

    我腦海裏瞬間閃過一個詞,夜明珠!

    “大、大伯。”我覺得自己呼吸都有些不穩了,又道:“這珠子……值不少錢吧?得、得百八十萬吧?”我不知道夜明珠的市價,但就我那個一個月收入不過萬的小藥鋪來說,百八十萬,已經是大價錢了。

    大伯看了我一眼,一臉的恨鐵不成鋼,嘆道:“我孫家也算源遠流長,怎麼就養了你這麼個慫貨。”他頓了頓,直接用手去拿那顆夜明珠。

    我這輩子,哪裏見過這麼華麗富貴的事物,看得眼睛都直了,大伯手到哪兒,我的眼睛就跟到哪兒。夜明珠,平常人家一輩子也見不到啊。

    誰知,大伯竟然將那夜明珠直接往書桌上一放,書桌很平整,眼見珠子就要滾下去,我連忙抓過來,道:“大伯,您輕點,百來萬呢。”

    他看也沒看一眼,又將手伸進了匣子裏面,這次,他的動作十分小心翼翼,似乎要拿什麼重要的東西,我努力將目光從夜明珠上移開,只見原本那匣子底下,還有一層薄薄的東西,像是牛皮一類的事物。

    大伯將它取出來後,手一抖,那東西便鬆開,變成了一張二十釐米左右的牛皮卷,我低頭一看,發現上面竟然密密麻麻的全是蠅頭小字,大約是一種古代的字體,但我不是什麼考古人員,大學也沒有學文科,因此看了半天,也不得要領,最後大伯告訴我,說:“這是小篆。”

    我點了點頭,小篆我聽過,但很少見,於是我指着那張牛皮卷,問道:“大伯,這難道就是另外半本?”大伯點了點頭,道:“不是原件,這個東西,是咱們家祖傳下來的,如果你當初肯跟我學中醫,這東西,原本是要傳給你的。”

    “我?”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忍不住乾笑道:“您要早跟我說,我當年也就不要死要活的學精神科了,這專業太生僻,好不容易有一美女願意跟我談戀愛,一聽我的專業,嚇的掉頭就走,我也後悔啊,要不我改過自新,您重新接受我得了。”

    大伯冷笑了一聲,直接揪我耳朵,道:“兩年不見,學了一身的油嘴滑舌。就你這天分,現在想學也來不及了。”他頓了頓,指着那份牛皮卷,追憶道:“這東西,原只是個手抄本,你爺爺早年,年代比較混亂,還沒成家的時候,獨自遊走天下,四十八前,他才二十一歲的時候,曾經到過山西,在一個古寨裏,發現了這個。”

    “然後爺爺就把它帶出來了?”我問。

    大伯搖了搖頭,道:“帶不出來,那是用小篆,雕刻在一整面岩石上,而且那個地方,根本不允許外人進入,你爺爺只敢偷偷的抄,而且那上面刻的,只有下半部分。”

    我心道不對,大伯得了上半部分,爺爺年輕時又抄了下半部分,這世界上,哪有這麼巧的事情?

    我將自己的疑惑問出來後,大伯意味深長的摸了摸我的頭,道:“不錯,世界上沒有這麼巧的事情。咱們孫家,最開始得到的是下半部分,直到二十四年前,那個老乞丐藉由換水喝的名義,主動送上了上半部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