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宅男傳說 » 第一百零五節 新生晚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宅男傳說 - 第一百零五節 新生晚會字體大小: A+
     

    胖子這幾天過得比較自在,除了每天下午去畫室畫畫和偶爾參加一下何珊新節目的排練,其餘時間後由胖子自由的分配。不過在經歷了那個夜晚之後,林依依對胖子的態度又轉爲冷淡,每次胖子走進畫室的時候,她最多也就勉強的跟胖子打聲招呼,然後默默的在一邊畫自己的畫,而胖子發現,有幾次整整一下午,她都只是對着空白的畫紙發呆。

    而這幾天寢室裏面的室友對胖子的態度大爲改觀,不僅是因爲胖子開始暗示厚道寢室,更是因爲如果要排練節目,必須由胖子帶着去。

    說道排練,這就不得不說一下陳晨,如今看起來,陳晨還真有一些做經紀人的實力,安排排練場所、各種道具的準備、劇本和新作歌曲、種種的表演動作和配音,這些幾乎全是由她一手操辦的,黃友人等除了對劇本有一些不滿以外,都在暗自驚詫陳晨的辦事能力,而對於劇本,他們卻沒有什麼發言權,胖子來演羅密歐,那是何珊親自點名的,絕對不能更改……

    排練是很多次的重複,當然會枯燥,所以衆女不禁一邊排練着,一邊憧憬着即將到來的假期,旅行的機票和行程,何珊已經計劃好了,唯一讓她高興不起來的,就是那份核心會員的名單,但現在爲止,上面也只有五個人的名字……

    九月末,隨着即將到來的假期,學校裏面的氣氛變得很輕鬆,學校大概也知道學生們盼望假期的心思,於其在這個人心浮動的時候上課,還不如在這個時候舉辦一些活動,而新生才藝展示,正是在這個時候的一個重要的節目之一。

    剛過五點,學校的大禮堂外就擠滿了人,熱鬧的討論着新生中他們期待的節目,可能因爲黃友人和程路在學校的知名度,也可能因爲何珊和唐雪雯的美女號召力,大部分的學生們對《羅密歐和朱麗葉》的表演滿是期待,唯獨讓她們不爽的是,這部作品配角中有名的不少,而那個主角是誰,卻沒有一個人知道,所以也有不少人在討論着胖子。

    胖子看着人頭涌動的禮堂,心下膽怯道:“能不能不去!”

    何珊甩了甩頭,慢條斯理的說道:“不行!”

    陳晨則在一邊開解胖子道:“才才,怯場是每個新手都會遇到的事情,等你一上臺,衆人的掌聲一響,你就會喜歡上那個舞臺的。”

    胖子搖着頭,而平時最喜歡咋胡的黃友人此時也顯得有些懼意,偷偷的跟程路說道:“我說老大,這次有多少人是認得咱們的,可別弄砸了,否則兄弟們的臉面就丟光了。”

    程路鄭重的點點頭說道:“嗯!”然後做了一個兇悍的樣子說道:“過會上臺了把那些認得的人都記下來,如果演砸了,咱們就殺人滅口。”

    “好主意!”黃友人惡狠狠的眼神掃了掃禮堂外的人羣,然後一臉苦澀的說道:“要是真幹了這一票,這外面的人至少要少一半……”

    程路眼睛一瞪,驚訝的說道:“一半?你他媽認得那麼多人麼?”

    黃友人不好意思的撓頭說道:“那裏不少人都是我通知來的,你知道這裏面有個暗地裏的評選,人多力量大嘛!”

    程路垂頭喪氣的說道:“那看來想殺人滅口都做不到了,兄弟們就認栽吧!”

    帥哥李鬆在一邊忍不住說道:“你們別這麼沒有自信好不好,爲什麼總認爲會演砸?”

    黃友人攬着李鬆的肩膀,指着悶坐在一旁的胖子,對李鬆說道:“你現在認爲呢?”

    李鬆看了看一臉膽怯的胖子,最後好不容易纔說道:“幸好沒人認識我。”

    這時刻,衆女都你一言我一語的跟胖子說些什麼,主題思想是,表演算不上什麼,而胖子認爲這些話中最管用的一句話,是陶冰兒說的那句:“你怕什麼,就算是上刑場,也不過就是一刀的事情,過了今天不就好了,誰認得你呢?”

    胖子聽到這裏,秀拳緊握,銀牙一咬,喝一聲:“演就演,哥怕過誰?”

    接着,禮堂的鈴聲響起了,衆學生紛紛入場……演出開始了……

    首先開始的是幾個歌舞節目,中規中矩,還不時有許多人喝彩,何珊在後臺看着,時不時的表示着對那些節目不屑的哼聲,而陳晨和陶冰兒因爲不是演員,已經不在後臺了,而是在舞臺正前方的座位上,顯然那些節目她們也不怎麼看好,正在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

    胖子從後臺看着觀衆,心臟砰砰的跳着,這是他第一次要當着這麼多人的面來表演節目,害怕是難免的,而當他看到一些身影時候,苦笑又浮現在了他的臉上。

    這些身影中,首先讓胖子覺得難堪的是蘇雅,做爲學生會的主席,她自然會出現在這次晚會中,何況她早就從何珊口中打聽到自己要表演的事情,從她那副沉靜的樣子可以看出,不等到自己上場,她是不會離開的。

    而另一個,就是林依依,不過很顯然,她對於晚會的節目也是一臉的不屑,這倒跟何珊有點相似。胖子一直期盼着林依依能夠離開,因爲自己一直在向她隱瞞着自己目前的新生身份,如果被她看到自己的表演,那麼胖子可不知道林依依會做出什麼樣子的事情來對付他。

    胖子想到這裏,只覺得有些頭痛,這反而讓他不那麼害怕當衆表演了。林依依和蘇雅都坐在舞臺前方較好的位置上,四周圍繞着的一羣人,只像是她們的跟班,她們之間距離不遠,但是隱隱之間有些敵意,林依依好幾次準備起身離開的時候,都是因爲看這蘇雅的安然在座而又重新坐了下來,節目一個個的在演,胖子也顯得越來越着急,過了不知道多久,當報幕員報出《羅密歐與朱麗葉》並且場下轟如雷鳴的掌聲的時候,胖子嘆了一口氣,該來的,躲也躲不掉。

    李鬆第一個上場,至於爲什麼他第一個上場,原因很簡單,陳晨希望讓一個男人先做一段開場白,考慮到衆人的形象,所以決定由帥哥李鬆首先登場。

    果然,帥哥一亮相,場面就是不一樣,場下立刻就響起了一陣歡呼聲,男女都有,氣氛立刻就被帶動起來,胖子在後臺都能聽到觀衆們的交談聲。

    “哇,那男的好帥,要查查是哪個年級的,嘻嘻。”

    “對嘛,總算有點看頭了,我之前就聽說這個節目是重點節目,好多人就是來看這個節目的……”

    “咳!”李鬆假咳一聲,清清嗓子說道:“女士們、先生們、晚上好,今天在這裏,即將上演一幕感人的愛情故事,我並不是主角,而是一個決鬥者——帕里斯,就說到這裏,演出開始了……”

    李鬆說完,臺下又是一陣議論聲:“他不是羅密歐?真可惜!”

    另一個聲音打斷道:“有什麼可惜的,你真笨死了,想想啊,不是主角都那麼帥,那主角不知道是什麼樣子,反正不會比配角差吧。”

    “對哦,過會結束了,一定要陪我去後臺要他們的電話號碼,我要主角的,你要拿帥哥的。”

    “那不行,主角的我也要。”

    “哼,走着瞧吧!”

    說話間,黃友人揹着個包先上場了,場下立刻就是一片掌聲和喝彩聲,從這裏可以看出黃友人在學校裏面的人氣。

    黃友人衝臺下招招手,提了一提包,說道:“反正知道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就算要買也只會買一些跟文化有關的書籍和影碟,但是今天我是個賣藥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混的這麼慘……”臺下一陣鬨笑,接着是掌聲和叫好聲。

    “我賣的是季節藥,春夏秋冬,算起來,我的藥是冬藥,也就是毒藥,和下一個季節的藥剛好相反。”臺下又是一陣鬨笑,接着的是掌聲和叫好聲。

    “***了嘿,***了嘿,至於誰來買,目前還不知道,不是那些尋死的,就是某些想殺人的,反正你只要給錢,殺人還是自殺隨你的便了……”

    胖子和程路一起上場……

    臺下議論聲……“這個胖子是幹什麼?書裏面***的好像沒有幫手吧?”“你懂什麼,鄙視你,書上面沒有就不能另外加啊,反正這些傢伙一定是來搞笑的就對了,那胖子身邊的是體育系的程路,他們上來一定很好玩。”“對的、對的,我也有點期待着他們的表演了。”

    胖子抽空偷瞄了一下臺下,陳晨和陶冰兒就別說了,就連蘇雅都是一副期待的樣子,而林依依的反應最大,亮汪汪的眼睛又驚又怒的看着自己,估計自己這場表演後的麻煩事不會少。

    胖子揮揮手,開口對程路說道:“鮑爾薩澤,你先在一邊,等會爲我引路,我要單獨的和我眼前的這個人談談。”

    程路無奈的行了一禮,回答道:“是的,我的羅密歐少爺。”場下大譁,議論紛紛。

    “什麼,那胖子是羅密歐?天啊,你殺了我吧……”“嗚嗚嗚,我的帥哥呢……”“剛纔是不是你說要主角的電話的?”“不是、不是……”

    後面的話胖子沒都沒有聽清楚,繼續着說着排練了許多次的對白,而場面直到胖子等一衆人下臺,而何珊和唐雪雯上臺的時候,纔有所轉變。

    陳晨的佈置很巧妙,開場時候以調侃爲主,而何珊和唐雪雯的那部分,則以精緻爲主,優美的音樂,華麗的服裝還有何珊和唐雪雯的容貌,一下子就震住了全場,黃友人剛退到後場的時候,悄悄的對胖子說道:“這是場由胖子引起的暴動!”而等何珊登場以後,黃友人才感慨的說道:“呼,還好,暴動平息了……”

    臺下衆人都看的如癡如醉,場面上沒有什麼喧譁聲,安靜的由何珊和唐雪雯演繹完畢,等她們退場以後,場上才如夢方醒的發出熱烈的喝彩聲。而黃友人則換上了神甫的服裝,對着胖子無奈的說道:“暴動又該開始了。”

    胖子則是一臉無辜的說道:“可是,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呢?”

    胖子一衆上臺,臺下一片笑聲,有的還喝起了倒彩,黃友人不以爲意的笑着說道:“不錯,哥又上來了,這段是決鬥的戲,大家慢慢欣賞。”說完,音樂聲響起,一身歐式古典服裝的帥哥李鬆,慢慢的走上前臺。

    黃友人在胖子身後嘀咕道:“這小子架子真大,連我們都是一起上臺,怎麼就給他放特寫。”

    程路白了黃友人一眼,說道:“有本事你也長成那樣啊?就你這臉盤子,就算是整容也整不回來了。”

    李鬆的服裝是陳晨精心置辦的,讓本來有些單薄的李鬆平添出幾分英武來,引來臺下不少女性朋友的尖叫聲。

    而胖子在此時,踏出幾步,單獨和李鬆站在了一起,說道:“帕里斯,你是要跟我決鬥嗎?那麼來吧!”說完,胖子抽出了身上的佩劍。

    “蒙太古!你已經被放逐了,既然你還敢回來,那麼就由我來代表法律消滅掉你。”說完,李鬆也拔出了佩劍,讓胖子鬱悶的是,李鬆的佩劍是足足有一米二的長劍,而陳晨給自己的道具,那把還不足80釐米的短劍在李鬆的長劍面前像足了一個玩具。

    臺下衆人鬨笑,這臺上正是一個拿着玩具劍的胖子和一個拿着長劍的帥哥對立着,不少人已經喊道:“帕里斯,打敗羅密歐,你是最帥的……”

    胖子無語,怎麼說自己也是主角,怎麼就這樣被搶了風頭,唯一能讓胖子平靜的是,後面的劇情對自己有利。

    “來吧!”帥哥李鬆揮舞着長劍向胖子衝來,而胖子一墩身,像一個圓球一樣的從李鬆身邊滾過,李鬆就想劇情中所說的一樣,被胖子直接秒殺了……

    “哦,我就要死了,天空在變暗,我無比的疲倦,算了吧,那些偏執……”倒地,帥哥李鬆還不忘把手舉在半空中做揮手狀,然後說道:“哦,我死了……”

    胖子滿意的將短劍收回劍鞘,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說道:“哈哈,跟我打時沒有好下場滴……”還沒有等胖子將臺詞說完,臺下又是一片亂哄哄的,“太假了……”“有沒搞錯,還我帥哥……”“帥哥,觀衆就是神,而神已經賜予你力量了,復活吧,我的勇士!”

    李鬆即興的發揮,坐起身子喊道:“沒有復活,我已經死翹翹了,我已經不能……”胖子也即興的衝着黃友人等一揮手,說道:“我管殺不管埋,你不是神甫嗎,把這廝給我擡下去……”

    於是在觀衆的一片哭喊和挽留聲中,帥哥李鬆被黃友人和程路個擡了下去,接着表演就正常了,知道節目的結束……

    黃友人顯得很興奮,笑呵呵的說道:“太過癮了,真他媽還想來一次。”

    程路則一邊贊同的點點頭說道:“不錯,我說,那些個沒有來的人,回去後真應該好好的說說他們……”“就是、就是……”

    接着的節目又都有些平淡無奇,而蘇雅和林依依則在胖子表演完節目之後,同時離開了,場面頓顯冷清很多,除了之後的傅奕君的劍舞再帶起了一陣**以外,觀衆們都顯得興致不高。

    黃友人看着場面,笑容滿面的說道;“就憑這效果,咱家的雪雯妹妹想不上榜都不行,何珊和唐雪雯,今年新生的第一和第二就鎖定在她們的身上了,依我看,你們體育系的傅奕君,最多能排在第三。”

    程路也不否認,只是哼了一聲,說道:“得意個什麼勁!”

    而胖子還在對林依依離場時候對自己那恨恨的一眼而心驚膽戰,不斷的寬慰自己道:“好了,表演總算是結束了,接下來不管怎麼樣,自己至少有了一個假期,可以出去玩玩了,其他的事情還是不要想了吧。”

    這時候,陳晨和陶冰兒已經從觀衆席走到了後臺,一堆女生們唧唧咋咋的不知道說着什麼,不過從表情上可以猜出,大概在說剛纔表演上的一些事情,同時也可以看出,她們對於這一次的表演還都算的上滿意。

    何珊看着胖子心神不寧的樣子,走上來拍了一拍胖子的肩膀,樂呵呵的說道:“還在想表演的事情?我告訴你,你這次表演還行,沒怎麼丟人!說不準以後還有一些表演要靠你幫忙呢,你現在可是已經成爲名角了。”

    “是嗎?”胖子苦笑道:“惹得人人喊打的名角吧!”

    “呵呵,有什麼關係呢,你也要準備準備,還有兩天就放假了,這些事情就不要想好了。我們去好好的玩一玩!”

    陳晨也湊了過來,笑着說道:“不錯,玩就要好好玩才行,今天你們表現的都不錯,尤其是何珊,那段歌,唱的太好了。”

    於是衆女又相互說鬧起來,胖子無奈的走到角落裏,接着就看到三雙羨慕的眼神……

    “咳,你們幹嘛這樣看着我?”

    黃友人伸手捏了捏胖子臉頰上的肥肉,對其餘兩個人總結道:“這是真的肉。”

    “當然是真的!”胖子打掉黃友人的手,說道:“你們到底想什麼呢?”

    “我們在想,你是不是易容的,表面上看起來是個胖子,其實是個絕世帥哥,否則爲什麼美女都在你的身邊呢,太沒有道理了,簡直是天理不容嘛!”

    “別亂想了!”胖子又好氣又好笑的說道:“我不就是招人喜歡一點麼?”

    “別在這樣說話!”黃友人幾乎是咬牙切齒了,說道:“如果你不想被扁的話!”

    胖子立即沉默了,而黃友人接着一副諂媚的笑道:“不過這位招人喜歡的哥哥,你們去旅遊,能不能帶上我們,是在不能帶那麼多人,帶上我一個也行啊。”

    其餘兩人在鄙視了黃友人之後,都一臉迫切的看着胖子,而胖子則搖搖頭說道:“這要何珊說了算,我說的又不算。”

    三人立即面帶失望,程路更是嘆了一口氣,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說道:“這也不怪你,你說的,我們也都看出來了。”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