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宅男傳說 » 第一百零三節 仰望星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宅男傳說 - 第一百零三節 仰望星空字體大小: A+
     

    《》仰望星空

    仰望星空,人間如夢,凡塵幾點,浮沉其中。

    夜涼似水,飄渺晚風,美人頷首,有恨難窮。

    身則在囚,心則爲絮,囚不能自,絮不能定。

    星起漣漪,漣漪盪漾,昨日華彩,今已朦朧。

    無言而淚,淚有千重,重重淚隔,星淡無蹤。

    “那現在……”胖子還沒有說完,只覺得一隻手搭在在自己的手上,接着就聽到林依依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跟我來,我帶你去個地方!”

    不等胖子回答,她就拽着胖子,胖子無奈,只好跟在林依依的身後。

    “這地方不錯,”胖子擡頭看着皎潔的月亮,繼續說道:“你怎麼會有這裏天台的鑰匙的?”

    “我就是有!”林依依也擡着頭,一邊出神的看這天上的繁星,一邊說道:“我常在這裏看星空,沒有人來打擾,你是第一個和我在這裏的人。”

    胖子還沒有想到要說什麼的時候,就看到林依依已經翻身到了圍欄之外,她雙手反抓着欄杆,上身向高樓外面的空中傾斜着,彷彿隨時都會掉下去似的。

    “喂!……你幹什麼啊,快回來,那樣危險。”胖子驚出了一身冷汗,站着不敢動,只能繼續說道:“過來吧……”

    林依依搖了搖頭,自顧自的看這星空說道:“今天的天氣真好,我很少看到這麼多星星的天空了,”她的語氣中微微的帶着一些驚喜,沉寂在她自己的世界裏面。

    “今天我、寒夜裏看雪飄過、懷着冷卻了的心窩飄遠方……”林依依就迎着晚風在護欄外輕輕的唱起了BEYOND的《海闊天空》,她的聲音很美,在晚空中有種不切實際的虛幻感。

    等她唱到一半,胖子趁着一個林依依沒有注意的時間裏,衝上去牢牢的將林依依抓住了,然後一使勁,將林依依從護欄外面給抱了進來,呵斥道:“你知不知道這樣有多危險,你要是一鬆手,你就死定了。”

    “男人,”林依依小聲的嘀咕,然後毫不在意的說道:“放心好了,我從來沒有掉下去過……”

    “那是當然,否則你也不會在這裏了。”胖子怒聲的說道:“你要是想瘋,等我不在的時候隨便你怎樣,沒有人會管你。要是你現在出了什麼事情,不是給我添麻煩嗎?算我求你了,我的大小姐,您就安分點,行不?”

    這時候胖子才注意到林依依眼角邊亮閃閃的,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原來剛纔她哭了。

    林依依安靜的靠在胖子的懷中,平靜了些,然後推開胖子,又擡頭看着天空,說道:“好了,我只是玩一會,您別生氣了,大人有大量嘛,不論是從人格還是體型,你都是大人了,而且不論氣量與食量,你也都是大量了,所以你要加倍的能寬容才行……”

    胖子無奈的搖搖頭,說道:“那好,你答應我再不做這些危險的動作,我就原諒你。”

    林依依雀躍的回身對着胖子,向胖子保證說道:“就這麼說定了,要不要拉鉤?”說完,林依依向胖子伸出了小指頭。

    胖子一笑道:“不用了,看看星星吧。”

    “說點什麼吧,”林依依突然說話道:“說點什麼,這樣只看這天空,怪悶的,往常都是一個人,不覺得無聊,現在兩個人一起看星星,就覺得很悶。”

    “說什麼呢?”胖子想了一會,才說道:“我自己沒有什麼好說的,生活就是上網,上網就是生活,起牀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開電腦,如果那一天我沒有這麼做,只可能是我的電腦在前一天的晚上沒有關。”

    林依依則說道:“我不相信,即使你現在是這樣,但是你以前一定是不同的。看的出來,你在畫畫上花了不少的功夫,那熟練的筆法和畫畫時候的自信,別告訴我是上網上出來的。”

    “以前的我?”胖子回憶了一下,慢慢的說道:“以前的我,也很無聊的,生活就是畫畫,畫畫就是生活,起牀的第一件事情是拿起畫筆,如果有一天我沒有那麼做,只可能是我的畫筆在前一天的晚上沒有放下。”

    胖子說道這裏,尷尬的笑了一笑,說道:“是不是不論以前,還是現在,都挺沒有勁的?”

    “是!”林依依一點猶豫都沒有的回答道:“無聊透了,不過還是有一點很有意思……”

    胖子疑惑的問道:“哪一點?”

    林依依慢慢的說道:“我覺得有意思的地方是,你是怎麼從一個畫畫生活的人變成一個上網生活的人?要知道,習慣一旦養成,就很難改變,你的變化太大了,而以你的接觸面和年紀看來,不可能遇到什麼大事情?難道你失戀了?”

    胖子不得不佩服女人的直覺,但是嘴上卻不承認的說道:“爲什麼非要是失戀,就算我接觸面不廣,也年紀輕輕,但是難道不能是別的什麼事情嗎?比如……”胖子不知道該舉什麼例子,諾諾的說不出話來。

    “現在我可以確定了,你就是失戀了,哇!”林依依好像發現新的大陸一樣,過了一會又“哇!”的一聲。

    胖子有點吃癟的說道:“你什麼意思?‘哇’?”

    “沒有什麼,”林依依笑着說道:“我在驚奇,驚奇你居然談過戀愛,哇,什麼樣子的‘絕世美人兒’喜歡你呢?不敢想象……”

    胖子忍不住反駁道:“這有什麼!我在這個學校卿卿我我的時候,你還沒有進這個學校呢?”

    “好了,好了,算我道歉,對不起了,行不行?”林依依笑着說道:“你現在住在哪裏?別說大四學生的寢室,就連研究生的寢室我都派人找過了,可是沒有你。我本以爲你住在校外,可是你剛纔又說你是住在寢室裏面的……”

    因爲胖子的名字經常在張老的課堂上被提起,所以林依依全班人都知道胖子是和蘇雅是張老的得意弟子,並且是一屆的。蘇雅,他們自然是知道的,只是對於這個只在傳說中出現的胖子卻一無所知。

    胖子輕咳一聲,自然不敢說出自己真實的地址,誰知道眼前這女人會做出什麼事情出來,胖子慌忙掩飾道:“我是住在校外,並且還住的很遠,只不過外面的住房也是按寢室的方式管理的,所以……”

    “好了……好了……”林依依一副不相信的語氣說道:“不想說就別說好了,我要找,還能找不出你來?”

    胖子呵呵的笑了笑,然後說道:“不要總是說我,說說你,比如你在寢室中幹些什麼?”

    “我不住寢室!”林依依平淡的說道:“雖然我在寢室裏面有牀鋪,但是我並不住在寢室,我家在這裏有房子,所以我上學期間就住在那裏,也沒有人來管我,自由自在的,你說多好!”

    雖然林依依這樣說,但是胖子依舊能聽出她話語中的黯然,胖子開口說道:“這樣啊,我的一些朋友也在外面住,也許有時間可以去你那裏住,或者你可以在那裏住兩天。”

    “或許吧,”林依依淡淡的迴應着胖子的話,然後又點煩躁的說道:“城市裏面的環境實在太差了,好多星星都看不清,不看了,走,我們下去。”

    於是兩個人就在一片漆黑中下了樓梯,雖然知道現在這個教學樓的任何地方都是一樣的,但是兩個人還是回到了畫室,在朦朧的月色下,畫室顯得很有詩意,這間畫室的方位是所有房間裏面最好的,巨大的落地窗讓房間裏面還算明亮。

    胖子將兩張桌子並在了一起,躺上去試了試,雖然不是很舒服,但是勉強還能睡,於是說道:“看在你帶我看星空的份上,這裏讓給你睡好了,我在那小桌子上趴着睡一會就好了。”

    “那是當然的,”林依依一點也不客氣的說道,然後坐到了桌子上,過了一會才又說道:“不過還是謝謝你。”然後就倒在桌子上,側身的躺下了。

    胖子則將小桌子搬到了窗口,將椅子對着窗外月亮的方向放好,坐着等待着天明。

    不知道過了多久,胖子看這月亮,迷迷糊糊的就要睡着的時候,一隻纖細的手,猛然搭在了胖子的肩膀上,那手上的紅指甲在月色中顯得血腥……

    “啊……”胖子嚇的睡意全無,一身的冷汗冒了出來,就在胖子驚魂未定的時候,咯咯的笑聲從胖子身邊傳了過來。

    “真逗,哈哈,嚇到你了嗎?”

    這是林依依的聲音,她此時已經笑的雙手叉腰,脊背都彎了下去。

    “很有意思嗎!”胖子覺得生氣,然後說道:“好玩是不是?”

    “對不起,哈哈,真是對不起了,只是,你太帥了……一下子就蹦……哈哈……蹦了起來,爆發力不錯嘛,看不出來……”

    “不準笑!”胖子也覺得自己的反應有點丟人,說道:“在笑我翻臉了!”

    “好了,”林依依的聲音傳來,雖然聽着還是在笑,但是畢竟沒有笑出聲來,只聽她繼續道:“笑夠了,不笑了,保證!”

    胖子這時候才問道:“你的指甲……”

    “我剛剛塗的,有點嚇人是不是?其實我也不喜歡大紅色,但是是我媽送我的,一直在我包包裏面放着,今天不知道怎麼的就想起來了。”

    “不準在嚇我了!”胖子又坐了回去,煩惱的說道:“這樣一來我又睡不着了,害人。”

    “好了,反正我也睡不着,不如我陪你。”說着,林依依從一邊搬來了一把椅子,放在了胖子的身邊,緊挨着胖子坐下來,說道:“總之說點什麼,我現在發現你挺有意思的。”

    然後兩個人就相互聊了起來,具體聊了什麼,胖子也一言難盡,有時候挺認真,有時候挺傻的話題,似乎每一個話題都被兩個人扭曲了一遍,又似乎他們什麼也沒有說,直到很晚,最後,林依依就靠在胖子柔若無骨的肩膀上,睡着了……

    第二天天明,刺眼的陽光從窗外射來,兩個人差不多同時醒來,相互看了一眼,相依偎的兩個人迅速的分開了,胖子尷尬的喃喃的說道:“那麼,現在估計已經開門了,我想我要回去了。”

    “是嗎?”林依依迴應道:“那好吧,下次見,應該約個時間,你什麼時候來?”

    胖子想了想,現在他對他的課程毫無責任,幾乎天天都是空閒時間,不過自己還有個何珊要應付,所以回答道:“下午,這幾天的下午我都有時間,我會來這裏畫畫的。”

    “那太好了,”林依依聽到這裏,高興的笑了一笑,繼續說道:“離畫展的時間不多,既然你有時間,那麼你每天下午就來吧,畫室的佈置就我一個人承擔好了,你不會不放心我吧?”

    胖子點頭答應道:“當然,交給我,我也佈置不好,那麼全部拜託你了。”

    林依依做了一個一切放心的手勢,胖子笑了笑,說道:“既然如此,那麼下午再見吧。”說完,轉身就要離開。

    “等等!”林依依突然喊了一聲,胖子看過去,只見林依依正站在昨天他畫的那副畫的面前。

    林依依指着畫說道:“這幅畫,應該有個名字,不然我怎麼給它做介紹。”

    胖子低頭想了一想,慢慢的說道:“這幅畫的名字,不如就叫《她》吧,你的意見如何?”

    林依依拍了一下手,決定的說道:“當然好,何況這是你的話,只有你纔有權力給它取名字,《她》?很不錯的一個名字。”

    胖子點點頭說道:“你喜歡就好了,那麼我走了。”

    林依依揮揮手道:“拜拜!”

    胖子的身影從畫室裏面消失,林依依則若有所思的對着這幅畫看的出神,過了一會,她的口中喃喃自語道:“《她》?爲什麼名字不叫《你》呢?”說到這裏,她慢慢的把畫卷了起來,用綢線繫上,和胖子之前的那副畫放在了一起,然後生氣似的哼了一聲,低低的,用只有她自己才能聽的道的聲音說道:“就是你?蘇雅!”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