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宅男傳說 » 第九十七節 人生只若如初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宅男傳說 - 第九十七節 人生只若如初見字體大小: A+
     

    “人生只若初相見,何處生恨何處怨。”

    “不教愁情眉梢間,把笑共君傾一戀。”節首詩。

    呵呵,看過仙路,那書總喜歡在開頭放一首詩,覺得瞞有意思的,也就來了一首,第一句的出處是那蘭容若的“人生若只如初見”改的,感觸很深,如果人生真的只如初見,那麼就沒有以後的恨、以後的怨,只有那初見時候的驚豔與傾心,那是一種很美好的人生境界,當對一個人感到不滿的時候,不妨用初見的眼光再去看看他,也許當初初見時候的那點衝動和熱愛又會回來了。

    這段其實早就寫好了,但是沒有合適的章節讓我把它放進去,現在總算找到一節了。

    ————————————————強悍至無敵的分、割、線。

    一覺過後,胖子總算恢復了精神,看看時間,已經快到中午了,想着何珊交給他辦的另外一件事情,好心情瞬間就散了很多,懶懶的走下牀來,跟SHE打了聲招呼,就走出了寢室。

    今天下午是沒有課的,也不需要集訓,胖子覺得輕鬆不少,邁着悠然的步子朝體育館走去,何珊交給他的第二件任務,就是請傅奕君,對於這件事情,胖子根本沒有成功的打算,只不過是死馬當成活馬醫而已。

    進了體育館,問清楚了住在體育館中的學生的住宿位置,胖子很快就找到了傅奕君的寢室,從外面看,寢室並不大,但是想想是一個人住,胖子心中就釋然了,上前一步,用手敲了敲門,並不說話,等待裏面的人開門。

    傅奕君果然在,當她打開門看到向自己一臉傻笑的胖子的時候,表情不知道爲什麼,就變的很奇怪,這時候的傅奕君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跟何珊她們在體育館分手後的事情。

    “喂,誰?”傅奕君接到了電話,一個陌生的號碼,心裏面一陣迷惑,警惕的問。

    “呵呵,是不是小君奕啊,我是郭阿姨,這才幾天,不會就忘記我了吧!”郭芸的聲音從電話裏面傳了出來。

    傅奕君總是波瀾不驚的臉上閃過了一些苦惱的神色,對於這個讓自己師傅和師叔都頭痛的人,傅奕君也是沒有一點的辦法:“郭阿姨好,因爲這個號碼很陌生,所以一開始不知道是誰。”

    郭芸解釋道:“哦,這樣啊,我這個號碼是我辦公室的號碼,如果手機聯繫不上,你可以通過這個電話聯絡我,你知道,我們經常會關機的。”

    “知道了。”傅奕君回答。

    “那好,對了,今天見到我們家才纔沒有,這幾年他變了許多,你可能都認不出他了吧。”郭芸的聲音中略微帶着點好奇。

    “恩,如果不是名字,我真的認不出來了。”傅奕君如實的回答道,心中卻想着:“他不是也認不出我了嗎?”

    郭芸嘻嘻哈哈的說:“哈哈,我就知道,不過別看才才現在這樣,其實心思還是個小孩子一樣,你們多相處兩天就會知道的。”

    “哦。”傅奕君簡單的回答道。

    郭芸有些感慨的說道:“君奕啊,你知不知道,爲什麼我會要你來執行保護才才的任務,而不要那些所謂的專業人士來保護他。”

    “這個,我也很納悶。”

    “就是因爲你跟才才的關係嘛,細說起來,你們還算是同門師兄妹呢。讓別人保護才才,或許會安全一些,但是那樣肯定會拘束住才才,何況我根本不想讓才才過那種整天被監視的生活,而你不一樣,你應該不會像那羣人一樣那麼沒有人情味,並且你是那老傢伙的徒弟,武功又好,所以自然是最好的人選了,果然我一提出來,憑藉你師傅的威望,那羣人沒有怎麼爭辯就同意了。”郭芸說話中很有些揚揚得意的樣子。

    “哦。”傅奕君還是不知可否的一句回答。

    “怎麼了?你好象情緒不怎麼高啊,跟才才見面,就沒有一點久別重逢的感情嗎?”郭芸有些疑惑,繼續說道:“你要知道,我們才纔可是很喜歡你的呢。”

    “喜歡我?我看他早就將我忘記了!”傅奕君有些感慨的說道。

    “最近才才變了不少,我也有些不明白,不過他肯定是喜歡你的,要不然,他怎麼會把墨玉給你,他回來的時候一個勁的不交代,最後還是你師傅打電話來我才知道,墨玉原來在你的手上。”

    傅奕君從胸前掏出那塊墨綠色的玉墜,輕輕的撫摩了下,可以看出來,這麼多年,這塊玉一直在她的身上。

    這時候傅奕君的手輕柔的撫摸着那塊玉,另一隻手無意識的挽了挽頭髮,眉頭一凝,似乎下了什麼決心似的,果斷的回答說道:“郭阿姨,當時我不只要原來這東西這麼重要,我真的是受之有愧,要不然,我明天給您送回去吧。”

    “千萬不要!”郭芸立即否決掉了傅奕君的話,笑着說道:“在別人眼裏它顯得重要,不過在我看來,不過是個象徵罷了,當初我既然給了才才,那就是才才的了,既然他又給了你,那麼就是你的了,我又怎麼能再要回來,你把我當什麼人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不過這東西……”傅奕君想要解釋。

    “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不用再說了。”郭芸笑着把傅奕君的話給打斷,然後說道:“怎麼樣,我們才才還乖吧?”

    傅奕君想着胖子身邊的那些美女們,口是心非的回答道:“還行。”

    “你可千萬別顧及我的面子,要是才纔不聽話,你就替我教訓教訓他,千萬別手軟。”郭芸笑呵呵的說道。

    “那怎麼行,他是我師哥,我怎麼能向他出手!”傅奕君語氣很堅決的迴應道,這時候如果胖子在傅奕君的身邊,一定會驚奇這女人怎麼說謊連眼睛都不眨一下,難怪呼金庸有言道,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會騙人,難道這是所有女人的本能麼?

    郭芸提醒傅奕君道:“那可不行,你不能這樣,別寵壞他了!”

    傅奕君這時候卻開心的笑道:“知道了,不寵他。”

    ……

    傅奕君古怪的神情立刻又收了回來,回覆成那種一慣的雲淡風清,望着胖子說道:“你來這裏有什麼事情嗎?”

    胖子沒有想到傅奕君會這樣心平氣和的跟自己說話,意外的楞了一下,然後馬上道明瞭來意,很長的一段說明中,傅奕君都是靜靜的聽着,沒有一點要打斷胖子有些羅嗦的語句。

    說完之後,胖子看的出來,傅奕君似乎對那個隱藏在宅子幕後的人有些興趣,胖子立刻抓住機會問道:“怎麼樣,你會來幫忙麼?”

    傅奕君輕輕的望了一眼胖子,突然答非所問的說道:“你也許不知道,實際上往往總有一些偶然的小事情能夠讓人在很短的時間裏面產生很大的變化,這種變化可能是你根本就沒有預料到的,最後卻改變了事情的走向,比如騎士馬掌下的一顆馬釘,卻改變了一場戰爭。”

    胖子聽着傅奕君的話,完全不知道她準備說什麼,一頭霧水的聽着她繼續的發表着感慨:“剛纔我聽到了一句詩,人生只若如初見,突然像有了一中明悟一樣,那些不好的讓人記恨的事情立即就變的淡了,好一句只如初見啊,你好,我叫傅奕君。”

    傅奕君伸出手來,微笑的對着胖子,樣子灑脫自然,憑添出一種率真的美麗。而胖子則像是被牽線的木偶一樣,僵硬的伸出手,跟傅奕君的手握了一下,直到手鬆開,胖子仍然弄不清楚到底是什麼狀況。

    “我答應你。”傅奕君笑着回答,看的出她現在顯得很開心。

    “這麼說,同意了?”胖子尤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而傅奕君則笑着對胖子點了點頭。

    這時候,隔壁的一個寢室的房門打開了,裏面走出來一個頭發凌亂,穿着隨意顯得很邋遢男生,搖搖晃晃的往走廊那邊走去,口中還唸唸有詞的說道:“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胖子和傅奕君都微微的有些呆滯的目送這位頹廢的仁兄離開,胖子突然若有所悟的說道:“對了,你說讓你改變想法的那句詩,不會就是從他口裏面聽來的吧。”

    傅奕君的臉微微的一紅,立即嗔道:“這跟你有什麼關係,你又找打了是不是!”

    “沒有沒有,初次見面,我叫王才才。”胖子忙的又伸出了手。

    “去死!”

    “不是啊,第一次見面別這樣直接……”

    “死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