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宅男傳說 » 第七十節 清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宅男傳說 - 第七十節 清淺字體大小: A+
     

    “師弟,你說這件事情怎麼辦?”傅清衫向這個嘻嘻哈哈的中年人鄭重的問,對與他這個師弟,他還是佩服的,師傅當年甚至於有將掌門的位置傳給這個將凡事看的透徹的師弟。

    “清衫啊,清淺雖然是你的師弟,但是在應變上,你差他太多了。掌門的位置傳給誰,我也考慮了好久。”

    “如果我將掌門的位置傳給你,我相信你一定能讓天心閣安穩的流傳下去,這是你的好處。”

    “如果我將掌門的位置傳給你那個愛胡鬧的師弟,天心閣要麼輝煌光大,要麼立刻解散掉,這幾百年的基業,我賭不起。不過我希望在有些事情上,你能多聽一聽你師弟的意見。”

    傅清衫想着自己師傅的話,認真的等着中年人的回答。

    吳清淺看了自己的這爲師兄一眼,笑着說道:“師兄啊,不是我說你,你看人家千里迢迢的跑到這裏來,孩子資質雖然說不上絕好,但也還不錯,幹什麼非要拒人於千里之外。”

    “你又不是不知道本門的規矩,資質不是絕佳者不收,我總不能爲了情面,把規矩壞掉了吧。”

    “規矩也是有要變通的時候嘛,你看現在人家少林寺的和尚都開始上網傳教,整天吃香的喝辣的,我們門派在江湖上的地位比起少林寺是隻高不低,卻還在這山溝溝裏面藏着,時代不同了,要與時具進,要有創新的精神,如果師兄你多在外面走走就知道現在社會變革有多大,那些個規矩也該改改了。”

    “這……”傅清衫不知道如何回答,在口才方面他一向不如他的師弟,只是他本身還是牴觸這件事情。

    吳清淺繼續說道:“師兄啊,你看我們這幾年趕走了多少個前來拜師學藝的人,那些人中間不少人的資質是不錯的,再加上他們的家庭背景,如果收入門來,以後出門辦事不也方便不少嗎?”

    “這……”

    “要是我說啊,就把那規矩破了,廣招門徒,憑我們門派在江湖上的名聲,想不壯大都不行,到時候要人有人要錢有錢,門派做大了,再通過信息時代的優勢去找尋真正的天資出衆的人也簡單了,這幾年要不是師兄你運氣好,碰到了奕君這丫頭,我們一派只怕要絕了。”

    “這……”

    “師兄啊,你能不‘這……’了麼,現在還知道我們天心閣的,只怕只剩下那些**湖了,再不出去撲騰撲騰,以後的那些後輩們只怕就連天心閣是什麼都不知道了,如果以後君奕出江湖闖蕩,報出天心閣的名字出來,被別人以爲是賣藥的,我們這些個老臉往哪裏擱啊。要是我說,不僅要把天心閣做大,更要集團化,把天心閣做成公司,到時候你做總裁(President),我做首席執行官(CEO),咱們也輝煌一把不是?”

    “不行!”傅清衫立刻打斷了吳清淺的話,說道:“我們天心閣的要義就是得之不喜、失之不憂、寵辱不驚、去留無意。如果一味的爭強好勝,那還是我們天心閣的門人嗎。門派中人,心以主,武以次,這些根本不能忘記,所以在閣外對聯上有寵辱不驚,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望天邊雲捲雲舒。你……”

    “好了、好了、好了。”吳清淺立刻打斷了傅清衫的長篇大論,一副認錯的樣子說道:“行了,師兄教訓的是,是我錯了。”

    傅清衫這才停下來,輕輕的揮揮衣袖,將雙手背在了身後。

    “但是師兄,這次的事情你怎麼辦,你難道沒有看見那墜子,這麼大的情面,絕對不能輕掃而過啊。”

    “我也正爲這件事情煩惱呢,郭芸這丫頭又是個不達到目的不罷休的個性,讓我爲難啊。”

    “呵呵,師兄,要不這樣吧,你既然不收這孩子,但是也不好拒絕,那麼我來收他爲徒弟好了,反正我現在也是孤家寡人,收個徒弟也好,就當我是以個人的名義收的。只要不跟郭芸說明白,郭芸也不會反對。”

    “這似乎還是不合規矩。”

    “我的師兄啊,世界上哪有那麼多的規矩,最多我保證不傳他我們天心閣的武功,這樣他也就不算天心閣的人了。”

    “哎,也只能這樣了,只是又有些對不住郭丫頭。”

    “呵呵,師兄啊,我雖然不能傳他咱們天心閣的武功,但是這些年師弟我在外面闖蕩,憑藉這一身的輩分,學到的東西也不少,隨便傳他點,讓他有個自保的能力還是沒問題的。”

    “學別人的武功算是江湖上的大忌啊。”

    “恩?你當我什麼都沒有說好了。”

    “不行,你老實交代你用我們天心閣的名號幹了多少這種見不得光的事情?”

    “師兄,我們快出去吧,那邊一定等的不耐煩了,再不出去,說不定就要把房子都燒了。”

    “哼,回頭在問你。”

    郭芸拉着王才才,一副不耐煩的樣子,就在這時候,傅清衫和吳清淺倆師兄弟走了出來。郭芸忙靠上去直衝衝的問道:“你們兩個商量的怎麼樣了。”

    “呃,郭妹妹,好歹你孩子也要在我們這裏學功夫了,總應該對我們這些做師傅的禮讓一點吧。”

    郭芸喜形於色,高興的說道:“這麼說,你們是答應讓我家的才纔在這裏學功夫了。”

    傅清衫不忍騙郭芸,將話說明道:“學功夫是可以的,但是並不算是我們天心閣的門人,只是我師弟個人收他爲徒。”

    一旁的吳清淺忍不住搖搖頭,自己這個師兄,在武功上勝他很多,但是爲人也太厚道了點,甚至是不懂的變通,這些話你即使不說,也算不得騙人,何必非要說明白。

    讓他們都沒有想到的是,郭芸沒有想象中的表示不滿,竟然同意了傅清衫的話,回答道:“那也可以,只是不準敷衍了事,要認真的教哦,而且才纔來學習的時間不多,所以我要你們在這幾個月的時間裏面多教一些重要的東西。”

    其實郭芸對那些門派名號什麼的看的很輕,只要能學到東西,有沒有名稱身份,郭芸根本不在乎。

    吳清淺不讓自己的師兄有接話的機會,如果再把話說白了,那郭芸怎麼可能同意,立即搶着回答道:“那是當然的,我一定用心的教他,只是江湖規矩,孩子要留在這裏,並且不能有父母在旁。”

    郭芸點點頭道:“這個我自然是知道的,等你收下才才,我就先回去了。”

    “媽媽,不要走。”王才才拉住了郭芸的衣服。

    “才才乖啊,過幾個月媽媽就來接才才,那時候才才就要上學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