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多情總裁 » 第四章 愛不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多情總裁 - 第四章 愛不起字體大小: A+
     

    那一句康先生突然把兩人之前所有的的親近都變得疏離了,康凡軒有些不捨地說:“那怎麼行,我答應了沈芷蘭要把你安全送回家的。心怡是開車過來的,我們兩個還是把你送回家吧。”

    楊靜雪笑着搖頭,“不用了,我現在安全回到S市了,康先生的使命也算完成了。還是早點和蘇小姐一起回去吧,我自己打車回家就可以了。”沒有給康凡軒絲毫糾纏的機會,楊靜雪伸出一隻手說:“康先生,多謝你一路的照顧,再見。”

    康凡軒看着楊靜雪伸向自己的那隻手,又擡頭看着楊靜雪滿是笑意卻絲毫沒有感情的眼睛。他被楊靜雪說的先生那兩個字刺得心裏一陣陣發疼。卻又無可奈何,只能握住那隻手說,滿懷不捨得說:“那好吧,再見。”

    楊靜雪十分得體的和蘇心怡道別,然後自顧自的轉身走了。蘇心怡拖着心不在焉的康凡軒向着遠處的勞斯萊斯走過去,邊走邊說:“你怎麼看着呆呆的?想什麼呢?”

    康凡軒說:“哦,沒什麼,就是剛下飛機有點累。”

    “哦,我們快點走吧,回去了你好好休息。”蘇心怡體貼的說。康凡軒木訥的點了點頭,戀戀不捨的朝楊靜雪離開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後上了車。

    遠處,楊靜雪看着蘇心怡和康凡軒手挽着手上了勞斯萊斯揚長而去,心臟好像被人狠狠的捏了一把,難受的喘不上氣。這麼多天的瞭解,這麼多天的愉快經歷,這麼多天的朝夕相處,自己那麼堅定的以爲是老天安排給自己的緣分。原來,不過是上天給她楊靜雪又開了個玩笑而已。甜蜜溫暖的瞬間依舊曆歷在目,可是那個能讓自己覺得溫暖的人,原來就不屬於自己。楊靜雪自嘲的笑了笑,收拾起自己有些難過的心情,招手喚來一輛的士。

    康凡軒,你知不知道,陌生和喜歡離得很近,喜歡和恨也離得很近。離地九千米的高空之上,整個世界都在顛簸搖晃,那個生死一線的時候,你給我的溫暖讓我以爲可以就此沉淪。那一刻,我第一次沒有戒備,敞開心胸的喜歡上你。可是現在,我以爲可以和你有美好未來的這個城市,我開始恨你了,因爲你明知道你的未來裏不會有我,爲什麼給我希望,爲什麼讓我喜歡你。是我多心了想錯了?還是你康凡軒從來都是這樣的人,永遠都在不同的女人身邊給她們希望,卻又沒法給她們將來的那種人。康凡軒,我討厭你,好討厭你。

    漸行漸遠的那輛勞斯萊斯上,康凡軒心不在焉的摟着蘇心怡,腦子裏全是楊靜雪臨走時的那個沒有一絲感情的眼神,耳邊響的全是楊靜雪的那句康先生。先生!這兩個字裏滿是疏離的味道。難道就這麼結束了?沒有半點可能了?康凡軒心裏不捨,第一次讓自己有保護欲的女孩子,第一次讓自己覺得幸福的女孩子,怎麼能就這麼放手?可是,不放手又能如何,自己真的能給她,她想要的生活麼?康凡軒有些煩躁地轉頭看着窗外的風景,心裏

    默唸着那人的名字:楊靜雪,楊靜雪。我怎麼這麼輕易就讓你走進我心裏了。

    沈芷蘭和周爲銘的蜜月旅行過的十分愉快,兩人你儂我儂。蜜月旅行回來之後,小倆口又去了一趟S市。兩人度蜜月之餘還不忘給康凡軒和楊靜雪買了伴手禮。

    沈芷蘭就急着打電話給楊靜雪,約楊靜雪出來見面,希望獲得第一手的八卦資料。

    沈芷蘭本來抱着想要八卦的心情看看兩人有沒有什麼新的發展,誰知楊靜雪卻決口不提康凡軒,好像這個人真的就只是送她回了次家的陌生人一般。最終,沈芷蘭還是忍不住了,帶着滿臉看好戲的表情問楊靜雪:“喂!你和康凡軒沒有什麼後續發展麼?”

    楊靜雪黑着臉說:“你想知道什麼後續發展?”

    沈芷蘭很誠懇的說:“我是真的覺得康凡軒這個人不錯,要相貌有相貌,要事業有事業,經濟實力那麼強,不知道有多少漂亮小姑娘往上撲呢。我是想你也單了這麼多年了,遇見這麼好的人就想着讓你看看,若有緣分當然最好不過。”

    “恩,是啊,人倒是挺好的,可是你也是知道我的,我堂堂一個大學老師,難道你要讓我去當小三不成。”楊靜雪黑着臉說。

    “啊?你知道了啊!”沈芷蘭驚呼出聲,很快就發現楊靜雪射來的凌厲眼神才發現自己說錯話了,於是立刻擺出一個討好的笑。

    “怎麼不知道,那女孩去機場接他了,你知道我當時什麼感覺麼?就像小時候偷了糖被家長抓到一樣。我楊靜雪是什麼人你是知道的,幹嘛做這樣的事讓我難堪。”楊靜雪一點不客氣的抱怨沈芷蘭。

    沈芷蘭一臉不樂意,“怎麼能怪我?看樣子你還是有點動心的啊,要不是你自己動心了,難不成我還強迫你喜歡他不成?自己動心了,幹嗎又來怪我。”

    楊靜雪無語的白了沈芷蘭一眼,卻又無言反駁。沈芷蘭看着楊靜雪變黑了的臉說:“我還以爲,甘銘之後你真的心如鐵石再也不會動心了呢。一個人過了這麼多年,我看着都心疼。”

    聽到甘銘這個名字,楊靜雪低下頭抿了抿嘴脣說:“芷蘭,我總不能一輩子活在過去裏,日子還是要過下去,路還是要走下去,我最終還是要長大的。我的世界裏,再也不可能有甘銘這個人了,這個道理我早晚要明白的,既然早晚要明白,那不如早點明白的好。”

    隔着一張不大的桌子,沈芷蘭握住了楊靜雪的手,心疼的說:“是我不好,不該提甘銘的。沒關係,你放心,康凡軒你不喜歡就算了,我在幫你留意好的,不就是個多金男嘛,有什麼了不起的,條件比他好的多得是。沒關係的靜雪,你一定能幸福的。”

    楊靜雪看着沈芷蘭笑了笑:“說那些臭男人幹什麼,走吧,我們兩個也好久沒去逛街了,現在就去秒殺全場吧。”兩個好朋友手拉着手衝進了周邊的商場,直到累的筋疲力盡,才依依不捨的

    告了別,楊靜雪打了車笑着和沈芷蘭招手告別。

    車窗外,沈芷蘭的臉越來越遠,楊靜雪臉上的笑也消失不見了。車窗外的風景迅速後退就好像要把人帶回那早已深埋在心底,堆上了厚厚的灰塵的過去裏。甘銘,甘銘,那是多久以前的人了,久到楊靜雪都快想不起那人的模樣了,但是,爲什麼還是會疼,那隱隱的,時不時泛起來的疼痛感,雖然沒有開始時那麼劇烈,但是卻像埋在身體裏的隱疾,總是在特定的時候把楊靜雪拖回那個明媚燦爛卻又心痛萬分的曾經。

    初戀,有人說是青澀的,有人說是甜中帶酸的。楊靜雪的初戀前半部分是甜到膩的幸福,後半部分卻是深入骨髓的痛苦。

    遇上初戀的時候,楊靜雪十八歲,最明媚燦爛的年級裏,楊靜雪身上帶着的卻是比同齡人成熟的味道。做事條理清晰,待人接物不卑不亢,跟每個人的距離都保持的恰到好處,疏離卻又不會讓人感到不舒服。如此這般的種種,種種,都讓當時的萬人迷甘銘同學看在眼裏,記在心裏。於是無數個清涼的,最適宜有好睡眠的秋天,甘銘卻每晚輾轉反側,如坐鍼氈。

    拒絕了大堆大堆往自己身上撲的漂亮小姑娘,甘銘第一次用心的追求一個女孩子,經過了無數的調查,鋪排,和甘銘多個好哥們的精心計劃,在無數次“偶遇“之後,甘銘在一個清晨,向楊靜雪告白了。

    陽光尚未普照大地,清晨的薄霧也扭捏着不肯散去,空氣裏滿是昨夜尚未褪盡的慵懶的味道。

    楊靜雪看着眼前那個英俊的男孩子,結結巴巴的表達着自己對楊靜雪的喜歡。那個英俊又優秀的男孩子,那個在幾千人面前演講都不曾緊張的男孩子,此時卻滿臉通紅的站在自己面前,結巴的說不出幾句完整地話。就是那樣害羞又笨拙的摸樣,讓楊靜雪感覺到了對面這個男孩子的幾分真心。於是就此沉淪,一發不可收拾。

    可是啊,可是,那個和自己一起規劃了美好未來的人;那個堅定地,說要和自己一起創造未來的人;那個讓自己第一次想要依靠的人;最後還是離開了自己,和另一個女孩遠赴重洋再無音訊。於是,這樣的疼痛更加歷久彌新。

    楊靜雪更加不相信別人,把自己的心鎖進厚厚的殼裏,這一鎖就是十年。楊靜雪自己也說不清楚自己對甘銘的心意,到底是還有期待呢,還是真的只是把他當作是一個過往。只是有了這樣慘痛的過往,讓楊靜雪如何能不害怕。她害怕受傷,害怕自己付出的心思得不到迴應,害怕在遇到一個真心喜歡的人最後還是逃不開要分離的結局。於是,索性不去愛了吧,不愛,是不是就不用擔心受傷害,就不用害怕分離。

    楊靜雪從窗外飛速後退的景色裏收斂了心神,已經快到家了。楊靜雪看着眼前漸漸熟悉起來的建築,心裏的疼痛感也沒有那麼強烈了。算了,順其自然吧。這樣想着,楊靜雪臉上又帶上了幾分笑意。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