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輪迴遊戲世界 » 第四十張 超S級任務(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輪迴遊戲世界 - 第四十張 超S級任務(上)字體大小: A+
     

    原本火影裏強者,在沒有請報下,能和佩恩六道硬剛一波的,就是自來也。

    就算是鳴人,練習了仙人狀態,知道了佩恩的情報,再加上佩恩剛剛使用過超級神羅天徵,狀態很差。

    種種原因之下,還有對佩恩的各種無形削弱,暴走九尾形態依然沒辦法戰勝佩恩。

    最後沒辦法了,只能用各大主角的通用絕招,【祕法-大嘴遁術】把佩恩說死。

    “你從哪得知的情報?”鼬有些好奇,佩恩的能力,一直都是藏得很深的。

    “呵呵,祕密。”李銘起當然不會告訴他。

    “就算是這樣,我依然不覺得我們對上佩恩,有十足的把握,即使是可以依靠情報獲得勝利,但在戰鬥的過程中,很可能有人會死亡,不說別的,單單是畜生道,我們幾個都難以處理。”

    鼬還是不同意,雖然李銘起已經有了情報,不過他說的也沒錯,佩恩的能力太過複雜和強大了。

    畜生道的無限召喚能力,實在太過噁心,而且召喚物十分強大,單單畜生道這一具分身。

    如果放在合適的地方,完全就是能夠做到滅村屠城的存在。

    他們幾個可以不把一隻兩隻通靈獸放在眼裏,但是5只10只呢?硬耗,也把他們耗死了。

    自來也也是靠着妙木山的多位大蛤蟆,加上兩位老蛤蟆才能與之抗衡的。

    而鼬和佐助只有須佐能乎比較容易處理通靈獸,但是須佐能乎實在太消耗瞳力了。

    而且目標太大,非常容易被其他的六道作爲攻擊目標,因爲須佐能乎每遭受一次攻擊。

    都會對本體消耗一分的瞳力,所以就算擁有了永恆萬花筒,鼬也沒有膨脹到可以靠須佐和佩恩硬碰硬戰鬥的地步。

    “我知道畜生道難以處理,但是你們不用擔心,我早考慮到了這一點,而且特地準備了祕密武器。”

    “祕密武器?”鼬和佐助都有點疑惑。

    “就是他啊!”

    李銘起指了指身後的鳴人,鳴人有些懵逼,他居然都能做祕密武器了?

    之前的鳴人一直低着頭,沒有看向宇智波的兩人,這次聽到了李銘起的呼喊,隨即擡起頭來。

    與之同時的,也露出了他那一對風格迥異的萬花筒寫輪眼。

    一隻是神威的迴旋鏢形態,另一隻是志村原陽的兩開花形態。

    “這是!?萬花筒寫輪眼!”佐助直接驚訝道。

    鼬也是深深皺眉,李銘起這個傢伙,從哪弄來的萬花筒寫輪眼,而且看起來,還不是一個人的。

    鼬是不知道的是,九尾人柱力在擁有了萬花筒之後,就可以自如的操控九尾的能力了。

    能夠變成九尾形態的鳴人,確實是能夠很好的剋制畜生道的通靈獸,因爲九尾本來就是最強尾獸。

    對於普通的通靈獸,有着絕對的壓制力。

    就是不知道,旋渦鳴人的這一對眼睛,擁有什麼樣的能力。

    “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會有其他的萬花筒。”鼬說道。

    因爲無論是記載,還是他在曉所收集到的情報,擁有萬花筒寫輪眼的人,一直就是那麼幾個。

    宇智波斑(帶土),他,曾經的止水,他的父親富嶽,就這麼幾個人。

    現在李銘起居然拿出了一雙新的萬花筒,還是不同人的,宇智波家族還有在外流落的人嗎?

    不過現在想這些已經沒有意義了,因爲就算有,他們的眼睛也已經被李銘起挖下來裝在鳴人身上了。

    “鳴人也有了萬花筒寫輪眼。”

    和鼬的震驚不同,二柱子本來拿到永恆萬花筒本來想在鳴人面前嘚瑟一下,裝個B的,這下可好了。

    B也裝不成了,只能默默不吱聲了。

    不過如果二柱子知道了鳴人已經開啓輪迴眼,估計這小子又要自閉了。

    ……

    “怎麼樣?鼬,你和佐助兩雙永恆萬花筒,加上我,君麻呂,卡卡西,還有擁有九尾和萬花筒的鳴人,我們這個陣容,對付佩恩,最多再加上一個小南,應該是可以的吧,嗯,其實我這邊還可以加上一條狗,實力也還行。”

    李銘起說出了他現在在火影世界裏能夠調動的所有力量。

    除了鳴人和佐助以外其他的人,都是受到了他惡魔之血的影響的人。

    這些人平時對李銘起都有一種若即若離的親近感。

    但是當李銘起召喚他們的時候,出於同源的血脈就會遵從李銘起的意志。

    鼬微微皺眉,從李銘起說出的名字來看,這些人都經受過他的惡魔之血,他看向李銘起。

    “君麻呂,卡卡西,這兩個人……李銘起,對於生命之力藥劑,你是不是有一些其他的事情沒告訴我。”

    李銘起挑了挑眉,僅僅是簡單的話語裏就發現了一些問題嗎?鼬這個傢伙,還真是敏銳的讓人討厭啊。

    鼬向前走了一步,質問李銘起。

    “我會若有若無的對你產生好感,真本來就不正常,是不是你動的手腳?”

    在兩人都覺醒了永恆萬花筒之後,鼬對李銘起好感大大的增加了。

    本來他也思考過給佐助使用李銘起的藥劑,但是如果真的出現了其他情況,比如李銘起在惡魔血脈裏動了手腳。

    那麼他肯定是不會同意佐助使用這種藥劑的,他可以成爲別人的傀儡,但是他的弟弟不行。

    無論是大蛇丸,或者李銘起,都不可以,這是不可退讓的。

    李銘起看着有些生氣的鼬,有點沒想到他居然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畢竟是個弟控,他把佐助的安全和成長,看的比自己的命還重要。

    “怎麼說呢!服下藥劑的人,都會與惡魔之血融合,其中覺醒成功的人,自然都會有惡魔的血脈,大家都是同一種血脈,自然會有一種親近感。”

    “僅僅是親近感這麼簡單嗎?”

    鼬繼續質問道,這件事情事關重大,他不會有一絲的放鬆。

    “當然,只是一點親近感而已,你也感覺到了吧?你除了對我有一些親近感之外,並沒有什麼其他的感覺。”

    “而且你現在已經擁有永恆萬花筒了,如果有所懷疑,可以給自己檢查一下啊。”

    李銘起對於鼬的質疑沒有多說什麼呢,這種血脈的親近能力是非常深邃的。

    而且這種血脈的聯繫並不是一種負面狀態,它更像是一種族羣親子的關係。

    嗯,這麼說可能有點怪,但是其實李銘起看這些覺醒惡魔之血的幾個人,感覺上和看自己兒子差不多。

    嗯,說是兒子可能有點過分了,侄子吧。

    鼬有對李銘起的這種敷衍態度有些不滿,不過他也沒有什麼辦法,就算用萬花筒感受自身,他也沒有感覺出來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但是這並不能說明惡魔之血就沒有問題了,因爲萬花筒也不是忍界的最強力量。

    當年宇智波斑也有永恆萬花筒,而且宇智波斑的各項力量,都已經達到了忍界的最高點。

    就這種情況下,他依然被柱間幹敗了,而且是堂堂正正的擊敗的。

    “哥哥,你們在說什麼?”

    佐助有些奇怪的問道,他不知道李銘起和之間的具體情況,也不知道李銘起是怎麼治癒他鼬的。

    “佐助,這些事情你不用知道。”

    李銘起聽到鼬這麼說,搖了搖頭,鼬還是改不了自己在佐助面前太過強勢的習慣。

    李銘起還是將事情的關鍵點放在鼬的身上,只要鼬答應了,其他的事情都不是事。

    “怎麼樣,鼬,你也想知道幕後的人是誰吧?現在只要我們抓住了佩恩,那麼藏在背後的人,一定會出現的。”

    鼬再次陷入了沉思,李銘起說的不錯,如果他們真的可以抓住佩恩的話,那麼躲在佩恩後面的那個人,一定會出現的。

    畢竟佩恩纔是現在曉的首領,如果佩恩被抓了,曉羣龍無首,這羣桀驁不遜的人,沒有佩恩的實力壓制,肯定不會再老老實實的抓捕尾獸,收集資源。

    鼬判斷着彼此的實力,未知的東西最可怕,但因爲有了佩恩的具體情報,所以他也會對佩恩的實力有一個預估。

    如果他們真的可以集結李銘起所說的那些精英忍者,那麼這些人的組合,確實擁有抓捕佩恩的力量。

    “看來,你是勢在必得了。”

    鼬盯着李銘起,他在試探李銘起是否真的勢在必得。

    雖然這邊的實力很強,但鼬的性格就是這樣,十分謹慎,當然也有不想讓佐助冒險的成分。

    “是啊,這次的任務,我勢在必得。”

    李銘起有些強硬的說道。

    鼬不太清楚李銘起有什麼後手,不過李銘起既然這麼斬釘截鐵,那麼他這邊也就沒有什麼拒絕的餘地了。

    他想知道幕後的人,到底是斑,還是另有其人。

    還有那隊李銘起莫名其妙的親近感,也讓他從內心裏,就想答應這件事。

    “什麼時候開始行動?”

    既然決定答應,那麼鼬馬上就進入戰備的狀態。

    “現在。”李銘起說道。

    “你已經有計劃了?”鼬問道。

    “是啊!鳴人被曉二人組抓捕,我帶着佐助、卡卡西追擊,想辦法帶回鳴人,深入雨忍村,與曉組織展開激戰。”

    李銘起說出了他的設想,計劃非常簡單。

    “真是粗糙的計劃。”鼬忍不住吐槽。

    “不過,雖然粗糙,但是還是有很強的可行性,你覺得呢?”李銘起說道。

    “確實如此。”鼬也承認了,李銘起的計劃雖然簡單,但是實際上也挑不出什麼毛病。

    “既然你也同意這計劃,那麼,說說吧,鬼鮫你打算怎麼辦。”

    鼬沒有立刻回答李銘起,他對李銘起的話有所猜測,如果鬼鮫不能加入的話。

    李銘起應該會立刻殺死鬼鮫,之前在樹林裏的戰鬥,也已經說明了李銘起有這個能力。

    “鬼鮫,由我來說服他。”鼬開口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