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輪迴遊戲世界 » 第三十二章 木葉與曉的碰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輪迴遊戲世界 - 第三十二章 木葉與曉的碰撞字體大小: A+
     

    木葉村裏,兩個身穿黑衣,繡花紅雲披風的人,坐在一家飯店裏悠哉的吃着東西。

    “喂,鼬,我們這樣大搖大擺的進來,不太好吧?”

    一個揹着大刀,鯊魚臉的高大男子看向自己的同伴,兩人都帶着斗笠,從外面並不能看清他們的面容。

    他的同伴身材有些消瘦,骨架不算大,個子也不高,冷麪的面孔隱藏在斗笠中。

    他的眼窩很深,眼神也比較渙散,整個臉上都顯露着揮之不去的疲憊。

    這名男子的樣貌上,和佐助有着6~7分的相似,他喝了一口茶水,淡淡的說道。

    “三代已經死了,這個村子沒有人可以阻止我們。”

    話語間十分霸氣,全然不把木葉村裏其他的忍者放在眼裏,不過他確實有這個實力說出這種話。

    兩人正是曉組織,代號-南斗的幹柿鬼鮫,和代號-朱雀的宇智波鼬,也是佐助想要復仇的對象,他的哥哥。

    鬼鮫聳聳肩,開口說道。

    “雖然我感覺你這麼說沒錯,但是聽起來就是覺得很囂張啊,木葉畢竟是第一大忍村,我覺得我們還是收斂一點好。”

    “哼,跟上來了。”鼬冷哼一聲,淡淡說道。

    鬼鮫聽到鼬的話語,挑了挑眉,不動聲色的喝着茶水。

    ……

    這時候,在這家飯店的門外。

    “卡卡西?”

    三代火影的兒子,猿飛阿斯瑪和他的女友,幻術上忍夕日紅,看着眼前走來的卡卡西。

    “沒走遠吧?”

    卡卡西走進了飯店,看着餐桌上的兩杯茶,用手試了試溫度,還是很溫熱的,開口說道。

    阿斯瑪和夕日紅則是點點頭,朝着曉組織兩人離開的方向,追了出去。

    卡卡西並沒有行動,而是看了看不遠處的佐助,因爲他已經發現佐助在這裏偷聽了。

    雖然不知道他聽到些什麼,但是這種事情,最好還是讓上忍來處理的好。

    “這是上忍的事情啊,佐助,你去忙你的吧。”

    說罷,不再給佐助問話的機會,他也追了出去。

    佐助看着三個離開的上忍,心裏一陣奇怪,木葉的戰鬥剛剛結束,有什麼事情需要一次出動三個上忍的嗎?

    他也沒多想,準備去找個地方,繼續安心修煉了。

    ————

    木葉靠北處的一條小河邊,阿斯瑪和紅已經開始和曉的兩人交上手了。

    在卡卡西趕到時,正好看見夕日紅被鼬一腳踹飛出去,眼看已經陷入了被鼬追殺的險境。

    而另一邊的阿斯瑪,情況也是非常的糟糕。

    巨大的膠機壓在他的胸前,他的力量被鬼鮫完全壓制,眼看就要戰敗。

    而夕日紅作爲幻術忍者,在擁有萬花筒寫輪眼,本身又是超級幻術大師的鼬面前,簡直就像向大人揮拳的嬰兒,根本發揮不出任何實力。

    шωш ●тт kan ●C〇

    “水遁-水鮫彈術。”鬼鮫震開阿斯瑪,準備使用忍術直接殺死夕日紅。

    “邪眼。”

    水鮫彈內部的查克拉開始不穩定起來,直接被卡卡西的邪眼之力,從內部破壞了結構,從而自然引爆。

    鬼鮫看着前來支援的卡卡西,有些驚奇的說道。

    “好奇怪的眼睛啊,鼬。”

    而此時,卡卡西已經站在了鼬的身後,手裏劍已經抵着鼬的脖頸,神情警惕。

    “身爲S級叛忍的你們,不應該出現在這座村子裏,那麼,告訴我們你們的目的吧。”

    鼬緩緩的轉過身,根本無視抵在胸前的手裏劍,緩緩說道。

    “我們只是來找個東西而已。”

    “找東西?你們要找的,是什麼?”

    卡卡西追問道,其實面對S級忍者,也就是影級忍者,他一點把握都沒有。

    就像上次面對大蛇丸那樣,一見面,他就已經做好了搏命的準備。

    鼬看着卡卡西,眼神裏充滿了淡漠,全然不把卡卡西這個名傳各國的精英上忍放在眼裏。

    “我和鬼鮫不同,解決你們,不需要花太多的時間。”

    卡卡西先是一愣,然後猛然一驚,快速後退,在空中結印。

    “水遁-水陣壁。”

    “啪!~”

    巨大的水流四散,卡卡西靠着水陣壁躲開了鼬的水遁術攻擊,但是他的心裏卻微微一沉,太快了。

    第一次,這是他第一次在結印速度上,輸給別人。

    快20年了,他的結印速度一直是他引以爲傲的強項,甚至是三代火影,也不如他。

    但他沒有想到,鼬的結印速度居然這麼快,甚至他都沒有看到鼬是怎麼結印的。

    “卡卡西,機會。”夕日紅藉着這個戰鬥的空隙,已經來到了鼬的身後,自認爲找到了攻擊的機會。

    但擁有邪眼,能看清查克拉能量的卡卡西卻不這麼認爲,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這個鼬的身體裏,查克拉非常不穩定,似乎,就快要爆炸了,不對,這是陷阱。

    “紅,快退!”卡卡西驚叫到。

    “啊?”紅微微一愣,不太明白卡卡西的意思,在她看來,她就要得了。

    “轟。”留在原地的鼬,整個身體突然爆炸,震飛了卡卡西和夕日紅。

    “分身爆破嗎?他居然能引爆影分身。”

    阿斯瑪驚駭到,他十分擔心自己的女友。

    卡卡西將紅攔在身後,後背很疼,應該是被炸傷了,但是現在不是療傷的時候,眼前的敵人,可不是一般的對手。

    三人同時看着對面的宇智波鼬,鼬給他們的壓力實在太大了。

    而這個時候,鼬微微皺眉,似乎是覺得在這裏耽誤了太多的時間了。

    他的猩紅的眼睛盯着三人,眼中的三個勾玉開始緩緩的轉動起來。

    “閉眼。”看着鼬轉動的寫輪眼,卡卡西立刻對阿斯瑪和紅喊道。

    兩人趕緊閉上了眼睛,而卡卡西也閉上了自己的普通眼,只邪眼對抗。

    不能再留手了,卡卡西的身體開始膨脹,惡魔之力開始融入全身,變成了邪眼魔的形態。

    “吼吼吼!真是特別的樣子啊,鼬。”

    鬼鮫看着此時的卡卡西,露出了幾分驚訝的笑意,這個時候的卡卡西,比他還醜。

    而鼬看着卡卡西的惡魔形態,也是微微皺眉,卡卡西的這種戰鬥狀態,他也沒有見過。

    不過,沒有關係,對他來說,任何的戰鬥狀態,都一樣。

    寫輪眼急速轉動,三個勾玉漸漸連成一體,變成了一把飛鏢的形狀,鼬的萬花筒,出現了。

    “月讀。”鼬將眼睛鎖定在了卡卡西的身上。

    卡卡西的邪眼微縮,即使邪眼對幻術的抵抗能力已經極強了,但依然還是陷入了月讀的幻境之中。

    “邪眼,都無法抵擋嗎?”

    之後,在月讀的世界裏,卡卡西受盡了鼬的蹂躪和折磨,72小時,被刺上了數萬刀。

    3天的月讀幻境,在現實中,也只是一瞬間而已。

    月讀結束之時,所有的痛苦在同一時刻爆發,讓卡卡西直接跪在了水面上。

    “鼬爲什麼沒有殺我,只要他想,簡直輕而易舉,現在的我,已經沒有戰鬥力了。”

    卡卡西有些疑惑鼬爲什麼沒有殺死他,他強撐着最後的狀態,盯着鼬和趕來的鬼鮫。

    其實此時的卡卡西全靠着惡魔之力在支撐,如果解除了惡魔形態,他甚至連站立的力量都沒有了。

    “哦!這小子不錯啊,中了月讀,居然還沒有精神崩潰,意志力很強啊。”

    鬼鮫看着卡卡西,讚歎了一下,他以前也和鼬交過手,也是完敗在月讀之下。

    就連冷君大蛇丸,爆破鬼才迪達拉,也同樣是輸給了這一招。

    卡卡西喘着粗氣,他還不能倒下去,他如果顯露了敗像,阿斯瑪和紅會被立刻殺死。

    “你要找到東西,是佐助嗎?”卡卡西喘息着說道。

    鼬看着他,面無表情的說道。

    “不是,是第四代火影的遺產。”

    卡卡西看着兩人,心裏微微緊張,再次問道。

    “原來,是鳴人啊,是爲了他身體裏的九尾嗎?”

    “鬼鮫,帶走卡卡西,其他的兩個,讓他們消失吧。”鼬開口道,頗有幾分命令的意思。

    他和鬼鮫的組合還是以他爲主導的,而鬼鮫也沒有什麼不滿。

    鬼鮫手持膠機大刀,直接衝了上去,眼看膠機就要掃向阿斯瑪時……

    “衝擊波動。”

    李銘起終於趕到,發出了衝擊波震退了鬼鮫。

    鼬警惕的看着李銘起,這個人,他沒有見過,而且剛纔,他沒有感覺到這個人的存在。

    “來着何人?”鬼鮫喊道。

    “職業法師-李銘起。”

    “法師?打拳的?”鬼鮫有些鬱悶,騙人的話,請走點心好嗎?

    “你們兩帶卡卡西先走,我來對付他們。”

    李銘起緊盯着鼬和鬼鮫,對身後的兩人說道。

    “你小心點。”卡卡西對李銘起說道,便被阿斯瑪背在身上,離開了,他們在這裏,只會成爲李銘起的累贅。

    鼬看着撤退的幾名忍者,覺得沒有留在這裏的必要了,便開口說道。

    “鬼鮫,我們也走吧。”

    “嗯?好吧。”

    鼬也帶着鬼鮫離開了,李銘起看了看離開的兩人,並沒有放任他們離開,而是選擇跟了上去。

    ……

    一段時間的追逐過後,李銘起漸漸靠近了兩人,離木葉已經夠遠了,這個距離,應該沒有人了。

    “鼬,那個傢伙,跟上來了。”鬼鮫說道,他已經感知到了沒有收斂氣息的李銘起。

    “那就把他解決掉吧。”

    鼬也很奇怪,這個未曾見過的傢伙,爲什麼敢單獨出來面對他們兩人,但是作爲影級強者,他也有着自己的底氣。

    鬼鮫哈哈一笑。

    “我早就想這麼幹了,水遁-大爆水衝波。”

    鬼鮫的查克拉量,號稱無尾尾獸,水衝波直接製造出了大量的水,將這一片區域變成了人造湖泊。

    此時趕來的李銘起則是閉上了眼睛,就算是他,對面月讀,也沒有十足的把握。

    感知方面,用氣就好了,視覺方面,暫時捨棄,雷電附身,他已經進入了戰鬥狀態。

    帶着強大的內氣撞向鬼鮫的水流,所有的水花完全不能接近李銘起的分毫,每當靠近他,就會被強烈的內氣散開。

    “鬼鮫,小心,敵人很強。”鼬開口提醒道。

    鬼鮫點點頭,他對鼬的觀察力十分信任,鼬說很強的人,那就一定很強。

    “水遁-五食鮫。”

    五條查克拉鯊魚潛入水中,在靠近李銘起之後,猛然從水中竄出,要向他的身體。

    “衝擊-波動。”

    無數的衝擊波瞬間將水面分開,氣浪帶着內勁掃向了兩人。

    “鬼鮫,退,來不及了。”

    鼬只能自己用瞬身術退去。

    鬼鮫則是用水陣壁想要擋住衝擊波動,但是李銘起的衝擊波動又怎麼可能被區區的水壁擋住。

    一瞬間,便有數發衝擊波擊中鬼鮫,鬼鮫連連後退,吐出一口血。

    “好大的力氣,這是什麼術?”

    其實按照他的體質,這點傷勢並不算什麼,他完全有能力硬抗,但是一交手就吃了個大虧,這可不是他的風格。

    “小心。”

    鼬再次提醒道,但是他提醒的速度,居然跟不上李銘起高速進攻的節奏。

    鬼鮫揉了揉胸口,疼痛還沒緩過勁來,李銘起的元素肘擊就打在了他的臉上。

    “呃~”

    這一擊,打的實實在在,就算是皮糙肉厚的鬼鮫,也是一陣頭暈目眩,倒飛出去。

    鬼鮫搖了搖頭,強行爬起來,怒氣衝衝的聚集查克拉吼道。

    “這個混蛋,氣死老子了,水遁-千食鮫。”

    無數的鯊魚出現在了水中,李銘起正要再次追擊之時,鼬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後,手裏劍刺向他的脖子。

    鼬也很無奈,他並不是很擅長體術,但是李銘起的眼睛一直閉着,他最擅長的幻術無法使用。

    而鬼鮫的術大多都是水遁,和他的火遁衝突,在這種環境下,威力會大打折扣。

    所以,幻術和火系忍術方面都不太討巧的時候,那就只能使用體術近戰了。

    但鼬剛來到銘起的身後,李銘起的聲音就已經傳來了。

    “很高興見到你啊!宇智波-鼬。”

    李銘起的速度更快,加持雷電,迅速轉身,一腳踹在了鼬的腰上。

    “哼。”鼬開口笑道。

    但是李銘起早就有所準備了,這個術和鳴人的爆裂氣泡非常相似,他的身體瞬間消失。

    而鼬留在原地的分身,也同時爆炸“轟”。

    “雷瞬身嗎?類似四代雷影的能力?強敵啊。”

    鼬心裏暗道,這個時候,他已經把李銘起的危險程度提升了好幾個等級了。

    李銘起沒有和鼬持續糾纏的想法,而是再次轉頭,直奔鬼鮫,他要先把鬼鮫處理掉,才方便進行自己的計劃。

    而此時的鬼鮫也納悶了,這傢伙,怎麼老是衝着自己來,難道他顯得很好欺負嗎?

    “千鮫羣殺。”

    無數的水鯊撲向李銘起,李銘起可沒有在這裏浪費時間的打算,他要快速結束戰鬥。

    他的身體迅速的膨脹起來,八門遁甲同時全部開啓,體質,速度,力量,都在一瞬間來到了他的巔峯。

    【你受到幹柿鬼鮫(史詩)千鮫羣殺的水系傷害114點……】

    【你受到幹柿鬼鮫……】

    千鮫羣殺的單次威力不算很大,但勝在數量實在太多了,如果一直攻擊下去,李銘起都不一定能抗的住。

    他雷光閃現,身影已經瞬間來到了鬼鮫的面前,身上散發着惡魔大君的恐怖氣息。

    左手直接捏住了鬼鮫的頭顱,將他提起來。

    “完了,大意了。”

    鬼鮫暗道糟糕,他沒有想到敵人的速度和力量,居然在突然間便的那麼快。

    這種移動能力,簡直就像傳說中的金色閃光。

    鼬不能眼看着鬼鮫被李銘起殺死,他的眼睛急速旋轉起來,右眼開始大量流血。

    “天照。”

    釋放了天照的鼬,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他的身體狀態實在太差了。

    黑色的天照之火直撲李銘起,沒有視覺的李銘起只是感覺到了一股劇烈而邪惡的能量在向他靠近。

    他嚴陣以待,一伸手,黑色的雷禪在手中亮起,將雷禪的威力提升到最大,迎向天照。

    “轟。”

    黑色的閃電碰撞在黑色的火焰上,能量四散,居然是拼了個平分秋色。

    鼬已經有些沒辦法了,這個敵人不吃幻術,速度又極快,體術極強,忍術方面也可以硬碰天照。

    現在除非使用須佐能乎,不然對他毫無辦法,但就算是須佐,也沒有必殺他的把握。

    況且現在他的身體狀況,如果用須佐……

    不行,須佐不能用,鼬否定了自己開啓須佐能乎的想法。

    而李銘起在鼬猶豫的瞬間,看向了鬼鮫,他並沒有殺死鬼鮫的打算。

    只是右手手指輕輕點在鬼鮫的腦門上,內氣猛然在他的腦海中爆發,將他點暈過去。

    這種程度的爆發,只會讓他腦震盪而已,不過有沒有什麼後遺症,李銘起也不敢保證。

    畢竟一個人的腦袋,是最脆弱的地方,古人云,腦殘者,不可醫也。

    將鬼鮫點暈後,李銘起的目的已經達到,現在已經不會再有人打擾他和鼬獨處了。

    隨後就將鬼鮫丟在一邊,不再去管他。

    鼬微微一愣,他還能夠感覺到鬼鮫的氣息。

    “這個人,爲什麼沒有殺死鬼鮫,剛纔他明明很輕易就能做到,難道,有什麼其他我不知道的情況嗎?”

    李銘起帶着黑色的雷電猛然出現在了鼬的眼前。

    鼬纖瘦的身材,在惡魔化的李銘起面前顯得有些柔弱,渺小。

    “這個傢伙,剛纔沒有攻擊我?”

    鼬再次確定了李銘起應該是有其他所圖,放下了使用須佐能乎的打算,這個距離,連他都有危險。

    李銘起躬下身體,將臉龐移動到鼬的臉前,睜開了眼睛。

    鼬微微一愣。

    “這個傢伙,明明已經佔上風了,他爲什麼要睜開眼了?是故意的嗎?他知道我有月讀?在示意我使用?”

    鼬沒有說話,左眼開始旋轉起來,李銘起盯着那擁有韻律的眼睛,陷入了月讀的世界。

    【你受到了宇智波-鼬(史詩)幻術-月讀的攻擊,你的此時的意志爲164,不足以免疫月讀,你進入了月讀世界】

    “160+的意志都不能免疫嗎?這玩意真厲害。”李銘起心道。

    ——————

    【今天白天有事,現在兩章一起發,加起來1萬+的字數,嗨皮,感謝書友的打賞,順便忘了前天應該祝你們元宵節快樂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