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輪迴遊戲世界 » 第二十八章 影級戰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輪迴遊戲世界 - 第二十八章 影級戰鬥字體大小: A+
     

    李銘起看了看兜,心裏尋思着大蛇丸的計劃差不多要開始了吧。

    “幻術-奈落見之術。”

    空氣中開始飄蕩着大量的羽毛,實力的差距,讓許多上忍以下的忍者紛紛昏睡過去。

    李銘起也受到了一次空間提示。

    【兜的幻術-奈落見之術對你造成一次意志判定,你的意志超過免疫奈落見之術所需實際意志1534%,你免疫了奈落見之術。】

    “??(⊙_⊙)??”

    我想研究一下幻術的,這什麼意思?

    大蛇丸看着暈過去的衆人,淡淡道。

    “來了。”

    隨即轉頭看向三代,而三代火影也若有所思的看着大蛇丸。

    “轟。”

    最高臺上的爆炸,引起了其他上忍的注意,卡卡西微微皺眉。

    “火影大人!阿凱,你跑哪去了?該死,偏偏在這個時候。”

    卡卡西想要趕到三代火影那裏去,但是不知不覺中,他其已經被音忍和沙忍包圍了。

    ……

    高臺上,幾個音忍僞裝的暗部,迅速的殺死了木葉的守備忍者。

    脫下了僞裝後,正是多由也,鬼童丸等咒印音忍四人衆。

    “終於輪到我們登場了。”

    僞裝成四代風影的大蛇丸看着趕來的木葉暗部,對四人衆下令道。

    “動手。”

    四人衆齊齊答應,整齊劃一的開始結印。

    “忍法-四紫炎陣。”

    紫色的結界籠罩了整個屋頂,阻擋了木葉暗部的支援。

    三代看着身後的風影,淡淡道。

    “真是沒有想到啊,沙忍居然會背叛木葉。”

    大蛇丸僞裝的四代則是將手中的手裏劍緊了緊。

    “所謂的條約不過是爲了麻痹對手而已,無趣的比賽到此結束了,從現在開始,歷史將發生改變,三代。”

    “你想引發戰爭嗎?風影閣下!”

    三代還想做出最後的挽救,他並不想讓木葉再次陷入戰爭。

    大蛇丸終於發出了他那特有的邪笑。

    “哼哼哼哈哈哈,上了年紀就被和平衝昏了頭腦呢,猿飛老師。”

    三代的眼神震動,看着身後的風影,不,不是風影,這個人,是大蛇丸,那風影呢?

    “居然是你,大蛇丸。”

    “是啊,好久不見,猿飛老師。”

    “我就知道,這一天,遲早都會來的,可是,你想取下我的腦袋,可沒有那麼容易。”

    “老師,我應該早就告訴過你,最好早一點決定誰是五代火影,因爲你,三代,今天要死在這裏了。”

    ————

    比賽場中央,佐助皺眉看着高臺上突然發生的戰鬥,那裏是火影和風影待的地方,他暗道。

    “怎麼回事?有人襲擊嗎?李銘起那個傢伙跑到哪裏去了。”

    而考試會場的中央,沙忍馬基和玄間正在對峙,玄間開口問道。

    “這場宴會的主辦者是大蛇丸嗎?”

    佐助有些驚訝的看着玄間,大蛇丸,襲擊了木葉?

    “不知道呢,手鞠,你們帶我愛羅先去療傷,然後讓他回來,在木葉變身。”馬基對身後的部下說道。

    先不說木葉能不能壓制守鶴,就守鶴的體積,如果出現在木葉,那將會對整個村子造成巨大的破壞。

    這也是沙忍和音忍聯合的目的之一,我愛羅就是爲此而帶來的。

    “是。”手鞠點頭,和勘九郎一起,立刻帶着我愛羅逃走了。

    不知火玄間則是對佐助說道。

    “抱歉,佐助,你的中忍考試,結束了,你已經是中忍等級了,甚至,有可能更高,現在,你既然是木葉的忍者,追擊吧。”

    二柱子點點頭,他也分得清輕重緩急。

    “打敗我愛羅就行了吧,繼續剛纔的戰鬥。”

    玄間點點頭,佐助的身體立刻化爲雷電,消失在了原地,玄間愣了一下。

    “這小子,真快啊。”

    ————

    【鳴人,醒過來。】

    “中了幻術嗎?”

    九尾的聲音在鳴人的心中響起,他猛然驚醒過來,向四周看了看,卻發現周圍大部分的人都睡着了。

    而沒有睡着的,幾乎都是忍者,在與一些其他的忍者戰鬥。

    李銘起出現在了鳴人的面前,對於他能自己解除上忍的幻術,還挺意外的。

    “鳴人,佐助去追擊我愛羅了,過去幫幫他,西北方向,庫勒會帶你找到他們的,快。”

    “走吧,傻小子。”

    庫勒已經飛在空中,對鳴人說道。

    “哦,好。”鳴人先是一愣,然後立刻站了起來,跟着庫勒追了出去。

    李銘起考慮了一下,還是決定先留下來觀戰一會,畢竟這可是少有的影級大戰,他不想幫三代,也懶得幫大蛇丸。

    他並不是木葉的忍者,這裏也沒有屬於他的羈絆。

    不過他知道,他這一走,三代火影,十有八九,是要涼了。

    這次,並不僅僅有着大蛇丸,還有着完好狀態,甚至要比原先更強大的君麻呂。

    ……

    “這個結界只能從裏面破壞,只要火影大人能打斷任意一人,我們就可以前去幫助了。”

    一名暗部對紫炎結界有所瞭解,說出了破解的方法,不過這時候,四人衆卻使出了不一樣的手段。

    “忍法-內四紫炎陣。”

    但這名暗部的話音剛落,四人衆就打開了新的結界,他們爲這次的計劃,準備頗多。

    三代看着雙重的四紫炎陣,冷哼了一聲。

    “哼,看來沒法簡單出去了呢。”

    “對你來說,那些廢物進來參合戰鬥,只能是你的累贅。”大蛇丸說道。

    “呵呵呵,忍法-瓦片手裏劍。”三代直接出手。

    “潛影蛇手。”

    大蛇丸的蛇手擊碎了瓦片,咬在了三代的身上,但三代的身體卻漸漸化爲了泥土。

    “土遁-土流大河,土遁-土龍彈,火遁-火龍彈。”

    三代火影的忍術讓人目不暇接,這一手複合忍術狂轟濫炸,將大蛇丸融化,也是驚呆了周圍的暗部。

    “別玩這些無聊的遊戲了,大蛇丸。”

    “是嗎?我還想聽聽你的諄諄教導呢!猿飛老師。”

    大蛇丸重新從瓦片中出現,剛纔被融化的只是他的分身,本體也是毫髮無傷。

    “老師,那我可就要出絕招了,這個忍術,是我爲你精心準備的,我想你一定會很喜歡的。”

    “通靈之術-穢土轉生。”

    “忍法-手裏劍影分身之術。”

    三代趕緊飛射出大量的手裏劍,再經過分身,變成了手裏劍雨。

    “你老了呢!老師,動作變慢了。”

    “初代。”

    “二代。”

    大蛇丸召喚出了三個墓碑,墓碑之上分別刻印這初、二、四三個字眼。

    三代看着大蛇丸召喚出來的棺材,微微警惕。

    “一定要壓制住第三個。”

    “四代。”

    四代的棺材只出現了一部分,便被三代火影再次壓制回去。

    三代火影看着出現的這兩個棺材,眉頭緊皺。

    【第三個總算被擋下了,這個術……是曾經二代創造的那個嗎?接下來纔是最麻煩的啊,這兩個人。】

    大蛇丸看着召喚出的兩人,對三代火影笑道。

    “你準備怎麼應對這兩人呢?三代火影大人。”

    棺材的蓋板打開,兩個身穿古代盔甲,頭戴木葉村護額的人緩緩走了出來。

    “好久不見了呢,猴子。”紅色盔甲的男人說道。

    “是你啊,你也上了年紀了,猿飛。”藍色盔甲的男子說道。

    三代火影看着從棺材中出現的兩人,不禁流露出一絲懷念的神色。

    “真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和兩位大人見面啊……”

    “初代火影大人。”

    “二代火影大人。”

    ……

    在外觀戰的暗部們驚駭的看着戰場,領頭的暗部點點頭說道。

    “沒錯,黑髮的那位,就是初代火影大人,千手柱間。”

    “而白髮的那位,則是二代火影大人,千手扉間。”

    “他們是建立了木葉的偉大忍者。”

    ……

    被大蛇丸召喚出來的兩位火影,顯得有些木訥,感覺上就很遲鈍,這是大蛇丸對他們實力壓制的結果。

    如果不這麼做,初代的力量太強,有可能會擺脫穢土轉生的控制。

    二代火影看着大蛇丸說道。

    “穢土轉生嗎?真是優秀的年輕人啊,想不到我開發的禁忌忍術,居然被用在自己身上。”

    “這樣一來的話,猿飛,我們就不得不和你戰鬥了啊。”初代說道。

    “老年人的家常就到此爲止吧,差不多就開始吧。”大蛇說道。

    “愚弄死者之人,玩弄時間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三代看着大蛇丸,爲自己當年沒有殺死他而後悔。

    “火遁-火龍炎彈。”

    “水遁-水衝波。”

    “轟”。

    三代的火遁和二代的水遁在屋頂中碰撞,大量的蒸汽飄在在空氣中。

    “土遁-土陣壁。”

    “水遁-水斷波。”

    雖然初代二代的查克拉和戰鬥實力都被大蛇丸控制在一個極低的範圍內。

    但即使是這樣,也給三代造成了巨大的麻煩。

    水斷波如同鋒利的切刀,輕易的切碎三代製造的岩石,初代則找準時機近身,用着千手家族慣用的怪力將三代打傷。

    看到這裏的李銘起已經興趣缺缺,搖了搖頭,三代火影實在太老了,身體的機能,已經完全跟不上了。

    不過是這些,還有一個忍者,一個強者最需要的鬥志,都不在了,這種狀態下,三代是不可能戰勝大蛇丸的。

    穢土轉生召喚出來的初代和二代,最多也就精英上忍的水準,即使是這樣,三代都陷入了劣勢。

    現在的三代,雖然還是在影級的門檻上,但是,已經算是最弱的那一類了。

    無論是查克拉量,還是身體素質,和擁有年輕身體的大蛇丸,根本沒法比。

    更不用說擁有仙人模式的豪傑自來也了。

    “通靈之術-猿魔。”三代在極度的劣勢之下,無奈的召喚出了老夥計,猿魔。

    “猿飛,我早就告訴過你,放走大蛇丸,你是最大的錯誤。”

    老猿魔剛出現,便擊退了初代和二代,看着虛弱的三代,訓斥道。

    “今天,我就要彌補當年的錯誤。”

    三代看着大蛇丸,對猿魔說道,作爲火影,他的缺點很多,但是其中最大的缺點,就是太心軟了,太憂鬱了。

    無論是對大蛇丸,對團藏,對四代,鳴人,宇智波一族,種種的事情,都可以看出,三代火影,爲人實在太猶豫了。

    “我怕你沒有這個機會了。”

    猿魔很直接的說道,他並不看好現在三代的狀態,但是他作爲老夥計,依然會全力幫助三代戰鬥。

    在猿魔的幫助下,三代和大蛇丸三人,再度交戰起來。

    戰鬥波及了整個結界,在爆裂的忍術攻擊下,發出陣陣的轟鳴聲。

    但是即使是擁有猿魔的幫助,三代依然不敵大蛇丸,被一拳擊倒在地上。

    三代看着這個自己曾經最鍾愛的弟子,有些不甘的留下了眼淚。

    “大蛇丸,你這個蠢貨。”三代不甘的流下了一把老淚,木葉,不能毀在他的手裏。

    突然,他好像迴光返照一般,猛然折斷了大蛇丸的手腳,猿魔也突然抓住了大蛇丸的脖子。

    “死吧,大蛇丸。”

    “咔嚓。”

    清脆的骨碎聲傳來,但是三代和猿魔卻齊齊皺眉。

    “分身嗎?”

    “做的不錯呢,老頭子。”

    大蛇丸的身影再度從另一邊出現,他有極大的優勢,又怎麼可能去和猿魔這種怪物近戰。

    三代火影,再次陷入了絕境,但就在這時,戰局出現了變化。

    “仙法-五右衛門。”

    “轟。”

    仙術的威力遠遠凌駕於普通忍術數倍之上,如同太陽表面的火焰,轟擊在四紫炎陣上。

    即使是同爲火屬性的忍術,但在自然能量的衝擊下,結界還是迅速的產生了裂縫,然後轟然破碎。

    “來個了討厭的傢伙啊。”

    大蛇丸看着天空中的自來也,暗暗皺眉,仙人狀態的自來也,不容小視。

    李銘起也看到了天空中的自來也,暗道。

    “看來,我這隻蝴蝶,終於扇動了翅膀啊。”

    李銘起轉過身,準備離開了,自來也出現,那麼也就意味着大蛇丸的失敗。

    即使是有着君麻呂的幫助,大蛇丸也不可能再自來也的手中毀滅木葉村了,因爲自來也,在這個時間段,實在是太強了。

    果然,冥冥之中有着世界的意志修復這一切嗎?那麼這個意志,是這裏的主神空間嗎?

    帶着疑惑,李銘起離開了這裏,他已經對大蛇丸和自來也的實力有所瞭解。

    這裏又沒有什麼收益,強行殺死三代,還會與整個木葉爲敵,實屬不智。

    他跟大蛇丸也只是交易關係,根本沒有任何理由去幫助他戰鬥。

    既然沒有好處,那也就沒有留在這裏的必要了,改變鳴人和佐助的命運,完成主線任務,纔是最大的收益所在。

    而大蛇丸也早就察覺到了李銘起的存在,這時候看到了李銘起的離開,微微鬆了口氣。

    他真的有些擔心,李銘起會留下來幫助木葉,如果李銘起強行留下來的話,那麼他也只能選擇立刻撤退了。

    不過目前看來,李銘起和木葉並不是一條心的,那麼,一切都還有機會。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