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輪迴遊戲世界 » 第九章 李銘起的弟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輪迴遊戲世界 - 第九章 李銘起的弟子字體大小: A+
     

    在中忍預選的途中,大蛇丸和兜已經暗中離開了。

    “大蛇丸大人,預選賽好像已經結束了呢!一個月之後,就要正式的比賽了。”兜對大蛇丸說道。

    大蛇丸則是笑了笑。

    “這裏真是安靜啊,其他的國家都在忙着擴充軍備,只有木葉這麼的安靜,這個國家真的變得很和平啊,雖然我不知道取了那個老頭子的頭顱有沒有意思。”

    他斷斷續續的說了很多,但是他的話卻有很大的問題。

    兜率先站了起來,推了推眼鏡,以認真的神色對大蛇丸說道。

    “是嗎,大蛇丸大人,我是覺得你還在猶豫啊。宇智波佐助,你到底把他當成什麼了呢?導火線嗎?還有託斯他們,看來大蛇丸大人還沒有完全信任我啊。”

    大蛇丸呵呵笑起來,他對於兜的看重,可能兜自己都不太清楚。

    “你太小看你自己了,兜,你的才能,放眼整個忍界,也是最頂尖的幾人之一了,那種小事,何必在意。而且,我也有件事情,需要擺脫你呢!”

    “嗯?”兜疑惑的看着他。

    “趁着佐助的咒印剛下,把他給我帶來。”

    兜看着大蛇丸,笑了起來。

    “大蛇丸大人,你着急了?真不像你啊。”

    說完,兜轉身就要離開,但大蛇丸的聲音從他的身後傳來。

    “兜,如果你想要阻止我得到佐助的話,那現在就去把他殺了吧,這是你唯一的機會。”

    兜定了定,沒有回覆大蛇丸,繼續向木葉醫院走去。

    “呵呵,兜,你的器量還不夠呢。”大蛇丸舔了舔嘴脣。

    ————

    “噗嗤。”兜的手裏劍刺穿了最後一個忍者的心臟。

    他殺死了周圍看守的忍者之後,緩緩的向躺在急救牀上的佐助走去。

    眼睛掃視着周圍,排除可能埋伏的忍者,來到牀邊,停了下來,他看着病牀上剛做完手術的佐助,緩緩開口。

    “太過優秀也會讓人煩惱啊,佐助君,我們都太顯眼了,纔會被大蛇丸大人盯上,這對於我們來說,也算是一種不幸吧。”

    “他在引誘你內心的惡魔,你早晚有一天也會被不死轉身之術吞噬。”

    “咻~”兜從一個死角向身後丟出了一把手術刀。

    “真不愧是李君啊,那麼容易就接下了我的攻擊。”兜背對着李銘起說道。

    “快跑吧。”李銘起對兜說道。

    “嗯?”兜有些不明白李銘起的意思。

    “別躺在地上裝死了,快跑吧,馬上木葉其他的忍者就來了。”

    李銘起直接戳破兜的僞裝,開口說道。

    “嗯,真是感謝了。”

    聽到這裏,兜也不再裝死,直接從窗戶跳了下去。

    “你不去追擊嗎?”

    兜剛跳下去沒多久,卡卡西的聲音從李銘起的身後響起,他直直的看向李銘起。

    “中忍考試持續好幾天了,很累了,追不上。”

    卡卡西聽着李銘起這種敷衍都不上點心的說法,滿頭黑線。

    “這種情況下,我只能默認是你放了暗殺者,這個人要暗殺佐助,你放了他,還要訓練佐助,我怎麼才能相信你呢?”卡卡西對李銘起說道。

    “卡卡西老師,佐助和一般的人不一樣,他的上限比你們想象中更高,而且是高很多的那種。”

    “雖然這麼說有些傷人,但是我還是要告訴你,教導佐助的話,以卡卡西老師你的才能,有些不夠。”李銘起淡淡的說道。

    卡卡西聽着李銘起對他的評價,就算是好脾氣如他,也是額頭青筋直跳。

    他雖然慵懶,頹廢了很多,但是他仍然是一名忍者,而且是一名精英上忍。

    “那就讓我看看你教導學生的才能吧。雷切。”

    李銘起的眼神不在是那樣清澈了,變得冷漠起來,他看着卡卡西。

    “卡卡西老師,你十二歲就創出了這一招,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了,你的這招除了強化威力以外,幾乎沒有再做任何改變,這本來就是一種無能啊。”

    “寫輪眼成了你的拖累,而你,也慢慢的也對寫輪眼產生了依賴。”

    卡卡西對千鳥-雷切的開發,跟佐助比起來,真的是差遠了。

    佐助有千鳥銳搶,千鳥流,麒麟,融合炎遁,等等,但是卡卡西只有平平淡淡的雷切。

    而卡卡西到了後期之後,幾乎全靠着神威撐場面,這明明就是帶土的能力。

    “這些事情,並不需要你操心。”

    卡卡西帶着雷切直奔李銘起的面門。

    李銘起擡起手,黑暗混合着雷電出現在他的掌心,直直的撞向卡卡西的雷切。

    黑色閃電和雷切碰撞在一起,產生了劇烈的衝擊,震盪居然將牀上的佐助直接震醒了。

    他有些驚駭的看着正在交手的兩人,也有些莫名其妙,兩個傢伙怎麼在他牀邊打起來了。

    雷切逐漸在李銘起的手裏消融,結束之後,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焦黑一片,一股糊味。

    “嗯,威力挺大的。”

    而卡卡西的內心更爲震動,他是不知道銘起雷佛對於雷電的抗性的,只是覺得這個人能肉掌接下雷切,太過不可思議。

    雷切是S級的忍術了,居然被這麼簡單的擋下,這個人的實力,實在是深不可測。

    “看起來你並不怎麼累啊,那麼輕鬆就擋下了我的雷切。”卡卡西嘲諷道。

    “哎呀,不行了,我現在更累了,我需要休息。”

    說完,李銘起就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後靠在牆上裝死。

    卡卡西無語,他看着佐助,開口道。

    “本來,我是想把千鳥交給你的,不過現在看來,你有更好的老師了。”

    佐助看了看卡卡西,又看了看李銘起,重重的點點頭。

    ————

    三天後,佐助被李銘起帶走修行,而卡卡西則開始單獨的訓練起鳴人來。

    “自來也大人,你來了。”

    卡卡西看着走來的自來也,尊敬的說道。

    “是啊,來看看這小子怎麼樣了,畢竟是水門的弟子。”

    “大蛇丸出現了。”卡卡西強調。

    “我知道。”

    “那您……”

    “不用說了,鳴人就交給我吧。”

    自來也將睡着的鳴人抗在肩膀上,便離開了。

    卡卡西看着離開的自來也,心中總有些不好的預感,也不知道是針對誰的。

    ————

    李銘起帶着佐助來到了北邊的森林地區,這塊區域和大蛇丸的一個隱藏基地非常近,而且,距離鳴人修行的地方,也非常的近。

    李銘起還有着在這裏和大蛇丸交涉的想法,所以他決定在這裏開始教導他修行,雖然他不會當老師。

    但是實力提升這東西,無非就是老三樣,技能,等級,裝備。

    裝備可以算上寫輪眼,技能就是火遁術和自己即將教他的體術,等級方面就是查克拉量了,咒印可以完美的提升他的等級。

    要致富,先修路,哦,不對,要向學會強力的技能和佩帶強力的裝備,首先就要將等級先提升起來。

    所以李銘起決定,先讓佐助掌握自己的咒印狀態再說,至於他咒印暴走的問題?

    打暈重新再來一次就好,如果他死了?死了就死了唄,我能怎麼辦?

    “二……佐助,你瞭解鼬嗎?”李銘起忽然問道。

    “嗯?我一定會殺死他。”佐助憤恨的說道。

    “你的家事,有很多的祕密,你和你哥哥的仇恨,我也不想多說,我提起他,只是想看看你,對於實力的認知。”

    “你想要復仇,但是,你對鼬的實力,有所瞭解嗎?這很重要,你要想好了再說。”李銘起再次看向佐助,神色認真。

    “他的實力?”

    佐助回憶起來,美好的小時候,然後那痛苦的一夜,鼬太強了,他只是依稀的記得其中的一部分。

    “手裏劍術,火遁術,幻術。”佐助一條一條的說着。

    李銘起卻聽的直搖頭,繼續說道。

    “你說的這些,雖然都是他的實力,但是說的太籠統了。這樣吧,我換個問題,你明白是什麼實力嗎?還是一樣,仔細思考後,再回答我。”

    佐助剛想要說他當然明白,但是仔細思考後又有些說不出來了,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是忍術嗎?還是速度,力量?”

    李銘起搖搖頭,二柱子在前期確實有些盲目,6~12歲這個階段,也沒有任何名師指導他。

    自己雖然不算名師,但是自己有信息量啊,在那種信息爆炸的時代,眼光自然和這個世界的人有所不同。

    “我把力量分爲三種,等級,技能,裝備。”

    這是無數現代人的總結了,小老弟,今天你銘起大哥就透露給你,讓你漲漲姿勢。

    “等級,技能,裝備?”佐助還是第一次聽這個說法。

    “對,在忍者世界,這三樣東西的重要性,可以按照這個順序排列,但也並非絕對的。”

    “等級和技能,裝備,我覺得可以兩兩放在一起說,先說等級和技能,最簡單的一點,可以理解爲,查克拉的量,還速度,力量。”

    “先說查克拉,有用海量查克拉的人,天生就比查克拉少的人擁有更巨大的優勢。”

    “查克拉的量?這麼重要嗎?”佐助有些不服氣,他的查克拉是很少的。

    “是的,就比如說鳴人,你眼中的吊車尾。”

    李銘起提到鳴人,馬上就引起了佐助的興趣。

    “鳴人?他怎麼了?”佐助問道。

    “不算他體內的特殊力量,他的基礎查克拉,也在你的10倍以上。在卡卡西的4倍以上。”

    李銘起說出的這些數據,都是真實的,但是現在的佐助又如何能相信,鳴人的查克拉量是他的10倍以上。

    “什麼?”

    佐助有些震驚,有些不敢置信,鳴人在查克拉量上,居然會比他強那麼多。

    李銘起想了想,決定繼續打擊佐助的自信心。

    “你一直覺得鳴人不如你,其實他也是沒有好的老師罷了。”

    “如果有名師教導鳴人,使用影分身練習法,他甚至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練成超A級難度的忍術,甚至在極短的時間裏,修煉成真正的仙人模式,這是查克拉量少的你,永遠無法比擬的。”

    “所以說,他們口中的天才,你,在我的眼裏,跟鳴人比起來,簡直是個笑話,所以,比起你,我一直更看好鳴人。”

    佐助有些震驚,他實在是無法相信,也無法接受李銘起所說的這些。

    李銘起看佐助被打擊的差不多了,又給個甜棗。

    “但你也不用妄自菲薄,鳴人有鳴人的優勢,你也有你的特殊,比如,你確實是比鳴人聰明很多,扯遠了,還是繼續說實力的三要素吧。”

    “除了查克拉的量,還有就是速度和力量了,這兩方面也是我比較擅長的。”

    佐助愣了一下神,眼前的李銘起已經消失了,再出現時,已經來到了佐助的身後。

    “速度,可以提供你更多的戰鬥可能,更好的攻擊機會,更快的躲避戰場,而力量則是你的破壞力。”

    “就像這樣,雷禪。”

    劇烈的雷光在李銘起的手中亮起,佐助還沒回過神發生了什麼事情時,雷禪已經被李銘起轟在了地上。

    “轟”

    佐助看着腳下龜裂的大地,心神震顫,這個傢伙,好強。

    李銘起看到佐助完全被自己鎮住,心裏暗暗好笑,接着說道。

    “速度和展現,既有自身的素質,也有技能,也就是忍術的增幅。”

    “四代火影威震忍界,靠的就是飛雷神之術,也就是技能將他的速度增幅到了極致。”

    “而三、四代雷影的速度,同樣無可比擬,靠的則更多是雷電強化的身體素質。”

    “而力量的展現則更爲直觀,強大的忍術,體術,都可以造成強大的破壞力。”

    李銘起說道這裏稍微的停頓了一下。

    佐助則是已經回過神來,問道。

    “那裝備呢?裝備是什麼?手裏劍嗎?”

    “裝備,有很多種理解的方法,手裏劍或者武器,都可以稱得上裝備,但是我想對你說的裝備,卻有些不一樣,屬於你們宇智波一族特有的專屬裝備。”

    “我們宇智波特有的裝備?”佐助疑問到。

    “是啊,那就是你們宇智波的寫輪眼。”李銘起說出了讓佐助有些奇怪的話。

    “按照你的說法,寫輪眼不應該是技能嗎?”佐助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李銘起之前確實是想把寫輪眼歸類爲技能的,但是仔細思考之後,卻發現,將寫輪眼定義爲裝備,更爲合理。

    而且是那種有極大負面屬性的裝備,使用掉血,持續扣藍,影響精神狀態等等,直接拖累卡卡西成爲一個半廢物,更是直接拖死了鼬。

    萬花筒幾乎將負面屬性提升到極致,而且每一種萬花筒,都自帶不同的特殊性特效。

    永恆萬花筒則更像是裝備的合成,犧牲掉一件裝備,來驅逐原有裝備的負面屬性。

    輪迴眼的消耗,幾乎拖垮了長門旋渦一族的身體。

    而且很多的寫輪眼,互相移植,轉接,而且居然還可以繼續使用,卡卡西能用,團藏能用,長門能用。

    所以,寫輪眼一系列的能力,不像是技能,更像是一種獨特的裝備。

    “不,佐助,你要記住,寫輪眼對於你來說,就是一件裝備,你一定要記住這一點。”

    佐助雖然疑惑,但是誰讓李銘起現在算是他老師呢,只能點點頭。

    “特殊的裝備,也可以給你們宇智波一族帶來特殊的技能,比如寫輪眼的幻術,複製能力,超強觀察等等。”

    “而鼬的力量,則很大都是來自這雙眼睛。”

    “鼬的眼睛,爲萬花筒寫輪眼,只有宇智波經受了巨大的負面情感,產生了特殊的查克拉才能開啓。比如親人,愛人的死亡。”

    佐助聽到了萬花筒開啓的條件,眼淚終於止不住的流下。

    鼬是爲了萬花筒,才屠戮全族的?雖然佐助心中滿是仇恨,但是卻讓自己強行安靜下來。

    這是他第一次聽到有人向他說起鼬,他需要知道鼬的情報。

    “鼬的基本能力,充其量也就是精英上忍的水平,而他的一雙眼睛,則是讓他的實力,瞬間突破限界,攀登到了忍界的巔峯。”

    “忍界的巔峯?”佐助從沒想過自己的哥哥會有那麼強。

    “是的,就算是大蛇丸,你也見識過大蛇丸的強大了,也不是鼬的對手。”

    佐助聽到這裏,有些不甘心,自己,真的沒有辦法超過他嗎?

    “不過鼬的寫輪眼雖然強大,但是他卻太過依賴那雙眼睛了,或者說,那雙眼睛拖累了他,他太年輕了,他的成長,並沒有跟上寫輪眼提升的速度。”

    “所以鼬除了寫輪眼的力量,其他的方面,這幾年的進步,變得非常小了,甚至可以說,能保持不退步就不錯了。”

    “這也是你的機會,佐助,除了眼睛以外,你的基礎能力,如果全面的提高,達到完全碾壓鼬的地步,並不是沒有機會和鼬一戰。”

    李銘起開始忽悠起來,不過他說的也是事實,佐助聽到了希望,則是有些激動的看着他,有些迫切的想要知道方法。

    “你想要變強,就要提升自己的等級,而第一步,便是要掌握咒印的力量。”

    “如果你能正確的控制咒印,那麼你的基礎能力將會大幅度提高,你的查克拉量短缺的缺點,也會極大的彌補,而且,你可以在咒印狀態下,接觸自然能量。”

    “自然能量也是忍者世界最高級的能量了,所以,把握好這次機會,先嚐試激發咒印吧。”

    李銘起看着二柱子,說出了他的要求。

    佐助神情認真,對於提升實力這方面,他確實是非常上心的,這點是毋庸置疑的。

    佐助雙手結印,開始調動起自己的查克拉來,控制好全身的查克拉後,他開始緩緩的嘗試調動咒印。

    突然,咒印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一樣,開始瘋狂的生長,吞噬起佐助本身的查克拉並開始快速的侵蝕他的全身。

    佐助這次並沒有慌亂,因爲這次是李銘起讓他自主激發咒印的。

    而且李銘起也在旁邊,想來他應該有辦法壓制暴走的咒印狀態。

    但是實際上的情況是,李銘起有個屁的辦法,他的辦法就是如果佐助暴走了,那就把他幹暈好了。

    很快咒印已經佈滿了佐助的身體,佐助的氣息也開始狂暴起來,火屬性,雷屬性,暗屬性混合的查克拉被咒印全部激發。

    佐助感受着這股力量,真的很強大,讓他有些着迷。

    真當他有些控制不住的時候,李銘起的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佐助一愣,對上了李銘起的那一對死魚眼。

    “佐助,冷靜點。”

    李銘起的潛在意思是,如果你再不冷靜點,我就要捶你了。

    黑暗之力從李銘起的手指傳導向佐助的身體裏,與咒印之力產生了碰撞,咒印漸漸的平復下來。

    但是這股暗之力,卻被引導流向了佐助的雙眼。

    “佐助,你的屬性變化,一共有三種,雷屬性,火屬性,暗屬性。火屬性能力,我不擅長,黑暗的能力對你來說太過邪惡了。所以,之後的主要練習,就在雷屬性和體術上面了。”

    佐助點點頭,表示明白,他已經見識過李銘起體術的強大,那真的是太強了,他只是簡單的複製,就瞬間擊敗了赤銅鎧。

    “那麼,你先嚐試在咒印狀態下,自如的操控自己的身體吧,先從跑步開始。”

    ————

    在大蛇丸的一個隱藏基地裏。兜有些疑惑的看着走神的大蛇丸。

    “大蛇丸大人?怎麼了?”

    “哼哼哼,沒什麼,只是佐助的咒印,被激活了。”大蛇丸說道。

    “激活了,木葉的人沒有把它封印嗎?”

    兜也很訝異,他是知道咒印的效果的。

    “看來,有人很瞭解咒印啊,有意思,我出去一下。”

    “是,大蛇丸大人。”

    大蛇丸緩緩的離開了這座基地,而兜則是想着,到底是誰會了解咒印呢?那個綠皮?

    ……

    佐助勉強的移動着自己的身體,動作十分僵硬,但是靠着自身的意志力,和一段時間的練習後,他終於能夠做到簡單的動作了。

    “嘗試接受咒印的力量,控制它,而不是被它控制,別問我要怎麼做,自己思考。”

    李銘起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做,全憑忽悠,嘗試着改變二柱子和鳴人,是他看到任務後的第一想法,能不能成功,還要看天意。

    佐助聽到李銘起的話,點點頭,他有他的驕傲,雖然被李銘起打擊的一無是處,甚至不如吊車尾鳴人,但他依然驕傲着。

    他並不笨,他知道自己雖然被李銘起說的很垃圾,但是肯定還是很有潛力的。

    李銘起願意來教導他,就是最好的說明了,他可是親眼看見李銘起用肉掌接下雷切的那一幕的。

    這種強人,願意來指導他,已經足以說明很多問題了。

    感受着咒印的入侵,佐助沒有再去壓制,而是嘗試控制那股力量,並且用意志控制自己不要暴走,整體來說非常的辛苦。

    李銘起在一旁看着佐助聯繫,眼睛一動,開口說道:

    “大蛇丸大人,既然來了,爲什麼不現身呢?”

    “呵呵呵,李君的感知能力到底是什麼樣的呢?爲什麼每次都可以提前發現我。”

    大蛇丸笑呵呵的問道。

    正在練習的佐助看到大蛇丸,瞬間緊張起來,咒印開始不受控制的爆發,他非常勉強的壓制着咒印,然後死死的盯着大蛇丸。

    “感知嗎?天生的,沒辦法。”李銘起開始胡扯。

    “我們不是說好了,不要互相妨礙嗎?李君爲什麼還要親自教導佐助君呢?這可是很危險的舉動啊。”

    大蛇丸舔着自己的嘴脣,李銘起教導佐助咒印的使用,確實是讓他感覺到了一定的危險性。

    雖然咒印是受他控制的,但是咒印本身就非常的不穩定,在李銘起這裏,並不排除會出現意外。

    佐助是他勢在必得的容器,擁有了佐助,就等於是擁有了天之咒印的仙人狀態,外加寫輪眼雙重能力,不能有任何的差錯。

    “大蛇丸大人你多慮了,我只會教導他一個月的時間,到中忍考試之後就會離開,這也是我必須要做的事情,只是一個月而已,堂堂三忍之一的你,不會連這點器量也沒有吧。”

    李銘起看着大蛇丸,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這個時候千萬不能慫,慫了他就蹬鼻子上臉了。

    “呵呵呵,李君既然願意教導佐助,那當然是我願意看到的事情了,這段時間,佐助就拜託了。”

    聽着大蛇丸的語氣,佐助就好像是他的東西一樣。

    李銘起點點頭,對他說道。

    “大蛇丸大人慢走,不送。”

    大蛇丸臉色有些陰沉,不過還是離開了,對上李銘起,他並沒有十足的把握,傷害到佐助的話,那就得不償失了。

    既然李銘起要教導佐助一個月,那就讓他教好了,他不相信,短短一個月的時間,李銘起能夠改變什麼。

    而且兩人的交易還在蜜月期,如果生命之力藥劑真的有效的話,他還需要和李銘起交易,現在,不宜得罪他。

    佐助看到了大蛇丸退走,鬆了口氣,終於重新壓制住咒印,看向李銘起。

    “你們兩,看起來很熟悉啊?”

    “三代火影和大蛇丸也很熟,這個世界除了黑和白,還有灰色,好好修煉吧。”

    李銘起打斷了佐助的胡思亂想,吩咐他繼續修煉。

    佐助點點頭,他的目標是復仇,至於其他的,他都可以不在意。

    ————

    三天後,佐助修煉的地方。

    “火遁,鳳仙花之術。”

    一發發碩大的火球在李銘起的周圍炸開,李銘起快速的躲避着火球。

    一拳打向了佐助的面門,佐助一拳撞了上來,吃力後退,蹲在樹上。

    咒印覆蓋了他的全身,此時的他,速度,力量,查克拉,瞳力,都有大幅的提升,李銘起壓制了自己部分的實力,一時間竟然跟佐助打的有聲有色。

    不過嘛,佐助還是太嫩了,李銘起使用起雷光,消失在佐助的眼前,來到了他的身後。

    這也是他第一次在佐助面前使用雷光瞬移。

    之前的時候,大多是使用肉體力量強行提速罷了,只不過佐助太慢,看不清。

    “啪”,李銘起一巴掌打在二柱子腦袋上,疼的他捂着頭。

    “爲什麼又打我,我不是已經能控制住咒印了嗎?”

    “不爲什麼,我就看你不順眼,你又比我弱,所以打你也是理所當然的。”

    在前世,李銘起早就想錘佐助了,這三天可讓他錘個痛快,身心舒適。

    “怎麼樣?咒印的狀態,很強吧!你已經感受到了吧?”李銘起問道。

    佐助點點頭,看着自己身上的咒印。這種狀態,確實非常的強。

    自己忍術威力,幾乎提升了一個等級,之前李銘起快到看不清的動作,現在也都能夠看清了。

    對於自己力量的提升,他還是非常高興的,不過僅僅是這樣,還不夠,他還需要更強。

    “我已經可以掌握咒印了,下一步要怎麼做?”

    佐助有些急切的問道,他迫切的想要提升自己的實力,剛剛掌握好咒印一狀態,就想要向李銘起學習更高深的內容和技巧。

    “接下來嘛,就是強化你的身體了?”李銘起有些邪惡的說道。

    佐助看着他那怪怪的眼神,身上一冷,問道。

    “強化身體?怎麼強化?”

    “你擁有雷屬性,當然是電擊強化了,你有沒有聽過一個傳說?”

    李銘起陰沉沉的,顯得有些恐怖。

    “傳說?”佐助畢竟年紀不大,被李銘起一嚇唬,不說害怕吧,心裏總是有些慌的。

    “雷電法王-楊~永~信。”

    ……

    “啊~~~~~~”

    森林裏傳來了佐助的慘叫聲。

    此時的佐助,身披電弧,狂暴的雷電如水一般在他身上流淌。

    正在練習着李銘起教他的格鬥術,動作非常的緩慢,有些像是在打太極拳。

    佐助不知道需要多高的雷屬性親和力,才能做到像李銘起這樣對雷電控制自如,雷電像他的肢體一樣被隨意控制。

    但他已經見識過李銘起奔雷拳的威力,還有雷佛的狀態,那種狀態十分的危險,但又十分的強大。

    李銘起看着佐助,他身上的雷電大多是李銘起強行灌過去的,當然也有佐助自身激發的一小部分。

    雷屬性強化身體,或者說用屬性強化能力,在火影世界不止一個人這麼做。

    三代雷影,四代雷影,奇拉比,達魯伊,都是名震一方的超級強者,達魯伊可能弱點,這些人都用雷電淬鍊身體。

    佐助在擁有萬花筒的情況下,4對1打奇拉比,被人家吊起來打,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奇拉比常年使用雷電淬鍊身體,基礎實力早就已經是忍界的巔峯了。

    “這麼做有什麼用啊?”

    佐助有些不太理解的問道,他現在就感覺李銘起在虐待他。

    李銘起根本無視二柱子的反駁,淡淡的說道:

    “用雷元素淬鍊身體,會極大的刺激你的生命本質,你的骨骼,血液,肌肉,皮膚都會活性化的增強,一些怪志小說中,被雷劈了會變異,變強,產生特異功能,你應該聽說過吧。”

    佐助小時候確實看過這一類的小說,被雷劈了能變強真的是經常有人寫,但他沒想到自己有一點也會被雷劈。

    “但同時的,雷電會產生巨大的痛苦,一定要堅持住,如果暈了過去,殘留的雷電不受你控制,會造成更大的破壞,我只能從旁邊觀察,具體的情況,還需要你自己把握。”

    李銘起又補充到,佐助已經有些無語了,這次被李銘起虐的不輕。

    但是李銘起說的又挺有道理的,爲了變強,什麼樣的痛苦,他都可以忍受。

    佐助點點頭,繼續開始釋放雷元素。隨着查克拉的升騰,雷元素漸漸地在佐助的皮膚上顯現,發出“滋滋滋”的聲音。

    佐助的臉龐隨着自身雷元素的活躍開始扭曲起來,頭髮豎直,表情猙獰,身體開始了不自覺的抖動。

    這些雷電和剛纔的有所不同,這些雷電都是他自身的,而不是李銘起傳導過來的,他現在要做的,就是習慣性的用這些雷電強化身軀。

    ……

    過了一天,佐助很明顯的感覺到了,自己的肉體力量,變強了,速度也變得更快。

    而且變強的幅度,超過了20%,這僅僅是一天不到的時間而已,這種增長的速度,讓他有些難以置信。

    他看着李銘起,那個傢伙,也是用這種方法強化自身的嗎?他強化了多久了?

    不得不說這種肉眼可見的力量增長,實在是讓人着迷,佐助很快的就沉迷其中了。

    自發的早起,自發的修煉,沉迷修煉,無法自拔。

    李銘起看着自發修煉的佐助,滿意的點點頭,看來雷電強化是可行的,至少沒有把佐助電死。

    他又看了看時間,對佐助說道:

    “我有點事要辦,你自己注意安全,我過幾天就回來,如果遇到了敵人,那麼就自己想辦法解決吧,我是不會來救你的。”

    佐助看着李銘起,點點頭,真是個不負責任的老師。

    李銘起離開了,留下佐助一個人在雷光中修煉。

    所有的查克拉轉化爲雷電,再混合着咒印狀態的部分自然能量。

    這一刻的佐助,在李銘起奇葩,又充滿道理的教導下,進入了飛速進步的時間。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