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三百二十八章 自我療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三百二十八章 自我療傷字體大小: A+
     

    文溪想要殺夏凡,手起刀落的事,心臟,或動脈上隨便來一下,即可結束他的性命,可惜,短刀到了胸口,又落不下去。

    “文--溪,要殺便殺吧,你哥的死真的跟我死關,是那個老傢伙嫁禍給我。”

    聽到哭聲,夏凡神智逐漸清醒,猶如待宰的羔羊,渾身軟綿無力,甚至連擡眼皮都困難。

    “事到如今還想抵賴嗎?是我親眼所見,親耳所聞,那老傢伙喚你主人,以爲我傻嗎?我要殺你爲哥哥報仇!”

    說到傷心處,淚如雨下,這一次,在極度氣憤之下,刺入夏凡胸膛上,鮮血染紅外套,流到地上。

    “爲什麼不躲?爲什麼?”

    願以爲夏凡會閃開,哪成想,竟然不閃不躲。

    “我,我要是閃了,怎能讓你殺我。”

    夏凡悽苦的笑了笑,心道要是能閃早閃了。

    “我不是故意的,其實我不想殺你。”

    文溪拔出刀,扔到地上,伸手死死摁住傷處。

    “老闆!”

    巴頓從外面衝了進來,看到滿地的屍體,立即來到夏凡身邊。

    “是你傷了老闆?”

    現場只有文溪一個喘氣的,巴頓自然聯想到是她。

    “是,不,我不是故意的!”

    嚇得文溪急忙退到一邊,“求求你救救夏凡,別,別讓他死。”

    “老闆,是她傷的你嗎?”

    巴頓抱起夏凡。

    “ 不,不是,放過她!”

    因身體虛脫,加上中了五香散,夏凡陷入昏迷。

    掃視到那把沾滿血跡的短刀,巴頓狠狠瞪了眼文溪,“若不是老闆吩咐,非殺你不可!”

    抱起夏凡,巴頓以百米衝刺的速度,避開監控,跑出別墅區,等在外面的幾位小弟,見到總裁受傷,駕車朝醫院奔去。

    又哭了一會,文溪失魂落魄的報了警。

    宛城公安局,白敬東剛回到辦公室,接到彙報,說是清水灣別墅區,發生特大命案,立即組織警力趕赴現場。

    到達後,第一時間將文溪控制起來,並詢問情況。

    得知死者之中有文豪時,白敬東如遭雷擊,究竟是誰連殺五人?手段殘忍,文豪固然有錯,犯了罪,理應受法律制裁,卻遭殺害!一問才知,是夏凡殺了所有人,白敬東更加難以相信,以他對夏凡瞭解,不可能隨意殺人,想必另有隱情。

    又問:“除了夏凡來過,還有別人嗎?”

    “有,有個老頭,聽見他喊夏凡主人來者,分明是夏凡的人。”

    文溪仔細想了想,憤然說道。

    “是你親眼看到夏凡殺害了你哥哥和另外四人?”

    “沒!是我哥死之前告訴我的!”

    “好吧,待會隨我去局裏接受筆錄,確定沒事,便可放你。”

    大致瞭解事情經過,白敬東對現場做了仔細調查,在牆壁上發現大量彈孔,確定經過一番激烈打鬥。

    夏凡被送進了第一人民醫院急診科,接診者正是急診科主任王崑山。

    得知夏凡受傷,尹晴柔、雲雨瑤、楚楓、秦玉嬌及關小刀衆人,站了滿滿一走廊,在白敬東授意下,上官雪也趕了過來。

    仔細檢查過夏凡傷勢,急診科主任王崑山,眼底閃過一抹陰狠之色,“病人傷勢嚴重,立即轉入外科進行清創縫合手術!”

    未經臨牀先進儀器檢查,擅自定性夏凡傷勢,顯得有些草率,下面醫護人員,多少知道他和夏凡向有過節,只好簡單的補液,依言送往外科。

    “不必了!”

    連牀帶人剛推到急診門口,夏凡清醒了。

    “夏醫生,你醒了?”

    在中日醫術交流會上,大部分目睹了夏凡超凡醫術,甚至有人早已把他當作自己的偶像,紛紛流露出關心之意。

    “謝大家關心,以我傷勢不足以手術!把我推回去。”

    “不行!傷勢較重,急診拒收,萬一死在這裏,誰負得了責任!”

    王崑山板着臉。

    醫護人員左右爲難。

    “怎麼回事?老闆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要你們的命!”

    聽到吵鬧聲,關小刀幾步走了過來。

    “小刀,替我好好招呼王大主任!把我推回去,都出去!”

    關小刀會意夏凡意思,一個箭步衝上去,五指張開,掐着王崑山拖了出去。

    “走,找個幽靜地方,咱哥倆好好談談理想!”

    “想,想幹什麼?放……開……我,咳咳”

    到了走廊,眼角餘光掃見雲雨瑤,立即大喊,“雲,雲小姐,救,救命啊!”

    雲雨瑤正心情不爽呢,順着聲源瞧去,秀眉輕挑,隨後說道:“這個王主任,以前沒少刁難夏凡,得好好整治纔對!”

    呃!

    王崑山嘴巴合上,連屁都不敢放了。

    正在這時,張新民趕到。

    路過張新民身邊時,死死抓住他的衣角,“院,院長,救命!”

    張新民先是一愣,隨即呵斥,“王崑山,是不是又招惹夏醫生了!你這種人活該!小兄弟,留**氣啊!”

    求助無望,陷入絕望,王崑山憋出一口氣,“兄弟,衝動是魔鬼,況且,我是有背景的人!”

    死神笑呵呵跳過來,“不如直接閹了!看他以後還硬不硬!”

    王崑山本能的夾緊雙腿,任憑拖着進入衛生間。

    五味散藥效散去,夏凡神智恢復,等醫護人員離開後,盤膝坐在病牀上,首先對身體探測一遍,尤其傷口,還好不深,沒傷及到心臟,催動靈力進行滋養修復。

    見夏凡已無大礙,衆好友相繼離去,等夏凡神情自若出來時,堅守到最後的尹晴柔,情不自禁撲了上去。

    連日來,三番五次害尹晴柔擔驚受怕,身爲未來老公,夏凡自責愧疚,只有忘我的擁住愛人,給其安慰。

    如今老闆安然無恙,關小刀衆人識趣的迴歸大本營。

    “詩音和婉兒還在家等着呢,咱們回去吧!”

    本就沒住院,所以,不用辦手續,告別值班醫生,坐上卡宴,回到美麗新城。

    詩音剛回沒多久,當從婉兒口中得知夏凡還活着,喜極而泣,要知道,整天在中醫院,企圖尋找夏凡下落,她不相信夏凡會被炸死,先是在爆炸遺蹟周邊找,比警方調查還要仔細,然後,逐個詢問醫護人員,後來,挨個病房查找!最終無功而返。

    當夏凡活生生站在面前,詩音怎能不激動,想撲上去抱下,卻又不敢,只能笑嘻嘻看着。

    “我去炒幾個菜,沖沖喜!”

    穿上圍裙,鑽進廚房,尹晴柔開始忙碌,詩音和婉兒閒着沒事,也跑過去幫忙。

    趁着空當時間,夏凡撥通白敬東電話。

    “傷勢怎麼樣了?”

    白敬東開口問道。

    “紅傷不礙事!對了,那個神祕老者現身了!”

    事關重要,方老來襲,是不是有着更大陰謀?迫切需要警方祕密協助調查,不然,像華春陀那樣的國醫大師,說不定還有人可能被抓走。

    “是說抓走華老中醫的哪夥人嗎?”

    “正是,此次,殺害炎黃特站隊四名成員和文豪的人,就是其中之一方老!想不通的是爲何嫁禍給我,偏偏讓文溪誤會!”

    夏凡說出自己的擔憂和疑惑。

    “動機很明顯,可能知道你和文豪不和,殺掉這些人,逼你走投無路,乖乖跟他走,可能低估了你的實力!”

    白敬東就像一個老朋友,細心分析當前情況,要不是清楚夏凡龍魂身份,免不了依法把人抓起來審訊。

    “我懷疑他在宛城還有別的祕書聯絡站,想要破獲華春陀失蹤案,文豪被殺案,抓住那個方老便可,可是,僅靠普通警察,非但抓不到人,反而會損失慘重!”

    “想告訴我,那人不是普通人?”

    “是的,圍捕他的話,至少動用百人以上全副武裝的武警,否則,只能白白犧牲。”

    此話並不誇張,以方老虛階的修爲,上百人一擁而上,未必擒得住人家,這就是修真者跟普通人區別。

    “好,一旦發現蹤跡,申請調集一百名武警,不信有三頭六臂!現在就動員市內所有警員,全城搜捕,最好把對方的相貌描繪詳細些,有沒有什麼明顯特徵之類的。”

    白敬東調看過清水灣別墅區及文豪家監控,根本沒發現青袍老者,即方老身影,只能說明身法快的連攝像頭都無法捕捉到,或者刻意躲過監控範圍,對於這種人,抓捕難度之大。

    “一身青袍,長長的花白鬍子,要不這樣,我畫副肖像,用手機拍下來,發給我。”

    在繪畫方面,夏凡雖然天賦不高,但把方老的模樣畫出來,還是沒問題的。

    “好好,儘快發過來。”

    掛掉電話,夏凡取來鉛筆,在一張白紙上擦擦畫畫,用了十多分鐘,方老的模樣赫然躍在紙上,跟真人似的,拍了張照片,立即傳了過去。

    接到畫像的白敬東,立即羣發給下屬人員,在全市祕密展開搜捕。

    未名湖畔別墅小區,之前方老所住別墅,儘管漆黑一片,但二樓隱約傳出說話聲。

    方老,真如你所說,那小子實力突破到虛階中期?

    沒錯,他似乎會一種隱藏修爲的法門,將虛階中期的修爲調成元階期,典型的扮豬吃老虎!老夫,唉,猝不及防,什麼時候吃過這麼大虧!那娃自己竟說百毒不侵,中了五香散,跟沒事人似的,透着邪乎!想不到啊,年紀輕輕,達到如此修爲,令吾慚愧至極。



    上一頁 ←    → 下一頁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
    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