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暴露行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暴露行蹤字體大小: A+
     

    鄧國昌也在考慮另一個問題,怕文仲陽抗不住,把該說的和不該說的都交待出去,那麼,涉及到炎黃特戰隊幾條人命,一旦傳到上級耳朵裏,他也不好解釋,所以,要麼永遠閉嘴,要麼提前把人救出來。

    最近,隱約察覺到暗中有人盯梢,在沒確定誰派來的之前,不敢輕舉妄動,疑心偏重的他甚至懷疑是國家二號領導人派人監視,爲此,待在炎黃特戰隊基地,基本沒離開過。

    他鄧國昌活動不便,但文豪可以自由出入,憑着當年與雲敬天有過交情,於是寫了一封信,交給文豪,讓他趕往清河省,去找雲敬天,何況,文豪自幼深受雲敬天喜歡,只要找到他,想必會幫忙的。

    文豪帶着四名特戰隊隊員,乘飛機飛往清河省。

    尹晴柔回到家後,臥牀不起,心裏打擊太大了,突然,沒了夏凡,感到自己的世界裏空空的,詩音上班走後,反倒婉兒牀前牀後伺候她。

    “大姐姐,大哥哥什麼時候回來呀?”

    婉兒端着水杯給尹晴柔喝幾口後,瞪着水晶般大眼睛問道。

    “回不來了,呵呵,永遠也回不來了!”

    想起夏凡,尹晴柔忍不住又流下淚來。

    “大哥哥不要我們了嗎?”

    婉兒小嘴一扁,哭出聲來。

    “是呀!他好狠心,不要咱倆了!”

    尹晴柔抓過婉兒小手,憐惜的放在自己臉上。

    “不,我要去找大哥哥。”

    婉兒轉身往外跑,卻撞在一個人身上,擡頭看了眼,突地大喊道:“大哥哥!婉兒想你。”

    “婉兒,不要亂跑!快回來。”

    生怕婉兒一人出門走丟,尹晴柔無力的從牀上滾下來,被一對有力的臂膀給抱住。

    “啊!誰?”

    當睜開無神的眼眸,看到一張笑嘻嘻的熟悉面孔。

    “我回來了!”

    “老公!”

    尹晴柔足足愣了幾秒鐘,而後,被巨大驚喜包圍。

    雨點般的粉拳落在夏凡身上,“爲什麼?爲什麼不告訴我你還活着?”

    “大哥哥,大姐姐以爲你不要我們了,哭得可傷心了!”

    婉兒一邊扁着小嘴。

    “是大哥哥不好!”

    伸手在婉兒頭上摩挲着。

    “你好壞!到底怎麼回事呀?”

    尹晴柔擡起梨花帶雨的俏顏,相當迷茫。

    夏凡就把爲何裝失憶,設計引蛇出洞,又如何死裏逃生,僥倖活下來,一五一十說給尹晴柔,尤其講到醫院爆炸時,那叫一個心驚膽戰。

    “知道嗎?文仲陽已經被抓走了,我現在可是自由身。”

    “真的!”一方爲夏凡逃過一劫而慶幸,另一方面,爲洗清冤屈而喜出望外,正興奮之時,突然想起關小刀他們,急聲說道:“昨天,以爲你不在了,關小刀一幫兄弟要爲你報仇,在雲雨瑤勸說下,才放棄這個念頭,你趕緊打個電話,省他們做出傻事。”

    “放心吧,已經聯繫過了。”

    夏凡笑道,心裏對關小刀他們也流露出感激之意。

    “還,還有上官雪是不是知道你沒死?我,我打了她!”

    尹晴柔支支吾吾的,活像害羞的小媳婦。

    “怪不得你,如此以來,反倒讓文仲陽那些眼線誤以爲我真的死了,從而覺得高枕無憂,不然,怎會輕易除去文仲陽這隻老狐狸。”

    沒有責備,只有安撫,這麼一個真心愛他的女人,夏凡怎會捨得喝斥。

    “雨瑤知道嗎?”

    尹晴柔能感受到,雲雨瑤得知夏凡出事後,遭受的打擊,只是掩飾的比她好而矣。

    “哦,沒必要吧。”

    見夏凡不以爲意,尹晴柔輕輕掐了下他的胳膊,“不許沒良心!人家對你那麼在意,趕緊的打個電話,別叫雨瑤瞎擔心!”

    “好吧。”

    無奈的掏出手機,即刻打通雲雨瑤電話。

    “雨瑤,我沒死!別擔心哈!”

    爲了證明跟雲雨瑤沒有瓜葛,特意打開免提。

    那頭一陣沉默,以爲雲雨瑤沒聽清,重複道:“我沒死--”

    “夏凡,你混蛋!知不知道晴柔爲你多傷心!知不知道女人的眼淚多值錢?一幫兄弟差點爲你去死!騙人好玩嗎?我忙得很,纔沒空閒擔心你呢!”

    嘟嘟嘟,雲雨瑤果斷掛了電話。

    夏凡苦笑不已,衝尹晴柔道:“聽見沒?是咱自作多情,人家堂堂雲家千金小姐,怎會爲我傷心 ?天大的笑話。”

    “我能聽出來,她說的是反話!”

    老公失而復得,乃天大喜事,尹晴柔頓時精神煥發,要死不活的神態一掃而光,跳下牀跑進衛生間。

    悅耳的鈴聲響起,是秦玉嬌打來的,免不了又一番解釋。

    接着是楚楓、南宮世、張新民、妮莎等等,電話一個接一個,夏凡一一回應。

    月嬋和龍王,按理說早得到消息,直到目前連電話都沒打,好像不聞不問。

    下午,文豪乘坐的航班,準時降落在省城機場。

    一個小時後,文豪五人出現在省委大院不遠處,他手裏拿着手機正在通話。

    “喂,雲叔叔,我是文豪啊。”

    “文豪?叔沒能保住你爸實在愧疚啊,他這次鬧的動靜太大了!一把手親自下手,事先連我都不知情。”

    傳來雲敬天威嚴的聲音。

    “都是該死的夏凡,害得我家破人亡!叔,我舅舅給您寫了一封信,讓我轉交給你。”

    提起父親的下場,文豪對夏凡恨之入骨,那種刻骨銘心的仇恨,從語氣中完全流露出來。

    “哦,鄧國昌鄧大哥,你現在在哪?”

    雲敬天顯得十分熱情。

    “就在省委大院門口。”

    以雲敬天性格,決不會派人捉拿他,所以,文豪毫無避諱。

    對方遲疑片刻後,“我叫人去接你。”

    不大一會,一名自稱雲敬天祕書的女子,把幾人帶了進去。

    省長辦公室在三樓,有省長祕書帶路,自是無人阻攔,順順利利來到雲敬天辦公室。

    “祝祕書,把門關上。”

    祝祕書機靈的退到門外,並關上房門。

    “文豪,到叔這兒,不必拘束,快快坐下。”

    雲敬天表現出一副和藹可親模樣,熱情的示意幾人坐下,對於文豪身邊四人,自是知道是鄧國昌的人。

    “叔,您別客氣。”

    客套幾句,文豪取出信箋,恭恭敬敬,雙手呈遞給雲敬天。

    雲敬天立刻撕開過目一遍,隨後,丟在桌上。

    唉聲嘆氣,“我和仲陽是多年的戰友,看到他落難,我卻愛莫能助,實在有愧!鄧老哥的心思,我懂,眼下,你爸被關押的地方,除鄭書記外,恐怕無人知曉,也曾試圖打探過,卻毫無頭緒。”

    “雲叔,現在能救我爸的只有您,求求您救救他吧!”

    文豪雙膝跪地,竟一連嗑了三個響頭。

    “使不得,使不得,快快起來。”

    雲敬天急忙走過去把人攙起。

    “知道你爸犯了多大事嗎?僅醫院爆炸,直接死了七人,已被國家列爲大案要案,定性爲恐*怖襲擊,國家總理親自下達指示,查清事實,將恐*怖分子繩之以法!這要是證實是你爸所爲,縱有十個腦袋也保不住,以及所涉及到的相關人員,也不會有好下場!包括你舅舅鄧國昌!”

    文豪心裏咯噔下,豈能不知,國家在反恐上的決心,一向嚴懲不貸!雖遠必誅!

    “相信我爸是無辜的,是遭人算計,是夏凡,一定是夏凡的陰謀詭計,嫁禍給我爸!”

    “我也不信仲陽會這麼做,但,事實發生了!國內所有媒體都在關注此事,所有眼睛都在盯着你爸,其中不乏國家領導人,在這非常時期,誰敢徇私枉法!誰敢以身涉嫌!不是叔不幫你,而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不過,只要你爸是冤枉的,定會仗義執言。”

    眼前形勢確實不容樂觀,雲敬天絕無誇大其詞,又道:“一旦陷害夏凡的舊案翻出來,你將自身難保!最好返回京城,待在你舅舅身邊,或許有一線生機。”

    “有那麼嚴重嗎?”文豪心虛的問道。

    “唉,孩子啊,到現在還沒意識到你的處境嗎?有可能在你離開京城那一刻,就被警方盯上了,在你舅哪兒是沒人敢動你,這裏是清河省,隨時可以抓捕你!但願沒人發現你來這裏,我叫祝祕書送你們離開,飛機就不要坐了,改客車!”

    如果文豪在他這兒被抓,勢必引起鄧國昌誤會,何況,與文仲陽多年感情,明知文豪罪行累累,下不了狠心。

    “好,我爸的事就拜託雲叔叔了!”

    文豪也害怕落入警方手裏,迫不及待離開。

    叫來祝祕書,雲敬天交待幾句後,便帶上文豪一行,飛快出了省委大院。

    祝祕書親自駕車,從鏡子裏看到有車輛跟蹤,腳下猛踩油門,直奔機場駛去。

    文豪也發現後面那輛奧迪緊甩不掉,始終保持着距離。

    “媽的,這些臭蒼蠅!”

    “一會大家麻利點,在前方路口右拐,我會把車速放慢,你們下車後,鑽進路邊出租車裏,有人會把你們送出省城,在轉車回京城。”

    說話間,車子已轉過路口,向右行駛,同時,車速放慢。

    “下車!”

    在祝祕書吩咐下,文豪五人以奇快速度跳下車,飛身鑽進一輛綠色出租車內。

    祝祕書繼續加速,朝省機場駛去,奧迪車緊追不捨。

    “坐穩了!”

    出租車司機說了聲,猛打方向盤,朝相反方向疾馳而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
    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