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文仲陽落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文仲陽落馬字體大小: A+
     

    關小刀幾人交流眼神後,準備隨時殊死一搏。

    紫蝴蝶懊悔不已,自己不該離開醫院,應守在夏凡病牀前,說不定能阻止悲劇發生。

    “不行,不要輕舉妄動!省領導下來就是調查市委大院槍擊事件,說不定,文仲陽就能落馬,沒必要親自動手,犧牲你們的性命,夏凡即使活着,我想也不希望看到。”

    雲雨瑤苦苦勸道,其手下也有人受傷,同時,也被這些生死兄弟深深打動,夏凡到底有什麼人格魅力,竟讓這些人誓死追隨。

    “小姐說的對,不要衝動,況且夏醫生只是生死不明,沒人看到他的屍體。”

    輕舞忐忑着說道,其實她心裏何償不難受,雖說對夏凡算不上好感,但也不討厭,大活人說沒就沒了,心裏空落落的。

    “官官相衛!蛇鼠一窩,何況文仲陽有一個權勢滔天的小舅子,誰敢動他!”

    關小刀不認爲省委書記有膽量拿手文仲陽。

    “等等在說,如果省領導不敢動他,風頭過後,在從長計議。”

    雲雨瑤也恨不得文仲陽立即死掉,可惜不會法術,否則,把他變成一頭死豬或一隻死狗。

    “聽雨瑤的,不可輕舉妄動,剛纔是我太過激動,關鍵時刻,我們都要冷靜,夏凡不在了,這仇得報,我要親手爲他報仇。”

    尹晴柔掙脫雲雨瑤,狠狠抹了把眼淚,柔和的目光變得凌厲無比,剛毅的臉上爬滿報仇的決心。

    “尹晴柔,我知道你們都是夏凡的朋友,請節哀順變!”

    警車停下,上官雪走了過來。

    “你!不是保障夏凡安全嗎?他出事時你在哪裏?騙子!”

    “啪!”

    尹晴柔擡手便是一巴掌。

    “我?對,對不起,是我沒照看好他。”

    上官雪捱了一下,並沒發怒,欲言又止,最終攬下責任。

    “哼,誰知道你接近夏凡有沒有目的!是不是合起夥來陷害他,紙始終包不住火,真相遲早浮出水面,最好你沒參與!”

    尹晴柔冷哼道,死那麼多警察,唯獨沒有上官雪,覺得她的嫌疑最大。

    “勸你們別沒事找事!附近都是阻擊手,回家等待消息吧。”

    上官雪朝白敬東位置走去。

    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尹晴柔衆人都不願意離開。

    現場清理乾淨,領導們都走了,這些人瘋狂的尋找夏凡下落,最終結果,失落的各自散去。

    上官雪家裏,夏凡呆呆地盯着電視畫面,宛城新聞正在報道中醫院遭襲事件,很明顯,他也在死亡名單中,觸目驚心的七人死亡,實在令夏凡難以接受,要是這次搞不下文仲陽,他將用自己的手段,行使龍魂權利,對文仲陽執行死刑。

    晚上,省委書記留在**招待所,纏着文仲陽瞭解最近以來宛城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而邵廳長隨白敬東繞了幾圈,確定沒人跟蹤後,進入上官雪家裏。

    見到邵廳長,上官雪先是敬了禮,急忙向夏凡介紹:“這是省公安廳邵廳長,找你瞭解情況,你要如實回答,以便公正處理。”

    “邵廳長你好!”

    夏凡禮貌性的打過招呼,並沒理會白敬東。

    “很好,說說事發經過。”

    邵廳長示意夏凡坐下,而他坐在夏凡身邊。

    於是夏凡就把張新民打電話,叫他給文仲陽看病,隨肖祕書去市委大院,和文仲陽的談話,以及後來動手,詳詳細細講述一遍。

    邵廳長點頭,中間沒有疑點,又問:“音頻是誰傳出的?”

    夏凡微頓,說道:“是我錄的,也是我找人傳上網的,因爲我料定文仲陽會不擇手段,即使活着出去,也無法脫罪,所以,錄下這段音頻,目的就是爲我洗脫冤屈,我不想不明不白被弄死!”

    邵廳長輕輕敲擊着桌子,在判斷夏凡說的真實性。

    “據我所知,炎黃特戰隊隊員都精英中的精英,現場還有那麼特警,你是怎樣活下來的?”

    邵廳長不相信夏凡有那種逆天本領,這段明顯說謊。

    “邵廳長有所不知,夏凡身手不凡,曾斬殺過武屍聯盟派來的武屍,當時,我向你彙報過。”

    白敬東急聲接腔道。

    “還有幾天前發生的少女遇害案,也是他是破獲的。”

    上官雪想了想說道,真心希望邵廳長相信夏凡。

    邵廳長擺手,“不必爲他說話,我想知道在文書記狹小的辦公室,兩個炎黃特戰隊隊員,十多名特警,輕鬆躲過槍林彈雨,全身而退,是怎麼做到的?”

    別說是他,連白敬東都不大相信,簡直匪夷所思。

    “夏凡,不要有顧慮,實話實說,邵廳長會給你做主的。”

    上官雪也覺得,這件事上,夏凡有所隱瞞。

    “我說我可以輕易殺掉他們,你們信嗎?”

    邵廳長三人連連搖頭。

    “是嗎?”

    夏凡豁然伸身,伸手抓向邵廳長。

    頃刻間,誰都沒看清楚,夏凡已扣住邵廳長脖子。

    “夏凡,你要幹什麼?放開邵廳長!”

    白敬東反應快,立即抓出槍來。

    夏凡另隻手探出,下一刻,白敬東緊握的手槍,眨眼間,不可思議握在夏凡手裏。

    “殺人如探囊取物,需要大費周章嗎?”

    放開邵廳長,手槍扔給白敬東。

    “啊。”

    從震驚中未回過神的白敬東,被槍砸在胸脯上,掉落地板上。

    邵廳長算是見多識廣,也被驚得眼冒綠光,這樣的身手,活到現在,還沒見過。

    “幻覺,剛纔一定是幻覺!”

    上官雪拼命的搖頭,趕緊揉了揉眼。

    “你有異能術?”

    畢竟見過大風大浪,邵廳長穩了穩神,神色十分激動。

    夏凡沒承認也沒否認,要是告訴他們,自己是修真者,不知將會震驚到何種地步。

    隨後從懷裏取出一個紅本本,遞給邵廳長,“其實我也在調查炎黃特戰隊與文家父子勾結,所有犯罪事實。”

    “龍魂!你是龍魂的人?”

    邵廳長顫抖着雙手,畢恭畢敬又交還給夏凡。

    “沒錯,之所以心甘情願接受調查,主要爲了隱瞞身份,要不是遇到這麼大的事,恐怕沒人會知道,另外,踏進審訊室那刻,斷定對方會對我下手,不出所料,竟然冒充警察殺我,結果自食其果,這回,爲了我不惜炸掉醫院,喪心病狂至極。”

    看似撲朔迷離的案件,在夏凡梳理下變得明朗起來,所有矛頭指向一個人,宛城的父母官文仲陽。

    “你又爲何佯裝失憶?難道是爲麻痹對方?”

    白敬東不解的自言自語。

    “是的,如此以來,願以爲文仲陽會放過我,沒想到變得更加瘋狂!”

    夏凡爲三人答疑解惑,甚至連文豪聯合秦浩和林少傑對付他的事,也道了出來。

    對文家父子所做所爲,三人聽完,義憤填膺。

    “夏凡,讓你受委屈了,暫時先別露面,容我回去跟鄭書記合計下,下步如何打算。”

    邵廳長和白敬東走後,上官雪目不轉睛看着夏凡,“隱藏的可夠深!連我都不知你的身份。”

    “恩。”

    夏凡伸手撫着上官雪臉頰,“誰打的?”

    “能是誰?還不是爲了你!讓尹晴柔給打了!文文弱弱的,動起手來,可夠狠的,小虎牙差點給打掉。”

    上官雪氣呼呼的,不過,說明一點,人家是真心喜歡夏凡。

    “不會以爲我死了,怒火撒到你身上嗎?”

    “你說呢?”

    上官雪仍舊氣鼓鼓的,回房抱來一牀被褥,意思很明顯,夏凡只能睡沙發。

    **招待所,文仲陽剛走,邵廳長進入省委書記鄭森的房間,直到很晚,邵廳長才回房。

    回到家裏,文仲陽打開手機,收到多條信息,大多都是跟蹤邵廳長的事,當看到跟丟了,氣得直撓頭,深知,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失蹤時間裏,邵廳長去見了何人?至關重要,心底隱隱覺得不安,爲防意外發生,不得不兩手準備,立刻調集大量特警,佈防在市委大院和他家周圍,還有一隊設在**招待所,名譽上保護領導,實際把人給控制了,鄭書記和邵廳長只要對他下手,他文仲陽不在乎多殺幾個。

    “哼,老子就是宛城的天,是宛城的地,更是宛城的土皇帝!誰動我都得死!”

    文仲陽陰惻惻笑道,爲防意外,電話打給女兒文溪,叮囑她離開宛城,去京城找她舅舅鄧國昌,文溪嘴上應的好,實際沒走。

    深夜時分,從省城趕來的兩輛大巴車裏,全副武裝的武警,接到省委書記作戰指示後,悄悄控制住市委家屬院附近的本地特警,悄無聲息的圍住文仲陽家,最終被破門而入的武警從牀上給帶走,肖祕書和與其有關的特警人員分別被抓獲,天不亮,鄭書記衆人押着文仲陽一行,返回省城。

    次日。

    有關文仲陽落馬的消息登上各大門戶網站。

    遠在京城的文豪,得知父親被捕消息後,怒得把手機都摔碎了。

    “舅舅,你現在得趕緊想想辦法救救我爸。”

    文豪對面坐着一位五十多歲的威嚴男子,斜眼瞅着文豪,“都是你這個兔崽子惹的麻煩!害我失去四名戰隊人員,另兩個到現在起不了牀,看來那個叫夏凡的不簡單!”

    “不簡單不也被炸得碎屍萬段!眼下得想法保住我爸。”

    文豪陰毒的說道。

    直覺告訴鄧國昌,事情沒那麼簡單,若不是國家二號領導人找他談過話,說不定親自帶人殺到宛城,救下妹夫。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
    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