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危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危機字體大小: A+
     

    離市局最近的醫院是宛城中醫院,由警車拉着警笛,自是一路暢通無阻,夏凡就被帶進了急診室,得知患者在極短時間內失憶,而且現場因注射不明液體死了一人,夏凡脖子上又有針眼,立即進行全身檢查,爲查明體內有沒有毒性物質,先是抽血化驗,接着頭顱核磁共振等一系列檢查,甚至醫囑都寫好了,血液透析,按藥物中毒緊急處理。

    夏凡只是傻傻的笑,對所有檢查項目來者不拒,並且表現出好奇的樣子,連上官雪都信以爲真。

    只是這邊沒等開始施治,毒性分析結果出來了,血液里居然發現***成份,這讓醫生們唏噓不已,綜合其他檢查,臟腑還沒受到侵害,說明一點,注射量少,只達到輕微中毒症狀,於量按照***中毒應急方案緊急救治。

    “是誰那麼狠毒!不是成心要夏凡的命嗎?”

    上官雪急忙向白敬東彙報了夏凡***中毒的事,並告訴他正在全力搶救,得到的指示,不惜一切代價救人,隨後會親自過來。

    紫蝴蝶幾人都被攆了出去,包括那四個警員,醫護人員們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夏凡摁在牀上,輸液的,戴心臟監護儀的,還有一個年輕護士,麻利的退掉夏凡褲子,就要插導尿管,這一下嚇得夏凡不輕,掙扎着說什麼也不讓。

    “病人力大,你們摁緊了!”

    年輕護士交待道。

    其她護士不由分說,按胳膊的按胳膊,摁頭的摁頭,甚至一箇中年護士乾脆趴在夏凡小腹上,這下,夏凡動彈不得,又不敢把人強行甩出去,急聲說道:“我中毒輕,不用下尿管。”

    主治醫生一聽,馬上急了,“病人神智不清,開始說胡話了,抓緊點!”

    “別,別,那玩意萬萬使不得。”

    夏凡繼續掙扎,臉上滲出汗來。

    年輕護士不在猶豫,狠狠一把揪住夏凡那東西,以精準的手法放了進去。

    “啊!”

    夏凡慘叫一聲,心道這次玩大了,非被整出尿道炎不可。

    年輕護士滿意的笑了笑,這是她第一百次給病人插尿管,手法爐火純青。

    這樣的罪都受了,接下來的治療,夏凡都忍了,況且體內的確有殘餘***未排出,權當洗去血液中毒素垃圾。

    當白敬東過來探望時,看到夏凡身上尿管,電極塊及輸液瓶,才確定真的中了毒,不然,誰願意下體**管,根據多年偵查經驗,認定殺手跟文仲陽脫不了干係,只是不明白的,死者爲何中毒身亡?難道給夏凡注射後,自知逃不掉,把剩餘的注入自己體內,畏罪自殺?這麼解釋順理成章,可是仔細想想,似乎又說不通,死者注射少量***就斃命了,夏凡爲何沒死?

    退出病房,白敬東不敢大意,調集十名警員守於門外,由上官雪全權負責夏凡安全,安排妥當後,匆匆趕回了市局。

    得知夏凡中毒消息後,尹晴柔帶着婉兒火速趕來,當從紫蝴蝶口裏,得知已脫離危險後,精神上的放鬆,讓她一下子跌坐地上,婉兒嚇得直掉眼淚,上官雪也過來勸,並放二人探視夏凡。

    尹晴柔自進去,眼淚就沒停止過,婉兒抓着夏凡的手,不停的搖晃,直到兩人退出去,夏凡才微微睜開眼,眼睛裏充滿濃濃的殺機。

    是的,夏凡的確在裝瘋賣傻,冒牌警察去殺他時候,已經想好對策,按理說那把電椅捆不住他,但是,他沒有抗拒,唯恐監控捕捉到畫面,所以,選擇輕微掙扎,任那管毒藥注入體內,催動靈力裝出一副死亡假象,剩餘三分之一的藥液,注不進半點,這時,外面傳來敲門聲,兇手以爲夏凡死了,驚慌之際,爲了不給主子麻煩,選擇自殺,兇手沒想到,夏凡暗中一直在排毒,所以,他沒事,而是以失憶的方式活下來。

    事後,白敬東第一時間調取了監控畫面,事實上夏凡自始至終沒動過,注射那麼多毒液硬是沒事,只有一個解釋,說明體質好,排毒解力極強。

    關小刀,巴頓也都趕到這裏,院內轎車裏帶來還有五人,身上都帶着槍,等着信號公然搶人。

    “夏凡他--”

    見到二人,尹晴柔幾度哽咽。

    “嫂子,凡哥福大命大造化大,不會有事,你和婉兒先回去,這裏有我們。”

    只有把尹晴柔支走,關小刀他們行動起來才毫無顧忌。

    尹晴柔帶着婉兒走了,關小刀看了眼上官雪,尋思怎麼也把她支開,一會動起手,避免不了開火,她和夏凡到底什麼關係,沒搞清之前,不能傷到她。

    “警員同志,我去看下老闆可以嗎?”

    上官雪眉頭皺了皺,“醫生交待過,夏凡需要靜養,最好別打擾他。”

    “不說話,看一眼行嗎?”

    關小刀央求道。

    “最多五分鐘。”

    上官雪只好點頭。

    關小刀輕輕推門進入,巴頓剛想進,被上官雪攔住,“一個人夠了。”

    巴頓有些不悅,無奈的退到血龍身邊,在他耳邊小聲嘀咕幾句。

    “凡哥,你醒醒,我們兄弟準備帶你出去。”

    來到病牀前,關小刀輕聲呼喚夏凡。

    “不用,我好好的。”

    關小刀急忙四處瞧了瞧,沒人說話啊,夏凡眼沒睜嘴沒張的,聲音卻是他的。

    “凡哥,是你跟我說話嗎?”

    關小刀盯着夏凡問道。

    “這屋裏還有別人嗎?”

    夏凡睜開眼,“我體內確實被注射大量毒液,之所以,將計就計裝失憶,就是麻痹對方,文仲陽那隻老狐狸太狡猾了,竟然指使死士冒充警察殺我!看來已動了殺心,只要我一日不死,估計還會派人來,交待紫蝴蝶化裝成護士模樣,潛伏在周圍,必要時,協助警方捉活的--”

    關小刀一一記下,很快退到房外,用眼神告訴巴頓,計劃取消,然後,紛紛離開。

    不久,一名年輕護士進入夏凡所在急診室,上官雪打量一眼,沒有多問。

    巧的是,這位護士還沒出去,又進來一位,戴着口罩,一雙大眼睛明亮有神,看到裏面護士,忽地一愣,手中的吊瓶 差點脫手掉落。

    率先進入的這位年輕護士,心裏素質明顯比後來者強,眼神閃動幾下,說道;“吊瓶交給我,你去忙吧。”

    “哎,病人醒了嗎?”

    大眼睛護士答應一聲,漫不經心問道。

    “很難說,來時已經精神恍惚,現在叫都叫不醒,沾上***這種劇毒,保住小命就算不錯得了。”

    年輕護士伸手去接吊瓶,大眼睛護士反而抓着不撒手。

    大眼睛護士觸及到夏凡那蒼白臉孔,眼裏沒由來生起一絲痛惜,徘徊一陣後,抱歉笑道:“不好意思,拿錯藥了,回去換一瓶。”說着猛地搶回吊瓶,往外走。

    年輕護士愣了愣,意識到這人和自己一樣,假護士,那吊瓶肯定有問題,爲何突然放棄了?難不成良心發現?或者,以她看夏凡眼神,兩人應該認識。

    “終究對我沒下手,那人是林少傑的妹妹林嬌嬌,總之,現在在她眼中,我是她的仇人。”

    夏凡豁然站起,將身上電極塊除掉,牽扯到下面,伸手拔出尿管。

    “老闆,你好了?要不要幹掉那女人?”

    年輕護士摘掉口罩,露出冷豔面容來,正是紫蝴蝶。

    “隨她去吧,你也出去吧,在屋裏待久了,會引起那些警察疑心,恐怕上官雪開始懷疑你了,她正在門口偷聽。”

    夏凡趕緊躺下,合上雙目。

    紫蝴蝶急忙重新戴上口罩,端着托盤朝門外行去。

    上官雪瞟了眼紫蝴蝶,一句話都沒說。

    探頭看夏凡睡的好好的,上官雪關上門,吩咐道:“即刻起,不管是醫生還是護士,凡是要求進入者,一律嚴查,不經我允許不得入內。”隨後,走到對面侯診區椅子上坐下,不大一會,紫蝴蝶返了回來。

    一直等待省調查組的白敬東,突然接到的卻是調查組高速路上發生嚴重車禍,車毀人亡,無一倖免!

    白敬東被這個重磅消息震得久久回不過神來,他不相信會那麼巧合,隱約感到好像有一隻無形大手,在操控着這一切似的,不得不把懷疑對象再次落在文仲陽身上,看來爲剷除夏凡,不惜流血犧牲。

    怎麼辦?明明就是文仲陽所爲,偏偏死無對證,沒留下任何線索,直到現在,才知道他的手段多麼陰狠!不放心醫院那邊,又特意交待上官雪一番。

    晚上八點左右,雲雨瑤和輕舞來到急診,跟她們一道來的,還有四個健碩男子,這幾人都是雲老身邊的保鏢,爲了保護夏凡,雲老把人差遣過來。

    雲雨瑤想看夏凡,上官雪自然放人,因爲她知道雲家保護夏凡還來不及,決不會傷害他。

    見過夏凡後,雲雨瑤清冷的眸子裏泛起冷冷寒意,來到外面,對帶來的保鏢道:“你們的職責確保夏醫生安全,給我看好了,哪怕一隻蒼蠅都不許放進去!”

    “是,小姐!”

    四人齊刷刷頷首。

    雲雨瑤和上官雪、紫蝴蝶對視一眼後,徑直走進醫生辦公室,找主治醫師瞭解夏凡情況後,帶上輕舞駕車離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