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三百一十九章 逃離市委大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三百一十九章 逃離市委大院字體大小: A+
     

    下令之人,是二人之中黃眼睛彪形大漢,屬於炎黃特戰隊四大戰王之一,這次來宛城,目的協助文仲陽,剷除夏凡,只是,沒想到,夏凡實力大增,根本近不了身,驚駭之下,吩咐開槍射擊。

    文仲陽以看病爲由,叫來夏凡,兩手準備,要麼夏凡放下恩怨,撤案,與文豪握手言和,要麼以刺殺爲名,當場除掉他,所以,事先與前來的炎黃特戰隊成員設計好的。

    如果文仲陽在場,或許稍微考慮後果,迫不得已,不會輕易命人開槍,而黃眼睛男子二人則不同,他們的任務必須殺掉夏凡,當然,這種事自然沒告訴文仲陽。

    十多名特警應聲扣動扳機,夏凡手中早摸出一把銀針,看都沒看,直接朝身後甩去,縱身躍起,槍響之前,落在辦公桌後面,一個滾身欺近二人,“噗噗”

    分別掐住黃眼睛兩人脖子。

    “啊啊啊……”

    “突突突”

    一下子有六七人中了飛針,如同雕塑般僵在原地,眼睛瞪的老圓溜,嘴巴張着,手指還保持着搭在扳機上,只有四個沒中針的特警,果斷開槍,頓時數十顆子彈漫天飛舞,打在防彈玻璃上,牆面上,隨後反彈過來,迸在夏凡和黃眼睛三人身上。

    既然對方想要自己的命,夏凡沒有理由手下留情,將另一名男子扔了出去。

    “突突突--”

    “別開槍!啊啊--”

    這人瞬間被打成篩子,鮮血四濺,一股濃濃的血腥味瀰漫開來。

    “賈政!哎呀!你們都他孃的眼瞎了,沒看見是自己人嗎?”

    黃眼睛大漢儘管被控制着,嘴裏仍能發出狂吼。

    開槍的幾人瞬間石化,由於高度緊張,失手殺掉自己人。

    “不想這隻黃鼠狼死的話,乖乖的都把槍放下!”

    夏凡提起黃眼睛大漢,擋在身前,緩緩起身。

    “賈政沒了!回去叫我如何交差?不要管我,開槍,快開槍!”

    黃眼睛大漢猙獰着狂笑,除不掉夏凡,相當於完不成任務,眼下跟夏凡同歸於盡,纔是最好的選擇。

    吼得幾名特警一愣一愣的,哪還有人敢開槍。

    “我數三個數,在讓我看到一把槍對着我,當然,那幾個電線杆除外,我只好除掉這傢伙,再解決你們。”

    挾持着黃眼睛男子,一步一步逼上前。

    “蠢貨!慫包!在不開槍,我們都得玩完。”

    黃眼睛大漢眼裏現出垂死掙扎。

    那幾名特警相互交流下眼神,紛紛把槍放到地上,然後,將手抱於腦後。

    夏凡一記手刀打暈人質,身形晃動,閃電般撲去。

    接着響起幾聲悶哼,撲通撲通倒下。

    隨後拿出手機拍了一段視頻,又打開錄音功能,放入口袋。

    撿起一把微型***,回過身抵在黃眼睛大漢腦袋上,甩手一巴掌將人拍醒。

    “告訴我,你是誰?誰派你來的?爲何聯合文仲陽殺我?”

    睜開眼,發現特警都喪失戰鬥能力,對夏凡的身手,更加覺得不可思議,暗道華夏什麼時候出現這樣的高手,初聞貓頭鷹死於夏凡之手,還不大相信,現在,不得不信。

    “哼,對你說又何妨?走出這間房,你永遠是個刺客,是個通緝犯!你殺死了我的好兄弟--貓頭鷹,當然爲他報仇,找你來索命,至於文仲陽,此事跟他無關,是我脅迫他請你過來,是我掉以輕心,低估了你的能力,成王敗寇,殺剮存留悉聽尊便,最好給老子來個痛快。”

    黃眼睛大漢毫無懼意。

    “連名字都不敢報出來,少在我面前逞英雄!你們炎黃特戰隊乃是國之利器,本應懲惡揚善,保國家安定,現在倒好,肆意屠殺,視生命如草芥,你們長官就不怕上軍事法庭嗎?”

    擡起**砸在他肩上。

    “哈哈,激我也沒用,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閻寬!閻是閻王的閻,哈哈!爲兄弟報仇,怎可能驚動領導,是我個人行爲。”

    閻寬疼的直皺眉,怒聲中說出姓名,心裏清楚,夏凡已經是個死人,肯定活着走不出市委大院,就算讓他知道一些內幕,也只能一起帶到地下。

    “閻寬?文豪跟你一起回來沒?下一肯有什麼動作?”

    夏凡又道。

    “文豪?文仲陽兒子?NO!他在宛城,我在遙遠的京城,怎會見到他。”

    “不要狡辯!如果不是他牽線,你怎麼輕而易舉進入市委大院?而且門外有保鏢看守,難道你屬蒼蠅的,能飛進來不成!”

    套取重要信息,試圖尋找突破口,可是閻寬不愧軍隊培養出的精英,素質過硬,而且圓滑,交待的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問題。

    “你的戰友死在自己人手裏,就不痛心嗎?”

    爲證明自己清白,夏凡故意憤憤不平。

    “這些蠢豬都他媽瞎了!即使你不殺他們,我也要弄死那幾個王八犢子!”

    閻寬陰森森說道。

    “不給你廢話了,我去找文仲陽。”

    夏凡收起槍準備離去。

    “白日做夢,從暗室已經走了。”

    閻寬譏笑一聲,從後腰拔出一支手槍。

    “去死吧你!”

    夏凡回身突突兩聲。

    閻寬瞪着黃眼珠,老大不情願的倒在血泊裏。

    夏凡掃了眼那幾位特警,走過去,一一打暈,然後,取出銀針,走正門是不可能了,進入暗室,靈目一掃,發現暗道就在牀下,跳下去,哈着腰順着夾層前行一段距離,然後,是往下的陡坡,待走出暗道,竟是地下室。

    車都顧不上開,夏凡離開市委大院,並回頭看了一眼,發現幾輛武裝車停在院內,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招手攔車離去。

    坐在車上,第一時間關掉手機錄音,將音頻發到巴頓手機上,隨後,發去幾個字,保存好音頻。

    之後,想了想,聯繫上雲雨瑤,得知和其堂哥雲流風在盛世大酒店,匆匆趕了過去。

    來到雲流風辦公室,雲雨瑤正端着茶杯坐在一旁談事。

    “夏兄弟,快快請坐。”

    雲流風滿臉堆笑的起身相迎,示意夏凡坐在雲雨瑤旁邊。

    “找我有事嗎?”

    雲雨瑤率先問道。

    夏凡看了眼兄妹二人,猶豫着該不該說。

    “哦,你們談,正好有些事需要我處理。”

    機靈的雲流風藉機退出房間。

    “什麼事?不能當着堂哥說嗎?”

    雲雨瑤投去疑惑的眼神。

    “我遇上了**煩!”

    夏凡無比凝重的說道。

    “切,什麼時候見你這麼緊張過?說吧,我能幫什麼忙?”

    在雲雨瑤看來,金錢能解決的事都不是事,根本沒意識到嚴重性。

    “文仲陽,宛城的好書記,將我騙至市委辦公室,設下陷阱讓我往裏跳,而且提前安排十多個特警射殺我!要不是我福大命大,你我這輩子是見不着了--”

    夏凡就將整個事件前因後果,全部說給雲雨瑤。

    “怎麼會?堂堂市委書記!怎能幹出這等齷齪事!你,你是怎樣逃出來的?死人沒?”

    這件事太過震撼,驚得雲雨瑤小心臟狂跳不止。

    “應該死兩個!不過,都是死於自己人手裏。”

    夏凡補充道。

    雲雨瑤努力的穩了穩神,此事非同小可,文仲陽要設計夏凡,其方案不只一個,肯定有備用方案,隨便安個罪名,說死者死於夏凡之手,那麼,警方不得不懸賞緝拿,說不定,這一會,正全城搜捕!不行,太危險了!怎麼辦?怎麼辦?雲雨瑤心急如焚的起身,來回度着步子。

    “有沒有證據,證明他們狼狽爲奸陷害你?”

    “有一段音頻,算嗎?”

    夏凡自個倒不怕,唯恐這事牽涉到張新民和尹晴柔等身邊朋友。

    “讓我聽聽。”

    雲雨瑤眼前一亮,迫不及待說道。

    夏凡拿出手機,就把那段音頻播放一遍。

    “不錯,幸好自稱閻寬的承認自己是炎黃特戰隊隊員,極力撇清文仲陽關係,越是這樣,越印證他們是一夥的。”

    不敢怠慢,急忙把電話打到她爺爺雲老那裏,將夏凡的事告知了雲老,雲老聽後,也頗爲震驚,掛掉電話,即刻打給大兒子云敬天,並要求無論如何保全夏凡。

    不一會,在焦急等待中,雲雨瑤接到父親的電話。

    “瑤兒,夏凡跟你在一起沒?”

    一向沉着冷靜的雲敬天,語氣裏夾帶着幾分焦灼。

    “在呢,爸,你一定救救夏凡。”

    雲雨瑤撒嬌似的哀求道。

    “叫夏凡聽電話。”

    雲敬天沉聲說道,聽着就不痛快。

    “我爸找你。”

    雲雨瑤趕緊將手機遞給夏凡。

    “雲伯伯。”

    夏凡禮貌性喚了聲。

    “夏凡呢,我們雲家欠你恩情不假,那你也不能仗着這一點肆意而爲!獨闖市委大院,暗殺市委書記,罪名可不小,而且造成兩人傷亡,誰能證明不是你殺的人?何況,文書記沒理由殺你,還在他辦公室動手!難不成他有病!瘋了?不要讓警察找到你,現在,你應該去自首,我叮囑一下白局長,讓他仔細調查,跟你有沒有關係,真是冤枉的,自會還你清白。”

    雲敬天語重心長的長篇大論,其中不乏勸告之意。

    “不是,雲伯伯,我手上有證據,證明他們合謀陷害我。”

    夏凡心裏咯噔一下,急聲解釋。

    “先交給瑤兒吧,我自會辨別真僞,對了,以你現在身份,不宜接觸瑤兒,你應該懂的。”

    末了,雲敬天說出一句讓夏凡徹底憤怒的話。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
    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