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又現殺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又現殺手字體大小: A+
     

    走出足療城,夏凡在關小刀耳邊低語幾句後,關小刀帶人快速離去。

    夏凡和詩音也鑽進車裏。

    “喂,大仙,你特麼不夠哥們!你的事解決了,丟下我不管,就不怕那些豺狼獵豹把我吃了?”

    白峯氣哼哼自個拉開車門,擡腳上了車。

    夏凡怪怪的瞟了眼白峯,“皮糟肉厚的,除了高壓鍋燉煮外,誰吃得下!那幾個不成器的傢伙,估計嚇尿了,誰敢碰你。”

    “別說沒用的,這麼好的車哪來的?不會竊來的吧?”

    白峯輕撫着坐椅,真心感慨道。

    “低俗!想要嗎?送給你怎樣?”

    夏凡一腳油門,駛離爽點足療城。

    足療城裏已經亂成一團,因失血過多,孫海神智不清,陷入昏迷,孫平抱着兒子,飛快跑出來,手下開車,一路拉起警笛,駛向醫院。

    在孫海交待下,事發現場在最短時間內清理乾淨,沒留下任何痕跡,包括最近幾天的監控視頻,都刪得一乾二淨,在他們職業操作下,不可能留下蛛絲馬跡。

    夏凡先是把詩音送到藥廠,才和白峯迴到學校。

    當學校保安看到這麼牛叉的車牌,早早打開伸縮門,無條件無理由放行。

    停好車子,夏凡把鑰匙遞向白峯。

    “給我鑰匙幹嘛?”

    白峯微微一頓,現出疑惑目光。

    “車牌太扎眼,給我換個普通的,另外,我會最以快速度調查孫海和他父親,一旦存在違法亂紀問題,界時交給你父親,至於怎樣判刑,看他們自己造化。”

    夏凡毫不避諱的說出下一步打算。

    “好哥們,我看見孫所長父子倆,就覺得可惡,想到那森寒的槍口,就會做惡夢,只要違法行爲,我會親自送他們上斷頭臺!你是不知道,當時差點嚇尿了。”

    白峯心有餘悸的板着臉。

    “慫樣,有我在怕什麼?難不成認爲我保護不了你?”

    “嘿嘿,當時你都自身難保,能顧及到我嗎?”

    白峯嘿嘿笑道。

    “沒良心!沒看到我蓄勢待發嗎?孫所長手指敢動一下,定叫他血濺當場。”

    “恩,啥叫鐵哥們,這就是!哎喲,我肚子疼,你先回教室。”

    說罷,白峯果真朝廁所方向跑去。

    “出息!”

    夏凡搖着頭進到教室。

    “夏凡同學,請你解釋下,老是曠課到底怎麼回事?”

    妮莎從教室後面怒氣衝衝來到夏凡桌邊。

    “哦,身體不舒服,掛完吊瓶來的。”

    爲了表現逼真,夏凡暗中氣息運轉,臉色蒼白,額頭冒出汗來。

    “咋了?”

    同一聲音,竟出自於妮莎和唐採兒。

    夏凡看向兩人,不知該回答誰。

    妮莎反應快,探手摸向夏凡腦門,“咦,沒吃退燒藥嗎?好燙哦!”

    “是嗎?“

    唐採兒不甘示弱,也伸出蔥白小手,自語道:“是有點燙!”

    “謝謝二位關心,我沒事,過兩天會好的。”

    注意到周圍異樣目光,其實夏凡心裏挺驕傲的。

    坐在後排的童希川,瞳孔緊縮,拳頭握的嘎嘣作響,看那模樣,恨不得生吞活剮了夏凡,上次派來收拾夏凡的小混混,反倒被夏凡打得屁滾尿流,最近幾天,正在醞釀一場更加的陰謀。

    對於別人目光,夏凡從不在意,與唐採兒閒扯一會後,翻開課本,集中精力,他要在最短時間內,學會所落下的英語課程。

    放學時候,白峯嘻嘻哈哈回來,把車鑰匙還給了夏凡,由於龍魂安排的任務,還沒有眉目,心裏難免有些着急,同時,期待昨夜那個鬼鬼祟祟的傢伙,能夠再次出現,由此以來,便有機會擒獲對方,挖出背後的黑幕。

    沒在學校餐廳吃飯,便駕車離開。

    回到美麗新城小區,停好車子,進入樓道就要上樓,突然,一股危險氣息撲來。

    夏凡即刻釋放神識,迅速朝周邊蔓延,而且很快鎖定嫌疑人,距他二十多米處,花壇後面,賊頭賊腦的蹲着一個人,並時不時的往這邊看,難道是昨晚那個傢伙?這人太危險,在小區不適宜動手,不如引到對面的公園裏。

    打定主意,夏凡一邊死死鎖定那人,一邊往小區外面走。

    果不其然,那人隨即跟上,並始終保持着一定距離。

    穿過寬廣的馬路,夏凡進入公園,隨後,見四下無人,縱身跳到一棵大樹上隱藏起來。

    很快,一名絡腮鬍的中年男子,東張西望的來到樹林,此處,距離發現婉兒的小樹林不足二十米,那邊仍有幾個老年人,用肩膀一下沒一下的撞着樹幹,不知練的什麼功夫,反正書本上沒記載。

    “該死!竟然叫他溜了!”

    絡腮男狠狠揮出一拳。

    “在找我嗎?”

    夏凡從樹上跳下,直直的落在絡腮男面前。

    看到夏凡,絡腮男沒有吃驚,而上下打量幾眼,“你叫夏凡?”

    “你在調查我嗎?說吧,誰派你來的?”

    “保密!等到了陰曹地府,問問閻王便知。”

    絡腮男原本打算天黑動手,大白天殺人多不雅觀,但如今被夏凡發現,那麼只有一條路可行,必須殺掉夏凡,這是他的任務。

    “你要殺我?”

    夏凡劍眉上挑,全神戒備。

    “沒錯,早晚都是死,倒不如現在送你上路。”

    絡腮鬍手中赫然各多出一把帶***的槍來,雙管齊下,頃刻間擊發四槍。

    只是,夏凡鬼魅般消失,在絡腮男愣神之際,悄然出現在他身邊,銀芒閃過,兩根銀針精準的插入手腕上,手指像觸電似的,麻木的動不得分毫,儘管手槍在手,卻扣動不了扳擊。

    “邪乎,什麼妖法?”

    絡腮男見情勢不妙,扭頭便跑,夏凡也不追,靜靜的抱着胳膊看。

    慌不擇路,竟然跑進一片竹林,回頭看去,沒見人追來,絡腮男拍着胸脯,一副僥倖的樣子,發現手腕上的銀針,忍不住暴粗口,“媽的,老子縱橫殺手界這麼多年,什麼時候像今天如此狼狽過。”

    一擡頭,發現夏凡站在前面兩米處,呃,嚇得手槍丟在地上。

    “你是人是鬼?”

    豈不是廢話,大白天哪來的鬼,見夏凡身手了得,身法還麼快,絡腮男逃跑的慾望都沒了。

    “最後問你一次,誰派你來的?這處竹林挺不錯,如果不說實話,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雙手探出,地上那兩把槍一前一後,飛奔夏凡手裏,下一秒,手槍無奈的指向自己的主人。

    “不好意思,是我認錯人了。”

    資料上顯示,夏凡只是一個醫術超絕身手勉強湊合的大學生,眼前這會,明顯不是,其身手強得離譜。

    所以,但願巧合,同人名不同人。

    夏凡愛不釋手的收起槍,別在腰上,這樣的好東西來者不拒,總之,多多益善;‘咻’跳過去,抓起絡腮男一條胳膊直接甩了出去,撞在竹竿上,被彈回地上。

    “說,到底是誰指使你的?”

    扣着腳腕將人提了起來,不停的往地上撞。

    “打死我也不出賣僱主。”

    絡腮男頭破血流了,嘴還硬的很。

    “我有一百種方法,可以叫你開口,到底是小命重要,還是僱主重要,你自己選擇。”

    夏凡拎着人進入竹林裏面,把人扔到地上,槍口塞進他嘴裏。

    “所猜不錯,你是一個職業殺手,沒有檔案,沒有身份,沒有行蹤,徹徹底底,見不得天日的無名小卒!換句話說,即使你死了,跟死條狗沒有區別,不會有人在意你是誰?也不會追查兇手下落,值與不值,給你一分鐘時間考慮,到時候,槍聲過後,想說都沒機會!”

    手指搭在扳機上。

    絡腮男眼睛骨碌碌轉動,隨後,緩緩合上眼,靜靜等待死神降臨。

    “唉,多少錢能買回一條命!你們這些做殺手的,眼裏只有錢,根本沒想過對方是否有妻子孩子,老爹老孃,完全是一具行屍走肉,冷血動物,自私自利,活着禍害別的家庭,禍害糧食,權當我爲民除害!死在我夏凡手裏,你可以瞑目了。”

    夏凡突然扣動扳擊。‘砰’

    只見絡腮男猛地睜眼,囫圇不清的說些什麼,並連連點頭。

    事前夏凡卸掉彈匣,才肆無忌憚開槍,若是有子彈的話,還不得打個腦*漿迸裂,這麼一下,徹底擊潰對方心裏防線。

    撤回槍,“剩最後一次機會,最好不要賭槍裏有沒有子彈。”

    “只知道是一個姓扁的先生在華夏***站上發佈的任務,出手比較闊綽,因爲我人在清河省,所以,接下任務,連夜趕到宛城,在美麗新城守了一上午,才發現你的蹤跡,哪成想,我堂堂排名前五的殺手,在你面前不堪一擊。”

    扁先生?莫非是扁十三?“我值多少錢?”夏凡很想知道自己的身價。

    “二千萬!”

    “你叫什麼?”

    “蠍子”

    蠍子讓夏凡想起歐陽雲朵,不知現在過的好不好。

    在夏凡精神分散之際,幾枚繡花針從絡腮男鞋底激射而出。

    猝不及防,其中一枚射入夏凡大腿,絡腮男一個鯉魚打挺跳起。

    “卑鄙小人!”

    夏凡擡腳踢在對方腚上。

    絡腮男借力飛了出去,拔腿就跑。

    “嘭”

    “啊!”

    絡腮男又飛回摔在地上,四肢抽搐幾下,氣絕而亡。

    “誰?”

    夏凡感到濃郁的殺氣撲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
    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