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三百一十二章 足療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三百一十二章 足療城字體大小: A+
     

    見詩音服下夏凡給的黑乎乎藥丸,婉兒仰起小腦袋,水靈靈大眼睛眨巴幾下之後,看向夏凡。

    “大哥哥,你給大姐姐吃的什麼呀?是糖果嗎?”

    說着,婉兒下意識舔了下嘴脣。

    夏凡笑嘻嘻抱起婉兒,“那是藥丸,看到詩音姐姐額頭上的傷口沒?如果不吃的話,將來就會落下疤痕,要是糖糖,哥哥怎捨得不給你吃呢?”

    “是藥呀,太苦啦,不好吃。”

    婉兒急忙搖頭。

    “老闆,真的可以祛疤嗎?”

    詩音半信半疑,市場上銷售的疤痕膏魚龍混雜,五花八門,真正對疤痕有奇效的少之甚少,而且效果都不太明顯,夏凡的黑藥丸能管用嗎?

    “一試便知,睡覺前讓我看看。”

    中藥丸,無論君臣配伍多麼巧妙,藥力多麼強勁,畢竟是凡藥,起效緩慢,自不會立竿見影,夏凡自然懂得,所以,在睡前及明天早上分兩次觀察傷口情況,如果明早還見不到療效,就給她一顆千年雪芙果吃下,因果子本身含有靈氣,吞到肚子,像這種靈果,排毒養顏,祛疤除皺,效果勢必比普通藥物好上幾倍,再者說,翁太白也不會騙他。

    詩音羞怯的頷首點頭。

    漫漫長夜,客廳裏依然亮着燈,夏凡獨自坐着,眼睛雖然盯着電視,但思緒飄向遠方,文豪那些人在幹嗎?炎黃特戰隊呢?還會不會派人來?半年之約的那位老者,實力不低於邪修鬼七,如果自己不盡快突破到虛階中期,一旦再次交手,毫無勝算;華春佗及國醫大師頻頻失蹤,其背後勢力不容小覷。

    眼下急於迫切突破到虛階中期,只有這樣,梅千雪才能破除境界,現出真身,有她在,尹晴柔幾人安危算是有了保障。

    關上電視,即刻鑽進屋裏,進入修煉狀態。

    樓下,一條黑影一閃,進入夏凡的樓棟,只見那黑影三閃兩晃,出現在夏凡門前,其身法之快,相信監控難以捕捉到他的影子。

    不好,門外有人。

    正處在修煉關鍵階段,明明知道來了不速之客,夏凡卻毫無辦法,但願對方不要進來。

    那黑影屏氣凝神,突然釋放出強大神識,立即探查到夏凡所在位置,黑布遮掩下的面孔是看不到,但眼裏暴射出灼熱的喜色,隨後轉身離去,消失在夜幕之下。

    未名湖畔別墅樓,一個黑衣人衝對面鬚髮皆白的老者說道:“經查實,那年輕人叫夏凡,是宛城醫科大一名學生,曾在第一人民醫院實過習,機緣巧合醫好了雲家老爺子,自此,一步步嶄露頭角,一個多月前,以第一人民醫院醫生身份,參加中日醫術交流會,以己之力,力挽狂瀾,挫敗日本醫者,後被推送到華夏神醫院學習,前天,在公園裏治好了敬老院裏幾個患者,今天上午,更是見證了他的醫術,大名鼎鼎的神醫扁十三,竟然栽在他手裏,而且相當狼狽,這些就是最近幾日的調查。”

    “小小年紀,有如此逆天醫術,難能可貴!的確是百年難遇的醫術天才,假以時日,定可以爲我們所用,找機會把人弄回來,我們不可一直在宛城逗留,抓到的幾人,必須馬上送回族裏。”

    老者手捻鬚髯,精神矍鑠,交待着任務。

    黑衣人領命,恭恭敬敬轉身退出房間。

    直到黑衣人走後,夏凡才修煉結束,他能感受到那如狼似虎的目光,幸好沒闖進來,不然,自己不死也得殘廢,這幾天,他故意大顯神威,目的引蛇出洞,揪出那些抓捕國醫大師的幕後人,或許,剛纔這人就是,怎麼辦?魚兒上鉤,顯而易見,這裏已經不在安全。

    思索着,不知不覺進入夢鄉。

    次日,許諾詩音找孫海算帳的,所以,夏凡沒去學校,待尹晴柔和婉兒走後,他親自駕車,拉着詩音出了小區。

    按照詩音提供的地址,輸入車載導航,朝目的地駛去。

    一路上,詩音眉頭緊鎖,一言不發,額頭上的傷已經癒合,但留下細微的紅色疤印,夏凡決定晚些時候,讓她服下一棵千年雪芙果試試。

    不知道接下來將發生什麼事,孫海老爸是所長,萬一傷到他兒子,人家能善罷甘休嗎?何況,孫海在社會上打拼多年,結識的社會混混不少,夏凡能佔到便宜嗎?無數個問號浮現腦海,總之,心中七上八下的。

    快到地方時,詩音終於按耐不住,“老闆,要不算了吧?孫海不是啥好人!家大業大,你會吃虧的,爲了我不划算。”

    “別老闆老闆的,不是給你說過嗎?叫夏大哥就行,另外,一定要放寬心,市委書記的兒子,我都不怕,何來畏懼一個小小派出所所長的兒子?惹毛了我,保準連所長都幹不成!”

    夏凡不以爲然,直接把車開到東城區派出所斜對面的爽點足療城,停好車,夏凡擡頭瞟了眼招牌,回頭對詩音道:“不要緊張,難道孫海比劉麗還狠毒嗎?有夏大哥在呢。”

    詩音微微點頭,深吸口氣,走下車。

    “確定人在這兒?”

    夏凡問道。

    “是他自己說的,來這兒隨時都能找到他。”

    想起孫海說過的話,詩音不禁滿臉羞紅。

    “走。“

    大門敞着,夏凡拉起詩音往裏走。

    “先生,小姐,請問兩位洗腳嗎?”

    可能時間緣故,偌大大堂裏,只有前臺一人。

    “不,找你們孫總,在樓上嗎?”

    夏凡笑了笑。

    “你有預約嗎?”

    前臺上下打量夏凡二人。

    “約好的。”

    “那好,孫總在三零六,怕是還沒睡醒呢。”

    “好的,謝謝。”

    夏凡牽着詩音走樓梯上三樓,很快,來到三零六門前。

    爲消除孫海警惕性,夏凡閃到一旁,由詩音叫門。

    詩音略微遲疑後,緊攥着拳頭敲響房門。

    “咚咚咚”

    裏面沒有動靜。

    詩音再敲。

    這次,卻傳出咆哮聲,“他媽的誰呀?大清早的讓不讓睡覺?”

    “是,是我。”

    詩音被男人的聲音吼得猛地一抖。

    “詩音?”

    然後,傳來腳步聲,房門一開,露出一張憎惡的臉。

    “想通了?這才乖嗎,儘管你身子不在乾淨,我孫海不會嫌棄的,進來陪我樂呵樂呵。”

    孫海,二十多歲年紀,打着耳釘,光着上身,下面穿着大褲衩,胸前紋着一隻展翅飛翔的雄鷹,眼神邪惡的掃了詩音一眼,咧着嘴,一把抓過她的手。

    “你想幹什麼?”

    詩音驚恐的掙扎着往後退。

    “你來不是給我賠禮道歉那個的嗎?別裝清純了!”

    躲在一旁的夏凡,倏然出現在孫海面前,一記手刀砍下,響起清脆的骨折聲。

    孫海慘叫着撒開爪子,沒等搞明白,肚子上重重捱了下,身子飛進屋裏。

    夏凡扯了把詩音,閃身而入,砰地一聲,房門重新關上。

    “你是誰?知道我是誰嗎?”

    孫海踉蹌着站起身,跑到牀邊,從牀墊下抽出把半米長的大砍刀,一隻手拎着,赤紅着雙目,面目猙獰的逼近夏凡。

    雖然砍刀森寒鋒利,夏凡沒放在心上,淡然道:“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打了我妹子!”

    “艹,你也不打聽打聽我孫海是誰!憑着一腔熱血,行俠仗義!現在我的左手臂斷了,我他媽砍死你!“

    孫海掄起砍刀撲向夏凡。

    “小心呀!”

    剛纔還戰戰兢兢的詩音,突然將夏凡護於身後,砍刀帶着慣性斜肩而去。

    “啊!”

    孫海極力收刀,怎奈收不住。

    千鈞一髮之際,夏凡把詩音往身後猛地一帶,飛起一腳踢在持刀手腕上,砍刀飛了出去,孫海右手腕也折了。

    夏凡掄起巴掌抽在孫海臉頰上,直接打趴下。

    “奶奶個熊!今日之辱,遲早老子要還回來,詩音,你個小賤人,竟敢請人對付我,就不怕我殺了你全家?”

    孫海狠毒的怒視着詩音。

    “跟我家人沒關係,求你可不要胡來。”

    孫海要報復她的家人,詩音害怕了。

    夏凡撿起刀,不緊不慢的走來到孫海身邊,砍刀的刀刃放在脖子上。

    “信不信現在就送你歸西?”

    孫海身子僵直,躺在地上不敢動彈,嘴上卻道:“你不敢殺我,我老爸是對面派出所所長。”

    企圖用老爸威名震懾夏凡,他的如意算盤終究打錯,夏凡怎會被一個東城區小小的派出所所長嚇着,手腕翻動,冷芒閃過。

    孫海感到腦門一熱,液體順着發稍流下,眼角餘光瞥了下,見是血,立馬變得不淡定。

    “有種殺了我!老子不是怕大的。”

    “行,算你嘴硬。”

    夏凡掏出手機,當着孫海面撥出一組號碼。

    “大白,要不要看戲?你有二十分鐘時間,晚了,就看不到了,東城區派出所對面的爽點足療城。”

    “喂,小刀,帶幾個兄弟過來,東城區派出所對面的爽點足療城。”

    掛斷電話,夏凡走到牀頭櫃邊,拿起手機和拉過一張椅子,手機遞給孫海,然後坐在椅子上翹起二郎腿。

    “在我的人趕來之前,你可以隨意打電話叫人,晚了,這棟足療城怕是沒了。”

    夏凡好心好意提醒道。

    孫海忍着骨折的劇痛,累得滿頭大漢,勉強才撥出一個號。

    電話接通,帶着哭腔大叫,“老爸,我在足療城裏被人廢了!快來救我!”

    所長家出事,出警效率真是高!不到兩分鐘,已經有人抵達現場。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
    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