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回警花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回警花家字體大小: A+
     

    待上官雪走出警局,夏凡依舊保持着姿勢,沒有醒轉跡象,不久前,白敬東來看過他,見他熟睡模樣,不忍心叫醒,尤其目睹碎片般的衣服,能想象到當時的兇險,夏凡最終沒讓他失望,斬殺鬼七。

    如今兇手得已伏誅,全是夏凡功勞,而他又不是警隊人員,不知該如何獎勵纔是,思來想去,還是錢實在,準備申請十萬,以鼓勵見義勇爲獎。

    上官雪載着夏凡離開警局,本想送他回家,卻又不知搬到何處,思慮再三,一咬牙,把人帶回自己的出租房,警車停到樓下,抓起夏凡一條胳膊搭在自己肩上,伸出玉臂環着他的腰,緩緩的進入電梯。

    現在是夜裏十一點多,大多數住戶都睡下,電梯裏空蕩蕩的。

    行至樓層,電梯門自動打開,上官雪架着夏凡走出電梯,恰巧被西單元的鄰居撞見。

    “哎喲喂,是你男朋友吧?咋了這是?”

    鄰居是一個四十來歲的嫵媚女子,平時穿得洋裏洋氣的,濃妝豔抹,喜歡八卦,突然,見上官雪帶一大男人回來,立即嘴巴微翹,特別看到夏凡帥氣,俊朗臉龐,心也是醉了,羨慕妒忌油然而生。

    “大姐,他,他是我表哥,喝了點酒,你這是出去嗎?”

    上官雪俏臉緋紅,從未撒過謊,只覺得耳根發燙。

    “什麼表哥不表哥的,表字都扯遠了,年輕人嘛,誰不想那個?玩盡興點啊!”

    妖嬈女人擠眉弄眼的,搞得上官雪耳熱心跳,唯恐鄰居暗地裏風言風語,準備繼續解釋,哪知,妖嬈女人鑽進電梯下了樓。

    偷男人的罪名怕是背上了,上官雪一聲悲鳴,打開門,有氣無力的進了屋。

    房間不大,一室一廳,好在傢俱家電一應俱全。

    把夏凡放在沙發上,上官雪回房拿了件睡衣進入洗澡間。

    夏凡緩緩睜開眼,發現是陌生環境,耳邊又傳來水流聲,不禁往裏瞄了眼,孃的,入眼處,在乳白色水霧繚繞下,是一具極致媚惑的白嫩嬌軀,兩抹渾然天成,在兩點粉紅點綴下,無形中勾起男人的yu望,沒敢往下瞧,而是順着白皙粉頸往上看,瞬間石化,竟是上官雪,視線定格在那張冷豔俏臉上,移動不開。

    直到上官雪穿着件天藍絲質睡裙出來,夏凡目光仍沒移開。

    “啊,你醒了?”

    上官雪被夏凡表情嚇了下,一邊拿毛巾擦試秀髮,一邊來到夏凡身邊坐下。

    聞着濃郁的馨香,意亂情迷,尤其品嚐過尹晴柔柔弱無骨的欲仙感覺,竟有一股把上官雪摁在身下的衝動。

    “呵?幹嗎怪怪的看我?”

    上官雪橫了眼。

    呃,僅此一下,夏凡體內的騷動不安,如同潮水般退卻。

    “沒想到警花大人,也有清新可人一面,在下領教了。”

    收斂起色心,夏凡做出誇張表情。

    “切,不得不說,你很會哄漂亮女孩開心,不過,我喜歡,臭哄哄,去衝個澡吧。”

    上官雪努着小嘴道。

    “好吧。”

    夏凡脫下千瘡百孔的外套,放在沙發上,進入衛生間。

    上官雪步入閨房,取了身黑色西裝,又回到沙發,“這玩意有什麼用?”

    拿出露出衣兜半截的九層寶塔,把玩起來,在燈光下仔細瞧了瞧,見一無是處,嫌惡的又放了回去,只差沒扔到垃圾桶裏。

    當水流聲停止後,上官雪拿着西裝,先是輕輕敲了敲門,而後打一條縫,遞進去,“這身乾淨衣服你換上。”

    “咦,哪來的西服?你男朋友的?”

    接在手中,夏凡隨口問道。

    “只管穿就是,哪來那麼多廢話!”

    夏凡是沒看到,上官雪羞澀的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

    上官雪畢業後,進入白水區分局,以她的天姿嬌容,追究者自是數不勝數,但都被她毫不留情拒絕,今年從警已是第二個年頭,機緣巧合,遇見夏凡,並以嫌疑犯的身份,帶回分局審訊,不料,半途殺出武屍,當時,殺死兩名警員,後來,若不是夏凡拼死保護,她上官雪焉有命在,雖說當時,並不領情,但事後內心挺感激,這件西裝也是那時候特地跑去**店買的,之後,多次遇到夏凡,實則,知道夏凡在醫科大就讀,特去闖運氣,好在碰到幾次,自此,變着法,以各種理由接近,只是一直沒機會送出手罷了。

    這次,不知鼓足多大勇氣,纔將西裝交到夏凡手裏。

    夏凡哪知道她的心思,只當是她男朋友的衣服。

    陽光英俊的夏凡,穿着得體的黑色西服出來那一刻,上官雪小心肝猛地顫了下。

    評頭論足,滿意的點頭,“嗯,挺合身!送給你了。”

    “是嗎?難道你男盆友不醋意大發?”

    夏凡訕訕笑道。

    “去你的,沒正經,不穿脫下來。”

    上官雪嬌嗔道。

    “怎麼說也得穿一天吧,我的衣服可是因你才毀的,還差點搭上性命。”

    “少在本姑娘面前耍貧嘴!不過話說回來,你的確立下大功,其實我覺得你挺適合警察這個職業。”

    “噓!”

    夏凡突地做出禁聲手勢,目光掃向門口,透過防盜門,發現一中年妖嬈女子趴在門上,支着耳朵傾聽,夏凡立即撲向房門,猛地拉開。

    “啊!”

    女子失去重心,順着門倒在夏凡身上。

    沒搞清對方是不是殺手之前,夏凡毫不猶豫掐住女人脖子。

    “大姐?在我家門口乾什麼?”

    此女正是她的鄰居,妖嬈的成熟女人。

    “先,先叫你朋友放--放開我。”

    鄰居大姐連忙求饒。

    “她是我鄰居!”

    上官雪對夏凡介紹道。

    呃,夏凡趕緊收手。

    “啊!”

    “懂不懂得憐香惜玉?”

    女人一屁股跌在地上,摔得渾圓翹臀一陣刺痛。

    “說吧,在門外幹嘛?”

    敢監聽她上官雪,怎能忍下這口氣。

    “妹,妹子,別誤會,大姐見你帶朋友回來過夜,怕你不知採取安全措施,這不,給你送安全tao來了,好心被當作賊!”

    妖嬈女人真拿出一盒五支裝的套套來。

    夏凡簡直哭笑不得,天下之大,無奇不有,還有操這等閒事的!

    上官雪瞅着讓人想入非非的玩意,腦門上爬滿黑線條,再次強調:“大姐,我想你沒聽清我的話,他是我表弟,你想想表姐和表弟怎會做那種齷齪事。”

    “真,真的?哎喲,怪我多事!”

    女人自責不已。

    “喂,我啥時候成了你表弟?”

    關鍵時刻,夏凡冒然問道。

    “廢話!你不是我表弟是誰?別讓大姐看笑話。”

    生怕揭露老底,上官雪急忙衝夏凡使眼色。

    愣了片刻,夏凡才恍然大悟,“哦,對對,我是你表弟。”

    “切,少在老孃面前演戲,偷腥就偷腥唄,至於遮遮掩掩嗎?”

    女人起身,將東西塞到上官雪手裏,“留着慢慢用吧啊!反正大姐暫時用不着,扔着怪可惜的。”

    說罷,不給解釋機會,即刻回到隔壁自己家中。

    “哎呀,人家誤會了可咋辦?”

    上官雪甩掉那盒寶貝,兩手揪着秀髮,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要,要不真辦!反正橫豎被誤會,倒不如假戲真唱做。”

    夏凡笑呵呵的,心裏美滋滋的。

    上官雪糾結一會,聽到夏凡話,反倒震鎮定下來,湊到夏凡面前,擡起下頜,挑釁道:“來就來,誰怕誰?只怕人家赤條條站在你面前,你沒那賊膽。”

    理智告訴夏凡,這樣的女人碰不得,何況已經擁有尹晴柔,不能揹負太多感情債,搖搖頭笑道:“行,在彪悍警花大人前,我投降。”

    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被夏凡雲淡風輕的推脫掉,上官雪感到心裏空落落的,撅着小嘴,委屈的淚水蓄滿眼眶,良久,穩了穩心神,“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難免傳出風言風語,恕我不送。”

    人家下了逐客令,夏凡本就無意心留下過夜,萬一把持不住,做出些不該做的事,豈不對不起尹晴柔,拿起破外套,“早點休息。”

    逃也似的跑出上官雪寓所。

    從窗臺見夏凡走遠,上官雪失魂落魄的跌坐沙發上,捧着臉,卻低聲抽泣起來。

    回到美麗新城自己的家,已是夜裏一點。

    聽到響動,尹晴柔從臥室出來。

    “老公,回來了?”

    “還沒睡?婉兒呢?”

    換過託鞋,夏凡把尹晴柔攬入懷裏。

    他是沒察覺到,尹晴柔瓊鼻微動,嬌軀輕顫,夏凡身上的香味,顯然,不是她熟悉的,莫非又勾搭上其她女子,心裏腹誹道。

    “婉兒睡着了,你去哪兒了?這麼晚!”

    掙脫出夏凡,尹晴柔無意的問着。

    “哦,今天沒看新聞嗎?發生幾起少女遇害案。”

    “聽說死相很慘!跟你有關係嗎?”

    “當然有了,不,可不是我乾的!是白局長請我協助偵破,還好!第四個女孩將被害時,你老公猶如天神下凡,破門而入,與兇手大戰幾百合,最終,不負使命,絞殺惡徒!從而拯救了宛城衆多少女。”

    夏凡誇大其詞的道出實情。

    “是嗎?西裝挺不錯,哪來的?”

    尹晴柔又問。

    “打鬥時,衣服爛了,朋友的衣服,暫時借穿下!”

    夏凡就把那件面目全非的外套,遞給尹晴柔。

    滴水不漏!無懈可擊!尹晴柔認爲沒有破綻的破綻就是最大破綻,隨手把衣服放在桌子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
    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