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刺殺尹晴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刺殺尹晴柔字體大小: A+
     

    第二百八十一章 刺殺尹晴柔

    兩人親密無間的舉止,讓夏茉莉一時半刻抹不過彎來,昨晚還跟尹晴柔摟摟抱抱的,今個與柳月手牽手,勾三搭四,決定抽時間跟他談談。

    “姐,你們怎麼爬這麼高?”

    到了近前,夏凡回頭瞄了眼,縱有幾百米高。

    “看風景呀!咦,柳月這是怎麼了?你欺負她了?”

    驀地發現柳月臉上的淚痕,夏茉莉就是一怔,隨即質問道。

    “茉莉姐,夏凡沒欺負我。”

    柳月彷彿見到了親孃,小嘴一扁,撲進夏茉莉懷裏,哭天抹淚。

    “到底怎麼回事這是?快給姐說說。”

    夏茉莉竟生起慈愛之心,撫摸着柳月頭,輕輕呵護着。

    “面對殺害我哥的真兇,卻不能親手爲他報仇,對不起我哥!也對不起爲我而死的巧巧。”

    柳月哭着道出緣由。

    “你哥?啥時候被害的?不哭,慢慢說。”

    親哥遇害,得多傷心難過,打擊得多大,夏茉莉被渲染的流下淚來。

    “茉莉姐,你咋也哭上了?”

    一旁的詩音,眼眶也紅紅的。

    “姐,柳月心情不好,一定要看好她。”

    交待一聲,夏凡下了山,來到幾間平房處,見到巴頓和楊天賜等人。

    一見到夏凡,原本吊兒郎當的幾名保安,變得恭恭敬敬。

    “天賜,你出身武警兵,身手不錯,給你兩週時間,不管用什麼手段,把他們打造成鐵一般的戰士,到時候,我會親自考覈。”

    反正除了日常巡視外,有大把的時間操練,另外,主要考驗楊天賜的能力,將來能勝任什麼位置。

    “是,決不負老闆期望。”

    楊天賜無比堅定的應道。

    “好,算上你正好十人,到時只要能擊敗我,算是過關。”

    “羣毆!不行,我們豈不佔盡便宜。”

    雖然見識過夏凡身手,但楊天賜不相信,在他們十人合圍之下還能全身而退。

    夏凡嘴角扯起一抹邪笑,沒接話。

    “怕是連老闆衣角都沾不着!”

    巴頓正色道。

    這話太打擊人了,儘管楊天賜嘴上沒說,已經暗下決心,即使鐵杵也要磨成針,哪怕這九人都是傻子,也要把他們打造訓練有素的戰士,一擁而上,就不怕近不了夏凡的身。

    “聽到沒,自現在起,都給我打起精神,現在開始,圍繞大棚跑十圈。”

    受部隊薰陶,楊天賜做事果斷,雷厲風行,立即行動,要知道大棚佔地五十畝,有五個足球場大小,何況山坡崎嶇,跑步有一定難度,十圈跑下來,還不累癱了。

    這些保安可不是慫包,都是巴頓精挑細選的,手底下都有些功夫,只見排成一排,楊天賜身先士卒,在前面引跑。

    空曠的鳳凰山,頓時傳出整齊的腳步聲,一隊人馬循着大棚外圍繞起圈。

    對於楊天賜的表現,夏凡非常滿意,繼而想了想道:“隨着業務拓展,人手越來越緊缺,尤其安保人員,說不定,很快,這裏至少二十人駐守,人少不放心。”

    巴頓眉頭微皺,“過多人手投放這裏,是不是有點浪費?”

    “不,不夠用!必須儘快招納一些退役軍人。”

    夏凡認爲自身起步晚,想在短時間內,培養出自己的精兵強將,不能從基礎做起,而招納退役軍人,最合適不過。

    經夏凡提醒,巴頓急聲說道:“楊天賜剛退伍不久,想必隨其一起退下來的不少,讓他聯繫的話,恐怕一呼百應,很快組成隊伍。”

    “妙啊!我正有此意,呵呵,每人年薪十萬,不怕不來。”

    夏凡笑意盎然。

    “老闆出手闊綽,爲人仗義,相信用不了多久,必有江湖俠士慕名而來投奔你。”

    巴頓打心眼裏認爲,跟隨夏凡是他這輩子最明智選擇。

    “不用恭維我,咱們兄弟共同努力,打造一片屬於咱們自己的天地。”

    夏凡的志向,令人高山仰止,巴頓跟着熱血沸騰。

    當楊天賜一衆跑過來時,夏凡叫住他,其他人繼續前行。

    在楊天賜不解中,夏凡說出心中想法。

    “年薪的確不少,我儘量聯繫,至於來不來,可沒多大把握。”

    思索良久,楊天賜不無擔心的道。

    “當然,志向不同,不用刻意強求,再者,不是誰都願意做保安的。”

    夏凡理解其擔憂,眼下根基不穩,事業初起步,一些人未必心甘情願留下。

    軍人以服從命令爲天職,執行力強,這不,夏凡剛交待的事,楊天賜拿着手機躲到一邊聯繫去了。

    正在這時,一個許久未聯繫的號碼打了過來,夏凡瞟了眼,當即接通。

    “夏老弟,在哪呢?”

    楚楓爽朗的笑聲震得手機嗡嗡直響。

    “楚大哥,你回來了?”

    夏凡笑問道。

    “剛回來,你的事蹟聽得我耳朵都起老繭了,乾的好,竟把不可一世的文太子逼得走投無路,幾日不見,當真讓我刮目相看。”

    楚楓是讚不絕口,顯然,已聽說夏凡抗衡文豪的事。

    “楚大哥過獎了,那都是逼的,不然,我的朋友哪還有活路。”

    夏凡自謙道。

    “晚上,一品閣,咱哥倆得好好喝點,大哥沒能幫上忙,愧疚的慌!還好,你以一己之力,力挽狂瀾,扭轉乾坤。”

    “沒問題,正好與大哥切一下酒量。”

    談笑間,結束通話,夏凡不敢確定,但隱隱有些懷疑,宛城鬧這麼大動靜,一向消息靈通的楚楓,事先會沒聽到風聲,而且偏偏那段時間去了國外,其中是不是有些關聯,當然,楚楓的爲人毋庸置疑,這些謎底恐怕到了晚上才能揭開。

    中午,夏凡帶着那些累得像哈巴狗似的傢伙,在附近飯館要了兩桌飯菜,以示犒勞,飯畢,巴頓驅車把人送回美麗新城後,回總部去忙了。

    天林製藥廠,大門外駛來一輛黑色轎車,車子停下,走下來一位中年婦女,警惕的朝門崗瞄了眼,提着挎包,踩着高跟鞋,敲擊着地面,恍若無人步入院內,幾個打牌的傢伙,渾身沒發現。

    進到裏面,中年婦女腳下加快,直奔辦公樓。

    她已經調查很清楚,尹晴柔就是這家藥企的廠長,而且在第幾層都掌握得清清楚楚,來來往往的工人,誰都沒注意到中年婦女的異常,進入辦樓後,手就沒離開挎包。

    廠長辦公室門敞開着,尹晴柔剛處理完一宗員工吵架案,手指輕揉着太陽穴,靠在老闆椅上閉目養神,卻來了位不速之客,來人正是那位中年婦女,當看到尹晴柔後,嘴脣禁不住打顫,輕輕退掉高跟鞋,躡手躡腳闖了進去,與此同時,從包裏摸出把明晃晃的尖刀。

    中年婦女放下包,雙手緊握刀柄,死死的盯着尹晴柔,一步,二步--眼看着距離越縮越短,不足一米的時候,奔着尹晴柔的胸口,猛地撲了上去。

    即將突破到元階中期的尹晴柔,雖然看不見外面情況,但耳力變得異常靈敏,況且,修煉之人,對危險氣息比較敏感,當感到一陣涼風襲來時,猛地一蹬桌子,頃刻間,連人帶椅嚮往滑去。

    “誰?”

    尹晴柔霍然睜眼。

    出其不意的一招失手,中年婦女甚是意外,不過,立即嘶吼着再次撲上。

    “不要臉的女人,我要殺了你。”

    “劉麗!”

    尹晴柔認出此人,正是秦方正之妻,秦浩之母,之前囚禁過她的毒婦劉麗。

    凌厲的寒芒划來,尹晴柔腳踩天靈步,再次閃過,揚起巴掌扇在對方眼上。

    “啊!你個騷蹄子,敢打我,害我家破人亡,害我被糟蹋,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劉麗宛如瘋狗般狂吠不止,掄起尖刀,胡亂的舞動。

    “不知悔改的毒婦,是你毀了詩音!”

    抓住空擋,一拳轟在劉麗胸脯上。

    劉麗不顧疼痛,張牙舞爪猛地轉身,對尹晴柔刺去。

    不速戰速決的話,指不定被劃到哪兒,當下,腳下滑動,欺到右側,一記飛踹,劉麗腳下不穩,往前衝了幾步,一頭撞在牆上,尖刀好巧不巧的斜插入小腹。

    打鬥聲驚動不少人,紛紛跑過來圍觀,也有人打電話報警。

    見劉麗倒在血泊裏,尹晴柔嚇得不知所措,掏出手機打給夏凡。

    剛到家的夏凡,接到尹晴柔電話,風一般跑出小區,乘車趕往天林製藥廠,並通知巴頓先行趕去。

    夏凡眼裏暴射出無窮的戾氣,意識到劉麗留不得,馬上把電話打到白敬東那兒,把劉麗刺殺尹晴柔的事講述一遍,白敬東聽聞,也火速趕往事發地。

    夏凡達到時,巴頓已經趕到,救護人員正爲劉麗處理傷口,積極搶救。

    “晴柔,傷到你沒?”

    靈目快速將尹晴柔掃視不下四五遍,確定毫髮無損,才放下心來。

    “我沒事,是她不小心扎到自己的。”

    尹晴柔惶恐着辯解道。

    “沒事就好。”

    夏凡又打量劉麗,傷勢並不重,只是捅破腸道而矣。

    白敬東也帶人趕到,與夏凡打過招呼後,開始着手勘察現場,並把兇器包好,以便檢驗指紋,如果確定劉麗刻意而爲,那麼她就不是真瘋,新帳舊帳將會一併清算,或許,永遠走不出監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