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二百七十六章 討要工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二百七十六章 討要工錢字體大小: A+
     

    第二百七十六章 討要工錢

    趙靈兒被父親問的羞澀不已,其心裏也不確定夏凡對她做過什麼,但可以肯定,處子之身是完好的,因爲探查過,並無異樣。

    “哇塞!那不是大明星趙靈兒嗎?”

    一個來探望病人的青年小夥,當目光觸及到趙靈兒,頓時激動萬分,一路小跑來到趙靈兒身邊,“趙靈兒真的是你嗎?我是你的忠實粉絲,求你給我籤個名好嗎?”

    青年小夥急忙挽起袖腕,示意寫手腕上,同時,如狼眼般的二目極具侵略性的一眨不眨盯着趙靈兒。

    “啊!”

    趙靈兒習慣性去摸墨鏡,這才意識到沒戴,尋思着籤就籤吧,反正就一個人,可是,身上又沒帶筆,不好意思笑道:“我沒帶筆,下次吧。”

    “女神趙靈兒,大家快來看呀!”

    不知誰喊了嗓子,正在大廳窗口排隊掛號和抓藥的人,凡是認識趙靈兒的,無不撒腿往這邊跑,甚至一些醫護人員也加入進來,一時間,急診走廊圍得水泄不通,這麼大陣勢,是趙靈兒始料不及的,沒想到人氣如此爆棚。

    趙晉升臉色大變,之前可有人放出風來,一週之內綁架他女兒,並揚言帶到非洲當妓女,這就是趙靈兒爲啥在外地拍完一知名洗髮水廣告後,在保鏢保護下急匆匆返回,加上中毒,趙晉升變得更加謹慎,唯恐人羣中有不法分子,立即吩咐趙管家等人護送着回府。

    被夏凡點住穴道的保鏢阿勇,因雙臂使不上勁,在推推搡搡中,東倒西歪,若不是人多,非被踩在腳下不可,擠過瘋狂的民衆,直到坐上車離去,趙家人才如釋重負。

    出了醫院,夏茉莉忍不住問起弟弟,關於患者病情,夏凡告知已經無恙,至於怎樣施救,隻字未提,聽說趙靈兒好了,夏茉莉對這個自小看着長大的弟弟,不由得另眼相看,而且自豪的不得了。

    “趙家真是的!跟欠他們似的,不付診金也就算了,連句挽留話都沒,太過分了!”

    歐陽雲朵氣呼呼的爲夏凡憤憤不平。

    夏凡呵呵一樂,“沒必要置氣,身爲醫生,總不能眼睜睜看着趙家小姐香消玉殞吧?如果這麼做的話,我還是夏凡嗎?”

    “就你心眼好!”

    歐陽雲朵杏目上翻,颳了夏凡一眼。

    “對了,我怎麼覺得趙家小姐好眼熟!跟前陣子那部熱播宮鬥劇裏女主角有幾分相似?真是奇了怪了!”

    “切,就她病怏怏的,怎可能是演員?”

    歐陽雲朵很少看電視,自然不認識趙靈兒。

    “靈兒?趙靈兒?是她!”

    夏凡曾看過一部關於校園青春的電影,演員就叫趙靈兒,當時雖沒現在發育的完善,只要沒整容,容貌變化不大,怪不得出入戴着墨鏡。

    “是嗎!沒想到有一天,我也能親眼見到大紅大紫的趙靈兒。”

    夏茉莉搓着手,眉開眼笑。

    “姐,以你的容貌,要是演部電視劇,我保證比趙靈兒還要受歡迎。”

    想到姐姐爲他初中輟學,心裏一陣心酸,總覺得欠姐姐的太多太多。

    夏茉莉眼神暗淡下來,喃喃道:“姐姐沒文化,演丫環也沒人願意要我呀,不過,看到你長大成人,醫術這麼了不得,姐姐的付出值了。”

    夏凡眼圈發紅,突然想到一件事,問道:“姐,告訴我,你是怎麼被綁架的?”

    經夏凡一問,夏茉莉面現痛苦之色,幽幽嘆了口氣,“我被騙了!”

    “茉莉姐,到底怎麼回事?你說出來,我給你報仇。”

    歐陽雲朵從夏茉莉臉上及眼神上,察覺到必有隱情。

    夏凡儘管不在說什麼,也希望姐姐道出實情。

    夏茉莉臉色紅了又紅,最終開口,原來她在京城一家服裝廠上班,結識一個叫李克領的男子,這傢伙三天兩頭去車間找她,展開瘋狂的追求,夏茉莉受家庭影響,思想守舊,雖然表面上同意交往,但連手都沒被對方牽過,有一次,要強行親吻她,被夏茉莉果斷拒絕,感到顏面大失的李克領,從此懷恨在心,依舊恬不知恥的纏着不放,並放出謠言,大肆污衊,說什麼早已與夏茉莉住一起,聲名盡毀,迫於無奈,爲離開傷心之地,爲擺脫李克領糾纏不清,在獵人人才招聘網上找了份文員的工作,月薪六千,包吃住,因此,沒來得及辭工,便前去應聘,結果,對方竟是綁架團伙,也是因爲她,多起震驚全國的綁匪撕票案,得已成功告破,兇手得已伏法。

    “哪家服裝廠?”

    姐姐的遭遇,歸根結底,全是叫李克領的傢伙一手造成,竟敢詆譭他的姐姐,夏凡怎會無動於衷。

    “算了,一切都過去了!”

    夏茉莉不想重提。

    “放心,我只是幫你討回工資,不會惹事。”

    夏凡的誠懇,讓夏茉莉信以爲真。

    一個月血汗錢加上押金,足有五千塊,夏茉莉自然想索回,沉吟片刻,心一橫,帶着夏凡和歐陽雲朵直奔天鵝服裝廠。

    由於夏茉莉出廠前帶有員工出入證,這次進去,也沒受到阻礙,三人很快來到夏茉莉之前工作過的車間。

    帶班主管是一位二十多歲的女子,看到夏茉莉後,沉着臉走了過來,“不是已經走了嗎?咋還有臉回來?”

    夏茉莉臉一紅,“張姐,我是清白的,是李克領王八蛋誣衊我?”

    “哼!你那麼喜歡男人,誰知道是不是跟人家上牀了!”

    張姓女子撇着嘴,那種眼神滿是譏笑嘲諷。

    沒等夏凡動手,歐陽雲朵擡手就甩了一巴掌。

    “啪!”

    清脆聲立即吸引到其他工人。

    “你誰呀?憑什麼打我?”女孩委屈的怒喝道。

    “誰叫你嘴巴不乾淨?你爹媽是怎麼管教的!”

    歐陽雲朵逼視着對方,殺氣騰騰。

    “我說的是事實,你可以問問全車間,她和李克領的事,傳得沸沸揚揚,誰不知道呀!”

    張姓女子委屈的不得了。

    “以訛傳訛!不辨是非!在胡言亂語,臉給你打爛!”

    歐陽雲朵氣勢凜凜。

    “艹,你們哪來的?跑到車間撒野!不道歉別想離開!”

    幾十號人蜂擁而上,將三人團團圍住。

    “叫你們領導來!”

    夏凡掃視一眼衆人。

    “是誰在這兒逞兇呢?”

    率目看去,一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高聲喊道,衆人一見,趕緊讓開一條路。

    “李主任,是我夏茉莉,我不在兒幹了,求你工資給我結了。”

    夏茉莉急忙迎上去。

    “茉莉啊!難道進廠前沒看車間制度嗎?辭工必須提前兩月申請,否則,視爲放棄當月工資,這大家都熟記於心的規定,不需要再重複一遍吧?”

    李主任挺着大肚子,肥嘟嘟的大臉上,一對鴛鴦眼肆無忌憚的在夏茉莉胸前掃來掃去,隨即落在俏臉上,喉頭不受控制的滑動。

    “李主任,你行行好,我家境不好,家裏急需用錢。”

    幾千塊打水漂,夏茉莉不得心疼壞。

    “也不是沒得商量,要不去我辦公室單獨談。”

    李主任眼珠轉動,一本正經的應道。

    “好呀。”

    夏茉莉想都沒想,就要隨李主任去。

    “夏茉莉!這幾天你去哪勾搭了!不會另尋新歡了吧?”

    “表哥,你也在啊!”

    一瘦高個男子笑嘻嘻走了進來,衝李主任叫了聲表哥。

    夏茉莉見到這人,因發怒嬌軀直打哆嗦,狠狠罵了聲,“李克領,別不要臉!”

    “咱們走吧,錢不要了!”

    夏茉莉拉起夏凡和歐陽雲朵就走。

    “哈哈,是誰不要臉,跟我親熱的時候,咋不說!”

    李克領嘴角勾勒起壞壞的笑意。

    “王八蛋,毀我清白,我給你拼了。”

    只是沒等夏茉莉衝過去,李克領的邪笑僵住,飛着砸入人羣,如影隨形,夏凡跳過去,一把扣住他的脖子又扔了回去。

    “啊!尾巴根摔斷了!”

    狼哭鬼號,聽到人心裏毛孔悚然。

    夏茉莉咬牙切齒的撲上去,掄起無敵旋風腳,照着李克領命根連續踢了三四下,噗嗤,噗嗤聲,不禁讓人心驚肉跳,那傳宗接代的傢伙還能用嗎?

    “住,住手!”

    李主任儘管心生畏懼,畢竟在他一畝三分地上,何況李克領是他表弟。

    “這就是欺負我姐的下場!”

    敢欺負夏凡最敬重的姐姐,怎會手下留情,慢悠悠走到夏茉莉身邊,安慰道:“姐,你退後,把這龜孫子交給我!”

    說罷,夏凡不顧哭爹喊孃的李克領,探手抓起他一條腿,摁着膝關節往反方向猛地一撇,咔嚓一聲,立即扭曲變形,想必膝關節斷掉。

    做完這些,夏凡朝李主任招招手,“你,過來!”

    “幹,幹什麼?”

    目睹表弟悲慘下場,李主任嚇得連連後退,挺拔的腿肚因恐懼而顫動。

    “我姐的血汗錢--”

    “好說好說,一個子不少,我這就讓財務送來!”

    敢情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見夏凡談笑間,如此的心狠手辣,李主任哪還敢猶豫,恨不得馬上送走這尊瘟神,頓時給財務打了電話。

    那些口口聲聲伸張正義的傢伙,一個個好懸沒嚇尿,朗朗乾坤,衆目睽睽,出手斷胳膊斷腿,普通人能做得了嗎?紛紛懷疑夏凡身份來。

    事情遠遠沒有結束,歐陽雲朵手一揮,一隻毒蠍悄然落在李克領臉上,尾巴一蹺刺入肉裏,歐陽雲朵一招手,又收了回去。

    如此詭異一幕,現場一片沉寂,眼瞅着李克領非人的慘叫,及腫脹起雞蛋大的膿包來,紛紛後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