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鬼才天醫 » 第二百七十一章 不知悔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鬼才天醫 - 第二百七十一章 不知悔改字體大小: A+
     

    聽到月天華陰陽怪氣的音調,不待夏凡發火,歐陽雲朵杏目一翻,玉臂一揮,嚇得月天華比兔子跑的還快,一下子竄到門外,好懸嚇尿了。

    “咦?雲朵妹妹,剛纔那人是誰?似乎很怕你呀!”

    歐陽雲朵擡手間把人嚇跑,夏茉莉甚是不解。

    “惡少!花花公子!欺軟怕硬的傢伙!”

    提起月天華,歐陽雲朵都沒好氣。

    “謝謝師姐對我發自肺腑的評價!更感謝沒對我下黑手!”

    逃出去的月天華,去而復返,探出腦袋呲牙咧嘴的笑道。

    “哼!本姑奶奶從不對無恥之人留情,不妨深吸氣試試?”

    隨即不在理會月天華,拉着夏茉莉進入臥室。

    果然,月天華馬上吸氣吐氣,一張邪惡的臉立時變成紫豬肝臉,同時也收斂起玩味,狠聲的詛咒道:“最毒婦人心!潑婦!最好一輩子嫁不出去!”

    想起夏凡超一流針術,低三下四的欺到身邊,厚着臉皮哀求道:“師兄,我中了雲朵師姐的毒,你發發善心,幫我解了唄!”

    還沒找他算賬,竟厚顏無恥湊上臉來,夏凡突地扯起一抹邪笑,“你就不怕我手指一抖,扎壞那根神經,落下半身不遂,大小便失禁什麼的?”

    月天華一聽,眼神暗淡下來,兩腿夾得緊緊的,以怪異的姿態挪到歐陽雲朵門前,非常禮貌的輕叩房門,恭聲喚道:“師姐,有空嗎?”

    “沒有!”

    傳來一道冷冰冰的聲音。

    “那,那你有解藥嗎?我,我可以花錢買。”

    月天華依然耐着性子,領略過歐陽雲朵手段,那滋味不是好受的,況且,這一次在對他施的什麼毒,不得而知,因此,儘量放低姿態。

    “解藥多的是,對你,貴賤不買。”

    此後,便沒了下文。

    等得心煩氣躁,又不敢走開,更不敢大聲吵吵,氣急之下,覺得小腹隱隱作痛,有種裏急後重感覺,隨着咕嚕嚕炸響,撒腿跑向衛生間,可惜夏凡正在裏面沖澡。

    月天華急得跺着小碎步,臉都綠了,敲了敲門,“師兄,我拉肚子,你快點開門啊。”

    夏凡一聽,頓時樂了,“你拉你的,跟我有毛關係,再者,剛開始洗,起碼個把小時。”

    “師兄,師兄,你大人有大量,別跟我一般見識,我承認言辭不當,說了不中聽的話,向你道歉,開開門,你洗你的,我拉我的,咱倆互不干擾。”

    月天華帶着哭腔,若不是畏懼夏凡,早就撞門而入。

    “你小子玩我呢?臭哄哄怎麼能洗?你要是真的憋不住,看在你姐是我上級的份上,給你支一招。”

    夏凡有意捉弄於他,自是不緊不慢的拖延時間。

    “我地親哥哥耶,有屁就――趕緊告訴弟弟,啊,憋不住了!”

    實在沒辦法,月天華伸手死死捂住腚眼,將排泄物牢牢堵在腸道內。

    意念一動,靈目自動開啓,當看到月天華憋紅的臉頰,夏凡清楚意識到這傢伙不是裝作的,嘆了口氣道:“一樓樓梯下,那地兒不錯。”

    只是,沒等話音落下,月天華順手抓起一黑色垃圾袋,跌跌撞撞跑了出去。

    夏凡舒舒服服洗了個熱水澡,回到自己的臥室,盤膝坐在斷了一條腿的牀上,掏出五枚銅錢,各自擺好方位,將隨身攜帶的九層寶塔置於中央,瞬間,靈目激活防禦陣,開始心無旁騖的修煉天靈譜。

    可能礙於夏茉莉在,歐陽雲朵中規中矩的洗完澡,直接回臥室,關起房門,二女談起心。

    不知何時,誰都沒料到,月天華悄悄打開門,偷偷摸摸回來,打開燈,發現夏凡的房間虛掩着,沒有靠近,而是麻溜的回房取了套衣服,鑽進衛生間好一通沖洗。

    一邊洗澡一邊罵罵咧咧,“奶奶個熊,小爺差點拉褲襠裏,哼,尖夫銀婦,此仇不報非君子!”

    洗澡出來,見夏凡房門仍舊半掩着,不由得停下腳步,眼珠滴溜溜轉動幾圈後,快速回房換上一身黑色吊死鬼服飾,僅猩紅的舌頭就有一尺多長,腰間纏着麻繩,這副行頭是他特意爲歐陽雲朵準備的,今夜準備拿夏凡試試。

    滿懷興奮的返回到客廳,躡手躡腳的走到夏凡門口,輕輕推開門,邁步就要往裏闖,突然,一股強大的氣流將他衝退好幾步。

    月天華費了老大勁才勉強穩住身形,驚聲嘀咕道:“什麼玩意兒,門上也沒電流啊!難不成是中毒產生的幻覺?”

    這一回,更加小心,用腳尖把門推開,試探性的往前移動,那動作跟小鬼子進村沒有兩樣,只是,手臂剛劃拉出,好像觸到一堵彈性十足的牆,那隻胳膊一下子被彈了起來,月天華不禁瞪大眼睛,卻什麼都沒發現,使勁搖了搖頭,確信是幻覺無疑,退後兩步,一個縱躍往裏衝。

    “嘭!”

    直接被彈飛,狠狠的落在地板上,尾巴骨近乎摔斷了。

    月天華翻身面朝下,大腦一時短路,想不通什麼原因造成的。

    恰在這時,歐陽雲朵的房門一開,夏茉莉睡眼惺忪走了出來,直接往衛生間行去,冷不丁發現地板上趴着一個怪物,尤其看到足有一尺長的紅舌,發生一道尖銳的叫聲,刺溜又退回房裏。

    下一刻,一道身影從夏凡房裏竄出,當發現像吊死鬼般的月天華時,踢球似的大力一踢,月天華的身子結實的撞在牆上,一聲未發,失去了知覺。

    剛解決了尹天華,歐陽雲朵閃身也出現在客廳,掌心裏多了一隻毒蠍子,當目光觸及到吊死鬼裝束的尹天華,忍不住後撤,“什麼怪物?”

    “披着鬼皮的人!”

    夏凡跳過去扯下衣服,露出月天華模樣來。

    “真是死不悔改!”

    “要不要把他丟出去?”

    這種人如附骨之蛆,難纏的緊,歐陽雲朵已經無語了。

    夏凡淡然笑道:“不必,是時候該教訓這個玩世不恭的傢伙,你先回房睡,安慰下我姐,她膽子小。”

    歐陽雲朵點了下頭回屋。

    夏凡拎起月天華一條腿,將他拖進臥室,趁他昏迷之際,取出銀針,封住幾道要穴,才滿意的回房睡覺。

    沒有月天華騷擾,後半夜睡得非常踏實,夏凡一覺睡到早上七點多,直到夏茉莉喚他,纔不情願的睜開眼。

    夏凡洗了把臉,三人一道去餐廳吃了早餐。

    多日未見夏凡的傅鵬、李清河以及柳四海,紛紛向他招呼,特別是傅鵬親熱的不得了,彼此寒暄幾句,回到公寓。

    “那個該死的混蛋怎樣了?”

    歐陽雲朵瞟了眼月天華房門方向。

    “你們的師弟長得白白淨淨的,咋幹這種缺德事呢?黑更半夜詐屍呢!嚇死個人!”

    想起夜裏的事,夏茉莉一腔怒火。

    “不用生氣,他已經得到報應!”

    夏凡賣了個彎子。

    “什麼意思?死了?”

    夏茉莉驚呼道。

    “跟死差不多,癱了!作爲室友,咱們理應去看看。”

    說着,夏凡推開月天華臥室門,入眼處,月天華睡覺姿勢自始至終都沒變過,之前躺牀上啥樣,現在還是那樣,只不過,眼下的月天華不在是那個風流倜儻,英俊瀟灑的名門大少,而是歪嘴斜眼,全身癱瘓的重症患者。

    “夏,夏師兄,麻煩你送我去醫院,渾身動彈不得,可能腦中風,順便通知我姐,告訴她我快不行了。”

    望着夏凡,月天華眼淚流了出來,其實早上四點多就醒了,起初以爲全身麻了,不停的扭動身子,企圖活動筋骨,恢復知覺,幾小時後,無力感不但沒好轉,反而加重,意識到身體癱瘓,真心感到害怕,又不敢打擾夏凡,默默的撐到現在。

    “我看你不像中風,而像抽風!沒事吃飽撐的,裝神弄鬼,因果報應吧?你這種情況,就算到了醫院,醫生也愛莫能助,你心裏得有準備!”

    夏凡繼續下猛料,目的讓嚇嚇月天華。

    “不行,我還年輕,沒娶妻生子,不要做活死人。”

    聯想到終年吃喝拉撒睡牀上,精神幾乎崩潰,歇斯底里地吼道,“你不是咱們神醫院醫術最厲害的嗎?求求你,救救我!”

    夏凡表出一副束手無策的神情,“你這病是氣流傷及經脈所致,哪怕華佗轉世扁鵲重生也無法醫治!回家僱幾個保姆,樂觀面對,度過餘生。”

    “不,不,你一定有辦法!對不對?月家有的是錢,只要醫好我的病,多少錢我都出!”

    此時的月天華,淚流滿面,惶恐着不斷的哀求。

    縱使月天華可惡至極,縱使歐陽雲朵鐵石心腸,也生出惻隱之心,仔細觀察其症狀,說道:“經脈不通,氣血不暢,及早救治,蠻可以治癒。”

    “真的?師姐,你心地善良菩薩心腸,總不能眼睜着你小師弟癱瘓一輩子吧。”

    聽說醫治有望,月天華趕緊求助歐陽雲朵。

    “你能治?”

    夏凡衝歐陽雲朵眨了下眼。

    “哦,說實話,把握並不大,一二成吧。”

    歐陽雲朵立即會意到夏凡意思,忙改口。

    “哎呀,人命關天,送醫院要緊。”

    被尹天華驚嚇的事,夏茉莉已忘的一乾二淨,急聲催促道。

    “一時半刻死不了,說不定能自愈!先前有過例子,你們先出去,我給他扎幾針,至於有沒有效果,得看造化!”

    夏凡仍然不慌不忙,將姐姐和歐陽雲朵推到門外,順手關上門。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
    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